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成为了道医之后 忽悠啊

九四二 地仙混元祖师

    镇元子端坐在“天地殿”中,参悟混元之秘。

    混元便是一气,一气便是金丹大道根源,天仙奥秘。

    天仙也分个三六九等,镇元子明显是想要最高等的天仙道果,称宗道祖的,逆流时光,回到混沌洪荒时代,再溯神话。

    此时微微有所感应,立即对着二个童子道:“近来有个仇家上门,我未证道圆满,与他斗争不利,因而上界,寻几个帮手,你们在此看好果树。”

    “若遇到一个叫陈玄奘的,便打两个果子给他吃,当初观音尊者与我有些交情,需我送他两个果子吃,补补造化底蕴。”

    “老爷,您已经是仙姿道体,又神通广大,还有这天地灵根傍身,便是有个仇家,若是打不过,送他几个果子,交好就是。”

    “连着老爷您都打不过,定然是当世大能,背景深厚,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怎么还要去搬救兵啊?”

    镇元子对着两个童子道:“倒不是打不过,只是气运一说,缥缈难测,这里面涉及造化全功,我便是打过,没有十成本事,也难将他留下,不如避一避,避得过,万事大吉,避不过,再做过一场。”

    “老爷,您都走了,我们哪里能招呼得住他们?”

    “兵对兵,将对将,他自有风度,寻不到我,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为师还能让你们送死不成?”

    说罢,镇元子便打了四个人参果去了。

    临走之前不忘嘱咐:“若有人问起,你们便说为师到上清天,弥罗宫去听元始天王讲述混元道果去了。”

    “上清天不是灵宝天尊的道场么?弥罗宫是昊天上帝的道场,师父这不是胡诌么?”

    但也只是心中疑问,不敢言明,只见一道仙云渺渺,虚形匿迹,了无踪迹去了。

    ……

    而另一边,陈玄奘一行几日已经到了王宫之中。

    高昌国信奉佛法,陈玄奘和八戒和尚都是高僧,一个是天生佛子,一个是李郸道大乘外道佛门的传人,青龙寺住持。

    两人遍观高昌佛国境内藏经阁,跟着本地大德高僧,名修居士辩论,往往三言两语便令其折服。

    因此很快便传到了国王耳中。

    奇怪的是,高昌国境内三年无有人丁降生,国王却不是十分愁苦,反而看起来十分年轻,气色红润,头发乌黑,看起来像是三十不到的壮年男子。

    倒是各个宫女,妃子,看起来憔悴不已,老态尽显,文武百官,也似乎没有精神,一副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上朝竟然还打着瞌睡。

    见着几人,这个国王便眼中放光,问道:“几位高僧可是从东土大唐而来?”

    “正是,因欲往天竺佛陀降生之地求取真经,路过宝地,想要求取通关文牒。”

    “哦?这可真是有道高僧,只是寡人这里有一桩难处,高僧若能办成,本王自给文书盖印,许得通关而去。”

    那国王道:“自数年前,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国师,许诺教寡人长生久视之术,叫着寡人许他一处灵山做道场,又领了五百童男童女去,结果自那时开始,寡人这高昌国境内,便再也没有童婴生下来了,连着幼儿,若未满七岁,也总是离奇夭折。”

    那八戒和尚听此,便有了几分决断:此处沙漠之地,高昌国在绿洲之地,此乃造化凝聚所在。

    如今见荒漠扩张,人丁绝迹,明显是天地所施造化被截流,而且是不留余力的那种。

    陈玄奘听此,却问道:“国王如今可长生久视?”

    那国王沉默一会:“寡人虽得长生,但国不将国,这非寡人所愿。”

    这个贪心自私的国王,又想长生不老,又想要荣华富贵。

    泾河龙王所化白马嗤笑:哪里有这么简单容易的事情?

    “那国师有什么名号?在何处洞府修行?”陈玄奘稍微思考一会道:“我等愿意去调查一番,万一不是那国师所为,国王也需另寻出路才是。”

    那国王点头:“那国师名为镇元子,自号地仙混元祖师,在万寿山福地,五庄观洞天修行,开府立派,教授驻世之方,避劫之术,周边小国,多有富贵王公,引以为座上宾客。”

    “那祖师神通广大,与三清四御归位同辈,五方五老视为朋友,九曜与之往来亲近,五岳他称为晚辈,三岛十洲奉他为上宾。”

    八戒和尚听那国王如此说,心道:我师青龙尊者尚且没有这么狂妄,这个地仙祖师什么来头?

    若说五仙,天神地人鬼,地仙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尴尬地位,只流于小成,不得大道,这人自号地仙混元祖师,难道是专门研究地仙门路,将其拓展开来,也同天仙大道一般,可以登真问道?

    几人并未再问国王,只将此事半应下来,出了王公。

    便听着泾河龙君所化白马道:“他是国王,自是属于人龙一流,他驻世长生,本身又无法力修为,明显消耗的便是国运。”

    “你看他那文武百官,老的老,弱的弱,便是国运已经衰竭不能令其容光焕发,反而自身气运也被这国王剥夺的所在。”

    “自己出的问题,不知道用的什么邪法,怪到那国师头上,真是没有担当。”

    “这便是损天下不足,奉一人有余。”

    “儿砸,听爹的,我们赶快离开这里,不要趟这个浑水,那个地仙混元祖师,镇元子,曾经和四海龙王来往密切,佛门盂兰盆会他也参加过,是个硬茬,你被那人造谣吃了一块肉就能长生不老,说不得这消息传出去,这高昌国的国王会不会起什么歪心思。”

    泾河龙君还在喋喋不休,却被后面扛行礼的鱼人萨满给打了一下。

    鱼人萨满已经修成沙神权柄,炼了九曲流沙凶阵做手段,如今再不是那副大聪明的模样了,反而有些大智若愚。

    “出家人慈悲为怀,此地若真的覆灭,该有多少万生灵遭殃,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贫僧意已决什么磨难考验劫数,不过虚妄,路在脚下,灵山在心中,越怕越成魔,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