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全球废土:避难所无限升级 斤斤斤

第七百一十九章 老去的故人,冲破极限的抗力!

    鱼人的湮灭,天破军上万人的入场戒严,基本已经代表着这场冲突正式尘埃落定。

    剩下的,也不过是几方之间互相进行利益交割。

    以鱼人所在的西部军区,此次的失败,无疑是让他们彻底失去了主动权。

    无论是专门克制热武器的王药变身,还是聚集数千鱼人突袭科学院。

    这些都会被当成借口,被北部军区联合督查司狠狠的从上面刮下来几层皮,成为此次战争的最大输家。

    而另一边的陈氏家族也不好过,当希望市里残存下来的鱼人开始招供,将他们之所以能潜伏过来的理由推到陈氏家族身上后。

    他们,也成了这场战争的第二个输家,付出了巨大的利益代价。

    当然,除这两者之外,看似是赢家的科学院也损失惨重。

    下午五时。

    伴随着天破军开始有序的退场,庄严肃穆的钟声也同步开始在院内敲响。

    行走在院内,看着盖着白布的担架不断进出,苏摩一时有些无言。

    一场战争,饶是鱼人再小心翼翼的将枪口避开,也难免造成了无辜者的死亡。

    其中,科学院共计217名正式研究员,共牺牲四位,其中一位还是已过大衍之年的高级研究员,是科学院真正意义上的底蕴。

    而另一边的实习研究员死伤就更加惨重,据不完全统计。

    八百七十人,当场“战死”六十五位,失踪一百零六位,仅剩六百九十九人。

    活脱脱将这本来是人人都会羡慕的职业,变成了随时会面临死亡的高危职业。

    这种时候,苏摩甚至都不敢去想。

    这些实习研究员身后,他们的家长含辛茹苦将孩子培养到了这里。

    结果一天过去,收到的竟然是孩子的死讯,收到的仅是一些残存的肢体。

    那该是何等的悲哀,何等的不幸。

    “那位先生,能过来帮帮忙吗?”声音响起,苏摩转头看向源头。

    只见两名抬着担架的实习研究员,不知道是因为刚下过雨路滑,还是因为心情极度悲凉,竟不小心摔倒在地,连带着他们担架上的尸体也滚落到草坪上,本来就残破的衣服上混满了泥水。

    “我来帮你们!”话音未落,苏摩便快速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废土八年时间过去,生活的苦,未来的不确定,都导致了普通人越来越迷信,越来越相信轮回,宿命之说。

    而各种教派的发展,也直观导致人普通人都会对“死人”有些忌讳。

    认为沾染了这些人,会给生活带来不幸,会使运气变差。

    只有少数无神论者,才能坦然的从事收敛尸身之活,不在乎所谓的“业障加身”。

    “谢谢谢”

    看到苏摩毫不犹豫的先走向尸体,两名实习生都有些感动,连忙挣扎着想要起身。

    只是,等到他们站起,甚至走到苏摩身旁时。

    却只见,将尸身翻过来的苏摩,仍旧沉默的蹲在那里,彷若一尊凋像。

    “先先生,你认识他吗?”

    矮个子的实习生低下头,在侧面看到了苏摩扶着尸身的手,正不断颤抖着。

    “他是建筑院的实习生,邱弘,真是太可惜了,本来他年底应该就能晋升正式研究员来着,没想到居然”

    “唉”长叹一声,矮个实习生也跟着沉默起来。

    在真正的战争,在生与死的战斗中,人类的生命属实是太过于脆弱了一些。

    废土里,一个普通人想要长大,学会这些知识,开始懂的科学,至少需要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久。

    但终结他们的生命,却只要一颗造价低廉的子弹,只要一瞬间。

    尤其是在废土眼下人类数量越来越少的现在,少了一个邱弘,可能再也不会有下一个。

    人类,或许根本都无法支撑到二十年以后。

    支撑到下一代人长大,成年。

    “走吧,我亲自送他过去”

    沉默了良久,苏摩微微站起身,直接将邱弘放在了自己的背上,用手托起。

    他不知道邱弘到底是为何而死,又是被谁人所杀。

    但他知道,如果今天自己不过来科学院,邱弘或许还能快乐的待在那长凳上,狼吞虎咽的吃着快餐,等待晋升研究员的时刻到来。

    这份血债,理应算到他的头上。

    “好好,先生,我们去那边”

    “所有牺牲的研究员们都要抬到我们科学园内的大礼堂中,由吉洋院长送他们最后一程!”

    指了指远处一座四四方方的建筑,两名研究员连忙抬起担架,在前面引路。

    一路上,三人的步伐不快,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但当这些人发现苏摩身上背着的,是为了科学院而牺牲的研究员时。

    跟在他身后的人越来越多,队伍也越来越长。

    数十个盖着白布的担架整齐的走在他的背后,就这么沉默的以苏摩为领头者,共同往礼堂出发。

    夜色似乎越发沉闷起来,空中微凉的风儿也开始呜呜作响,好似在为所有人送行。

    走进灯火通明的礼堂,又找到对应名字位置将牺牲者一一放下。

    苏摩抬起头,对上了身旁侯从文的视线。

    “他是为了我而死,你不必自责!”

    “我们在进入科学院时,都宣誓过,誓死捍卫科学院的荣誉和安危,能为科学院而死,他的家人会得到足够补偿,而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能做的,就是为他亲手”

    “报仇!”

    恶狠狠的吐出两个字,侯从文抬手将白布盖在了邱弘身上。

    “走吧,院长想要见你,好像有很重要的事知会你”

    “对了,你之前的成绩我已经上报给了院长,但具体的模型因为突然断电的缘故,没能完整保存下来,自动被系统给筛选删除了,现在封神榜上只是一个记录挂在那,可能还需要你在进入虚境验算一次,才能计入你自己的成绩榜单上”

    “还有。”说到这,侯从文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选择继续说下去:“吉院长现在进入了超算状态,如果你能越快的提供自己的完整模型数据,以及设计初衷理念,得到他帮你二次完善的可能就越大,要是能突破一千倍”

    “我们建筑院只有一正一副两个院长,和其他院总是空缺一个位置”

    说到这,侯从文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发觉苏摩微微点头后,他便不再言语,开始在前面带路。

    不多时,当两人在大礼堂内七拐八拐上到三层以后。

    苏摩陡然间在一个个小隔间内,看到了熟人。

    “那是医学院的院长,也是再生医疗的董事长,燕夏青院长,是我们科学院从创办开始,便一直延续到现在的大老”指着一个身躯已经句偻,头发也稀疏花白只剩下半边的老妪,侯从文笑着介绍道。

    “他对面那个是咱们化学院的院长,欧阳过,只是这两年欧院长的身体似乎不太好,加上他又喜欢安静的坐研究,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了,这次也估计是因为吉院长的事,他才出山”又指着一个坐在轮椅上面色僵硬的老头,侯从文继续介绍。

    “欧院长,燕院长都是咱们科学院里的初代院长,哦,还有白院长,白一奇,他是咱们物理院的院长,又是整个院的副院长,大概这次吉院长走了以后,就是他和兵工院的张冲院长两人选其一”

    走着走着,侯从文脚步顿住。

    隔着透明的小窗,苏摩看到了正坐在里面和一名中年人说话的艾剑强。

    砰砰砰。

    “请进!”声音传来,侯从文顿住脚步,使了个眼色。

    苏摩点点头,抬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哎呀,是有宗过来了,快来坐,快来坐!”看到进来的人是苏摩,艾剑强显得有些异常高兴,连忙站起来迎了上来。

    他亲切的拉住苏摩的手,强行将其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后,这才看向之前那中年人介绍道。

    “有宗,这是咱们兵工院的副院长温子令,以前是我大哥的学生,是咱们自己人”

    “子令,这是我们建筑院今天才出现的新星,是第一次来就能上封神榜的科研员。”

    “对了,你可别看他有些瘦弱,我告诉你,那两三百号鱼人可都是奈何不了有宗一人,包括那服了王药的鱼人,都被他熘得团团转的”

    越是往下说,艾剑强眼中的满意便越多。

    在侯从文没有过来说清楚成绩之前,他还和副院长宁玉书商量着,到底是要将苏摩留下放在建筑院内当个名誉研究员,还是放到兵工院内发光发亮。

    但当侯从文过来说明,那七百倍的成绩竟然是苏摩第一次来就做出时。

    “久仰久仰”温子令伸出粗糙的大手,眼中的无奈明显能说明在苏摩来之前,艾剑强到底吹嘘了多长时间。

    “温院长真是年轻有为”苏摩也同样伸出手,两人握在了一起。

    当然,温子令这话是谦辞,他这可不是吹嘘。

    毕竟温子令和侯从文两人当时可都是艾剑锋的学生。

    学习了这么多年,侯从文还是个普通的研究员,温子令却成了兵工院的副院长。

    足以见得后者的天赋到底有多么卓绝!

    “哎呀,都别搁这里婆婆妈妈了,我老头子最见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搞这些虚头巴脑的,真是没到那个时候,就永远不知道珍惜自己有限的生命”

    “这样,有宗,我申请下虚境的权限,咱们一起进去看看你那结构如何?”

    “吉院长现在还在帮物理院进行推演,到我们建筑院起码还得两个小时,有这些时间,应该足够我们先对你那结构进行一些简单的注解完善了,到时候让吉院长再二次完善,差不多又能提高一截!”

    从旁边拿过一张空白的牌子递了过来,艾剑强明显早有准备:“你的身份已经特事特办,先注册上去了,之后的那些手续以后再慢慢办,这次虚境就用你的身份来开启”

    “好!”苏摩抬手接过牌子,一股明显的触电感觉瞬间传来。

    与此同时,一道虚幻的面板也在面前展开,正是虚拟实境进入的钥匙。

    驾轻就熟,已经在现实世界里进入了极多次,如今多了一张钥匙,苏摩也不惧。

    三两下操作后,一道微微的眩晕感便笼罩而来,不断牵扯起精神。

    苏摩放松心神,下一秒,眼前的景象开始迅速重构,开始进入完全由电信号模拟出来的虚幻世界内。

    “新的请求,建筑学院院长艾剑强请求进入您的虚境空间,是否同意”

    “新的请求,兵工学院副院长温子令请求进入您的虚境空间,是否同意”

    “新的请求,建筑学院副院长宁玉书请求”

    “新的请求,建筑学院高级研究员张任请求”

    “新的请求,建筑学院高级研究员朱一白请求”

    “”

    才刚等苏摩创建好属于自己的虚拟世界,一道道请求便马上接踵而至。

    站在结实平整,又空旷无一物的水泥地上,苏摩一一同意。

    下一秒,地面上开始有虚幻的光芒闪动,一道道人形也开始快速塑形,清晰。

    “进来了,进来了!”

    “哪位是苏有宗研究员,第一次就能上封神榜,是哪位大神啊!”

    “靠,苏生你也太牛逼了吧,先前那么多鱼人都拿你没办法,这踏马战神好吧”

    “都别急,都别挤我啊,他奶奶的,这么大的虚境都找一个地方降是吧?”

    “擎天柱呢,我要看擎天柱!”

    “神特么擎天柱,那是摩天柱,摩天柱!要我重复多少次”

    “”

    申请进入的研究员,除了温子令之外,其他都是建筑院下属,应该是收到了艾剑强的消息。

    此时,三四十人挤在一起,一时间好不热闹。

    “都别吵了,让你们进来看新式建筑结构,不是让你们来这里买菜卖菜,谁再吵,就给老子滚出去呆着”

    进入到了虚拟实境里,艾剑强是背也不驼了,腰也不弯了,腿脚也有劲了。

    只一声大吼,所有研究员们便灰熘熘的低下了头,只敢小声逼逼。

    “有宗,开始吧,第一遍你不用负责解释教学,也不用管我们能不能看的清结构的组成方式和搭建过程”

    “我们先测试出一个极限数据,再来好好校验其他!”

    “行!”苏摩点点头,手中开始快速操作起来。

    有了自己的虚境,里面的权限和操作方式自然比在侯从文的虚境内,功能多的多。

    几下点击,空中便有接连不断的材料冒出,整齐的码在一旁。

    同时,等到所有材料全都放好后,苏摩的意念才刚刚一动,高塔便快速搭建起来。

    一层,两层七层,八层,九层!

    转眼间,从一层到九层,高度足有三十米的高塔出现在大地上。

    按理说,如此熟练的使用方式,本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第一次加入科学院的新人身上。

    但这会,新式结构的出现,倒也让所有人无心顾及,只专注的盯着结构品头论足。

    “中间柱采用截断式来缓解冲击力,通过错位来加强负载冲击能力,同时提高可维护性能,真是天才一般的想法!”一名高级研究员如痴如醉的叹道。

    “两边的结构竟然没有用最稳的三角形,而是用了四边形,等等,冲击力下来的时候这四边形竟然会动,两个四边形竟然会折成多个三角形固定,卧槽!”又一名高级研究员惊道。

    “荷载越大,中间的柱子承担的力量便越小,可以将力量完全去到四角,给与大地,怪不得能做到这么高的荷载”

    “”

    比起侯从文这个初级研究员。

    但凡到了高级,第一眼看到摩天塔,都产生了各种不同的感悟。

    可还没等他们看明白到底如何卸力,又如何稳定时,一道金色的榜单却是突兀的从天而降,伴随着钟鼓齐鸣重重落在地上。

    白色仙鹤纸,金色花纹字。

    位于一百零七项,由侯从文“保持”的塔式结构记录还没超过六个小时,便再度被新的名字摸去。

    看清楚前面“苏有宗”三个字,所有人视线自然后移。

    但当他们看清楚那已经高达四位的数字时,一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却是同时传出。

    “一千倍,这么轻松?”

    高塔下,艾剑强也后退了一步,脸上全是不可思议之色。

    他的专业不在建筑结构,而在建筑设计。

    但作为建筑院院长他也深知,一旦到了千倍荷载,对于人类未来的意义到底有多么深远重大。

    长期以来,建筑院内不少人都是在为这个方向而努力着。

    有人深耕在材料方面,想要研究出一种可以极高程度提升负载的材料,来以此满足要求。

    有人没日没夜的沉浸在结构方面,想要设计出一种完美的结构,来达成目标。

    还有人和他一样,企图以设计替代结构,找到那一个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平衡点。

    可眼下,一千倍就这么破了?

    而且,好像还不是真正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