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茶味恋爱日常 雪满长安L

第三百零二章:你打算一个都不选?

    “我来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件事的呀。”宁源摸了摸女孩的柔顺的发丝,想了想轻声说道:“玖玖…”

    “我必须向你承认,我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对待感情的时候总是迷茫而又犹豫。就好比当初我喜欢你但是却没有再多和你表白几次一样…”

    “明明心里猜测你出国旅游不可能会是故意躲着我,也想过等你回来之后大学开学了我再向你表白…可是这种种种最后都成了曾经的一个念头,没有真正的付诸行动。”

    “玖玖,我们之间的错过我是要负一部分责任的,如果不是我的退缩和犹豫,你我之间无需那些多余的步骤。我之前一直以为我在慢慢改变,可是直到和你告别之前我都是在假装自己慢慢改变,靠着欺骗自己获取安全感。”

    “在这一切开始之前,我想先问你,你真的愿意和我这样的人纠缠不清,去赌那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么?”

    路玖玖转头又是一个吻堵了上去,身子上的针织衫毛衣已经被扯得松松垮垮,领口肌肤白嫩晃眼。她像是还不满足于此,小手向着宁源怀里摸索甚至隐隐还有向下探索的趋势。宁大师原本就燃得不行,被女孩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撩拨,脑中顿时自然警铃大作。

    夺得至尊血之夜居然就在此刻?可我还没正儿八经地和路憨憨摊牌呢?

    我淦,色欲卡的被动能不能关一下啊…我这说正事儿呢女朋友就跟小猫似的钻了上来亲亲抱抱…这合适么?

    级要一级一级地练,boss也要一个一个地循序渐进地去打…这是RPG游戏亘古不变的真理,可现在这种情况要是吃了路憨憨,后面的boss难度绝对是噩梦级别的增长满月就不用说了,路天骄、外婆…这些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直接快进到浇筑水泥?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一砖一瓦?

    打咩!

    他不想,也不会在路玖玖迷迷糊糊的情况下和她跨过那条线,这是他作为渣男的底线!

    渣亦有道!这是伊藤前辈用生命换来的真理如果你不是那种可以读档的挂壁,那就最好控制一下自己的老色批本能。

    总得做点什么…要不念念大悲咒吧?

    试图用大乘佛法抵抗色欲本能的宁大师很是绝望地发现路玖玖的美色已经不是在心里念咒就能够抵抗的了的了,柔软的唇舌肆意游走,光看吻技来说小憨憨无疑是生涩而笨拙,可是耐不住宁大师胸口一直被某种柔软的事物蹭来蹭去…

    佛祖也不管用了…不能再被憨憨这么亲下去了,再亲非得出事儿不可!

    “我去给你倒杯水。”宁大师从憨憨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无奈道:“你坐好…坐好…再不听话的话我要生气了。”

    “哦…”

    此话一出果然管用,路玖玖松开了怀抱,不过整个人还是像只小树袋熊般挂在了宁源的身上:“可以带我一起去么?”

    “……”

    “我还是觉得你坐在这等我会让我更省力一点。”

    憨憨微微嘟起了小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可怜兮兮,还有那么一点儿泫然欲泣的意思,宁大师盯着憨憨看了一会,最终还是逃不过良心的煎熬无奈地点了点头:

    “好吧,我抱着你一起去…”

    女孩甜甜一笑,张开臂弯随着他慢慢移动到了厨房,宁源此刻才发现路憨憨家的冰箱也没关,似乎是刚刚拿酒的时候造成的影响,里面的酸奶、果汁什么的横七竖八地摆放着,最后只剩下了几瓶孤零零的啤酒存放在了里面。

    其实正常情况下路憨憨的家里是不应该存放这么多酒的,望着这幅场景后宁大师忽然想了起来,这里的某个钢琴房曾经用作了微电影的一块取景地,而他们这些拍摄的人员们自然也要在这边稍作休息聊天。为了招待这些人,路玖玖这才买了一堆饮料放在了冰箱里。

    其实在你看不到的地方,这个女孩也有为你努力为你加油,做着小小的奉献,只因为那个人是你。

    他到底是该有多傻才会一直把这份关系当作自己的一厢情愿?

    想到这里宁源心底轻轻叹了口气,他把女孩放在了椅子上,转身倒来纯净水递到了路玖玖的嘴边,看着她小口小口地吞咽着水的动作宁源忽然有种想要亲亲她额头的冲动。

    这个吻无关欲望,只是单纯的爱意累积。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发现你根本舍不得亲吻她的脸颊和嘴唇,因为那些都不够表达你的心意,所以只在额头留下轻轻一吻,轻盈而又深情。

    “你该睡觉了。”

    “可我想吃烧烤。”路玖玖可怜兮兮道。

    “这么晚了吃什么烧烤…不许吃,你该洗漱睡觉了…不是说你外婆出去了么,她今晚什么时候回来?”

    这么一想宁大师忽然有点后怕这要是在玄关前和路憨憨开启名场面被外婆推门而入看见了…哦,路憨憨不是我妹妹啊…那没事了。

    专属渡劫地的含金量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憨憨这样的软妹系角色能不能沿用…

    路憨憨:QAQ…

    宁大师:“……”

    所以说卖萌就应该被列为一种精神攻击!太可耻了!简直不讲武德!

    “我去帮你买行了吧…”宁大师幽幽叹气道:“说好的摊牌…瞧你这个样子应该是摊不了牌了…算了算了,改日吧…”

    他转身正欲离去,一回头却发现自己的手被憨憨给抓住了手腕,女孩小心翼翼地握着宁源的手,带着一点希冀和向往轻声问道:

    “可以带我一起走么?”

    “打咩!你这一看就不是为了吃烧烤去的,说不定走到了半路你就睡着了,到最后还得我背你回家照顾…”

    路玖玖:憨憨能有什么坏心眼呢.jpg

    宁大师:“……”

    “把你外套找到来…我可警告你啊路玖玖,你要是半路犯困了不打算吃了,我可是不会买账的,我会黑化的!”

    ……

    说是这么说的,可最后的事实证明:女人的嘴,骗人的鬼。这句话真的是一点儿都没错。

    憨憨不但有坏心眼,而且坏心眼还很多。

    原本活蹦乱跳跟着他一块下楼的路玖玖腻歪在宁源怀里,他们一路说着话一路逛着街,遇见的每一家店她都会乐呵呵地指一指说想进去逛逛,仿佛已经全然忘记自己一开始说要出来的理由是去吃烧烤。

    他们路过了奶茶店,于是乎路憨憨的手里捧上了一杯红豆奶茶暖手;再接着他们路过了一个烤山芋的小摊,于是乎女孩的手里便又多了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的是被塑料小勺挖得坑坑洼洼的甜美香芋。

    可是奶茶也好香芋也好,一两口下去便回到了宁源的手中其实她根本就吃不了这些东西,她只是趁着醉意在索求关爱,正如她之前在沙发上所说的那样:

    “可是…过了今晚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宁源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无限宽容地带着她大晚上出来晃悠买这买那。

    想要摊牌结果却摊了个寂寞,一血还差点被路憨憨拿到手…各种意义上来说,今天晚上的目的都没有达到啊。

    宁源叹息一声,接着轻轻扶起早已经酒意上涌有些站不稳的路憨憨,弯腰把她背了起来。

    该带她回家了。后面的事情,就等她睡醒了再说吧…

    他这般想着,背着路玖玖行动的步伐却不免开始沉重了起来:这幅场景和曾经那年何其相似,同样是女孩带着酒气的呼吸在脸颊边绽放,同样是热闹的夜里背着她前行,只不过区别在于那个时候他以为他们之间两情相悦,所以笑容里满是欢喜。可现如今他真正知道了他和路玖玖两情相悦,却再也回不到当初的那份心情了。

    是因为时间变了,还是人变了?

    无人应答他心中的这份疑问,宁源背着路憨憨一步一步走在街上,耳边咫尺便是喜欢的人甜甜的呼吸,路玖玖睡得很熟,按照之前的情况发展,她会被自己送回家安睡,她的家里人会照顾好她,然后第二天起床遗忘掉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回忆。

    找个清醒点的时机和路玖玖摊牌吧…那个时候不管是打也好骂也好,他都能接受。

    至于满月…

    也不知到底是巧合还是天意,他的脑海里刚刚掠过某个女孩的面容,眼前的景象便同步出现了姜系花的身影,她穿着白色薄款羽绒服,小手插在衣兜里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望着宁源,同样也望着宁源背着的路玖玖。

    一时间寂静无声,周遭路上的声色变成了某种会被自然而然忽略的背景,宁源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满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下一刻宁源回过了神来,正想伸手叫住满月让她别走听自己解释,可是转头却发现姜系花站在原地一点儿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就这么静静地站着,仿佛等待着宁源走过去一般,视线平静而又疏离。

    就像是宁源初见她时候的模样,俯瞰众生的神明小姐姐正观察着他和路玖玖,谈不上喜怒,也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

    “满月…”

    他走到女孩跟前看着她那精致的面容,即便是在面无表情的时候姜满月依旧好看得惊人。她轻轻抿着嘴唇盯着宁源看了好一会儿,随后这才收回目光,平静开口道:

    “你刚刚是不是想叫我不要走?”

    宁源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确实有这么个打算…但是你没有走。”

    “我是没有走。”姜满月淡淡道:“我一直觉得影视小说剧情里面女主撞见误会之后扭头就走的情节很不合理,所以我留下来准备听你解释。”

    “你准备怎么解释?”她望着熟睡的路玖玖说道:“还是说根本用不着解释了?”

    “不是那回事…”宁源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做着某种心理准备。

    “满月,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这些话里,也包含着你想要的解释。”

    “那边公园有个长椅,过去说好了。”姜满月轻轻瞥了一眼路玖玖后收回目光,眼神重新望向了宁源。

    她像是想说什么,最后却还是沉默着没有开口,只是迈步走在了前面带路。宁源一时间无言,默默背着路憨憨跟在后面。

    当他们三人一同坐在长椅上的时候,路玖玖靠在宁源的左边肩头,姜满月则是坐在了他右手边,这样奇怪的三个人形成了一副静谧的沉默画面。

    “你冷不冷?”

    “还好。”姜满月平静道:“其实你可以不用铺垫,这样可以省下很多功夫。”

    “我没想着铺垫。”宁源摇头道:“我只是看你好像少穿了一件…你刚刚应该在寝室里休息?”

    “嗯。”

    “那为什么出来?”

    “因为有人说在学校附近看见了你。”姜满月望着他轻声道:“所以我出来散散步。”

    “……”

    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瞬间触动,宁源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女孩藏在衣兜里的小手。

    “对不起…”

    “这就是你对我的回答?”

    “当然不是…”

    他用自己掌心给女孩略带凉意的小手传递了些许温暖,接着像是追忆,又像是在幻想一般轻轻开口道:

    “你知道么?满月,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女朋友的评分机制,你应该是绝对的满分。”

    姜满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宁源接着说道:

    “不管是你也好,还是玖玖、顾观雪也好,你们对我而言其实都很完美,可就是因为太过完美了,才会让我总是下意识地犹豫逃避。”

    “换句话来说就是:你那么好,我哪有资格那么喜欢你。”

    宁源说着自嘲似地笑了笑,低着头沉默了一会继续轻声道:“但是后来我好像想通了…我想啊…就算你们颜值家世性格这些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存在,可你们确确实实地喜欢上了我呀。”

    “我可能没有一个好的背景,没有资本没有声名,但如果这是上天安排我们相见的方式,那我也没有必要再去苛求什么了吧?”

    “所以你是想说,因为我和路玖玖顾观雪太过完美,让你没办法做出选择是么?”姜满月微微挑了挑眉:“你打算一个都不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