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茶味恋爱日常 雪满长安L

后日谈:陪你去看全世界的雪

    每年的冬雪飘零的时节,北海道的游人都会比寻常多上许多,机场繁华如织,形形色色的人们来了又去,脸上带着各自忙碌或喜悦的神情。人们都慕名而来欣赏这处享誉世界的雪国盛地,可是对于住在这边已经有了些许时日的林小雅来说,好像这个曾经的诗和远方也逐渐变成了眼前的苟且。

    她轻轻放下了手里端着的热可可,书店里人很少,大多都在安静的阅读,也有的人在偷偷看这位看起来清纯可人的店主小姐姐。屋子里的暖气温度适宜,角落里一只猫咪舒舒服服地享受着自己的美梦,一切看起来都显得分外慵懒。

    门口的风铃摇曳着发出了声响,一阵冷风也跟着倒灌了进来,来人轻轻地把门给带上,嘴里跟着一句打扰了后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她怡然自得地打量了一番林小雅的二次元漫画书店,末了这才轻轻摘下了自己的帽子露出了宽大帽檐遮掩下的精致面容:

    “呀哈咯~小雅同学,longtimenosee呀…”

    林小雅神情微微一滞,小嘴微微张开了一个弧度:

    “顾观雪…”

    “怎么?你好像很不想见到我?”雪宝微微眯起了眼角笑道:“原来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嘛~啊,我还以为我们之间已经相爱相杀出感情了呢~”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许久未曾试练茶艺的林大师看起来有些慌乱,眼神里同时还有些许欣喜的味道。

    自从大学毕业没多久她外婆撒手人寰之后,国内便再也没有多少她牵挂的人了,没了羁绊了无牵挂的林大师索性开始追寻自己曾经和宁源描述过的理想生活,兴许是感谢她曾经在关键时刻扶了自己一把,宁源的入股让她至少不用为柴米油盐而犯愁。她在国内和霓虹都有店铺,偶尔来回累了就会在当地住上一段时日说起来在这边她反而还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于她而言这边的生活要比在另一边面对自己的父亲母亲要来得开心。

    说起来里音姐昨天不是说冬i的新刊到货了么?今天好像没来?难不成是织锦姐又暴怒了?

    尽管非常遗憾自己只能扶宁源一把,而不能扶他几把,但是说到底现在宁源的正牌女友还是眼前的顾观雪…

    嗯…或者叫正牌女友之一?

    宁源的帮助应该也是有顾观雪点头的,所以即便是林大师心底还有那么一丝丝牛她的梦想,但表面还是要装作很惊喜的。

    或者压根就不用装,她确确实实对顾观雪来霓虹看自己这件事很是惊喜。

    牛一个顾观雪有难度,但是同时牛三个难度系数可就大多了,时过境迁她也只是把曾经那些感情默默压在了心底,发自内心地对着顾观雪笑道:

    “很高兴见到你…小雪。”

    “这才是我想要的反应嘛。”雪宝凑过去轻轻扶住了女孩的下巴,眉眼间满是诱惑的神情:“你怎么不问我过来干嘛?”

    “你过来干嘛?”

    “当然是出来散心的了。”顾观雪自顾自地坐了下来,梳理了一下自己酒红色的挑染长发:“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林小雅笑了笑:

    “当然。”

    提前挂上了打烊的lose牌子,顾观雪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清冽的酒,对着某个从前还有几分过节的女孩轻轻笑道:

    “干杯~”

    “干杯…”

    两个人轻轻碰杯,对视了一眼,颇有几分相视一笑泯恩仇的意思。直到顾观雪抬起手一饮而尽的时候,林小雅这才察觉到了她左手中指之上有一枚晶莹璀璨的戒指,仔细看上去戒身还雕刻有细小的雪花。

    林小雅心中微微一动,放下酒杯轻笑道:“你要结婚了?”

    “嗯哼?我戒指忘记摘下来了吗?”顾观雪瞥了一眼笑道:“那就正好了,我本来还想把这当作机密,最后一刻揭晓的呢。”

    “恭喜啊…”

    “唉…有什么好恭喜的。”雪宝很是惆怅地重新斟了一杯酒:“和一个重婚犯也没什么好恭喜的…”

    林小雅:“……”

    “诶?看你的表情不会真的信了吧?”顾观雪嘻嘻笑道:“虽然之前在世界各地举办的许许多多的婚礼我身边的男朋友都是个标准的重婚犯,但是这一次双方家长都在的情况,他已经不是个犯罪可疑分子了哦。”

    “你们全世界都结过婚?”

    “对呀~国内的凤冠霞帔,欧洲的婚纱…有一个大教堂其实氛围一般,不过好在牧师主持水准一绝,婚礼祝词说得很感人…明治神宫的白无垢因为宁源和路玖玖提前打卡过了,而且我也觉得霓虹的婚礼好墨迹,所以pass掉了…”雪宝掰着小手一个个数道:“还有苗寨的、藏族的…这么想想婚礼打卡过的地方还是挺多的哦?”

    “等等等等…”林小雅伸手道:“他怎么做到的让你们双方家长都在的…”

    “这件事说起来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顾观雪笑道:“整个过程可以说是他最惨的一段人生经历,他差点没被我爷爷和姜满月爷爷打断腿…好几年之内连俩家方圆十里都不敢靠近。”

    “那他怎么活下来的?”

    “父凭子贵嘛,姜满月那个家伙心机得很。”顾观雪摆了摆手说道:“至于我嘛…”

    雪宝:你的技能,归我所有!

    “这么说来宁源可能已经被判了无妻徒刑了。”林小雅难得说了个冷笑话,捧起酒杯笑道:“没有一个合法妻子,只有三个前妻。”

    顾观雪瞥了林大师一眼心说小老妹你还是缺少想象力啊,宁源那狗东西的渣男程度分明已经超过了三个前妻这种程度了…我都差点没陪他在德国养伤顺便结个婚玩玩。

    小姑子竟是我隐藏情敌!这你敢信?最关键是姜满月这货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还嘲讽我后知后觉。

    当然这种家事雪宝也不会和别人说太多,不管一路风风雨雨磕磕绊绊如何过来,她中途的心态又是怎么样饱受考验的,可说到底现在她还是嫁给他了。

    在父母的见证之下,在穿过教堂和人海拥抱对方。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恭喜你了。”

    “恭喜的话可以留到婚礼上说。”顾观雪笑道:“宁源和我说过。我最后没有成败犬有你三分之一的功劳,你不出现合适吗?”

    “……”

    林小雅笑了笑没有出声说些什么,或许到最后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曾经经历了什么心路历程,顾观雪不知道,宁源应该也不知道…

    还是应该觉得庆幸吧,至少不是宁源亲自来邀请自己参加他的婚礼。

    感谢你特别邀请,来见证你的爱情。

    “有时间一定去。”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顾观雪拍了拍小手道:“那我也就不和你回忆青春了,毕竟咱们俩之间也没啥青春好回忆。走啦~”

    “这么快就走了?不多留一会吗?”

    “再留下去咱们俩就该没话说了,总不可能和你谈那个渣男吧。”顾观雪歪了歪头道:“就这样~回来的话我给你报销机票。”

    “只是报销机票的程度吗?”林小雅笑道:“宁源现在的身家可不止这么寒酸吧?”

    “那是他的钱,我的钱只够报销你机票的。”顾观雪重新戴好帽子煞有其事地开口道:“你别看我来一趟好像很潇洒似的,其实都是蹭公费旅游的。毕竟去世界各地租教堂办婚礼都是要花钱的嘛,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当然要AA啦。”

    “喏,催债的来了。”顾观雪看了一眼忽然亮起的手机屏幕,嘴角露出了一抹可爱的笑意:“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林小雅起身目送着女孩重新围上围巾推门而出,心底是说不出的淡淡感慨,透过玻璃橱窗可以看见她奔跑在雪地里扑进了某个人的怀抱,两个人似乎在那说了些什么,顾观雪伸出手指了指林小雅所在的方向,宁源见状抬眼望去,也挥了挥手算是和林小雅打了个招呼。

    林小雅同样挥了挥手,接着目送宁源和顾观雪离去,一路渐行渐远,言笑晏晏,跟着便再也没有回过头。

    宁源:“怎么又一个人偷跑出来?”

    雪宝:“见一个老朋友嘛…你怎么过来找我了?”

    宁源:“不是说好了顺道过来陪你看雪的吗?你不会又想换地方看了吧?”

    雪宝:“嗯哼,其实我还是觉得长白山的雪要更气势恢宏一些。”

    宁源:“那我们再去一次长白山?”

    雪宝:“喂喂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这么无理取闹你都不说说我的吗?是打算把我宠成不可理喻的家伙么?呜呜呜呜…宝宝,你爹好深的心机哦…”

    宁源:“……”

    “我只是说到做到好不好。”宁大师无奈地捏了捏女孩的小脸,雪宝顺势从侧边搂住了他的腰,把小手插进了他一路上暖好的兜里。

    “说好了要陪你去看全世界的雪的,怎么能够半途而废呢。”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嫌麻烦故意假装忘记了呢。”

    “我像是那种卑鄙的家伙么?”宁大师勃然大怒:“我不开心了,你快收回这句话。”

    “好好好~”雪宝眉眼弯了弯笑道:“那你打算怎么惩罚我?”

    “罚你帮我暖手。”宁源伸手握住了女孩伸进自己大衣兜里的小手,一本正经地回道:“不暖好不许拿出来。”

    “是~我的未婚夫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