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许仙不是剑仙 我为谪仙人

第16章 六边形战士

    五个被切了子孙根的少年,用着诡异的行走方式,拎着自己的大宝贝,一路拖泥带血的往山下跑去。

    基本上每走一步,就会哀嚎一声。

    此起彼伏,宛如奏了一曲衰乐。

    而许仙等人到没有进行阻拦,反倒诧异的瞥了那个突然破了境的夏洛。

    此时此刻,

    夏树的弟弟双眼血红,脑子里全是怒火,险些就要冲出去破庙,要找那群人赶尽杀绝。

    足足过了好久,

    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才逐渐恢复平静,且用着谨慎的眼神看了眼许仙等人,便连忙捡起地上的银子递过去,感谢道:“几位的大恩大德,夏洛无以为报,唯有来生在给几位当牛做马,姐姐……我们现在就走。”

    “慢着。”甄由乾挑了挑眉。

    “你还想干嘛?”夏洛咬了咬牙齿,连忙将姐姐护在身后。

    他就知道!

    这群卑鄙的外乡人,能答应姐姐的要求来救自己,应该也是馋他姐姐的身子。

    不过当某个英俊的剑修上前一步以后。

    夏洛认真的看了其几眼,又瞥了眼自己姐姐。

    嗯……

    姐姐似乎不算太亏,

    搞不好还能血赚。

    就酱,原本心态有些炸裂的夏洛同学,在看到那张倾世颜值以后,就逐渐平稳了下来。

    于是许仙轻咳一声,就出言道:“就你……是夏洛啊?”

    “你跟我说说,他们为何要绑架你,除了针对你姐姐,还有其他缘由吗?“

    “是军伍名额……”夏洛低着头,握紧拳头,他沉声道:“我那个的武馆名为‘北凉武馆’,只要武道修为不算太低,未来都有着进入军伍的资格。

    除此之外,就是每季的绩效考核,我由于某些机缘,在本次绩效考核上超长发挥。

    获得了能提前进入军伍历练的机会,如果我表现的比较好,那等毕业以后我直接就是伍长起步。

    按道理来说,那个穿着貂绒的周城,属于内定人员。

    可考官不止一人,再加上我表现的有些好,也算是抢了他的内定名额……”

    “嚯,有点意思。”许仙和甄由乾对视一眼。

    北凉的军队并非铁板一块,至少还有不少军伍之人,只看中实力,而非关系。

    要不然,就是所谓的体系之争。

    但这都无所谓。

    因为许仙最好奇的……是他手上的那枚戒指。

    就在刚刚,夏洛被人踩在脑袋上的时候,其全身气血沸腾不止。

    尤其当他看到那群少年真的冲向夏树的那一刻。

    其戒指突然就向他体内传入一股精纯的气血,直接助他破境,来到了武道七品。

    好家伙,

    若是他们不出现的话。

    夏树惨死……

    而年纪轻轻的夏洛则逃出生天,又因背负着血海深仇,从此就要踏上流亡之旅,再借用戒指里的老爷爷,一步步崛起、甚至逆境杀敌。

    好家伙,

    这不是网文小说里的悲惨型主角模板嘛?

    许仙心中吐槽一下,便说道:“你们姐弟若是信得过除妖司,你俩就和我们会除妖司,真不至于往外跑。”

    “信得过。”夏树眼睛发亮。

    “信不过……”夏洛目光坚定的握着拳头,他只相信自己。

    哪怕许仙那张脸长得十分好看,可好看又不代表有多能打……

    最关键的就是,他若是想要变强,就必须袭杀动物、弱小的妖物、乃至于人。

    唯有这样,他才能用戒指吸取、提纯那些家伙的气血,从而开启自己的金手指。

    然而,

    夏洛的拒绝是木有用的。

    夏树仅用那双泪眼朦胧的大眼睛看了他,他这个做弟弟的,就只能为难的点头应下,不忍心姐姐跟着自己在山林里受苦受罪。

    可他也想好了。

    如果除妖司真算靠谱,那就让姐姐暂时留在这里。

    他则要独自离开这里,哪怕费劲千辛万苦,也要变得更强,直到将曾经欺辱过自己的人,全部收拾一遍。

    而年仅十四岁的夏洛,握紧了拳头,正在暗暗发誓。

    下一秒。

    夏洛只感觉自己被捏住命运的后脖领,他姐姐则站在大号飞剑上,用小手拉着许仙的袖子。

    只听,

    唰!

    转瞬间,

    到站。

    夏洛感觉一眨眼的功夫,眼前的场景就在以极快的速度变化,随后众人就落到了一件小院内。

    这种速度,让夏洛目瞪狗呆的咽了咽口水。

    当众人纷纷散开以后,他忍不住揉了揉戒指,在心中说道:“戒老,戒老,刚才那速度……你看到了没?”

    “嗯……”

    “好快啊,感觉就像是传闻中的剑仙,戒老你前世不是打死过很多剑仙吗,那个许仙能有你强吗?”

    “嗯……能。”

    “???”夏洛愣住了。

    对,

    他是真的呆住了。

    这是他头一次发现戒老的状态有些不对劲,甚至语气都带着一丢丢的酸楚。

    可戒老的前世是半步武神啊。

    仅差一丢丢,就真的能踏入武神境,成为人间至强者啊。

    甚至于,

    戒老还跟他说过,就算当代的北凉王有着半步武神境,可在他前世面前,依旧是三拳就能解决的弟弟。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在戒老被他捡到以后,言语中总会透漏着无与伦比的霸气和自信。

    就不曾有过今天这种样子。

    夏洛有点不敢相信,他又忍不住问道:“戒老,那许仙真的那么强?”

    “强,不过你别问了,会遭到打击的……”

    “我知道他强,也比现在的我要强很多,可你不说过,我只要不中途陨落,未来不必然也是人间绝顶的存在吗?”夏洛皱了皱眉,很想一争高下。

    因为戒老曾跟他说过,自己有着逆天的武道之姿,唯独就是前期修炼速度比较慢。

    可若是能踏入上三品,他就将不断起飞崛起,有着极大的可能性,能踏入武神境。

    再加上戒老还曾说过……

    他在练武之上的心性很好,又有着足够的毅力,那再加上戒指能转化气血的缘故,自己踏入武神境的可能性,基本上就稳了。

    这也代表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那无论是谁,他都有交交手的把握。

    “你就这么想和他比?”戒老叹了口气。

    “你就说说嘛……”夏洛不依不饶。

    “行吧,你知道自古以来,都有灵宝择主的传闻吧?”戒老说道。

    “知道。”

    戒老又道:“那是因为拥有器灵的宝物,都有天道赋予的规则之眼,能看穿某些人的潜力、体质、乃至于实力等等。”

    “早在当初,就是因为你有着天生的武道之姿,未来前景十分不错,我才心甘情愿被你捡到,且为你所用,可你擅长的也仅是武道。”

    “就是说,你就算成为人间绝顶,最后也仅算是一个粗鄙武夫……”

    “那他呢?”夏洛抽了抽嘴角。

    戒老感慨道:“他啊……六边形战士,强无敌!”

    夏洛沉吟两秒钟:“我有追上他的可能性吗?”

    “没有,他都察觉到我了,还把我当个屁给无视了,老夫好歹也是仙器的器灵啊……”戒老的言语之中,透漏着一丢丢的酸楚和悲伤。

    一时之间,

    夏洛特烦恼。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为何就这么大呢?

    ………………

    啪。

    一声炸响,茶杯被某位中年人战术性摔破。

    顿时,

    一群中老年人纷纷起身,目光带着恨意的互相对视一眼,当即就有人说道:“除妖司的人何时敢插手我们北凉的事了?”

    “他们插手也就罢了,现在都敢不按规矩做事了?”

    “他妈的,我儿子的命根子都接不上了,难不成还要去宝青坊换个鸡儿?”

    “老周,你就说该怎么办吧?”

    那些少年的诸多长辈,围看向少年周城的父亲,也就是凉州城的前任禁军统领,周泽。

    “大家先别动怒,凉州城始终都有除妖司和仙师府,可他们从未对我们真正动过手,也不敢插手凉州城的事情,但今儿他们不仅动手,还敢做的这么绝……”

    周泽说到此处,他面色冷的的喝了口热茶,又道:“这有没有可能,我们是受了无妄之灾,原本是朝廷打算借此,警告一下咱们王爷……”

    此言一出。

    众人纷纷冷静下来。

    难不成,朝廷已经察觉到王爷的谋反之心?

    这才让除妖司突然下死手,让王爷最好安分下来,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可就算这样,难道我们就要咽下这口恶气?”有人拍着桌子。

    “就是就是。”

    “不说别的,就算除妖司突然来了位剑修,可强龙也压不过地头蛇吧?”

    “就是就是。”

    周泽看着这群老友们,他认为现在先冷静下来,至少调查那个剑修的背景再说。

    可想到儿子在屋内哀嚎的场面,又想到众多哥们的关系。

    他若是不帮兄弟们出口恶气,那他这个老大哥,还真就有点当不下去了。

    “行,那就动手。”周泽眯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不过除妖司毕竟是朝廷的人,老夫不能动用军队,给他们抓到把柄……”

    “但养客千日,用客一时。”

    “来人,把府上的客卿,赤火上人给我请过来。”

    …………

    深夜。

    除妖司、仙师府院子外。

    “赤火上人,这里就是除妖司的地方。”周泽等人亲自到场,就是想亲眼看一看,出上一口恶气。

    “对了,赤火上人你一定要把那个小剑修抓过来,再将他抽皮扒筋,活生生的折磨死。”

    “就这?”赤火上人挑了挑眉,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

    就朝廷在凉州城安排的那几个歪瓜裂枣,也需要他来出手?

    哦,多出一位小剑修。

    可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是谁?

    他不仅是赤火上人,他还是兔爷麾下的火尊者,临近天人境的地仙啊。

    只不过因为兔爷的吩咐,五行尊者才在凉州城内,还有着各种不同的身份!

    其目的是为了在最关键的时候,让他们展开五行大阵,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例如,他在周家已经当了足足十几年的客卿了,该做好的准备也早就做好了。

    至于将除妖司、仙师府的人杀光?

    简单。

    火尊者只是冷笑一声,便用了一个闪。

    唰。

    他进去了。

    唰。

    他就又出来了。

    这么快?………周泽等人的心中有些疑惑,咱们不是说好了要用最残忍的方式,将他们赶尽杀绝吗,怎么连个惨叫声都没有?

    结果,

    他们发现出来的不仅有赤火上人,其身旁还有这一个英俊的佩剑男人。

    而此人正用手搭在火尊者的肩膀上,两者看起來就像是好朋友一样。

    “赤火上人,你……”周泽皱了皱眉。

    “赤什么赤,大晚上在人家院子外喊来喊去的,你们还有没有功德心啊,人家明天还要上班呢~”

    周泽等人对视一眼,有人看向许仙的样子,就忍不住说道:“这小剑……”

    “小尼妈个头啊,人家就是长得帅了一些,哪里小了,你们赶紧滚好不好,不要逼我对你们动手哟。”火尊者上去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恨不得将这群人的八辈祖宗都骂活过来,在给骂回棺材里。

    槽!

    这就是切了你们儿子子孙根的小剑修?

    好家伙。

    且不说许仙这么一个大佬是不是有点闲着了。

    关键要不要这么巧啊?

    老子在周家当了这么多年的客卿,几年不出一次手,今儿怎么就碰到您了呢?

    好在。

    许仙并不认识自己,暂时没有要动手的打算。

    那火尊者的求生欲望,自然是相当的强烈……

    同时,

    火尊者那眼神……

    大家也总算瞧出了不对劲。

    毕竟火尊者是地仙境,还是临近天人境的地仙。

    周家体系的诸多老人,对于火尊者的实力十分明白,那火尊者都畏惧的存在……

    那岂不是得是……天人境?

    “嘶,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小妾今儿生儿子,我先回家了。”

    “哎,你小妾生儿子,我小妾也生儿子啊。”

    “这么巧?大家的小妾今天都生儿子?”

    “可不是嘛,以前的儿子练费了,今天肯定要新生一个啊。”

    “老周老周,你也赶着回去啊?”

    “嗯嗯嗯,家里晾着衣服那,这不是要下雨了吗,我得回家收衣服……”周泽点点头,双腿微颤的一路小跑,彻底没了帮儿子报仇的心思了。

    目送众人离开。

    火尊者瞥了眼许仙,咽了咽口水:“您放心,无非就是切断了他们儿子的子孙根,您要是真的不解气,我还能给他们接上,再让您重切一次。”

    “不至于不至于……”许仙看着火尊者,挑了挑眉:“你认识我?”

    “不认识,可我闪进去以后,当时就被您的霸王之气,彻底折服。”

    许仙揉了揉下巴,自己有王霸之气?

    没道理啊。

    如果真的有王霸之气,曾经怎么会碰到那么多不长眼的家伙?

    “大人,我走了?”火尊者稍稍挪动身体。

    许仙微微皱眉,轻声道:“你身上业障不少啊。”

    “大人,都是修炼界的人,谁身上没点业障啊……”火尊者差点就哭出声了。

    这许仙要是出剑……

    好机会,

    自己练留下骨灰的机会都没了。

    “行吧,你先去吧,以后好好做人,不要乱杀无辜。”许仙松开火尊者,眯了眯眼睛。

    一尊半只脚的天人境,在周家当客卿?

    有意思!

    为啥不杀他?

    一根头发丝的分身都放在他身上了……

    自然要放长线钓大鱼啊!

    兴许,这次就能钓出背叛祖师爷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