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皓玉真仙 小道不讲武德

第二百九十九章 自取其辱

    当时,上官津脑子里猛地浮现出一个人影。

    海昌陈氏的长老,陈平。

    此人托老友屠振玺的关系,花高价一口气买走将近二十斤的青玄铁精。

    不过在海灵脉那会,他还不敢妄下定论。

    直至这时,陈平赫然送出一具熟悉的螳螂傀儡,上官津才彻底肯定了下来。

    “短短二十多载,从筑基后期修炼到元丹初期,他是如何做到的?”

    上官津暗地一叹,心中又酸又怕。

    上一次与其见面还是平辈论交,依仗冶火盟的底蕴,他甚至能倨傲对待,可如今自己居然要俯首称晚辈了。

    而陈前辈明晃晃的暴露身份,一看就是故意为之。

    他到底意欲何为,震慑他或者背后的冶火盟吗?

    当上官津惴惴不安的同时,上官延却面露犹豫,眼神不住的瞟来,仿佛在向他请示着什么。

    二阶下品傀儡,一般售价在一万五千灵石左右。

    如此贵重之物,上官延哪里敢冒然收下。

    “延儿,既然是前辈的好意,你就不要推辞了。”

    上官津微微一笑,教导道:“往后,你见陈前辈如同见自家的嫡系长辈,明白了吗?”

    “延儿谨记。”

    上官延大喜过望,收了螳螂傀儡,并连声道谢。

    陈平挥挥手,轻飘飘的道:“延小子先退下吧,我与你叔祖有要事相谈。”

    他这头血蛮螳螂只是失败品,除了擅长飞行这一亮点外,其他属性较真正的二阶傀儡相差挺远,价值不会超过八、九千灵石。

    此子是冶火盟嫡出的筑基,存在不小的利用价值,所以他才难得的大方一回。

    上官延蹑手蹑脚的退出去后,陈平朝四面弹指一点,一道隔音禁制瞬间布置完毕。

    以他的神识之强,即便普元昊这位同阶就坐在相隔半里的包厢内,也无法渗入刺探情况。

    上官津的眼角不禁微微一跳,慌忙递上一个储物戒,战战兢兢的道:“陈前辈,此乃您当年储放在我这里的物品。”

    “哦?”

    陈平打开看了看,发现是整整六万灵石,揶揄之色一闪而逝,他知道上官津所为何意了。

    当年他从此人手里用一万三的单价强行收购了十九斤青玄铁精。

    可按市面上的价格,铁精约在一万出头。

    上官津这是见他晋升元丹,害怕他记仇报复,才把多收取的灵石全数退回了。

    “上官道友不必介怀。”

    陈平轻声一笑,不在意的道:“你冒着被杨盟主追责的风险与我交易,陈某理所应当花费额外的灵石。”

    “杨盟主事后并没有怪罪我,请前辈务必收下。”

    上官津露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陈平一刻不收,他一刻不得安心。

    因为面前这家伙,可不是普通的元丹修士。

    联手班天德斩杀蛛王蛛后,此人至少出了一半的力。

    班天德的手段在巴竹岛海域赫赫有名,几乎不弱于元丹后期。

    从班天德对待他的态度上看,陈平的真实战力估计已经能比肩元丹后期。

    而他上官津只是一个炼器势力的副盟主,岂愿意得罪这种神通惊人的大修士。

    “上官道友盛情难却,陈某便不矫情了。”

    陈平嘴上说着,将储物戒佩戴在了右手食指间。

    “呼!”

    这下,上官津才彻底的安下了心,情绪变得轻松无比,终于丢掉了内心深处一直压迫的巨石。

    “陈某本趟不请自来,上官道友应该知晓是为何事。”

    陈平自顾自的抿了口茶,淡淡的道。

    “反正不是找本盟炼制灵器。”

    上官津暗暗腹诽了一下,吞吞吐吐的道:“杨盟主已闭关多载拒不见客,陈前辈若打算买高阶矿石,恐怕……”

    陈平眼中精光一动,说道:“贵盟的杨盟主是在冲击瓶颈吧?”

    “这……”

    上官津呼吸一顿,低头回复道:“陈前辈猜的不错,杨盟主谋求元丹数十年,眼下正是关键时刻。”

    “倒是陈某来的不巧,那便以后再说。”

    陈平琢磨片刻,一本正经的道。

    杨帆影能否突破对他的计划而言,影响不大。

    待几方博弈结束,冶火盟还不就范,届时莫怪他心狠手辣,除掉一切不配合的刺头了。

    “对了,麻烦上官道友把你知晓的,有关空明岛的情报记录在一枚玉简里。”

    陈平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吩咐道。

    “糟了,不会是邓辰奂那狂妄的家伙触犯到陈前辈了吧?”

    上官津身子一颤,但在陈平漠然的注视下,只好默不作声的掏出一枚空玉简,开始刻录起来。

    “邓家的实力竟还超乎我的预料。”

    许久,陈平将手心里的玉简捏成飞灰,若有所思的道。

    上官津对空明岛的了解颇深,以至于洋洋洒洒的记载下近万字的篇幅。

    邓辰奂的嚣张自大不是装模作样,此人当真具备藐视一般元丹的本钱。

    空明岛,距离海昌岛足足十万里之遥。

    但其威名远扬,势力雄厚,影响力一直辐射到六万里之外的巴竹岛才急剧降低。

    空明岛这座三级岛屿中的唯一主宰,是已传承了两千五百年之久的邓家。

    根据上官津的描述,邓家整体的实力还要强出赤宵宗几筹。

    全族上下两千名修士,四十多位筑基长老,两位元丹级别的太上长老。

    虽然从表面分析,邓家元丹修士的数量不过两人罢了。

    年纪大些的邓奉城,刚满四百岁,修为元丹后期。

    新晋太上长老邓舜棋,年仅一百五十,便突破了元丹中期。

    而且,令陈平最为忌惮的是,这两位邓家老祖居然都乃变异的雷灵根修士。

    众所周知,变异灵根修士的神通远超同阶,尤其是杀伐甚重的雷属性灵力。

    打个比方,陈平目前和普通元丹后期斗法,可以维持不败,甚至略有优势。

    但面对邓奉城,估计只能狼狈逃窜,勉强自保。

    由此可见邓家的恐怖,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形容的。

    “陈前辈,邓辰奂邓道友若有得罪之处,我冶火盟愿意出面,为他调解。”

    瞅着陈平的面色逐渐变得阴冷,上官津忍不住毛骨悚然,斟词酌句的道。

    邓辰奂虽然来头极大,但身处异乡脱离了家族长辈的庇护,陈平又非那种仁慈退让的性格。

    假设邓辰奂被陈前辈捏死在巴竹岛,他冶火盟必受牵连,以后将永无宁日。

    闻言,陈平面无表情的道:“邓家小子并未招惹我,上官道友切勿胡思乱想。”

    “是晚辈僭越了。”

    上官津顿时大大的吐了口气。

    ……

    迅速翻完上官津走前留下的拍卖品列表,陈平兴趣寥寥的扔在了一旁。

    冶火盟牵头举办的拍卖大会,拍卖品自然是以法宝为主。

    除了压轴宝物中的一件下品道器外,其余灵器还进不了他的法眼。

    当刚才上官津询问他有没有宝物需委托拍卖时,陈平略一沉吟,就把子母凶剑、天星碑、吸月袋等六、七件顶级灵器一股脑的交给了此人。

    随着他五行纯阳剑晋升下品道器,灵器级别的法宝已派不上多大的用场。

    不如在拍卖会上处理掉,换取急缺的灵石。

    这些都是他筑基境时到手的黑货。

    现在他修为抵至元丹,所谓的“黑货”自然而然的洗白了。

    说句兜底之言,哪怕被人认出跟脚,陈平又何惧之有!

    海昌陈氏今非昔比,绿洲岛于家等苦主难不成还敢上门送死?

    当然,巴竹岛间隔海昌数万里,暴露的概率微乎其微。

    “前辈,晚辈可以进来吗?”

    门外,突然传进来一道空灵清冷之声,陈平眉头一蹙,神识扫去,面庞竟爬上一丝诧异。

    只见一位身着蓝色宫装,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子垂头低眉,姿容极美,浑身上下带有一种说不出的冰冷难近之感。

    “像,确实有几分像。”

    陈平饶有兴致的盯着此女猛看一阵,自言自语的道:“不过人族生灵亿万万,就是出现两个五官、气质一模一样的人,也不算多么奇怪的事。”

    “本座不喜此道,你且回去复命,让上官津莫再派人来了。”

    隔着门,陈平冷冰冰的道。

    他觉得这女子应该是冶火盟派来对他施展含火吞咽术的红倌人。

    瞧那还在闭眼享受,一脸**的普道友就一清二楚了。

    对此,他并不反感。

    小势力用女色取悦高阶修士,正常至极。

    而且,这个小势力是相对而言的。

    好比威压元燕群岛的揽月宗,假如某个元婴宗门的长老有特殊需求,想必他们也会屁颠屁颠的把沈绾绾那等尤物送上尽孝的。

    陈平不是完全不近女色之修,但身患洁癖的他,对风尘女子向来不假以颜色。

    “晚辈……晚辈头一次服侍客人,身子还很干净。”

    蓝裳女子银牙一咬,怯生生的道。

    “走开!”

    陈平神识一动,一道奔雷之声在女子耳边乍起。

    女子顿时脸色惨白,头晕目眩,陈平以为她会识趣的退去,却不曾想此女竟一下跪在地上,眼眶通红的匍匐不起。

    “冶火盟管教无方,霸王硬上弓?”

    陈平心中生起厌恶,爱跪就跪着,与他有何关系。

    “嘿嘿,前辈既然不喜欢,这小美人就让我给我吧,经过一番修整,晚辈觉得自己又行了。”

    隔壁包厢“咯吱”一声打开,邓辰奂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嘴上说着淫邪之语,但目光始终带着一丝警惕。

    陈平冷声一哼,视若无睹。

    “哈哈,多谢前辈相让。”

    见包厢久无动静,邓辰奂眼中满是得意,双手扶起蓝裳女子,慢悠悠的道:“小美人儿,跟本少主吃香喝辣的去,有本少主罩着,以后谁都不敢动你。”

    “小辈,是你自己犯贱。”

    本已入定小憩的陈平听了这话,旋即寒芒一烁,邓辰奂的扬武扬威分明是在暗指他邓家能护住叛族者陈威,这是在狠狠的扇脸啊。

    区区筑基后期,仗着家族势力,藐视高阶修士,陈平的恼怒一闪而逝,幻化出一只透明大手冲开房门,牢牢束缚住蓝衣女子,将其往回一扯横架在了大腿上。

    “滚。”

    陈平缓缓抬头,尖利的声音充斥着令人胆战心惊的杀意。

    邓辰奂面色一变,踉跄的退后到墙角,神情一下极其难看起来。

    “陈前辈当真连这点面子都不给?”

    邓辰奂怒火中烧,阴沉的问了一句。

    “轰”

    下一刻,回应他的是包厢房门重新关上的动静。

    “好一个海昌陈氏,希望你莫后悔。”

    被陈平的举动戳到了敏感的神经,邓辰奂极力化解着心底的怒气,他知道,眼下祖父和舅舅在空明岛坐镇,远水解不了近渴。

    一时的吃亏不碍事,但等他回族定要找回这个场子。

    ……

    “下面拍卖品临时调整。”

    董施长伸手一点,两道黑色流光出现在大厅,接着他洪亮的道:“这是一套成对的剑类极品灵器,威力奇大,堪称顶级之流。”

    “底价四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可少于一千。”

    上官津的效率挺高,上一件拍卖物刚刚拍出,就开始展示陈平的子母凶剑了。

    但陈平却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邓辰奂的再三挑衅,让他产生了斩杀此人的想法。

    不过,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这是铁板钉钉的事。

    邓家的两位元丹雷修,极不好对付。

    “嘿嘿,碎星门想和本族合作,总得展现一些诚意。”

    陈平目中的森然清晰可见。

    “前辈,让紫瑶为你服务吧。”

    腿上,缩成一团的蓝裳女子扭动细腰,眨巴的大眼睛,娇媚的说道。

    陈平斜眼一看,此女姿容本就靓丽,配上她冰山般的气质,倒使得热血腾腾上涨。

    “刚才让你离去,你为何违抗?本座是元丹修士,动动手指就能碾死你。”

    右手伸入女子的裙下,陈平淡淡的质问道。

    炮制练气七层的小修,只需神念一放,此女必会七窍流血而亡。

    要害被袭,紫瑶娇羞无比,面红耳赤的喘道:“紫瑶……完不成任务,后果会很凄惨,我不想彻底的沦为风尘女修。”

    “上官津是不是和你说,只要服侍好本座,就能放你自由。”

    陈平左手也不闲着,凝聚一点灵力,直接烧空了紫瑶的衣裳。

    紫瑶表情一呆,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白嫩的修长身子,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前辈神机妙算,上官盟主确实是这样许诺紫瑶的。”

    “呵呵,本座今天就遂了你们的意。”

    陈平伸指一点,把紫瑶禁锢在了半空,然后两条身子紧紧缠绕在了一起。

    正如紫瑶说的,她果然还是处子之身,陈平仔细检查后,才勉为其难的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