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皓玉真仙 小道不讲武德

第四百八十五章 被迫显圣(6.5k为2000月票加更!)

    同样,渡过金丹之劫的规则反馈也才刚刚开始。

    褐丹呈金后,那些晶丝却未凭空消失。

    而是和周围的天地灵气快速卷在了一起。

    瞬间之后,一轮数里方圆的赤日投影赫然出现。

    接着,缕缕光丝如同小溪般直流而下,飞快没入陈平的体内。

    下一刻,他身上的气息层层上涨,前后仅仅十几息,境界终于彻底突破,达到了金丹初期。

    如今,他身体里的每一丝血液,都夹着一丝淡淡的金色。

    此乃金丹生成的丹气,妙用无双。

    与此同时,识海里也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

    神魂小人仰面张口,尽情吞噬着赤日洒落的光丝,一股浓浓的异香从中散发而出。

    ……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大约半柱香过后。

    只听“嘭”的一声,光芒越发黯淡的高空赤日终于破裂了开来,消隐不见。

    光芒一敛,陈平就神色平静的现出了真容。

    此刻的他,身材略长了两寸,其余地方倒无丝毫的变化。

    露出一丝沉吟之色,他低首打量着手心里的一缕透明光丝。

    这光丝细如婴发,轻盈灵动,正是破大境时规则降下的玄丝法喻。

    此物必须在十息内用掉,否则会重归天地。

    纯阳剑悬飞出来浮于身前,陈平眼中却划过一抹犹豫。

    此剑的跟脚不高,连剑胚都只是他以上品五行灵石所孕育。

    最多金丹大圆满,纯阳剑就会被无情的淘汰。

    况且纯阳剑刚晋升极品道器不久,区区一缕玄丝法喻,绝不可能令其脱胎换骨,成为下品的通灵道器。

    不如往后得到更多的真阳梧桐叶叶柄后,再用勾连法慢慢培养。

    反正叶柄可以轻易的取出,不会造成浪费。

    而玄丝法喻一旦打入,则将与法宝融为一体,根本不能分离。

    想通了关键,陈平毫不迟疑的张口一吞,把玄丝法喻吸入喉咙。

    一股舒畅的感觉顿时升起,肉身一点点的持续加强。

    几个瞬间的功夫,玄丝法喻能量耗尽。

    肉身境界虽未突破金丹中期,但更进了一步。

    裹上一件青色道袍,陈平身形一晃,重回到了火山密室。

    ……

    “快,发传音笛通知老祖!”

    灵舟上,白须老者急急忙忙的吩咐道。

    “二叔,我等练气晚辈的传音笛联系不上老祖宗。”

    一名俏皮可爱的女修怔了怔,脸色为难的道。

    看着平时以沉稳著称的长老一副大失分寸的模样,众修的内心却无丝毫的稀奇。

    因为众人此刻的心境都半斤八两,激动的无法自拔。

    亲眼见证了一位金丹前辈的破劫过程,情绪如何能简单的平息。

    要知道,整个修炼界,似乎也才二十多位人族金丹罢了。

    每一位,都是威压一方的泰斗巨擘。

    被晚辈提醒过后,白须老者稍稍缓了神,从怀里掏出一枚晶莹剔透的玉笛,嘴唇上下一动的飞速讲道:“老祖,火山岛有金丹大能证道成功,速来觐见。”

    他已顾不上组织尊敬的用词。

    若怠慢了这位新晋金丹,他老人家一旦发起火来,吕家将寸草不生。

    “晚辈吕佳术,恭祝前辈神通大成,登顶仙道!”

    驱使灵舟前行了几十里后,老者嘴里大拍马屁的同时,双膝跪了下来。

    额头紧紧贴于甲板,表情虔诚无比。

    众位小辈也见状,也有样学样的齐刷刷跪了一片。

    “前辈应该发现了我们吧?”

    吕佳术的身体纹丝不动,心念急转如陀螺。

    精明的他打着自己的小九九。

    以金丹真人的强悍神识,铁定是早注意到了这一边。

    若那位前辈被他恭敬的态度打动,随便赐下点机缘的话,不止是他,或许连整个吕家都能获得无法想象的好处。

    ……

    “爱跪就跪着吧。”

    密室中,陈平眉头一皱后,旋即哑然失笑。

    正如老者所料,雷劫降临的前夕,他神识便扫中了灵舟上的一行家族修士。

    来者们是这片海域的地头蛇,吕家。

    不过,他显然是不会在意的。

    哪怕吕家泄露了他在此闭关的消息,也无关紧要。

    虽然境界还未稳固,可他又非处于雷劫重伤的状态。

    纵使金丹后期的修士寻上门来,都不一定能将他如何。

    何况,吕家应当不至于那么蠢的到处乱传。

    “金丹境!”

    陈平呼出一口浊气,后知后觉的低声笑了起来。

    金丹寿元一千载!

    比元丹时期翻了整整一倍。

    不过,寿元对目前的他而言,不是极端的重要。

    一百多岁的金丹修士,往后八百年,哪怕修为进展龟速,也能缓缓地突破金丹圆满,拥有一次冲击元婴的机会。

    当然,元婴境离他尚且遥不可及。

    ……

    念头很快一散,陈平开始检查起各方面的提升状况。

    首先,神识之力由原本的四万一千多丈,一下提高至七万五千丈!

    神识极限近乎翻倍的增幅,是这次破阶最大的收获。

    约五百里的探测距离,无愧于金丹真人的名号。

    普通金丹初期的神识,也就在五万和五万五千之间。

    这等神魂强度,已然超越了金丹后期的六万两千丈。

    与修炼了玄品神魂功法的剑鼎雷修,姜阳相差无几。

    自然了,陈平属于百万里无一的异类。

    不仅有天品上阶神魂法与大境界的加成,还吞噬了一尊实力等级不明的重天外魔。

    “瑰宝功法的神奇当真不可理喻,竟能将邪魔之力化为己用。”

    回忆起此前识海大战外魔的画面,陈平后怕之余,仍大感震动。

    界外的邪魔数量绝对不止一尊。

    若用擎天法罩吞噬几头,那他实力将会在短时间内,暴涨至一个夸张的地步。

    不过,这也仅仅是妄想而已。

    他目前闯入四元重天都危险无比,勿提重天之外的未知区域。

    何况,万一碰上等阶高于阿罗的外魔,太一衍神法极有可能就没有了强大的镇压之效。

    所以,陈平未被贪欲蒙蔽双眼,头脑清醒的甩开了不切实际的打算。

    外魔的出现,使他再一次认识到了太一衍神法的玄异。

    可深入一想,金丹劫便引来了外魔蛊惑,会不会与这门功法大有关联呢?

    生性多疑的陈平仿佛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但这些无根无果的事,不值得他花费时间去琢磨。

    实力足够了,一切都将自然而然的解开。

    ……

    识海中,神魂小人随着陈平的意念微微一动。

    七万五千丈的神魂之力,至少可连续施展三、四次珊瑚法相或擎天法罩而自身不死。

    至于具体的次数,他暂不好判断,得根据秘术反噬的轻重而定。

    如此一来,陈平的心态便淡定万分了。

    几道珊瑚法相砸落,哪怕是修炼了神魂功法的姜阳都得重伤垂死。

    当然,修士间的神通比拼不是这样单纯,且能一口断定的。

    假设姜阳身怀某种神魂防御之物,形势就不可一概而论了。

    摸摸下巴,陈平眼睛忽的一眯。

    无论是珊瑚法相,还是擎天法罩,目前都停留在入门阶段。

    之前,他的神识未达到五万丈的基础要求,也没办法继续提升。

    现在,两门神魂秘术均有修至小成境界的资格了。

    但失去了金纹法叶的灌顶,天品术法的领悟,无疑会十分的缓慢。

    沉吟半晌,陈平暗暗决定,晚些后,利用金珠和外界的时间流逝差异,先把神魂秘术的境界堆上去再说。

    ……

    接下来,他调动灵力在各大经脉中运转了一个大周天。

    由于法力里蕴含了神韵和金丹之气,使得他释放出的神通威力足足提升了一个档次。

    随手捏成的一道火系法术,以前的自己恐怕都要耗费数成的法力抵挡。

    另外,法修境界突破金丹,体内精血的总数,从一千一百,增长到一千三。

    算是一个小小的增强。

    但将与澹台堰一战中,损失的精血补回来后,他身体对三品的归血丹渐渐产生了抗性。

    不久,陈平就要寻找其他种类的丹药弥补精血。

    ……

    闭目小憩了一阵,他开始着手清除心魔幻象带来的负面影响。

    千年的经历,对元婴老祖来讲,都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了。

    为引诱陈平,外魔构造的幻境真实到可怕。

    别的不说,此岁月中,单单有过接触的修士和异族,便超越了十万之众。

    大大小小的斗法,更是多达上千次。

    最令陈平困惑的是,他最终的修为是“化神初期”。

    那么,在幻境里突破元婴和化神时的经验,究竟是真是假。

    又或者是半真半假?

    那位自称阿罗的外魔,兴许有这个本事。

    排除吹嘘的可能,在他之前,阿罗已入侵了十一位渡劫修士的身躯。

    连元婴大圆满的大能,都难逃陨落之命。

    阿罗曾经告诉他,透悟化神需涤垢洗瑕,通彻本心。

    然后,他去凡俗界待了两世,便水到渠成的突破了。

    但现在一思量,化神境拦住了九成九的元婴修士,绝不会如此的轻松。

    因此,陈平的任务量非常庞大。

    幻境里的斗法经验、突破经验固然让他眼馋,可去伪存真,谈何容易?

    意沉识海,陈平的神魂小人化作了一把剪刀。

    仿佛是剪纸一般,一段段的辨别记忆,又一段段的删除。

    陈平一动不动的端坐着,鼻尖、额头、面颊上全裹着一层冷汗。

    幻境千载,他陷入了数次的濒死之境。

    纵使知道不是真实的,可依旧令他心惊动魄。

    甚至想使出神通抵挡。

    ……

    一个月的时间飞逝流逝。

    不眠不休的陈平缓缓睁眼,一身垢气终于荡然无存。

    心魔的负面影响,基本消除的同时,他也受益颇多。

    不过,关于境界突破的方法,陈平还是觉得一个字都不能相信。

    或者,等日后修为、见识提高上来,再仔细去甄别。

    接着,陈平嘴里蹦出了几个艰涩万分的词出来。

    此乃邪魔见到擎天法罩的刹那,惊呼出口的一段话。

    这显然不是修炼界通用的修真古文。

    大概是重天外魔之间专属的语言。

    陈平将此音调牢牢铭记,未来也许能找到当中的答案。

    ……

    “该离开了。”

    望着烟光袅袅的火山口,陈平心绪一动。

    他在此地待了一年数月,也不清楚天兽岛那边的形势有未剧变。

    但他暂还无空搭理别事。

    接下来,首先要巩固境界,修炼法术。

    在此之前,若能解决掉一个眼中钉,那是再好不过。

    “大灰,我们走了。”

    意念一起,一缕灰黑色的光束射入袖口。

    陈平再双手连弹几下,阵法、苦桐天莲等物也一一飞回储物戒内。

    ……

    火山东岸的海滩旁,停着一艘大型灵舟。

    其甲板上,跪着数人。

    除了吕佳术和原先的几位小辈外,前首位置多出了一名身穿黄袍的虬须大汉。

    此人并未和众人一样的跪拜。

    只是带着恭敬之色的双手抱拳,腰身弯下。

    虽然保持这个姿势长达二十多天,但以元丹中期的身体强度,就算站着一年半载也无伤大雅的。

    可后面的小辈们就狠狠受苦了。

    尤其是几名练气期的小家伙,连续跪了一月后,一个个腰酸背痛,即便外敷了金疮丹药,亦无济于事。

    吕心光身为家族的老祖,有意让小辈们先回去。

    但寻思再三,又不敢轻举妄动。

    话说一月前,吕佳术带领一群杰出小辈外出历练,路过火山岛时,竟遇到了千载难逢的一幕。

    传音笛飞回家族之际,他吕心光正在与一名大商会的执事,商议着一笔涉及百万灵石的交易。

    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传音笛里的内容后,吕心光立刻呆愣住了。

    惊疑、恐惧、激动、喜悦,一时间各种心绪上涌。

    找了个借口延缓商谈,吕心光二话不说的驾驭遁光,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火山岛。

    然后见到的就是眼前的景象了。

    族人们在灵舟上跪了一地。

    抱着怀疑,吕心光小心翼翼地驱使神识,接近了火山群。

    然而,两座强悍的三级阵法阻挡了他的窥视。

    并且,他还感应到了一头三阶妖虫的气息!

    加上众人的言之凿凿,吕心光一下相信了七、八成!

    他吕家能坐上万里海域的土皇帝,完全是因为此地偏僻贫瘠。

    一般的大型势力根本看不上眼。

    但当下,却有一尊大修士跑到这里结丹,而且还成功了。

    吕心光心底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同时,这些天,他一直在猜测前辈的身份。

    脚下的海域,离内海四宗之首的剑鼎宗距离最近。

    莫非是那庞然大物中的某位长老?

    “叔公,阵法消失了。”

    这时,吕佳术的小声嘀咕打断了他的思绪。

    吕心光脸色一变,视线赶紧往火山方向移去。

    四周空空如也,可阵法和那头妖虫的气息确实不见了。

    那位前辈闭关结束了!

    接着,方圆数十里的火灵力顿时莫名活跃起来,一圈圈波纹状的火浪赫然呈现,从某座火山口中荡漾而出。

    一瞬间,众人浑身就已热汗淋漓,气喘吁吁。

    包括元丹境的吕心光也异常难受,法力运转都尤为的困难。

    这种威势,绝对是金丹修士无疑!

    吕心光舔舔干裂的嘴唇,心中忐忑不已。

    下一刻,天空中,出现了令吕家修士永世难忘的一幕。

    一名面容俊朗,表情寡淡的青衫男修正凌空踏步,朝海岸走来。

    此人身上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

    但诡异的是,一层层的火焰阶梯在他脚底不断涌现。

    每一步跨出,周围的火光徐徐落下,覆盖一层厚厚熔浆的土地都开始重新燃烧。

    “唉,被迫显圣。”

    陈平摇摇头,心中颇为的无奈。

    他并非爱出风头的性格。

    只是刚破大境不久,丹田内的灵力还无法收放自如。

    才造成了每一步都是异象的根本原因。

    其实,他已经控制的十分不错。

    否则附近的生灵,除了那元丹中期的大汉外,其余全要遭殃。

    “他……他……”

    待看清青衫道人的真容后,吕心光的面庞登时苍白无比。

    这位新晋金丹,好像是情报中的熟客!

    海昌岛的陈姓元丹啊!

    此人可是杀人不眨眼,被形容成邪修的的狠绝色。

    “晚辈吕心光,参见前辈。”

    吕心光畏惧之下,不由自主的也随族人们跪了下来。

    隔着灵舟五十丈,陈平腾空而立。

    吕心光的前后变化,在他意料之内。

    七凰商会推助波澜,败坏了他的名声,当真是活该覆灭!

    “参见真人!”

    吕家族人异口同声的。

    个别胆大的,已偷偷瞥向陈平。

    近距离得见金丹真颜,是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情!

    毕竟寻常的元丹修士,都不一定能接触到金丹真人。

    “本座差点以为你们是我陈家的小辈。”

    陈平淡淡的一扫众人,语气揶揄的道。

    金丹期后,没必要再隐藏身份了。

    纵观元燕群岛修炼界,敢得罪他的人,已屈指可数。

    “您是人族的擎天巨擘,吕家上下都是您的微末后辈呢。”

    按捺着内心的惧怕,吕心光牵强的一笑,并递上了一枚储物戒。

    “晚辈恭祝您仙道长青,早日破入元婴。这是吕家以及晚辈的心意,还请陈真人一定收下。”

    “吕小友很会说话。”

    眼神赞赏的点点头,陈平伸手一勾,储物戒落入手心。

    里头摆着五十枚各属性的上品灵石。

    虽然这些东西他已瞧不上眼,但吕家的态度他很满意。

    “本座在贵地成就金丹,尔等又恰逢其会,这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就赐予你们了。”

    陈平笑了笑,袖袍轻轻一挥。

    一排五颜六色的中品灵器旋射而出,每人面前都漂浮了一件。

    至于元丹中期的吕心光,难不成要赏赐道器?

    念头一转,陈平顿觉不太划算,当即作罢。

    只是轻飘飘的道了一句:“吕小友根基扎实,未必没有这一天。”

    “谢前辈勉励!”

    吕心光不禁心花怒放,高兴的道:“前辈,请您为火山岛赐名,这里沾染了您的气运,再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地方了。”

    “平魔岛吧。”

    斟酌片刻,陈平似有所指的道。

    几字说完后,他的踪迹就彻底消失在天边。

    吕家修士面面相觑了一眼,很久才敢起身。

    “圈起来!”

    吕心光手势一划,朝着长老吕佳术吩咐道。

    “太上长老何意?”

    面色一怔,吕佳术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让你把平魔岛圈起来,往后不再对外开放!”

    吕心光目光灼灼,兴冲冲的道:“以后家族每代所出的火属性修道苗子,都要在此岛突破!”

    “遵命!”

    见太上长老当场立了一道族规,吕佳术心头一凛,赶紧一口应道。

    “还有,陈真人在本岛突破金丹,此事二十载内绝不可泄露分毫,违者废修为逐出家族!”

    吕心光悠悠的说着,声音冷冽至极。

    “谨遵太上长老喻令。”

    吕家小辈齐声保证。

    吕心光满意的点了点头。

    陈真人体法双修,一成金丹,神通就非同小可。

    他吕家可承受不起真人的迁怒。

    “陈真人似乎挺好相处?”

    吕心光自言自语的道。

    七凰商会的情报看来并不准确。

    如果是无恶不作的魔头,他们这批人哪还能活生生的站在船上。

    吕心光不知道的是,他眼里和善可亲的陈真人,已在去往灭岛屠城的路上。

    ……

    一束青色的遁光在三元重天急速穿梭。

    偶尔碰上的人族修士,都会惊怕不已的远远避让。

    陈平不顾法力的损耗,一路疾行数万里后,在一座三级岛屿上方停了下来。

    此岛东西狭长,南北极窄,犹如横踞在海里的一条凸起山脉。

    斐鸦岭,恶名昭彰的邪修巢穴!

    陈平曾搜魂邓舜棋,和此势力出身的筑基修士午略奇,自是清楚斐鸦岭的确切位置。

    不错,他不远绕路数万里降临此岛,就是为了灭杀窦瀚海,顺带把斐鸦岭连根拔起。

    三次珊瑚法相,足以震死此人!

    是以,哪怕他未巩固境界,也丝毫不惧。

    至于无相阵宗的元婴口谕,在天品功法暴露的风险面前,早被他抛之一边。

    反正一个活口不留,谁都没有证据能指向他陈真人。

    “呼!”

    狂风卷扯,陈平从高空俯冲而下,神识肆无忌惮的笼罩住了全岛。

    在岛中央的一个湖泊旁,耸立着一座不大的小城。

    四周被一堵数丈高的白色石墙围着。

    斐鸦城,上千名邪修的汇聚之地。

    但当陈平的神识一拂过后,面色突的阴沉下来。

    偌大的岛屿,居然没有一个人族生灵!

    死气沉沉,仿佛和刚经历了修士战争一般。

    掘地百丈的扫了几遍,陈平眼角一缩,不甘心的重新遁光而起。

    窦瀚海竟如此的谨慎狡猾!

    仅仅是担心他的报复, .就放弃了经营数百年的三级岛屿。

    ……

    浮幽城东部海域,三万里处的某座小岛中。

    一日前,陈平在这荒岛上开辟了一个洞府。

    清点了澹台堰的财物后,他的心情有些不顺畅。

    战利品的价值倒是不低,足足二十万中品灵石。

    也有几块高阶矿石的存在。

    遗憾的是,他只发现了一瓶金丹初期修士用于增进修为的丹药,三古真精丸。

    而且,这瓶丹药的品质是最低劣的一道纹!

    澹台堰作为邪修首领,身上缺资源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进阶金丹后,一个残酷的现实紧随而至。

    纵使是地灵根的金丹修士,长期服用一道纹的丹药,也别想在几十载内提升一阶。

    何况他的灵根,只不过是中品!

    并且,元丹时赖以助力的苦桐天莲,现在几乎失去了辅助的功效。

    金丹阶段修炼的难题,终于凸显了。

    ttp:

    天才本站地址: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