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皓玉真仙 小道不讲武德

第五百三十六章 金丹排名(7.2K为1500月票加更!)

    中品的土、木灵根能证金丹吗?

    结合实际情况,陈平觉得概率不足一成。

    除非他出手拉陈向文一把。

    当然,投入的远远不止一把那么简单。

    首先,玄品中阶的神魂功法清微灵卷要传授下去。

    其次,四品化心魔的丹药准备一粒。

    他手里的确有一枚省下的涤尘护心丹。

    但这是为沈绾绾预留的。

    不过,他在药园秘境中收获了一株炼制护心丹的八千年份灵草。

    只要在揽月宗或者望琴丹宗得到丹方,立刻就能委托炼丹峰或炼药峰开炉炼丹。

    雷劫关相对好解决。

    赐下几件下品通灵道器或强大的异宝,陈向文炼成本命法宝后,完全可以拿资源硬抗。

    只是放弃掉雷劫洗髓伐骨的造化之力罢了。

    望着波澜起伏的海面,陈平微感惆怅。

    薛芸这一走,他的心肠似乎柔软了些许。

    ……

    平云宗的建设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原属碎星门、涂家、钟家的修士先后赶赴空明,加入了宗门的组建。

    九峰的灵山是现呈的。

    可各峰的建筑、阵法、禁制等等,还得重新布置。

    “在内务峰下划一块方圆百里的密室出来。”

    陈平贵为太上长老,动动嘴皮子,下面的弟子就要跑断腿。

    ……

    半月后,平云宗驻地终于初具规模。

    端坐在敞亮的地下密室内,陈平轻轻一指,燕靖剑绕身飞舞,气息隐隐又增强了一丝。

    记载第五层衍神法的金纹法叶所遗留的叶柄,被他融入了燕靖剑中。

    另外,他在宝库里取出的二十万中品灵石,也毫不犹豫地投入万绝阵的阵基之中。

    平云宗的账面上本有二十五万中品灵石。

    他一口气兑换了大半。

    留下五万给宗门周转。

    闲来无事,陈平清点了宝库的藏物。

    三枚清虚化漏丹,是慕容易证得丹圣的凭证。

    二十五枚筑基丹,八滴真霞秘泉,极品道器三件,上品道器十五件,中品四十六件……

    这仔细一算,倒让陈平略吃一惊。

    平云宗的积累竟比他想象中的强不少。

    尤其是丹药资源。

    在两位丹圣的带领下,平云宗各阶层的弟子都有合适的丹药吞服。

    陈平面泛欣喜。

    亲自扶持的势力终于能良好运转,开始为他带来源源不断地便利。

    而他只需待在幕后,震慑各方。

    一切都在按他的计划实行。

    “下一步……”

    琢磨片刻,陈平决定还是先去一趟双城海域,把鸿运真人的宝藏和巨象王之骨收入囊中。

    ……

    接下来的几天。

    各峰的正副峰主挨个被老祖召见。

    “平儿,这……这是神魂功法?”

    陈向文捧着一枚玉简,手指颤抖。

    不怪他心生骇然。

    清微灵卷摆在元燕群岛,绝对是顶级的宝物之一。

    毕竟连剑鼎宗的神魂法传承,都弱此卷一筹。

    “怎样,文叔对自己突破金丹的信心是否有所增强?”

    陈平打趣的笑道。

    “平儿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好意。”

    重重点头,陈向文如获至宝般把玉简放入怀里。

    修士么,谁能经得起金丹的诱惑?

    反复斟酌半月,他早已重拾往日的凌云壮志。

    “无我允许,此法不得外传任何一人,哪怕咏志那里都不行。”

    忽然,陈平音调一变的告诫道。

    神魂法的跟脚一旦泄露,平云宗将成为新的风暴中心。

    当然,他赐下的仅仅是清微灵卷的前三层。

    陈向文的寿元大概还剩一百四十余载。

    估摸着也只能恰好把三层修完。

    “谨遵太上长老之令。”

    陈向文神色肃穆的应答道。

    他显然明白神魂法牵扯的恐怖之处。

    接着,为防万一,陈平在陈向文的识海里布下了几道神识禁制。

    如果有金丹修士强行对其搜魂,神魂小人会瞬间解体。

    “真传弟子的大选定在半载之后,平儿近期应该都在空明岛?”

    陈向文话锋一转,试探的道。

    “本座很快就要离开宗门。”

    陈平不带迟疑的道。

    久留空明,舒坦是舒坦。

    可惜修炼资源不会自动飞到他嘴巴里。

    听罢,陈向文暗暗一叹,并未再做挽留。

    “禀太上长老,真传弟子的名额九峰商议了一下,每一代共设十人。”

    陈向文继而汇报道。

    平云宗的基础构架,大致参考了内海四宗。

    普通弟子有外门、内门、真传之分。

    而真传中的前几名,才是宗门看重的修道种子。

    身怀天灵根、特殊灵根或强大的天生灵体者,自动获取真传称号。

    其余包括地灵根修士在内,都得通过一轮轮的大比、小比来证明实力。

    真传弟子的待遇,是内门弟子的三倍。

    且地位和一般的元丹长老相当。

    弟子分级,是每一大型宗门的必然选择。

    修士修炼不单单是为了长生。

    权力、地位、道友圈子一个都不能少。

    正是有不同的待遇存在,弟子才有足够的动力拼命的往上爬。

    一视同仁是行之不通的。

    尊卑体系在平云宗展现的淋漓尽致。

    比如九峰峰主,每年的俸禄高达三万宗门贡献点。

    副峰主陡然降至一万。

    筑基执事也只有五千。

    但排名前三的真传弟子,却能领取一万五的贡献点。

    “二十年内,务必开设出十家海昌坊。”

    陈平给陈向文下了一个死命令。

    海昌坊,相当于揽月宗的揽月阁。

    主要目的也是收集海域各方的情报。

    而且,海昌坊是买卖之地,还可快速收集高阶矿石。

    规模上去后,甚至比寻矿堂的效率更高。

    ……

    两人密聊结束,陈向文半喜半忧的离去。

    第二个觐见的则是内务峰的副峰主,屠玄休。

    “太上长老!”

    屠玄休双膝跪下,大礼参拜。

    “起来。”

    陈平淡淡的托了托手。

    启用屠玄休,着实令所有人大感惊讶。

    屠家虽跟了陈族数百载,可终究是弱小的附属势力。

    太上长老竟把如此重要的位置给了他?

    内务峰权势最重,哪怕是第二把手,地位也和其余八峰峰主相去无几。

    “玄休自觉能胜任高职吗?”

    陈平笑笑,温和的问道。

    宗里,隐隐有了山头分立的模样。

    内务峰主导宗门,发布施令,让另外几峰既忌惮又不满。

    陈向文的背后站着陈平。

    众修不敢直接对他大呼小叫。

    所以,心中的火气都洒在了屠玄休身上。

    特别是两位丹圣,丝毫不给其面子。

    “玄休会尽力把本分事做好,不拖文叔的后腿。”

    屠玄休字斟句酌的回答道。

    出生距今,没有比近些日子更风光的时刻了!

    在别人眼里,被边缘化的屠家一朝登顶宗门。

    扬眉吐气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心境。

    虽然各大峰主对他刁难甚大,诸多指责,可他从未想过主动卸职。

    除非陈平裁撤了他。

    否则屠玄休已打算赖死在内务峰上。

    “有这份心气就好,大胆去做,你的身后还站着本座。”

    拍拍他的肩膀,陈平鼓励道。

    扶持屠玄休的目的很简单。

    此人长袖善舞,又是陈家的老下属。

    陈平对他的要求不高。

    全心全意配合陈向文即可。

    “十年内凝结元丹,这个位置就真正的属于你。”

    说罢,陈平摆摆手,让屠玄休退下。

    此条件不算多难。

    屠玄休本是上品灵根的筑基大圆满。

    副峰主的俸禄又丰厚无比,积攒些年从宗门宝库换出清虚化漏丹,破境概率足足超过了六成。

    ……

    “灵珊参见太上长老。”

    执法峰峰主宫灵珊随后敲门而入。

    “你我之间不必多礼。”

    陈平起身,将女子轻轻揽进怀里。

    “平郎。”

    顺势抱住男人,宫灵珊美目流露出一丝欢喜。

    “执法峰事务繁忙,你自己平日要分配好时间,提升境界是主要的。”

    陈平不由警醒道。

    岁月也在此女精雕玉琢的脸上,留下了一些痕迹。

    “知道啦,宗门和修炼灵珊会平衡的。”

    听着陈平的话,宫灵珊仿佛吃了香蜜一般,心里无比的清甜。

    “对了。”

    陈平嗓音一变,正色道:“执法峰的约束对内要紧,对外能松则松。”

    言下之意,同门之间的互相残杀是大罪。

    但是在宗外偶尔欺负一下弱小,是非常合理且被允许的。

    宫灵珊一愣后,媚眼含笑。

    内海四宗明令禁止弟子在外乱布神通。

    到了平云宗这里,倒是反了过来。

    而且还是首修的喻令。

    难不成夫君要将宗门引上魔道吗?

    听说梵沧海域有两个强盛至极的魔道宗门,实力不比无相阵宗弱多少。

    也许这条道路在群岛修炼界,也能大放异彩。

    “争和抢有本质区别,本座把握得住,那群小辈或领悟不透彻。”

    自言自语了一句,陈平精芒一绽的道:“这样,宗门暂时和各大金丹宗门保持交好,几宗的核心附属势力也尽量不去招惹。”

    “是,是,灵珊一定将平郎的意思贯彻下去。”

    闻言,宫灵珊笑的更妩媚了。

    这不就是欺软怕硬嘛!

    夫君一路走来的历程,和此何其相似。

    “审时度势罢了。”

    观宫灵珊似乎越想越歪,陈平一本正经的强调道。

    “灵珊新修炼了一门体术功法,请平郎指点一番。”

    气氛渐渐旖旎,宫灵珊口吐幽兰,缠上了腰间。

    “恐怕是不行了。”

    陈平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逝。

    “为什么,灵珊已提前准备了疗伤丹药。”

    宫灵珊双耳透红的小声道。

    “五品丹药还差不多。”

    苦笑的摇摇头,陈平更郁闷了。

    “啊,莫非平郎的肉身修为又有长进?”

    宫灵珊不由恍然,一抹失望和不甘在瞳孔里涌现。

    “不错。”

    陈平简明的道,并未详细透露他的体修境界。

    没有修习正统的炼体功法,导致他做不到收放自如。

    真正的高阶体修,其身硬度可随时变化。

    和道侣亲近轻轻松松。

    “恭喜平郎神通大进!”

    眼看索求无戏,宫灵珊也很快调整了心态,真诚的道。

    她是少数跟随陈平一步步走来的身边人。

    当年,陈平在碎星门和逆星宗夹缝里艰难生存,两面讨好。

    如今一晃百载,神通居然能与大修士一较高低了。

    宫灵珊既羡慕又陶醉。

    这是她的男人!

    慕容易纵然成了丹圣又如何,还不是在宗门乖乖的听夫君号令。

    “灵珊你要多多监督,尽快将碎星门的底蕴融入新宗。”

    陈平意有所指的道。

    毕竟碎星门原有三位元丹。

    其中樊赤燕和黄予冠,他一直不太喜欢。

    若不是看在樊益桥的份上,他都想把二人赶出去另立门户。

    合拢密室大门,宫灵珊蹑手蹑脚的退出。

    她心底颇为的失落。

    金丹修士可凝炼星象精露。

    但陈平并未许诺给她。

    ……

    “郁峰主,这头傀儡是你的了。”

    遥遥一指,陈平笑着道。

    那里,平放着一头通体深红色的螃蟹傀儡。

    即使没有激活,一身浩瀚的炎热之力也让人大感心惊。

    四阶下品的傀儡!

    慕容易羡慕万分的同时,一丝妒火在心中燃烧。

    “谢太上长老赏赐!”

    郁阳昌可不管同僚的想法,欣喜的将傀儡收入储物戒。

    传闻老祖一诺千金。

    他这回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两位丹圣都乃宗门的脊梁,日后本座不会亏待你们的。”

    陈平言语和蔼的道。

    “谢太上长老垂青。”

    慕容易和郁阳昌一左一右,相隔甚远。

    陈平明白,这两人也许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据他所知,两丹圣私底下的关系不错。

    但这还远远不能威胁到他。

    接着陈平提出了他的要去。

    百年为期,两人要为宗门再培养一名丹圣。

    必须是陈家的嫡系血脉。

    此乃陈向文苦苦哀求他的结果。

    陈平勉强答应。

    ……

    再之后的半日,陈平召见了九峰所有的掌权人物。

    涂桂西执掌的炼器峰他非常重视。

    因为此峰涉及到高阶矿石的利用和打造。

    陈平单独和涂桂西谈了很久。

    并严令炼器峰不得从宝库兑换高阶矿石。

    并且,收集到的五阶矿石需经过他同意,方可打造成法宝。

    这让涂桂西大感狐疑。

    陈平只是解释,说他自己也热衷炼器一道,要用大量的材料练手。

    疑惑未消的涂桂西不敢刨根问底,表示知晓。

    最后进来的是一对中年夫妻和一个男童。

    正是陈咏志和他的亲生爹娘。

    随手奖赏了其父母几万下品灵石,陈平打发二人离开。

    陈咏志被检测出地灵根的天赋后,此子就不单纯的归属于他们了。

    “剑道和傀儡术咏志准备修炼哪一个?”

    吩咐男童坐下,陈平笑吟吟的问道。

    “咏志听老祖的意见。”

    陈咏志规规矩矩的道。

    “小机灵鬼。”

    陈平甚是欢喜,道:“抱剑峰峰主暂时空缺,咏志你努把力,将来这个位置就是你的。”

    “看来老祖是安排我走剑修之路了。”

    心中一动,陈咏志霎时明白。

    傀儡术和剑术任选其一的话,他自己也更倾向于杀伐极重的剑术。

    当然,老祖的傀儡术闻名海域,他亦十分惦记。

    “本座传你一道剑意,你每日需专研三个时辰。”

    说罢,陈平点向他眉心,一丝透明不可见的剑丝融了进去。

    “谢老祖赐法!”

    陈咏志身形一颤,小脸上尽是兴奋之色。

    观其天真的作派,陈平不由一笑。

    他虽是第三步剑修,可剑道的感悟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

    这缕剑意只能让陈咏志的突破稍微顺畅些,早日提升到第二境。

    至于关键的剑心,还要陈咏志自己去领悟。

    “元丹境之前,咏志你莫参与宗门权力之争了。”

    陈平不容置疑的叮嘱道。

    陈氏血脉传承了七百年,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地品灵根的苗子。

    于情于理,都该强行干涉一二。

    ……

    从内务峰的密室出来,陈平随意打量了一眼下方。

    九峰的布置已基本完善。

    “这些家伙!”

    陈平没好气的哼了哼。

    只见九峰的主建筑昂扬屹立,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奢华。

    甚至有两座山头的塔形宫殿,居然捅入了一元重天的深处。

    白云飘飘而过,一副仙家气派。

    九峰之争从那天议会结束,就已然开始!

    对此,陈平不欲阻止。

    人族势力最讲究人情和背景。

    一片和谐的宗门不现实,更没必要。

    ……

    在宗门驻地视察了一番后,陈平单独找到了陈向文。

    “平儿,这凰鼠傀儡你还是随身携带吧。”

    陈向文捏着一枚储物戒,犹豫的道。

    “宗门目前没有四级阵法守护,就以凰鼠替代。”

    摇摇头,陈平示意他收下。

    这头四阶中期的老鼠,对他的实力提升不大了。

    不如留在空明岛镇压宗门的气运。

    “文叔你和揽月阁联络一下,看看能否收购一座四级阵法。”

    顿了顿,陈平继而又道:“价格方面吃点亏倒无所谓。”

    “哎,可惜宗门里没有顶尖的阵法师。”

    陈向文轻轻一叹。

    “不急,我这回出门再物色几个精通阵法的散修吧。”

    陈平淡淡的道。

    这一瞬间,他想起了班天德。

    那家伙应该在望琴丹宗。

    ……

    坊市,揽月阁。

    阁主汪宁近日寝食难安,连生意都没心思打理了。

    缘由嘛,自然是陈家废族立宗,把整片虚灵山脉划为了驻地。

    “顾老祖究竟和他达成了何种交易?”

    汪宁喝着灵酒,唉声叹气的道。

    当年,楚师叔被陈平狠狠羞辱,汪宁气愤之余,还未太在意。

    因为宗门神通第一的修士,顾思弦顾老祖还没出手!

    空明岛陈氏得意不了多久。

    这是揽月弟子乃至海域所有势力的共同念头。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四十年前,顾老祖亲自传令,告诫他不得和陈家交恶。

    汪宁的心情当即难受无比。

    历任的揽月阁阁主都是一方霸主。

    哪个本土势力不争先恐后的巴结?

    可到了空明岛,陈家却压在了他头上。

    汪宁多番打探,听说陈平于秘境获得了天大的好处,已经躲起来闭关消化了。

    顾老祖为什么不悄声无息的扼杀掉他呢?

    “汪小友独喝闷酒,真是好雅兴。”

    这时,耳边一道声音乍响,让汪宁猛地一激灵。

    “陈前辈!”

    汪宁急忙起身,拱手道。

    “顾道友约莫何时来我空明岛?”

    大大咧咧的坐下,陈平漠然的问道。

    “顾老祖回信说,麻烦陈前辈再稍等几日,他还有些急事需先处理。”

    汪宁浑身冷汗淋漓,忙不迭的回答道。

    “哦,那便无妨。”

    微微点头后,陈平转言道:“本座欲在贵阁旁边开一家海昌坊,麻烦汪小友给予指导,传授一些经验。”

    “晚辈哪敢班门弄斧。”

    汪宁眼中骇色一闪,委婉的道。

    “限你五日之内联系本宗掌教,与他一同构建海昌坊。”

    毫不客气的一吩咐后,陈平的身形像水波似的模模糊糊,顷刻间消失在座椅上。

    汪宁寒毛倒竖,颤巍巍的拿起法宝,朝宗门发了一道讯息。

    海昌坊若开起来,空明岛岂还有揽月阁的容身之地!

    ……

    距离海面数千丈的一处海沟中。

    陈平闭目养息,神识却毫无保留的遍布在四周。

    这日,他眉头一动,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异常。

    “终于来了。”

    嘴里嘀咕了一声,陈平排开海水,身子往上浮去。

    北方天空,一片浓郁至极的紫光激射而来。

    前一息还在数百里之外。

    仅仅眨眼的功夫,竟已然横跨了几片海山。

    速度之快,简直犹如瞬移一般。

    离的近了,便可以看清,是一柄深紫色的扇子急速飞来。

    此扇展开之下,堪比一艘灵舰。

    每一扇挥出,都会有绚丽的紫雾从扇面上钻出。

    沿途的海水和云层被紫气一搅,纷纷溃散。

    异象漫天,气息浩大无匹!

    “揽月宗的第三件灵宝么!”

    悬浮在海面上,陈平眼睛一缩,警惕心大起。

    一鞭、一碗、一扇,乃是顾思弦掌握的三件下品灵宝。

    当中,般若屠灵鞭和灵瑶玉碗陈平已在秘境里见识过多次。

    的确是异常的强悍。

    而这柄扇子流传在外界的信息凤毛麟角。

    他也是第一次见顾思弦使用。

    眼下,所能确认的一点,此扇绝对是一件飞行宝物。

    以他的身法,八成甩不开紫扇的追踪。

    “轰隆!”

    下一刻,海啸席卷而来,陈平不闪不避。

    操纵紫扇的修士显然也发现了陈平,去势在途中戛然而止。

    接着,玄光一散,一名坐在扇面中央的皂袍大汉显露出来。

    其面孔方正威严,双目炯炯有神。

    正是一别四十载的揽月首修,顾思弦。

    他的一对眸子微微泛红,仿佛有一层血色罩在瞳孔一般。

    “区区四十载,这家伙居然领悟了清微灵卷的第四层!”

    一见顾思弦双瞳的色泽,陈平眉头不由一皱。

    清微灵卷的第四层,记载着一门神魂防御秘术。

    此术外显的异象,就是修士的眼睛。

    陈平虽对清微灵卷不屑一顾,可此法的内容他是牢记于心的。

    “陈宗主竟在这里亲自守候,顾某惶恐。”

    顾思弦双目一眯,拱手笑道。

    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神魂之力释放而出,如脱笼的野兽,直扑陈平压去。

    接近十二万丈的神识强度!

    “果然是第四层的加持!”

    陈平暗暗一惊,顾思弦的悟法天赋超乎了他的预计!

    不过,此人妄图凭神识震慑他,却是寻错了对象。

    识海里神魂小人四肢一撑,轻松化解了四面八方的压力。

    随即,陈平若无其事的道:“顾道友一来就给陈某一个下马威,实是辜负陈某远迎之心意。”

    “陈道友组建宗门这么大的事,不也先斩后奏?”

    顾思弦瞟了他一眼,反讥道。

    同时,他心中的惊骇一点不弱于陈平。

    释放神识刺探,是想尽快探清他的体修境界。

    但万万没料到,此子的神魂强度竟不比他弱多少!

    这绝不是清微灵卷能带来的增幅。

    顾思弦更加笃定,陈平身怀一门天品的神魂术!

    交换给他的只是一门看不上的次品。

    “天兽山秘境临别前,道友答应三十载内把完整的秘术送上。而今,顾某依照诺言放任陈家发展,麻烦陈道友也履行承诺。”

    顾思弦开口说着,嘴角始终泛着一丝轻笑。

    “顾道友放心,陈某一向言出必行。”

    点点头,陈平话锋一变的道:“陈某脱离群岛已久,还望顾道友透露一下秘境之后的事。”

    “比如人、妖之战,阴灵族尸族祸乱,以及宿寒道友失踪的细节等等。”

    “这玩意道友先仔细看看。”

    顾思弦诡异一笑,袖袍一鼓,一本玉册子悬飞射出。

    略带疑惑的翻开玉册,陈平神情登时一愣。

    竟是一份无聊的榜单。

    但这份榜单排列的并非元丹修士,而是群岛金丹的排名!

    榜首,双城邪尊。

    揽月宗顾思弦,第二。

    剑鼎宗宿寒真人,第三。

    幽火门李真人,第四。

    剑鼎宗梁英卓,第五。

    三绝殿纪元赦,第六。

    海昌陈氏陈平,第七!

    ……

    最后几名则是新晋级的金丹初期。

    “哈哈,这份榜单不会是你揽月宗自己排的吧?”

    陈平的眼神一直在宿寒和顾思弦的名字上移动。

    意思显而易见。

    你顾思弦才晋级大修士不久,如何有资格排在宿寒的前面?

    “宿寒道友突破元婴失败,伤势严重。”

    顾思弦毫不动怒,解释道。

    “那真是可惜。”

    悠悠一叹,陈平语气惋惜的道。

    “对这个金丹排名,陈道友是否满意?”

    顾思弦笑吟吟的道。

    “陈某排在第七略有不妥,毕竟我才金丹中期。”

    陈平轻咳几声,谦逊的道。

    “陈道友在秘境展现的实力堪比金丹后期,现在又晋一阶,神通只强不弱,过分的谦虚可不是好事。”

    顾思弦说着说着,目光一凝,面庞的笑意渐渐止住。

    只见陈平在玉册上动手涂改了起来。

    不仅划掉了第七的位置,还在邪尊与他顾思弦之间,硬生生的加上了一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