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叩问仙道 雨打青石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故人

    昔年的记忆被勾起,秦桑身影微微一顿。

    藏情和惊羽跟着停下。

    顺着秦桑的目光,藏情看到一名小寒域的金丹修士,正在御使一口宝刀和对手激战,神色微微一动。

    “道友认得他?”

    秦桑扭头,敏锐地注意到藏情神情变化。

    “秦道友难道和这小子有什么渊源?”

    藏情诧异,“我对他是有点儿印象,  刀法不错,在散修中小有名气。阴戮门的皇甫道友见他颇有些天赋,本想招揽他入门,不过这小子不识抬举,直言阴戮门的传承与他的道截然不同。好在皇甫道友惜才,没有为难他。”

    秦桑心念一转,  记起藏情口中的皇甫道友,乃是当今阴戮门掌门,是这一代金丹修士里,  最有可能突破元婴的之一,据说公良宇的道行比他也有所不如。

    阴戮门亦正亦邪,自诩旁门,曾聚拢起不下于正魔两道的势力,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后来没落,近些年又有兴盛之象,当代门主和魔道走得近。阴戮门修士皆是刀修,有《阴戮刀》和《蝉翼刀法》两大传承。

    “还是散修?”

    秦桑向下看了一眼,沉吟少许道,“二位先行一步,我随后就来。”

    ……

    战场上,  双方已经杀红了眼。

    ‘砰!’

    一刀劈开飞刺而来的火红尖枪,上官利锋喘了几口粗气,  视线向四周扫去,  心中不由得一沉。

    罪渊这路大军本不该出现在这里,如神兵天降一般。

    两域同盟没想到呈现溃败之势的罪渊,还有人敢穿插到这里设伏,  毫无察觉,一头扎进对手编织的口袋里,大战爆发阵形便被打乱了,他们只能各自为战。

    虽然整体实力要强过罪渊,此时局势却对他们非常不利。

    远处,空中阴云密布,雷火如雨,声势惊人。

    那里是元婴的战场。

    双方的元婴祖师正在激战,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不知道何时才能分出胜负。

    “罪渊以逸待劳,提前做了布置,恐怕己方的元婴祖师短时间内很难取胜。再这样下去,我方落败已成定局,先找好退路才是上策……”

    上官利锋脑海中刚闪过这个念头,便觉眉心隐隐刺痛,对手的火红尖枪再度刺来。

    他连忙摒除杂念,掐了一个刀诀,宝刀‘嗡’地一声,  接着一股惊人的血煞杀气陡然爆发!

    他的对手是一名红袍青年,遭受血煞杀气冲击,  竟感觉到心神震动,隐隐生出恐惧的情绪,大骇之下,连忙谨守心神。

    ‘唰!’

    宝刀再度荡开火红尖枪。

    与此同时,上官利锋身后的虚空中忽然荡起淡淡的涟漪,一柄仅有手指粗细,透明如冰的小剑,无声无息浮现,接着猛然刺向上官利锋。

    竟有人趁他们激战,暗中偷袭。

    危急时刻,上官利锋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全然不顾暗剑,突然纵身扑向自己的宝刀,紧紧抓住刀柄,直扑对手。

    人刀合一!

    这一刻,上官利锋和宝刀都消失了,只有一道数十丈的猩红刀芒,快如闪电,瞬息间便出现红袍青年头顶,当头斩下!

    周围激战中的修士,感知到这里的波动,纷纷露出惊讶的目光。

    “救我!”

    红袍青年面如土色,大声尖叫。

    暗中御使小剑的修士,见状暗骂了一句疯狗。上官利锋完全不理会身后的暗剑,分明是搏命的打法,自己即使能杀了此人,红袍青年也会成为剑下亡魂。

    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同伴死在面前,只好现身救人。

    ‘砰!’

    刀芒受阻。

    红袍青年死里逃生,惊魂未定,心中羞怒,暴喝一声,联合同伴围攻上官利锋。上官利锋则一改方才一往无前的气势,且战且退,但他以一敌二,也有些力不从心。

    就在这时,三人都没有察觉,一道剑影在身边凭空浮现。

    紧接着,他们才发觉周围空间不知为何变得昏暗下来,面前的对手竟然消失了,他们好像被拖入了未知空间。

    奇怪的景象令上官利锋暗暗心惊,他忙收刀护身,奇怪的是,没感觉到有什么异样。

    接着忽然听到两声惨叫,黑暗如潮水般褪去,视野回归。

    这时他才惊骇地发现,两个对手都已经横死,他们的身体和法宝都毫发无损,看不出有什么外伤,却都气息全无,变成两具尸体。

    这等鬼魅般的手段,让上官利锋倒吸一口凉气。

    两人死不瞑目,空洞的眼睛望着天空,更令上官利锋一阵心惊肉跳。

    ‘嗖!’

    乌木剑化作剑光飞回。

    上官利锋脸上露出一丝迟疑之色,随后紧跟着乌木剑飞了过去,便见宝剑飞到一个人面前,没入那人体内。

    “晚辈上官利锋,感谢前辈出手相助!”

    上官利锋连忙上前行礼,毕恭毕敬,低着头不敢细看。

    一声轻叹传来。

    “上官道友不记得故人了么?”

    上官利锋正在胡思乱想,猜测这位元婴为何专门出手救自己,闻言一怔,猛然抬头,神色惊疑不定, .; “前辈是……”

    “贫道清风,道友别来无恙?”秦桑含笑道。

    此人竟是当年他和云游子寻药时结识的一个道友,曾联手杀敌。

    那次分别后,二百年来首次重逢。

    犹记得,云游子当初对上官利锋的评价不低。他看人极准,此人果然已经是金丹修士,虽然只有金丹初期,作为一个散修,已经殊为不易。

    更难得的是,上官利锋的刀法,竟让秦桑看到了一分《元神养剑章》杀剑的韵味。

    当年分别之前,上官利锋不惜放弃千年灵药,请求秦桑为他展示剑法,竟然真的领悟出了自己的东西,如今颇具气象了。

    “清风道长!”

    上官利锋失声惊呼,满脸难以置信。

    那次秦桑为他展示剑法,深深影响着他后面的道路,岂能忘记?

    二百年前。

    他们都只有筑基期修为。

    上官利锋毕生苦修,苦苦追寻,两百多岁才终于觅得一丝契机,艰难结丹。凭借一手精湛刀法,实力在同阶修士中也能排得上号,闯出一些名头。

    再重逢。

    故人却已是元婴!

    不到三百岁的元婴祖师!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