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夏君吉

第405章 元王大秘!太祖手书(5k大章,求票)

    五岳巍峨,如同一尊掌印。

    天才训练营的核心之地便如同胎盘一般,被这巨大的手掌捧在手心。

    “啧啧,天才训练营这处洞天福地果然不凡。”

    在李超乾的默许下,周道破天荒地在天才训练营住了一宿。

    作为大教官,这点权限还是有的。

    不过以周道【监察特使】的身份,别说仅仅是住一宿,即便在此修炼一段时间也并没有什么。

    高山凉亭,俯瞰天才训练营,看着这里的乾坤格局,周道越发觉得不凡。

    “五心向天,先天涅槃!”

    古时候,道士藏于名山大川,参悟自然,修以秘术,以特有的“印式”与天地接轨,共振同频,吸收灵气,调和自身,修炼神通。

    这便叫做五心向天。

    天才训练营的格局暗合此象,山岳化五指,似如人类五体,指天接引,托着那先天胎盘,孕育自然造化,衍绎生生不朽。

    如此洞天福地,聚拢气运,钟灵神奇,也难怪御妖司长盛不衰,每一代都有大高手出,震动世间。

    这样的秘境,一点都不比那些道家大宗的山门逊色。

    “听说,这座洞天福地,乃是太祖以大神通从他处搬迁过来,赐予初代总司大人的。”姜元轻语。

    “后来,初代总司大人便将这处洞天福地安放在三王庙中,作为天才训练营的基地。”

    “改天换日,移山填海!?”周道闻言,不禁咋舌。

    这可是古老道书上方才记载的神通,他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

    所谓改天换日,移山填海,实际上指的便是此类的洞天福地,他们内藏世界,自成乾坤。

    虽然不是真正的天地,却具象如一。

    古时候,许多道士隐藏在深山之中修炼。

    有些凡人为求长生之道,入山寻找仙缘,其中大多数人空寻数十载,一无所获。

    可是还有人误入古洞,却能拜入仙师门下。

    那便是因为,古时候,道家宗门都是藏于洞天福地之中修炼,那些古洞便是入口,常人岂能寻到?

    有缘有缘,即便神仙也只度有缘人而已。

    《御妖司工作手册》中曾有记载,古时候,曾有一书生,屡考不中,于是遁入深山修行,他诵读道藏,潜心苦修,除了山下砍柴的樵夫,无人相伴。

    恍惚中,五十年弹指一挥间。

    书生年老凄凉,对着供奉的神佛破口大骂,自己诚心如此,却未得缘法。

    就在此时,那樵夫破门而入。

    五十年韶华逝去,樵夫并没有任何改变,他笑言书生,福缘太浅,自己所住山洞便是神仙居所。

    奈何五十年,书生竟然都不曾拜会,白白错失了机缘,言罢化为一缕青烟飞升消散。

    书生大惊,赶忙下山,寻找樵夫常年居住的那口古洞,然而茫茫大山却再也难以寻找,仙缘如此,错不再来。

    从此以后,便再也没有人见过书生,只是偶尔听到山中有哀嚎痛苦之声,凄厉悲鸣,不绝于耳。

    洞天福地,天地之造化,阴阳之瑰宝,日月之玄精,四时变化,内藏乾坤。

    如此灵府,凡人遇之而不得,可是太祖却能够以通天手段将其拘谨迁移,神通之强,简直如仙如神。

    纵然周道也不禁咋舌。

    “难怪能给于那样的乱世创出这不朽的江山。”

    “这座洞天福地虽然赐给初代总司大人,不过太祖晚年经常来此。”

    姜元起身,指了指东边。

    “那里有间茅草屋,据说那是太祖年少时居住的地方。”

    那时节,太祖身在草莽,与初代总司大人相识,年少偶遇,于贫苦之中渡过了一段艰难的岁月。

    后来太祖感念年少时的际遇,便将那间茅草屋也搬到了这里。

    从那时起,初代总司大人每每闭关,便在那茅草屋内。

    “太祖爷还真是念旧。”周道轻语。

    这样的过往让这位开创万世基业的帝君多了些许人情味,有血有肉,不似说书先生口中所说,无情最是帝王家。

    “小圆子,以你现在的实力,在天才训练营之中应该算得上数一数二了吧。”

    周道话锋一转,问起了姜元的近况。

    姜元一怔,尴尬地笑了笑:“算是吧,不过还是太弱了,不能做到横扫无敌。“

    “……”

    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王玄之忍不住翻了翻眼睛,扫了姜元一眼。

    好家伙,这小鬼说得谦虚,可是听着怎么怪怪的?

    这是什么地方?天才训练营,天骄汇聚之地,他才进来多久?就踏马想要横扫无敌了?

    这小鬼怎么跟周道一个德行?

    “你现在的实力已经算是不错了,这里还有人能够与你抗衡吗?”周道生出了兴趣。

    当日,在练武场上,姜元与武江川的战斗他是亲眼见证了。

    如今的姜元早已今非昔比,彻底融合了【涅法瞳】,释放出了那无以伦比的力量。

    这样的姜元竟然还有同龄的小鬼能给与之抗衡。

    “有,但是不多,比如,那日跟武江川同来的那个人。”

    姜元想了想,报出了一个名字:“王通!”

    以姜元现在的修为,放眼【天才训练营】能给让他看不透的人已经不多了,可是王通必算一个。

    他很另类,似乎并没有任何背景,也不参与任何争斗,可是他的强大毋庸置疑。

    姜元曾经于数次试炼之中,与王通短暂的交过手,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那便是深不可测。

    “他似乎通晓长生门的道法……”

    “长生门!?”周道一怔,旋即露出深思之色。

    “你们天才训练营的成员有点杂啊,怎么什么人都有?只看天赋,不审核一下吗?”周道有些疑惑。

    撇开这个王通不说,像那些王侯子弟真的从【天才训练营】出来也未必会加入御妖司。

    尤其像武家的人,很有可能进入敕灵宫。

    这不是花费自己的资源,为其他势力培养人才吗?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王玄之咧嘴一笑。

    “但凡进入天才训练营,一旦毕业,便要进入御妖司,效力十三年,不得退出,否则以叛逆罪论处,这可是朝廷律法。”

    “这……”周道恍然。

    这等于是变相签署了卖身契,十三年的时间,以御妖司如此庞杂精密的机构,给你洗洗脑子还是能够做到的。

    十三年的时间,青春年华基本都留在了御妖司,那时候就算要走,怕是也要权衡利弊,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自己的位置。

    “小圆子,带我去看看初代闭关的地方吧。”周道起身道。

    “好嘞。“姜元招呼着:“周大哥,过两天我便要前往【陨墟】闭死关了,你要不要一起?”

    “陨墟?那是什么地方?”

    “据说太祖曾经于那地方遭劫……”

    ……

    三人一路远走,消失在灵翠山间。

    远处,九层高楼之上。

    王通望着漫漫云雾,缓缓收回了目光。

    “忘先生,我听大教官说,姜元很有可能要前往【陨墟】了。”王通头也不回,声音中透着一丝凝重。

    “我没有想到他的气魄如此之大,明明已经冠绝群伦,却依旧要把自己死路上逼。”

    “真是个自大的小鬼。”

    房内,一位身穿道袍的青年端坐在桌前,品着身前的香茗。

    王通忍不住抬眼望去。

    如果不是眼前这位【忘先生】,或许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出现在【天才训练营】,与京城这些王公子弟,当世天骄为伍。

    “那地方看着是京城一景,凭吊古人,昔日宫殿化废墟,实际上下面藏着凶险。”忘先生淡淡道。

    “昔年太祖曾经在那里遭劫,以身入魔,陨落凡尘,白白送掉了性命,帝陨之命,未曾虚传。”

    “太祖陨命?”王通微微变色,有些不敢相信。

    “若非当时有人施展通天之能,回天有术,恐怕也就没有这大秦的天下了。”忘先生轻语。

    陨墟,又叫帝陨墟,只是为了忌讳,将帝字避了而已。

    “竟然还有这等秘辛!!?”王通喃喃轻语,陷入沉思。

    “那地方来历非凡,据说,原本就是【元王法会】供奉的那座大墓的一角……”

    忘先生的声音戛然而止。

    王通心头一动,忍不住道:“大墓?”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忘先生摇了摇头,看向窗外:“算日子,元王法会差不多快要真正开始了。”

    “三星已出其二。”

    “什么意思?”王通不解。

    元王法会他知道,三十三年举行一次,乃是天下间最大的盛会之一。

    历代以来都是由【敕灵宫】主持。

    不过听忘先生的意思,元王法会开启还有特定的条件。

    “时势造英雄……元王法会开始之前,天象必变,龙脉之上,三星汇聚,那座大墓便会显现,元王法会才会真正开始。”忘先生轻语。

    到了那时候,只有持有【法骨】之人才能给参加法会。

    “【灾星】,【魔星】皆出,如今便只差【凶星】了。”忘先生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如今天下各大势力都能察觉到京城上空的天象早已异变。

    【灾星】已出,【魔星】刚现,如今三星已出其二,只差【凶星】。

    当然,寻常高手并不知晓,到底是谁应了【灾星】与【魔星】的业位。

    但是无论是谁,这三人都将在【元王法会】之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影响深远。

    “灾星,魔星,凶星?”王通眼皮轻跳。

    元王法会乃是天下盛会,为何开启的条件却是如此不祥?听着都极为怪异。

    “到底会是谁呢?”

    忘先生喃喃轻语,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炼境巅峰,也是参加此次【元王法会】的种子之一。

    可是即便如此,他与大多数修士一样,只能看出天象的大概变化。

    就算是真境强者也未必能给窥伺出未来的走向。

    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佬,隐约可以捕捉到一丝乍现的天机。

    然而他们高高在上,如仙如神,只于极高处默默注视着一切,静静等待。

    八方吹不动,稳坐钓鱼台,这才是真正的幕后者。

    “或许便是废掉武苍山的那人。”

    忘先生目光微凝,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连武苍山那样的纨绔疯子都敢下死手,如此凶性,倒是很有可能应了【凶星】的业位。

    “又或者是那个叫做周道的神秘强者。”

    忘先生心中又浮现出一个猜想。

    或许普通修士不清楚,可是成为玄天观最出色的传人,忘凡尘知道前不久,那个叫做周道的神秘强者横空出世,平了敕灵宫的香坛,杀了三千弟子,甚至于连陈修缘,叶流云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这般凶狠,直接上了敕灵宫必杀通缉榜第二位。

    如此看来,这个叫做周道的也很符合【凶星】的征兆。

    然而,如今除了名字以外,各方对他一无所知,仿佛平白被抹杀了一般。

    “又或者是那位……炎君!?”

    想到必杀通缉榜,忘凡尘自然而然地便想到了排名第三的【炎君】。

    外界传言,此人乃是李藏锋的弟子,神秘非凡,只在临安府昙花一现,杀了敕灵宫弟子武元蒙,为此还送掉了一位真境强者的性命。

    横空出世,大凶似妖,这样的角色绝对不会一直默默无闻,说不定正是应了【凶星】业位!

    “也有可能是前不久废掉护国公子嗣的那位凶人……”

    忘凡尘的大脑飞速运转,瞬间便联想到了数种可能。

    然而天意难测,在真正的【凶星】出现之前,谁都有可能。

    ……

    【天才训练营】东北角,一座小土坡上。

    三间茅草房孤零零地伫立在那里。

    如果不是听说这里曾经是御妖司初代总司闭关之所,周道深深觉得,如此洞天福地之中,像这样的建筑就应该跟当年的落日宗道观一样,直接给强拆了。

    “初代总司当年也不容易啊,生活太艰苦了。”

    周道不禁咋舌。

    很难想象,太祖年少时居然与初代在这种地方生活过相当一段长的时间。

    难怪立国之后,要将这座茅草屋搬移此地。

    这是在忆苦思甜啊。

    就这么说吧,在这里,周道连喘气都不敢大声,就怕给这屋子给吹没了。

    “初代总司年少的时候靠着编草席养家糊口,至于太祖爷更是因为偷……关爱残障人士,才认识了初代总司。”王玄之轻语。

    这样出身的两人,生活条件可想而知。

    平日里,几乎很少会有人来此,偶尔过来也是瞻仰一下先人遗迹,凭吊一番。

    周道小心翼翼地将屋舍的门搬到了旁边,走了进去。

    不大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干干净净的床榻,上面放着一青灰色的蒲团。

    据说这是古物,初代总司自己编的,并非什么宝物,不过有历史意义。

    墙壁上空荡荡的,只挂着一幅字,上面简简单单只有一横,是个“一”字。

    天下第一的“一”!

    “这谁的字?怎么挂这里,太潦草了吧。”周道轻语。

    虽然只是个简单的“一”字,不过就跟大风刮过的似的。

    “据说这是太祖手书。”姜元郑重道。

    “太祖写的?怪不得看着有股子王霸之气!”周道点了点头,认真道。

    “听说当年初代总司羽化之后,太祖爷经常来此,一坐便是一天。”姜元淡淡道。

    忆往昔岁月,年少轻狂,这里有着一段不可追溯的青葱年华。

    即便对于太祖那样的巨擘而已,都弥足珍贵。

    周道看着那幅字,心头触动,忍不住探出手来,伸了过去。

    就在触碰到卷轴的刹那间,涟漪泛起,仿佛长河流淌,身前的光影不断聚合涣散。

    轰隆隆……

    依旧是这间茅草房,蒲团之上,一道恐怖的身影盎然盘坐,整个人被恐怖的血气所笼罩。

    “这是……”周道心惊。

    即便只是光影碎片,眼前这道身影明明未曾突破炼境桎梏,却依旧带给了他极为惊悚的压迫感。

    炼境,在这个人类面前似乎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轰隆隆……

    就在此时,九道流光从那道可怕的身影飞出,秘纹浮现,古老神秘。

    “法骨!?”周道睁大了眼睛。

    那是九大法骨,被眼前这个可怕的人类用来修炼,参悟秘痕。

    他的血气如真龙嘶吼,在九大法骨之中流转,不停地淬炼蜕变。

    如此奇异的修炼之道,让周道耳目一新,仿佛推开了一扇前所未有的大门。

    “世间的平衡才是真理,以术御妖,才是正道。”

    “瞎子,你放屁,天生万物,皆该为我所用,妖亦可为器。”

    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争吵声从茅草屋外传来,激烈异常。

    “随心所欲,法用万物,非圣人不可为,一念之差,如入魔道。”

    “佛陀一怒,亦可化为天魔,灭度苍生,修行之道,就该如此,镇压内魔,超凡入圣,便可普度众生。”

    两人的争辩声越来越大。

    “瞎子,我们找秦老大评评理。”

    轰隆隆……

    就在此时,蒲团上,那可怕的身影突然停止了修炼,血气散灭,九大法骨回归体内。

    那是一位黑发少年,眉宇张扬,额前有着一道淡淡的疤痕。

    他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两名年纪相仿的少年迎了上来。

    其中一位拄着盲杖,双目紧闭,另一位身形魁梧,透着狂野。

    “你来评评理,刚刚……”瞎子轻语。

    黑发少年抬手摇了摇:“我听到了。”

    “秦老大,你觉得谁说得对?”狂野少年不依不饶。

    黑发少年眉眼轻抬,望着远处阳光明媚,嘴角微微扬起,吐出了一句话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话音落下,如惊雷浩荡,眼前的光影豁然散灭。

    周道站在茅草屋内,望着眼前那悬挂的卷轴,双眼圆瞪,异彩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