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夏君吉

第433章 炼境极限!大妖陨落

    这一日,京城震动,如银瓶乍破,水浆迸列,影响肆意扩散。

    御妖司总部。

    仙鹅殿,这里乃是御妖司最高议事中心,整个御妖司有资格进入此地的,算上【九神柱】也不超过二十人。

    大殿最上方,一只大白鹅的浮雕焕然如真,它在涛涛大河上自由游弋,身后高山巍峨,耸立如台,右下角乃是太祖手书的一首小诗: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周道……炼境极限,比肩真境吗?”

    大殿之上,最高的王座之上,一位身披大氅的中年男子看着手中的情报,他两鬓斑白,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意。

    陆仙游,这个神龙难见的男人,便是当今御妖司总司长,统领天下三十三万斩妖卫。

    “炼境极限……古往今来,凡是能够达到此境者,必能窥伺真境之上。”

    旁边,灰袍老者目光微凝,浑浊的眸子里闪烁精芒。

    炼境极限,乃是一种只存在于理论上的境界,无论借助何等手段,于炼境圆满之上再进一步,获得匹敌真境的战力。

    这本是道家秘闻,古来少有。

    不过当年,初代总司创立御妖司之后,曾经在这方面做过大量的研究。

    他也没有料到此次元王法会竟然有潜龙出,纵横绝代,搏杀真境。

    “不知道是谁人调教出如此妖孽的弟子,真是祖坟冒了青烟。”灰袍老者忍不住道。

    这样的妖孽,如果不能进入御妖司实在太可惜了。

    “周道……”

    陆仙游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他手掌拿着一本金册,上面赫然写着关于周道的资料。

    金色翎羽,监察特使……这样的身份又怎么可能瞒过御妖司总司大人!?

    谁也不会想到,如今震动京城的这个妖孽早已是御妖司的人,位高权重,神秘莫测。

    能够瞒过众人耳目,无声无息之间,给周道安排如此身份,整个御妖司上下,唯有【九神柱】。

    “剑柱吗!?”

    陆仙游何等人物,瞬间的功夫,无数念头在他脑海中交织,化为一张大网,脉络清晰,无比分明。

    “哈哈哈……”

    陆仙游大笑:“有意思,很有意思。”

    “总司,你笑什么?”旁边的灰袍老者不解道。

    “功名业已久,天运降新人,这新时代的浪潮终于来了!”

    说着话,陆仙游一步踏出,走出了【仙鹅殿】,炽烈的豪光冲天而起,震动京城上下。

    ……

    巍峨的灵照山上,敕灵宫宫主看着冲破天际的光柱,神色异动。

    “宫主,那是……”天刑长老骇然道。

    那可怕的光柱动静太大,京城皆知,恐怕就连皇宫大内都被惊动。

    放眼天下,有这般实力,且敢在京城闹出这般的动静的存在屈指可数。

    “陆仙游,他终于回来了。”

    敕灵宫宫主目光微沉,闪烁出浓烈的忌惮之色。

    “原来是他?”天刑长老露出古怪的神情。

    陆仙游,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人来说极为陌生,以某个时间为节点,他仿佛是凭空跳出来的一般,神秘莫测,不可捉摸。

    这样的存在,无论资历还是威望,在御妖司内都不算拔尖。

    可是当初陛下却破天荒的将他提拔为御妖司总司。

    这个消息传出的时候,天下震动,甚至许多势力都不知道【陆仙游】到底是什么人。

    要知道,御妖司总司这个位子重要无比,远超寻常王侯,掌握天下三十三万斩妖卫,实力遍布天下各域。

    历代以来,御妖司总司这个位置都需要获得皇家首肯,陛下点头才行。

    秦皇陛下竟然将如此重要的权柄交付给了这样一个名不见传的角色,简直不可思议。

    那时节,全天下都等着看他的笑话。

    毕竟,御妖司总司这个位子并不是那么好做的,不说其他,【九神柱】哪一个是易于之辈,每个都堪比真龙,混在同一个池子里,没有超绝的手段,如何压得住?

    然而,诡异的是,自陆仙游继承总司之位后,御妖司内部竟然相安无事。

    这么多年来,反倒是这位总司神龙见首不见尾,御妖司依旧运行如初,没有丝毫问题。

    “天刑,你不要小瞧了他。”敕灵宫宫主沉声道。

    天刑长老的年岁比她大得多,可是有些秘辛却只有极少数存在知晓。

    “陆仙游可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在他八岁的时候,便曾经跟随上一代【九神柱】参加过道山会盟。”

    敕灵宫宫主语出惊人,天刑长老瞬间变了脸色。

    “什么?上一代九神柱……道山会盟……那可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

    天刑长老难以置信:“那他的年纪……”

    “当年道山会盟,上一代【九神柱】死的死,伤的伤,彼时的陆仙游还是个八岁的孩童,他历经劫数,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敕灵宫宫主美眸流转,凝望着远处那冲天的光柱:“你永远不知道,他有多可怕。”

    天刑长老深深看了敕灵宫宫主一眼:“那他现在这般是为了什么?”

    “他是在警告。”敕灵宫宫主凝声道。”警告?“天刑长老不解道。

    “他在警告所有人,当年那个男人的事情绝对不能再次上演,元王法会乃是太祖开启,国之大事,无论是谁也不能一手遮天。”

    “他是冲着我们来的。”天刑长老面色难看。

    敕灵宫宫主口中的那个男人,自然指的便是上代元王,周玄。

    “不,是所有人,陆仙游有这样的气魄,也有这样的手腕。”敕灵宫宫主神色凝重。

    “是因为那个叫做周道的小鬼吗?”

    周道,这个小鬼横空出世,连叶家都没有放在眼中。

    一开始,敕灵宫宫主并未将他放在眼里。

    哪怕当日陨墟地底,面对周道的狂言,敕灵宫宫主也并未在意。

    可是就在刚刚,当生死界中的消息出来,这位高高在上的女人终于再也无法保持淡定。

    炼境极限,搏杀真境,这样的妖孽竟然出现在了元王法会之中,一如当年的周玄。

    如此存在已经能够称之为变数,对于敕灵宫的野心和计划能够产生影响。

    面对周道,敕灵宫必定不会坐视不理。

    所以陆仙游出面了,他在警告所有人,元王法会是不容许任何外力干预的。

    “宫主,即便这小子达到炼境极限,也不可能是叶空的对手,镇压只在反掌之间,我们也没有必要动手。”

    天刑长老轻语,敕灵宫主持了那么多届的元王法会,自然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手段。

    即便如今生死界已经隔绝,可是他们依旧有能力擅行杀伐,可是那样的代价太大了。

    仅仅为了一个小小的变数,实在不必冒险。

    “看着吧。”敕灵宫宫主轻语,她从来不将希望寄托于侥幸之上,但有万一的风险,必行雷霆之杀伐。

    不过眼下的确不是动手的时机,陆仙游的警告并非儿戏。

    更何况,生死界中,那场大战还在继续。

    炼境极限,只是拥有了搏杀真境的实力,谁生谁死还是两说。

    如果周道死在了大妖穷烈的爪牙之下,一切烦恼便再也没有了。

    “且看那小子的命数如何!”敕灵宫宫主漠然道。

    ……

    生死界,第三区。

    恐怖的雷霆如同汪洋肆虐,覆压五百里。

    大犬妖巨大的身躯在无尽雷霆中嘶吼挣扎,他长尾横扫,似如天刀浩荡,震碎了一座小山。

    乱石纷飞,大地崩裂,周围的地形都被摧毁。

    这便是大妖的实力,举手投足都是地动山摇。

    “大妖境如此恐怖,妖身不灭,每个部位都是杀伐利器啊。”

    “他们蜕变超凡,早已脱离了原来的生命范畴,那是更高的层次,如同真境一般。”

    “周道也很恐怖,面对如此厉害的攻击,竟然还能抵挡,他的那件法器也非同小可,雷霆化水……沾上一丝怕是都要形神剧烈。”

    众人惊悚,即便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这场战斗的恐怖。

    余波袭来,如同末日,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在所有人眼中,大妖霸天绝地,周道则更加恐怖,竟然以炼境之躯,血肉之身抵挡住这般攻击,简直难以想象。

    他们并不知道,周道身上的龙须道袍非同小可,波纹扩散,便挡住了大妖的凶威。

    轰隆隆……

    就在此时,大妖穷烈惊吼,他的利爪好似燃烧起来,指甲如长刀,锋芒毕露,闪烁出奇异的符文。

    它抬手便是一爪,如弦月流空,割裂阴阳。

    “幽冥弦月破!”

    这是绝世妖法,乃是大妖穷烈吸收了敕灵宫术法,结合妖身创造出来的一种奇术。

    此法专破血气,腐朽一切生机,霸道惊人。

    “巨灵雷池!”

    周道丝毫不惧,催动【巨灵雷池】。

    这件二品法器在【龙须道袍】的加持下彰显神妙,雷纹闪烁,电光纵横,似如大龙狂舞,压向那如弦月般的爪痕。

    轰隆隆……

    两股恐怖的力量碰撞在一起。

    大妖穷烈与周道都猛地震荡,向后退去。

    嗡……

    就在此时,龙须道袍轻轻浮动,波纹扩散,周道的血气再次冲天,化为两道剑光。

    雷霆狂暴!炽火灼灼。

    太乙雷剑!

    太乙火剑!

    两道可怕的剑光相互交织,雷火法剑,相生相济,好似阴阳流转,乾坤造化,激发的毁灭之力生生压向大妖穷烈的胸膛。

    轰隆隆……

    一声凄厉的嘶吼声响彻八方,那不灭的妖身之上留下了一道十字交叉的印痕,皮肉绽裂,触目惊心。

    “小鬼,你这绝对不是太乙门的神通,你到底是谁?”

    大妖穷烈厉声嘶吼,他是何等境界,战到这一步终于看出了周道的虚实。

    无论是太乙雷剑,还是太乙火剑,都是以【咒日印】为底子,融合太乙门术法创造而成,如今在【龙须道袍】的加持下,威能更盛,两两相交,已然能给伤及大妖。

    “战!”

    周道面色惨白,喘着粗气,嘴角流出鲜血。

    他目光凶厉,不敢有丝毫的停滞。

    这一战可以说是他出道以来最艰辛,最凶险的一场。

    他能给支撑到现在,除了底蕴深厚,完全是靠【龙须道袍】在支撑,他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所以,周道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将这头大妖斩杀。

    轰隆隆……

    周道催动【巨灵雷池】,手持【黑水剑】,运转雷火法剑,再度扑杀而至。

    “小鬼,你真以为自己无敌了吗?找死。”

    大妖穷烈怒了,他也没有想到,原以为手到擒来的太乙法统,竟然会被眼前这个人类小鬼绊住脚步。

    嗡……

    他浑身的毛发好似燃烧起来,如同钢针般的鬃毛下竟然长出密密麻麻的鳞片,与此同时,眉心处的银月印记也在燃烧,好似火球。

    “这是……龙象!?”

    周道惊疑,这大妖穷烈不知道获得了何等造化,竟然修炼出了如此妖象。

    “小鬼,你对大妖一无所知。”

    大妖穷烈抬手一爪,直接将【巨雷灵池】拍飞,不破的鳞甲硬是挡住了雷火法剑的冲击。

    他的力量,防御,生命力,恢复力……全都在瞬间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蛟相王犬,便是大妖穷烈练出的最强妖身。

    为此,他苦守生死界,不知吞噬了多少妖物,提炼血脉,融入己身,方才修炼出这可怕的形态。

    “小鬼,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大妖穷烈杀意崩腾,无视一切攻击,转眼便到了周道身前。

    嗡……

    突然,一根根无形的丝线从周道身上的道袍飞出,密密麻麻,将穷烈庞大的身躯缠住。

    这一刻,他如同陷入泥沼,竟然不能再进分毫。

    龙须道袍,它的力量实在太过奇特,那无形丝线好似一座域场封锁了大妖穷烈的动作。

    “成败在此一举!”

    周道咬着牙,眼中是一往无前的,无畏生死的气魄。

    他浑身的血气全都聚集在【生死窍】中,混元归一,化真为丹。

    九转火丹功。

    此时,周道施展出了长生门的绝学。

    火丹冲天,如大日灼灼,光芒万丈,伴随而至的乃是一股古老的残缺碑文。

    无字天碑,这件长生门失传已久的至宝,在九转火丹功的催动下泛起离合异彩,空空无物的碑身上竟然有符文闪烁。

    轰隆隆……

    两两融合,似如火球,破空而至,奇异的符文撕裂一切,毁灭与杀伐交相辉映……

    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

    在穷烈恐惧的嘶吼中!

    那玄功归一的火丹裹挟无字天碑生生砸穿了那头大犬妖的头颅,鲜血溅洒,脑浆崩裂。

    大妖穷烈,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