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夏君吉

第523章 日轮观照图!你叫她什么?

    数十年前,这世上还有六宗四族两司的说法。

    所谓六宗便是六大道门,两司便是御妖司和镇魔司。

    至于四家便是修行界最古老的四大家族,像马应龙所在的马家,号称天下第一封妖世家,也位列四大家族。

    至于柳家当年也列位其中。

    柳氏一门,号称四世太宰,其先祖甚至追随过太祖。

    当年庙堂之上,几乎有一半官员都是柳家的门生故旧,权势之盛,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至于柳公权,便是这位老人,当年力排众议,全力支持彼时郁郁不得志的秦皇,助其登临大位。

    “柳公侯位极人臣之位,修为通天,如今的武王,虚王当年在他面前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辈而已。”

    秦白楚提及过往。

    对于京城的老人而言,柳家当年的煊赫仿佛就在眼前。

    那可是庙堂之中,唯一可以驾车如皇城的存在。

    只可惜,就是这样的庞然大物,身负从龙之功,秦皇登基,一道谕旨,便是灭门大祸。

    元禄二年,柳氏一门,犯谋逆,罪论三十七条,诛全族,上下三千多口,无一幸免,牵连者多达五万人之多。

    柳公侯狱中赐死,葬于黑狱。

    谁也不会忘记,那一天,阴风怒号,柳家人的血灌满了皇城根,尸体从京城拉出了一车又一车,堆满了十里白骨岗。

    到了晚上,甚至还有人能够听到孩童的啼哭。

    “未免太惨了。”周道不禁唏嘘。

    相比而言,柳家兄妹比罗柒柒还要不幸凄惨。

    他们的父母应该是当年的幸存者,柳家这样的庞然大物,传承无尽岁月,自然有着自己手段,覆巢之下,留下些许血脉也并非不可能。

    只不过,从那时起,他们便再也没有自己的身份,仿佛遭到了这个世界的遗弃,浑浑噩噩,带着罪孽与屈辱活着。

    这便是现世的修罗炼狱。

    或许,对于那些活下来的人来说,这是比死还要残忍的刑罚。

    他们眼看着家族覆灭,看着昔日荣光不在,如同蛆虫,裹着污泥,在这肮脏怨恨的人世挣扎着活下去。

    最终,他们也只能带着柳家那如同被诅咒的命运含恨离去。

    柳家兄妹应该并不知道自己的出身来历。

    他们的父母也不可能留下真相,无知地活下去,或许便是这上天对于柳家最后的一丝慈悲和怜悯。

    “既有从龙之功,为何还会招来灭门大祸!?”周道不解。

    “自古天家无情,从来不看过去,眼中只有将来。”秦白楚冷然道。

    周道怔然,依旧不解。

    秦白楚看了他一眼,玉指轻探,点在了周道的脑袋上。

    “小孩子家家,不用懂这些。

    周道揉了揉脑袋,没有说话。

    对于当今秦皇,他了解不多,不过通过罗柒柒看当年东海侯之事,再通过柳家兄妹看当年柳氏一门覆灭之事……

    如今的皇帝,似是无情。

    “秦姨,你说我若是想要踏入成罡境,希望便在柳家兄妹身上?”周道追问道。

    “你可知道柳家是如何兴盛起来的?”

    周道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据说,大秦未立之时,柳家先祖曾经入龙虎山修行。”

    “龙虎山弟子。”周道眸子凝起。

    大秦未立,那便是三千年前。

    龙虎山不愧是道门魁首,传了这么久,底蕴深厚,代代不绝。

    “可惜,柳家先祖资质太差,在龙虎山一直都是外门弟子,苦修五年,最终被赶了出来。”

    龙虎山的规矩,五年师满,若是还不能进入内门,便要下山离宗。

    “柳家先祖醉心道法,入龙虎山之前,便已经变卖了家产,别了妻儿,气死父母……”

    “那时节,天地茫茫,他孤身一人,实在无处可去,便在龙虎山附近立了一座道观。”

    “他还真是求道心诚。”周道冷笑。

    只可惜,龙虎山只渡有缘之人,像柳家先祖五年都未入内门,这种资质当然是和龙虎山无缘。

    “心诚有什么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柳家先祖本该庸碌一生。”秦白楚淡淡道。

    “秦姨,这么说还是出了意外。”

    秦白楚点头轻语:“柳家先祖真是得了造化。”

    有天夜里,天上无月,柳家先祖本来已经睡了,可是到了后半夜便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

    柳家先祖持着油灯,寻声查看,竟然发现了一位云游的道士,不知何时偷偷摸进了他的道观。

    “云游道士!?”周道微微动容。

    他对于云游道士特别敏感,许多传说乃至神话都踏马是云游道士留下的。

    那云游道士将道观当做了自己的家,不仅将柳家先祖的存粮全都吃了,还卷走了为数不多的香油钱。

    他被发现的时候,正躺在供桌上呼呼大睡。

    柳家先祖怒了,待着那云游道士不放,问其来历。

    那云游道士却说他从落日处而来,特来寻龙虎山的晦气。

    “嗯!?”

    听到此处,周道眉心大跳,露出狐疑之色。

    秦白楚却是继续道:“柳家先祖以为那云游道人是个疯子,只能暗叹自己倒霉,便要将其赶出去。”

    谁曾想,那云游道士却说,不会平白无故占了他的好处,旋即取出一幅古卷。

    古卷招展,上面画着茫茫天宇,一轮大日,弧光至黯,似乎初日东升,又似大日沉沦,介乎光明与黑暗之间,进便无量,退则九渊。

    柳家先祖只看了一眼,竟然得了道行。

    说到此处,秦白楚的脸上浮现出凝重之色。

    “那便是柳家的镇族至宝,名唤【日轮观照图】。”

    当年柳家先祖便是得了【日轮观照图】,一朝悟道,得了深邃。

    柳氏一门,靠着【日轮观照图】不知培养出了多少高手,代代相传,香火不绝。

    “传闻,观此图,如见大日,一朝入九天,一朝落苍冥,受业无量,堕于深渊,光暗生死,阴阳一念,那种无上伟力仿佛轮回……”

    秦白楚喃喃轻语,她很小的时候便听过柳家【日轮观照图】的威名。

    只可惜,就算是柳氏一门的嫡系,也不可能轻易接触到此图。

    柳家对于这件宝物的重视难以想象,即便挑选家主也与此图有关。

    “柳家真是造化。”

    周道凝声轻语,对于【日轮观照图】莫名地升起了念想。

    “福祸相依,或许因果早有注定。”

    “秦姨,这是何意?”

    “小家伙,你倒是叫得挺顺口。”

    秦白楚眼见周道左一口秦姨,右一口秦姨,便觉欢喜,隐隐间,那种好似久违般的亲近感越发强烈。

    “秦姨不是听着也顺耳嘛。”

    周道咧嘴一笑,他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过女性长辈抚佑过。

    无论是老酒鬼,还是李藏锋,情如山沉,断不会像秦白楚这般关怜亲近。

    “少来,你就是想听我说故事。”秦白楚啐道。

    “愿闻其详。”

    “当年,那云游道士赠予【日轮观照图】的时候曾经说过,今日得了缘法,他日必有大劫。”

    “大劫!?”周道闻言动容。

    “柳家先祖不解,那时候,他哪里还看不出自己遇见了高人?便问云游道士,他日所遇,是何等劫数?”

    “那云游道人怎么说?”周道追问道。

    秦白楚美眸轻凝,只吐出了四个字。

    “灭族大劫。”

    “这……”

    周道吃了一惊,前事最怕后世看,现在望来,便让人细思极恐。

    “当时柳家先祖孑然一身,孤家寡人而已,哪有什么家,哪有什么族?因此对于云游道士的话并不在意。”

    “天快亮的时候,那云游道士起身便要离开,临行前,他又留下话来。”

    “什么话?”

    周道只觉得那道士神神叨叨的。

    “他说,那幅【日轮观照图】只是放在他这里,日后必定还会有人前来取走。”

    “有人取走?谁?”周道心头狂跳,赶忙问道。

    “倒是说了个名字……叫什么来着……记不清了……”秦白楚摇了摇头。

    这是柳家的往事秘闻,她也是很小的时候听宫里的老人提及过而已。

    “后来那云游道士呢?”

    “那云游道士走了以后,龙虎山的山便塌了一半。”秦白楚道。

    “什么?”

    “至此之后,龙虎山便封山十年。”

    “还真是来找晦气的。”周道恍惚,暗叹那云游道士果真牛逼。

    “秦姨,那幅【日轮观照图】现在在哪里?”周道急忙问道。

    “当年柳氏一门全族遭诛,并未寻到那宝贝。”

    “后来,御妖司也曾调派各域高手,循着柳家的势力和脉络,寻访了二十多年,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秦白楚凝声道:“那宝贝就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随着柳家长埋于地下。”

    “会不会他们已经毁了?”周道猜测道。

    灭族之前,本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心态,将这传承多年的宝贝付之一炬也是有可能的。

    “可能性不大,柳家如果还有人或者,那宝贝就一定还在。”

    “柳家兄妹!?”周道心头一动。

    “那幅【日轮观照图】如果还在,那一定是柳公侯留给柳家血脉的。”

    “那是他们唯一延续下去的希望。”秦白楚剥丝抽茧,分析道。

    “你不想走寻常路,参悟成罡,那幅【日轮观照图】算是希望。”

    秦白楚拍了拍周道的肩膀:“关键就是柳家那对兄妹。”

    “我明白了,多谢秦姨提点。”周道露出深思之色。

    “小家伙,这也只是希望而已,【日轮观照图】消失了那么久,也未必就真的可以找到。”

    说着话,秦白楚指了指身前的书架。

    “还是多看看别的法子吧,这奇文馆一般人可进不来。”

    话音落下,秦白楚便走到一旁,随意取了本书,翻阅起来。

    周道也不愿意浪费机会,研读着眼前的这些孤本秘卷。

    时至半夜,钟声响起,到了周道该出宫的时间。

    “太快了。”

    周道有些不舍,这奇文馆里的每一本古籍都是精品啊,尤其是对于修行之士而言,堪称宝典。

    如果让周道在这里住上个三五月,他对于修行之道的理解必定会有质一般的飞升。

    “秦姨,我该走了。”

    周道起身,向着还守在一旁的秦白楚行了一礼。

    “时候不早了,我也乏了。”

    秦白楚伸了个懒腰,像只猫,旋即起身,走向门口。

    周道跟在后面,出了奇文馆。

    此刻,李公公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他见秦白楚和周道一同出来,苍老的面皮猛地颤动,差点都没站稳。

    “小家伙,我先回去了。”

    “秦姨,我们还能再见吗?”周道突然问了一句。

    不知为何,他对于秦白楚有种极为舒适的亲近感,让他这句秦姨叫得都越发顺口。

    “当然能见,我现在可是你的姨。”

    秦白楚笑了,笑得很是开怀,她摸了摸周道的脑袋,像是对待一个孩子。

    远处,李公公长大了嘴巴,都踏马看傻了。

    秦白楚飘然远去,刚走出两步,突然驻足。

    “对了,小周道,我想起来了。”

    “什么?”

    “那个名字,云游道士说会有人回来取走那幅图。”

    “叫什么?”

    “平安观主!”

    话音落下,秦白楚翩若惊鸿,转瞬即逝,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周道心神震荡,瞪大的眼眸中尽是错愕。

    “小周大人……小周大人……”

    就在此时,李公公走了过来,和蔼可亲地叫着。

    “李公公。”周道缓过神来。

    “该出宫了,老奴送你出去?”李公公的脸上堆着笑。

    “有劳李公公了。”

    深更半夜,大内禁地,若是没有李公公带路,一般人还真出不去。

    “李公公,你知道秦姨是什么人吗?就是刚刚跟我一起出来的那位。”路上,周道打探起来。

    “她……她没告诉你吗?”李公公颤声道。

    “没有。”

    “老奴也不知道,好像没见过。”李公公干笑道,主子都没有说,他怎么敢妄言。

    不过就在此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驻足,转身看向周道,黑夜中,那细长的眼眸亮得几乎发光。

    “小……小周大人……你……刚刚叫她什么!?”李公公颤颤巍巍地问道。

    “秦姨啊!?”周道漫不经心道。

    啪!

    李公公双腿一软,瘫倒在地,手中的灯笼“啪”的一声掉落,捡起火星烁烁,照得黑夜的宫墙恍然如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