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回塑人生 偷名

第79章 有缘再见的‘有缘’(求月票)

    时下不少绿皮火车没空调,车窗可以上下推动打开,亦有醒目的警示标语:禁止向窗外扔东西。

    车上还可以吸烟,甚至设有吸烟处。

    不过有些人会偷偷在座位上吸烟,如果将烟蒂扔出窗外抓住了会被教育,还可能会面临罚款。

    比如周宽就看到个正偷偷吸烟的小年轻。

    眼下国内高铁正处于初步发展阶段,‘高铁’这个名词甚至还不如‘磁悬浮列车’更具有普及性。

    除了高端商务人士乘飞机出行外,绿皮火车是绝大多数人远行的选择。

    硬座又比硬卧环境略差一些,称得上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不过高考都才结束,暑运还没正式开始,这趟南下的火车上并不拥挤。

    周宽在的这个14号车厢能看到不少空位。

    他看起来是在打量着‘怀旧’车厢的各种细节,其实正跟人大眼瞪小眼。

    这趟快速列车途经南丘时停靠6分钟,眼下距离开车还有一分钟,在大约一分钟前,有个人左右顾盼按照座位号,最后走到了他旁边。

    来人坐也不坐下,只眨巴眼睛望着周宽,互相大眼瞪小眼。

    直到列车开动,站台向后退去,列车逐渐提速至常规速度,周宽才率先挪开目光。

    “好家伙,有缘再见说太早了,你这家庭条件怎么还坐上绿皮火车硬座了。”

    一开口就是流利的普通话。

    身高得有一米七的林若漪依旧站着,眨动眼睛,不匆忙地回答:“可能你有点先入为主。”

    然后又坦率的小小解释:“我不喜欢卧铺,坐飞机要去省城,有点太麻烦了,不如坐火车。”

    周宽并不意外,他早知道林若漪家庭条件相对不错,衣品这东西一般很难从一个家境普通的高中学生身上体现。

    看了眼坐下的林若漪,周宽岔开话题:“包用我先帮你放行李架吗?”

    林若漪摇头又点头:“等一下再放。”

    她背的包跟之前看到的不同,有正常书包那么大,估摸着里面塞满了衣服。

    因为这几天林若漪除了现在也穿在身上的这件薄款夏凉外套没换过以外,每天都是不同的衣服,明显是早有准备过来高考不洗衣服。

    这倒很正常,毕竟是夏天,换做是周宽如果也在夏季去外地参加重要考试,肯定也是带足够的衣服过去,不折腾。

    碰上实在没有那么多衣服,周宽还去地摊批发过几件9块9的……

    然后林若漪从背包不同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些东西,有小水杯、小方便面、耳机、MP3、手机、两包辣条、皮筋等。

    一样样摆在座位中间的公用小餐桌上。

    拉上拉链,林若漪也是有点松气的样子,轻声说:“麻烦你帮我把包放行李架,谢谢。”

    周宽抓起背包反手就‘扔’上了行李架,好悬是挪动了下屁股。

    林若漪:“(⊙o⊙)”

    未几,林若漪偏开目光,没话找话:“要吃辣条吗?”

    “我这里准备一袋零食。”周宽一指小餐桌。

    “……”

    拉开话匣子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大概这才算是正式认识。

    “你好像有点着急出远门的样子,不跟同学们聚一下?”

    “昨晚聚过了。”

    “去哪里?”

    “鹏城。”

    “哦,我回羊城。”

    听到这话,周宽来了点兴致:“原来你家是羊城的啊。”

    林若漪强调道:“不,我家在白华,只是十多年前我父母因为工作调动去了羊城,所以我才会在羊城上学,顶多是在羊城有房子,但没有家。”

    “那你会说粤语吧?”周宽又问。

    林若漪嗯了声:“会,你想学?”

    “没有。”周宽前世在羊城12年,当然会说点粤语,不过没老广那么标准。

    然后周宽主动说了句:“如无意外,我会去中大上学。”

    算是解释。

    这会儿林若漪正用皮筋扎头发,面上略有不解:“那你怎么去鹏城?”

    “先去看看我姐姐,然后会去羊城。”周宽笑着回答。

    林若漪扎完头发,哦了声,想了想又说:“我对中大有一定了解,你想知道吗?”

    “好,你说。”周宽虽然很清楚,但没拒绝林若漪的好意。

    稍作整理,林若漪有条有理的介绍:“中大现在主要有三个校区,分别是本部南校区,大学城的东校区,在珠海的珠海校区;

    近几年大多数专业要先去珠海上两年才再搬回羊城,尤其是非广东考生;

    如果你中意的是本部校区,虽然理科专业众多,但以中大在福南投放的招生名额,挑选余地很小,几乎都是理论型专业。”

    安静听林若漪说完,周宽反应过来,问了句:“你不会也是要上中大吧?”

    林若漪坦言:“我考试发挥正常,没意外确实会去中大,离我现在的家近,也不啰嗦。”

    “文科专业更少。”周宽说了句。

    林若漪不在意地说:“我意向的专业只在本部校区有。”

    “是吧。”周宽挑了下眉,面露莞尔,“昨天我说话太自满,今天就打脸了;

    不过现在还要再自满一次,看来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不少,我意向的专业也在本部校区。”

    对此,林若漪嫣然一笑:“看样子是的,以你之前统考成绩在省内的参考排名,只要你发挥正常,填报中大,中大没理由不录取你。”

    她可清楚周宽是从全校中不溜短短数月逆袭至全校第一;

    更亲眼见到了周宽站在二中操场上,带着全校师生为高考加油的那种瞩目光景。

    并不认为高考会让周宽发挥失常。

    反而这会儿冒出了个玩味的念头:不会超常发挥,够分可以选清北人复交吧?

    “……”

    这趟火车确实不拥挤,周宽和林若漪坐在号上,对面的64号坐着的是过道那边的62号座位的人

    因为64号靠窗。

    同排的、这六个位置也剩下3个空位。

    总之,不拥挤归不拥挤,但所有靠窗位置都有人自己买到了或者被占上。

    选择坐绿皮火车南下的周宽同学,在起初的那点‘念旧’过后,就只剩下无聊。

    好在也算是有林若漪这个熟人,扯扯闲、嗑嗑瓜子消磨了时间。

    过了衡阳就晚上十点了,车厢也变得安静了不少。

    林若漪也终于想起要打开MP3听歌,顺手递给了周宽一只耳机,嘴上说:“到羊城是快凌晨4点,我就还是听听歌,不睡了。”

    见状,周宽顺嘴道:“不至于,我跟你换个位置,你靠窗坐着打个盹,定个闹钟就好。”

    闻言,林若漪那双水杏眼滴溜溜转了一圈,倒也没拒绝。

    虽然周宽昨晚凌晨两点多才睡,但这个坐车环境他也不太能睡得着;

    听着‘冷门歌手’孙燕姿等人的歌,迎着窗外飘进来的夜风,慢慢等着时间过去。

    才嘴上说‘不睡了’的林若漪小姑娘,换了座位没两分钟就靠着椅背窗角打起了盹。

    这是周宽第一次看到林若漪完全闭上眼睛的样子。

    心中忍不住点评两句:“这小姑娘闭上眼睛后更漂亮。”

    笼烟眉、鼻梁挺直、睫毛自然翘起、嘴唇红润泛光、脸蛋明明未施粉黛却白皙透亮、发丝柔顺微卷还飘着些许清香应该是洗发水淹入味了。

    来回打量几眼林若漪,周宽心里犯嘀咕:“可能这就是白华1300多年轮到的那个美女?”

    “倒也没有漂亮到惊艳时光吧。”

    “过高了。”

    “……”

    过了零点,车厢顶上的灯带熄灭了三分之二,一下暗了不少,睡觉的人更多了。

    周宽却依然没有睡意,取下了耳机让耳朵放松放松。

    顺便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这几天其实有不少信息周宽都没来得及回就清空了。

    即便如此,现在也还是有一些个未读短信,都是今天收到的。

    不过比之前要直白太多了。

    比方说有个333班的小姑娘自报家门,要约周宽出去干啥啥的。

    周宽看得咂嘴。

    “还好我在二中的时间不长,要是再久一点,估计得影响二中女生的审美了。”

    “现在还好,等上了大学去了城市见了不同的风景,就会忘了我是谁。”

    “……”

    再次将收件箱清空,周宽打开了QQ。

    因为是新的QQ,申请以后都没怎么玩过,好友也就是刘念他们几个,刘念这玩意还拉了个小群。

    扫了眼周宽就又退了。

    他的手机除非是一直开着QQ,否则锁定屏幕后就自动退出了。

    实在没什么事情,周宽只好玩唯一一款自带游戏:俄罗斯方块。

    一玩还颇觉有趣,至少比其它网游兴趣要高得多,因为这对他来说都算怀旧游戏了。

    玩到第一块电池差点没电,周宽才意犹未尽的更换电池,收起了手机。

    此时距离抵达羊城火车站已只有半小时。

    林若漪定的闹钟响了起来。

    踏实睡了差不多四小时的林若漪揉着眼睛醒来,一时再现憨气。

    林若漪左右看看,然后轻声道:“你没睡呀。”

    “不太习惯。”周宽随口回答。

    “……”

    林若漪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明显精神了不少。

    然后忽然就叽叽喳喳跟周宽叨叨起来:“我爸爸已经快到车站了。”

    又说:“他明天还得上班,不知道起不起得来哦。”

    “下次要再回白华真不想坐火车了,也不知道我妈妈有没有空送我过去。”

    “……”

    “对了,你不是过几天会来羊城,要不然留个电话,如果你有空,可以找我,我带你逛一逛羊城。”

    听林若漪叽叽喳喳说完,周宽也没拒绝:“好,如果有空,我会麻烦你的。”

    林若漪掩口一笑:“完全没问题,我正愁不知道怎么谢谢你对我的关照。”

    “……”

    来来回回都算认识三四个月,也算半个同学,两人今天才交换电话。

    之前是觉得完全没必要,高中毕业连原来的高中同学都是天各一方,鬼知道几时再见,这种萍水相逢就更是了。

    现在两人第一意向都是中大本部校区的某专业,以两人对各自实力的认知,基本会是将来的同校同学,倒是说因为文、理不同,两人没可能是同一个专业。

    又因林若漪现久居羊城,怎么也能当个‘导游’,就也还不错。

    凌晨4点,晚点了几分钟的列车停靠羊城火车站。

    林若漪背上书包,朝周宽挥着小手:“再见,下次见。”

    “下次见。”周宽笑笑。

    这次再说有缘再见就有点刻意了。

    …………

    早上7点,晃晃悠悠的绿皮火车终于停入了鹏城火车西站。

    比一切都更早迎接周宽今生首次抵达鹏城的是……

    倾盆大雨。

    鹏城正值见风就是雨的季节,总是忽有暴雨来袭,毫无预兆。

    这次也不例外。

    更令周宽绝倒的是,鹏城这个火车西站之破烂,无与伦比!

    一火车的人到站后挤挤攘攘不说,火车站台狭窄得很,遮挡也不全面,大雨这飘进来一点,那飘进来一点。

    连周宽都没怎么来得及反应,就被人群推着走出相当拥挤的站台内,直接出了站。

    出了站更是无语问苍天,往南走出两步是公交站场,往北是个塑料棚棚的廊道,约莫有个五六十米的长,踏马的还东一块西一块的漏水。

    就没几个干燥可以站人的地方。

    整个廊道里面就一个小卖铺所在地完全不漏雨,但那地方又是唯一的公用电话处,挤满了人。

    周宽手机有电,用不着这么麻烦,但是……他真的很郁闷。

    两辈子他也是第一次在鹏城的火车西站下车、坐车。

    不说别的,光是这种站台环境,就算没下雨,又有谁能想到居然是举国发展速度最快的鹏城?

    就周宽看来,也就太平那边上的老火车站台一个水准。

    跟南丘火车站比?

    那可太抬举这个西站了。

    好在周钰早就知道周宽几点钟到站,提前到了站台附近,一通电话下来确认方位,两人很快会合。

    看到周宽时,周钰忍不住抿嘴笑了。

    一夜未睡的周宽面色有些憔悴,坐车带来的劳顿很是明显。

    又加上这场瓢泼大雨,以及西站非常不靠谱的避雨环境,多少有点不那么俊朗。

    总归是有那么点狼狈。

    末了,周钰笑嘻嘻地说:“小宽呐,现在是不是又纳闷又郁闷,传闻极其发达的鹏城居然是这个样子,跟你想象中完全不同吧?”

    周宽叹气道:“其它还好,我对鹏城现在的状况多少有点了解,不少地方都还在大力发展,只能怪我错付了,没想到火车站会这么拉胯。”

    周钰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西站是这样。”

    然后撑开雨伞招手:“走吧,先上车,瞧瞧,这场大雨都给我们家周宽整郁闷了。”

    看着刚好停在跟前的一辆羊城牌奥迪,周宽有点愣了……-

    破碗,单独给各位众筹的大佬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