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回塑人生 偷名

第111章 共同点

    不知什么时候,吴华已经点上了一支烟。

    周宽陪了一支。

    办公室里烟雾一下缭绕了起来。

    借着这功夫,吴华脑子里念头翻滚起来。

    吴华当然清楚,周宽只是借所谓朋友的名号来跟他讲出这个故事。

    同样出身农村,且家乡比白华更贫穷更落后的吴华,对周宽嘴里的这个故事,是有一定共情的。

    再说吴华也是有那么点抱负的人。

    不可能无动于衷。

    偏偏周宽在讲这个故事之前,特地提到了要大力扩张鸿鹄-白华的事情。

    这明显就不符合吴华的预期利益,且让他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印象。

    一开始吴华真不理解以周宽、周大老板、周十亿表现出来的情商,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显会让故事带来的冲击大打折扣。

    直到周宽提到共同获益焦点,吴华心中就有点了然了。

    念头翻滚间,吴华心中也在计较。

    “不愧是从未见过的天才,光是在为人处世方面就远比很多人要高明啊……”

    “……”

    心中感叹一句后,吴华的思绪集中在了关键核心上。

    “我们之间的共同获益焦点是什么?”

    “很显然,周老板想要的是全力发展鸿鹄-白华,从投入的资金量级上能很明显的看出来。”

    “我想要的利益也不复杂……”

    “所以,共同点在哪里?”

    “难道……”

    吴华想说服自己,但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这不现实。

    所以绕来绕去还是有点说不通。

    他不觉得周宽一个在羊城发展的年轻人,仅与南丘几个头脑有过那么一两面之缘,就能办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吴华甚至听说过一些客观上觉得啼笑皆非的事情。

    就发生在体系内。

    只是现在,这种事情似乎摆在了自己眼前。

    吴华知道自己面对的选择很简单。

    如何确认利益共同点。

    或者,如何应对……

    或者更简单一点说,到底要不要、能不能信周宽,才是重点!

    以周宽一贯表现出来的交流水准,吴华觉得自己也挺难的。

    在吴华在脑子里将许多念头都梳理明白,一支烟也抽完,正准备说话时,周宽不紧不慢的开口:“吴县,其实我们的共同获益焦点是一致的。”

    “至少方向上是一致的,不知道吴县认不认同。”

    吴华眉头略微蹙起,打了个哈哈:“确实,从长远来看,我们大家的共同获益焦点都是一致的。”

    他没有特地强调‘长远’两个字。

    他相信周宽听得懂。

    他也更想知道周宽是不是想要在这个问题上装傻。

    周宽平静一笑:“吴县一针见血,大方向一贯与长远相关联,从首批资金投入到真正产生具有价值的产业成果需要一些时间,无法立竿见影。”

    “我想这方面我跟周老板观点可能不太一致。”吴华不动声色道。

    略顿,吴华稍微开诚布公一些的说:“从84年参加工作当老师开始,至今36年,我没离开过南丘这片土地,历经众多岗位,也算是见证了南丘的发展历程;

    绝大多数时候,对体系来说,招商引资的落地,就意味着大部分成果的释放。”

    说到这里,吴华看了眼周宽平静的脸色,又说:“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眼里与企业眼里在某些事件上观点反而是相悖的。”

    “甚至我们眼里有些事情是不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

    “……”

    吴华没再说更多。

    适时止住了话头。

    周宽自然听懂了吴华的全部意思。

    吴华特地从他开始参加工作说起,是在表明他坦诚的态度。

    言外之意是,他吴华愿意相信周宽的长远利益一致观点,但‘游戏规则’不允许。

    不仅如此,吴华只字不提大环境的弊端,同样也是在表明‘游戏规则’。

    在绝大多数时候,环境从不会适应个人。

    于是才会有游戏规则这种默认的东西存在。

    对此,周宽心中忽觉好笑。

    于是,周宽也没多纠结,直言:“从鸿鹄的发展历史来看,长远这个词其实很有意思,鸿鹄创立至今还不到一年时间,已经走过了许多公司一辈子的路,不夸张的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观点的分歧我想,可能不影响我们的共同获益焦点。”

    “这也是我为什么主导鸿鹄将对鸿鹄-白华的投资分成不同批次、不同力度的重要原因。”

    略顿,周宽又说:“如吴县所说,站在你们的角度,招商引资的最大多数成果展现在发展最初阶段,分批次的优势就会源源不断体现出来。”

    “按照现在首批3亿的标准,分成五批、六批,问题不大,若是首批对白华这个地方的影响力很大,那么接下来反而更明确一些了。”

    “吴县认为呢?”

    最后,周宽又把皮球不轻不重的踢回给了吴华。

    比起之前的开门见山、开诚布公、直截了当,正式勾兑利益时,两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就多了起来。

    多多少少带点云山雾罩。

    周宽是在曾经参与某些高端用户座谈会之类的场所上逐渐领会,并运用的。

    反正就是听话听音。

    很多时候大家都不喜欢直白,而喜欢委婉。

    正如现在,周宽其实是有好几重意思的。

    试探是不可避免的。

    就如刚才吴华想要知道周宽是不是会装傻一样,现在周宽也想知道吴华的底线在哪里。

    按照吴华的说法,在目前南丘的游戏规则里,招商引资的资金一旦落地,成果就会迅速展现,不过吴华没说这个迅速到底有多迅速。

    而周宽的第一重意思是,20亿分批次,按照最多来算,可以有7次落地机会,如果吴华愿意等,第一次是刘青的,第二次就会是吴华的。

    第二重意思才是周宽的真实意图:

    据周宽对体系的粗浅了解,体系的游戏规则里几乎都讲究个流程。

    所以吴华提到的迅速,按照现在的时间线,应该会延缓到年底或者明年初,那个时候其实吴华是有竞争力的。

    因为吴华是09年2月调任的白华。

    在正处这个级别,不同分工岗位的调整,两年时间可以算得上资深资历了。

    所以,只要吴华想办法走一走自己的资源,周宽愿意配合在恰当的时候进行第二批资金投入。

    而根据分工合作,身为县府这边的一把,吴华算是第一顺位享有白华经济发展的成果,刘青顶多算是领导成果。

    如果吴华想的是第一重,或者是权衡利弊之后只要第一重,周宽所说的获益焦点其实也能达成一致。

    毕竟周宽现在才是掌握资源的这一方,对白华这样的普通县城具有强烈的主动权……

    吴华又点起了一支烟。

    借着这个机会,他有更长的思考时间。

    就如同很多人喜欢饭桌商谈一样样,思考时间在很多磋商上是非常弥足珍贵的。

    吃口菜能思考一下,喝口酒能思考一下。

    在办公室这种场合自然也能找到思考时间的机会,比如抽支烟、喝口茶等等。

    吴华当然听出来了周宽的几重意思,也知道周宽把皮球踢给了自己。

    更清楚周宽牢牢把着主动权,但也友好的放出了选择权。

    站在吴华的角度,他能理解周宽,毕竟周宽不在体系内,有时候是隔层纱的。

    同时,吴华也有自己的野心。

    他想要的当然是第二重意思。

    有机会谁不愿意上?

    不上这么积极干嘛?

    于是,吴华很快找到了关键点:刘青。

    然后,吴华仿佛一下子莫名其妙起来,说了句:“说起来刘书刚来白华刚好就碰到了鸿鹄-白华落地的事情啊,有时候想想,人生真是充满巧合。”

    周宽听得心中一叹:‘老狐狸!’

    他甚至都想在这三个字之前加一个踏马的。

    这都不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算得上贪心。

    不过周宽早在来之前就对白华的局势有过深入了解,知道过去的四五个月里,吴华跟刘青结束了蜜月期。

    在某些方面的较量很激烈。

    周宽念头转了下,还是说:“是啊,确实很巧合,刘书还跟我的未来老丈人曾是同学。”

    他主动透露了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与之前的区别是,周宽明确表示了林国福与自己的亲密关系已经被定了下来。

    也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他可以居中协调,让大家都能达到获益焦点。

    这里面同样含有另一个游戏规则。

    班子一把在离任时是有资格、有权限、有必要推荐接任者的。

    吴华这是明显觉得哪怕动用自己的资源,加上周宽的配合,都不够保险。

    因为吴华清楚,刘青与他很不一样。

    按照正常发展轨迹,刘青早该去更进一步的正厅了。

    而不是在副厅正处岗蹉跎。

    层面不同,所能拥有的资源就大不一样……

    听到周宽表态,吴华心中松了口气,又把话题拉了回来,略有些虚伪的说:“在白华快两年了,我对这个地方已经充满了感情。”

    “鸿鹄-白华是我们大家一起看着成长起来的,我们当然希望它能又好又快的发展。”

    闻言,周宽脸上露出了笑容:“吴县对白华的感情我想大家都看在眼里,我相信我们能共同扶持鸿鹄-白华的发展。”

    这算是整个利益磋商过程中,最直白的一段对话。

    又寒暄了几句,周宽起身:“那就不多叨扰吴县了,回来这么久一直没去拜访过刘书,现在这个时间刚刚好,不知道中午吴县有没有时间赏脸一起吃顿便饭。”

    “当然。”吴华满脸笑容的点头,“周老板相请,哪敢推辞。”

    “……”

    最后的最后,两个都算得上是老狐狸的男人握手相视一笑。

    然后,吴华亲自把周宽送出了办公室,还又特地多送了一段,颇有一种依依惜别的意思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