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津门第一开始 咬一口山风

第四章 还你一个烽燧堡

    炮火撕碎了岩石垒叠的寨墙,发狂的高头大马一蹄将木头寨门踹塌。翅展的链锯像是镰刀收割麦穗般在门口犁出一片平坦。

    如狂风骤雨。

    荷兰守军零星的炮声铳声和喊杀声很快便雨打风吹去,仅仅几分钟,这个只有十余人的哨所便成了铁蹄下的废墟。

    陈酒想的没错,相比于“骑兵”,“机动小型炮台集群”显然更适合这支部队。

    寨墙上,

    陈酒看了看身前看似完好的炮筒型射网器,又看了看手里头的大颗弹簧,眨巴眨巴眼睛。

    【大型射网器·狼蛛Ⅲ型(损坏)】

    荷兰国陆军制式非杀伤性中型兵器,可连续发射三枚【蛛絮】钢网弹。但经过某个门外汉粗暴地、毫无技巧地改造(破坏),它目前只是一管徒有其表的烂铁废铜。

    效果:空

    品质:精良-

    刚刚那一轮拔寨冲锋,陈酒也驱策战马象征性跟着冲了一下,结果好巧不巧被网了个正着。

    虽然他当即就抽刀劈开钢网,可在那些游刃有余的关宁骑兵面前还是不大不小丢了个脸,于是一攻破哨所,他便找来了这里,打算拆开射网器来报……研究一下。

    一旁的姓叶名山的骑士看不下去了,

    “陈小旗,我来吧。”

    他从陈酒手里拿过弹簧,打量了两眼,开膛,检查,安装,一套行云流水般的操作,最后“咔哒”一声扣上镀铜外壳。

    “妥了。”

    “好手艺。”

    陈酒竖起大拇指,另一只手随意挥动凤图刀,将射网器劈了个稀碎。

    大件也带不走,当然不能留给红胡子。

    实际上,此刻的哨所内火光熊熊,所有人都在搞着破坏。

    “谈不上手艺,熟能生巧罢了。”

    叶山看陈酒这一刀,眼皮跳了跳,“进了关宁铁骑,其实没表面上那么风光,除了拉出来打仗,整天也就放马喂马保养武器。这些铜铁疙瘩,在我们眼里可比婆娘还熟。”

    “关宁铁骑……”

    陈酒状似无意地开口说,

    “我说句浑话,这名不够威风,听上去像是拿地名凑的。”

    “谁说不是呢。”

    叶山耸肩,

    “军中流言,是二十多年前,成立关宁军的那位总兵大人有句话,‘大明得有一支关宁铁骑,不然味儿不够正’,才起了这个名。咱们所的黄千户也对这句话十分……推崇。”

    他又笑了笑,

    “不过倒也没啥,只要我们足够威风,名字自然也就威风了。”

    “是这个理。”

    陈酒嘴上附和,心里却有些发笑。

    大明得有一支关宁铁骑……这句话,很有摆渡人的风格啊。

    突兀的脚步声打断了陈酒的思绪。

    背上插着小旗的传令兵在哨所内奔跑,高声的呼喝刺破风雪:

    “百户大人有令!除轻装斥侯外,全军原地休整半个时辰,天黑之后,咱们去拔了红胡子的白鹿丘烽燧堡!”

    “白鹿丘?”

    叶山咂咂嘴,“这儿是青芒山周围,马儿又得受累长奔咯。”

    陈酒没接话茬,因为他眼前弹出了一个栏目。

    【触发特殊任务:铁骑强袭】

    任务目标:帮助关宁铁骑百人队,攻破荷兰泰勒斯兵站(明称白鹿丘烽燧堡),并使明国一方的战损降低到10%以下。

    失败惩罚:无

    “摆渡人,请注意!完成特殊任务,将大幅度提高事件结束后的任务评价和结算奖励,并获得特殊购买权限。”

    “是否接受?”

    “接受。”

    无失败惩罚,陈酒没什么可犹豫的。

    他盯着面板摸了摸下巴,扭头问叶山:“那个小红毛绑在哪儿?”

    ……

    “拔了四个小寨哨,闹出的动静不小,红胡子肯定……那个词怎么讲来着?哦,惊弓家雀儿,他们肯定以为咱瞄的是青芒山烽燧堡。”

    百户粗糙的指头在兽皮地图上一滑,

    “到时候咱们就调头长奔,翻山越岭直接往白鹿丘背面插,插他个不穿裤子!”

    青芒山和白鹿丘之间的距离,蒸汽机车需要跑整整一日半,但关宁铁骑只需要半日。

    这倒不是说明战马速度真的有机车的三倍,只是蒸汽车受车轮所限,只能走开发好的大路;汗血山丹马却具备【踏山】特性,西伯利亚少险峻高山,多冰碛丘陵,正适合山丹马发挥。

    “打烽燧堡……”

    副百户抿紧嘴唇,

    “堡和寨不一样,小寨哨兵力少,装备差,蒸汽甲胄也没有一台,打就打了,顶多搭上几个轻伤;烽燧堡守军至少二百,布防丹瑞重炮,常驻十几台蒸汽甲胄……咱们损失不会小啊。”

    “有的赚。”

    百户淡淡回答。

    “还是派人向黄千户报备一下……”

    “一来一去,得多久?”百户一拍地图,“出发前黄千户已经说了,这支队伍全权交由俺,俺有权下行军令。”

    “当兵的不怕疼,只要敌人更疼就行。”

    百户眼神发狠,继续说,

    “西洋人欺软怕硬,不讲道德,红胡子已经咬掉了咱们一块肉,不卸掉他们几根指头,他们下次就有胆子捅咱们腰窝。你我的家人都在千户所屯田,咱们在外头多流点儿血,家人就能多种几颗粮,多掘几个丹瑞矿井,听懂了么?”

    副百户和百户对视了片刻,

    低下头,

    “是。”

    “那就准备好……”

    话音刚落,众人眼帘中突兀闯进了一片裙甲,伴随着啪啪啪的声音。

    陈酒一脚踢动了旁边几十斤的废炮筒,一屁股坐在上面,不顾旁边站立的一众总旗的怪异目光,望着百户,鼓着掌:

    “说得不错。”

    “……”

    百户额头青筋跳了跳,“谁让你坐的?你只是个小旗!”

    陈酒笑了笑。

    其实他从一开始碰面就隐约看了出来,两人虽然素不相识,一个是有品有阶的百户,一个只是区区小旗,对方却对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放纵和忌惮。结合叶山的话,陈酒能猜测得到,那位黄千户就算不是摆渡人,肯定也和摆渡人有什么牵扯。

    既然这样,就好办了。

    “你想看我的本事,来,瞧瞧。”

    陈酒抬手一招,发动【借花献佛】,将百户腰间的短铳隔空摄到了掌心里。

    【借花献佛】的介绍里,“大概率”只是成功的基础概率,经过陈酒反复试验,80%左右,发展上限才由佛法水平和技能契合度决定。

    “你!”

    众人大惊失色,纷纷拔刀拔铳!

    刀枪环绕之下,陈酒表情轻松地掂了掂短铳。

    精良品质,而且是小型火器,威力远远不如蒸汽甲胄的霰弹。

    嗯,扛得住。

    他朝百户露出一个笑容,下一刻,居然对着自己另一只手扣动了扳机!

    砰!

    硝烟四溢。

    陈酒缓缓松开巴掌,一颗扁了的铅弹叮当一声坠落在地,掌心一小片唐猊甲悄悄缩了回去,完全没人注意得着。

    “金刚不坏?!”

    百户的脸绷不住了。

    “额……对,正是金刚不坏。”

    陈酒咳了两声,一本正经开始瞎编,

    “我小时候有幸得遇山中高人,学了一手神奇妙法。血肉之躯搏杀蒸汽甲胄,是真的;金刚不坏,也是真的,而且玄妙远远不止于此。你要是不信,大可以拿炮轰我两下,验验成色。”

    “你自己说的,你被炮炸晕了。”百户冷笑。

    “那时事出突然,来不及念咒。但如今我已经准备好了。”

    陈酒一边说着,一边巴掌用力,将屁股下炮筒的铜铸把手生生捏扁掰断。

    “嘶~”

    看得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陈酒微微前倾身子,“给我个机会,我可以提前潜入烽燧堡夺门,届时里应外合,不比你一头莽上去硬冲要实惠得多?”

    “……出了差错,你就是打草惊蛇!”

    “没出差错,能少死很多人。关宁铁骑贵重,折损了,你也心疼。”

    陈酒顿了顿,

    “想一想,如果黄千户在,他会怎么选?”

    “……”

    百户抿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你只有半天时辰,天色一黑,俺在外头看不到城门打开,便会立刻撤军,反正烽燧堡也不只有一个。若是事成了,俺给你报首功。”

    “合理。”

    陈酒点点头。

    百户继续问:“你需要什么?只要有,俺都吩咐他们准备。”

    “不多要。”

    陈酒伸出三根指头,晃了晃,

    “一匹汗血山丹马,用不着披挂,来赶路;那个小红毛给我,用来开路;叶山也暂时借给我,他懂红胡子的话。半天时辰,我还你一个脱了裤子的白鹿丘烽燧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