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捉妖司 雪儿格格

第三百八十七章:蛊虫【感谢贴纸大佬的万赏比心】

    樊星辰一愣,之前分析了不少,但樊星辰没有更深入的分析,听了周泽的话,她感觉周身仿佛浸泡在冰水中。

    樊星辰抬起头,盯着周泽的眼睛。

    “之前,你是否调查过贺文青的过往?”

    周泽点点头,此刻还没从刚刚的分析中走出来。

    如若这一切分析是真的,贺文青并不是因为修炼,而想到长生,想要找到无根之人的身体。

    而是早就知晓这个手段,或许贺文青这个躯壳也是夺舍的其中一次,那.

    周泽收起目光,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查过,数月之前就让人查过,查了柳家,还有贺文青,不过汉中地区还有周边,都仔细寻访过,知晓他们的人几乎没有。

    开始我觉得,一个是因为柳家比较低调,再者就是贺文青八十多了,能认识他,知晓他年轻时候的事儿,至少跟他年纪相当,现在看来或许不是如此。”

    樊星辰走到周泽身侧,此时她已经扯下手套和隔离服,抓着周泽的手臂,看着有些茫然无措的他,这个样子的周泽,让樊星辰有些担心。

    “该庆幸,我们至少分析出一些问题,能如此掌控无根之人的行踪,甚至有着超乎宗门的一些能力,他或许真的活了几世。

    不然如何能小小年纪,让柳家资助,得到柳家重用,甚至将龙脉都交给他打理,将他扶持成茅山派的掌门,如若只是一个普通人,完全做不到。

    再后来的,我们都知晓了,他带着茅山派投靠朝廷,将太一宗清理出大唐,我师父曾经说过,贺文青这么做当时他不懂,为何如此多疑的唐朝皇帝能因为他的一席话,将太一宗灭了。

    现在想来,似乎有些明白了,太一宗济困救世普渡众生,这样的形象,应该是神仙或者人皇,可太一宗遮挡了他的功绩和光芒,只要找到这个点,挑拨撺掇太容易了。

    至于你所说,御书房贺文青的金蝉脱壳,其实他最懂得,琢磨最透彻的就是人心,估计是见到的人太多,经历的事儿也多,所以猜透了所有人的心思,谁也想不到他能玩儿这么一手。”

    周泽用力点点头,樊星辰的分析,他是认可的,就像他一样,从后世穿越而来,这不就是人生开挂。

    而贺文青,如若这个世界没有自己的出现,白沙江一战之后,宁王战死,镇南军覆灭,贺文青就基本掌控大唐。

    毕竟二皇子虽然能力不错,可只限于在文官中的威望,守土作战方面,没有什么能力,一个篡位的帽子扣下。

    贺文青就可以轻轻松松扶持七皇子上位,直接来个挟天子以令诸侯。

    而那些对外所说的天机,或许真的是变数。

    贺文青此时的所作所为,也是他的另一套方案,那么对自己夺舍,控制宁王还是能掌控大唐,而且是掌控一个更加繁荣的大唐。

    这几个计划都如此到位,如此看来,贺文青确实能看透一些这个世界的发展,以及自己的规划。

    “剩下的尸体无需尸检了,我们等等老徐他们的消息,看看浓烟熏排水沟渠,是否有效果。”

    樊星辰点点头,在这里看不到什么,还是去我院子里后面的阁楼吧,那里算是泸州城的最高点。

    周泽自然没有反对意见,就在这时小白迈步进来,看到樊星辰顿住动作,小白已经走到近前。

    上下看看樊星辰,看不出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你都跟九姑娘说了?”

    周泽点点头,刚要解释,小白一挥手,工房的门关上,周泽有些头大,这个时候要是窝里斗,真的不是时候。

    没想到的是,小白没有恼怒,只是眉头紧锁。

    “刚刚我查探了阿筝的体内,发现她身上被留下一个东西,我想她并不知道。

    回想了一下,贺文青没有见过阿筝,我不知道这东西什么时候埋在她身上的,既然九姑娘在你也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说着,手掌张开,一个玉盒子出现在掌心。

    随手打开,里面躺着一条白胖胖的虫子,那虫子不断挣扎扭曲,身体上还带着一丝血迹。

    周泽一头雾水,也被这个情况震惊了,小白的意思是,自己身边的人里面,被操控的那个人就是阿筝,是阿筝泄露了他的消息,包括判官笔。

    可怎么可能,阿筝怎么可能背叛自己?

    当时在树林中,去就老徐的时候,如若不是阿筝,恐怕他早就死了。

    “不可能!”

    小白瞪了周泽一眼,带着怒气。

    “你别吵,我还不知道阿筝不能主动背叛,她就是死也不会泄露你的消息,可这虫子是什么时候下到她身上的?这是什么东西,我们要搞清楚吧?”

    樊星辰仔细看了看,微微思索了一下,朝着虫子一点。

    那虫子扭动了一下,随后更是瑟瑟发抖地躲在盒子一角,樊星辰恍悟。

    “这是蛊虫,而且是一只子蛊,这样的蛊虫长大至少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我想那时候阿筝姑娘还不认识周泽吧?”

    周泽回忆了一番,恍悟地抬起头,小白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记得阿筝说过,她父亲临终的时候,找道士作法,想要用她的性命,给她父亲延续生命,她最后逃脱了,不过受了很重的伤,难道是那个时候?”

    “阿筝就在外面,我觉得你该见她一下,不然阿筝能自责死。”

    周泽没废话,直接推开门,阿筝跪在门前,一看到周泽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直接匍匐在地,那种自责让她无比愧疚。

    “求公子赐阿筝一死,阿筝不知道身上为何会有这么个虫子,更不知道会连累公子,我”

    周泽冲到近前,直接将阿筝扶起来,一挥手院落里面的人,赶紧都出去。

    “说什么傻话,我自然信你,刚刚九儿说这子蛊是一两年前下在你身上的,我和小白想起,之前你父亲不是找了老道去做法,想要引你给其延续寿命,定是那时候被下的,你可还记得那老道的长相?”

    阿筝想了想。

    “白须白发,不过面容看着要年轻许多,下颌有一颗朱砂色的痣。”

    周泽他们三人异口同声,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贺文青!”

    这回换做阿筝愣住了。

    她没见过贺文青,也没见过关押起来的贺武青,他们三人如此表情,那就是说明,当时帮着父亲作法的就是贺文青。

    可当初,她不过是一个半妖之身,也没认识周泽啊?

    “公子难道贺文青知晓之后能发生什么?”

    樊星辰先摇头说道:

    “不一定,或许只是广撒网,凡是半妖的人,他都想掌控,不然也不会灭了妖族,真正妖族的人,不是他能控制的,哪怕能力没有他强大。”

    周泽将阿筝扶起来,帮着她将裙摆上的灰尘扫去。

    “别多想,清理了这个子蛊就好,你跟小白守着府衙,我怕贺文青会铤而走险,我和九儿去城内最高点看看,老徐他们在放烟,不知道能不能将贺文青逼出来。”

    小白将阿筝拽到一侧,看了一眼樊星辰。

    “你们二人小心,贺文青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许多,这些蛊虫恐怕也不是茅山派会的东西,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能力没有显现。”

    周泽揉揉小白的脸颊,没有避讳那二人,小白的关心让周泽感动。

    “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我们走了。”

    说完,樊星辰朝小白和阿筝点点头,丢给小白一个布包。

    “周泽我带走了,这是一些能克制茅山派术法的符咒,只要内力催动就行,来了人攻击,可劲儿丢就行。”

    说完,拽着周泽的手臂,纵身而去。

    阿筝担心地看向小白。

    “白姐姐,九儿姑娘能护着公子吧?”

    小白瞥了一眼远处,嗯了一声。

    “放心,她死都会护着周泽的,走吧我们查看一下府衙的布防,家要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