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唐捉妖司 雪儿格格

第四百章:大结局

    判官笔内,周泽落在地上,周遭一片绿油油的田地,身后就是河边,一条石板铺就的路,出现在脚下。

    海岸、礁石、亭子、白骨山都没了,就连墨蓝色的海域也消失不见。

    随着周泽每迈出去一步,脚下的景色就不断变化,就像动画片里面的步步生莲一样。

    之前贺文青制造出来的幻境,在周泽的脑海中和他的脚下不断出现,周泽似乎有些明白。

    这判官笔,这一方小世界,此刻已经真正属于他了,完全按照他的所想来布置,看了一眼怀中的樊星辰,脚步没停,直接走入那个院落。

    鸟儿的叫声传来,樊星辰缓缓抬头,此时她的脸色不再惨白,灵魂深处烧灼一样的疼痛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似乎也感觉有了一些力气,环顾着这一切。

    “这就是判官笔内的世界?算是一个秘境,或者说是一个小空间?”

    周泽点点头。

    “是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还不是能熟练的操控这里的开启,不过他说,只有在这里,才能保住你的性命,让我们有时间可以慢慢修复你的神魂,放心你在这里就不会死,我一定能找到方法,让你恢复的。”

    周泽已经走到房间内,不知是因为在判官笔内,还是因为贺文青最后的时刻,将他的修为渡到他身上的缘故,周泽一点儿没觉得累,将樊星辰放在床上。

    樊星辰试着抬抬手臂,随后摸了一遍身上,惊讶地看向周泽。

    “好神奇,没想到就是进入了这个空间,我竟然真的没事了?你说吧,到底答应他什么了?”

    周泽摇摇头。

    想到椒图,周泽心里还是有些感慨,一个曾经掌控地府的人。

    不,他跟数代府君不同,不是单纯地掌控地府,他是一个仙界的神,龙王的第九子。

    如此一个存在,一朝陨落,竟成了世人口中的残暴形象,神魂都被分成多少份儿,还被散落在各个世界。

    最后还落得那样一个结局,那一片彼岸花或许就是那个女子的象征,爱慕、背叛、欺骗、心痛,那样复杂的情感,定然是一段不堪的记忆,掺杂了仇敌的手段,甚至是仙界的操控。

    或许,刚刚在戒指结界中的那一瞬间,他是希望将自己融合吧!

    可是见到樊星辰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许是联想到那片彼岸花,这才选择暂时离开。

    椒图虽没说,是等周泽寿终正寝再出现,还是等他接着轮回去别的世界,不过有一点周泽内心却非常清楚,他至少在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出现了。

    周泽叹息一声,即便是这样的一个存在,竟然也逃不开一个情字。

    抓着樊星辰的手,周泽蹲在樊星辰面前,缓缓说道:

    “我没有答应他什么,他去哪儿了我不知道,不过他让我将你安置在这里的。”

    说着,周泽将戒指结界内发生的一切,都讲述了一遍。

    樊星辰直接坐了起来,脸上的震惊不减。

    “没想到贺文青这样厉害,只是椒图带走贺文青的魂魄,有什么用?”

    周泽摇摇头,抬手轻抚樊星辰的长发。

    “管不了那么多了,那魂魄放在我们手中,我怕他蛊惑他人,多年后再被放出来,为祸一方,还不如带走安心,这判官笔内还算安稳,稍后我送一些吃食进来。”

    说着,周泽将手放在樊星辰的手上,不过掌心下方有一块鼓鼓的,周泽动作一顿,小黑从樊星辰的袖子里面钻出来,直接跳到桌子上,一张嘴食盒还有一些食材都出现在桌子上。

    周泽有些发愣,指着小黑说道:

    “你怎么进来的?”

    小黑赶紧摆手,焦急地解释道。

    “我一直藏在九儿姑娘的袖子里,还没等出去,就被公子带进来了,不是我故意隐藏的。”

    周泽歪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并没有说话,小黑吓得不行,樊星辰有些着急,一扭身直接抓住周泽的手臂。

    “想什么呢?”

    周泽摇摇头。

    “没什么,小黑既然能进来,我想这里面别人也可以进来,只不过小黑跟我契约过,所以没有什么阻隔,如此一来鹿王想要见你,也不至于见不到。”

    樊星辰盯着周泽,此时此刻,这一双眼中,只有她一人。

    “死都不怕,还害怕无法跟樊尼交代吗?”

    “咳咳,你这丫头!”

    周泽咳了一声,抓起小黑朝空中一丢,小黑就在这虚空消失了。

    此时周泽没一句废话,一把将樊星辰揽入怀中,她眼中的仿佛有星辰一般,让周泽有些迷离。

    柔弱无骨的身躯抱在怀中,周泽的鼻子发酸,失而复得四个字,让他感慨良多,用力收紧双臂,揉搓着樊星辰的后背,看着恢复血色的红唇,将自己的唇瓣印了上去。

    柔软的触感,让怀中女子微微一颤,周泽再度加深了这个吻,唇舌的碰撞,让心中激起阵阵涟漪。

    这个女人,从无措,到努力承受,再到最后开始回应周泽的吻,没有什么羞怯,只是跟着本能去体会,周泽某处已经膨胀的无法控制。

    赶紧推开一些樊星辰,她是那样悄无声息地闯入周泽的生活,可经历了几件事,对周泽是如此毫不掩饰的爱慕,让他如何不心动?

    “失而复得,我会更加珍视你,慢慢来,我们有时间去找到修复魂魄的方法,我一定会带你出去,虽然椒图已经离开,可我感知过,貔兽并未随他离开。

    你还真的需要稳住樊尼,稍后处理一下南境的事务,我要跟宁王去京城,正好顺便去找貔兽,现在跟之前不同,我大不了将他也带进判官笔中。”

    樊星辰依偎在周泽怀中,那个吻让她身子发软,她朝着周泽微微一笑。

    “想怎么做就去做,圣旨不是给白煜了,樊尼会遵守诺言的,你这是要推宁王上位?”

    周泽点点头。

    “水到渠成!”

    安抚了樊星辰后,周泽闪身出了判官笔,在笔里面他试了一下,稍微一纵身就可以飞身跃起数丈高,这感觉简直打开新世界,周泽不知道这是因为判官笔已经认主,还是因为贺文青传输的那些力量。

    刚刚落在院落中,老徐他们就围了上来。

    “三元,九儿姑娘如何?”

    周泽朝众人点头,目光落在小白的身上,她眼中的担忧不作假。

    “放心九儿没事,到了判官笔中也没了不适,一切恢复如常,之后我们要各处搜罗能修复神魂的药物了,你们如若想去看她,我随时带你们进去。”

    小白松了一口气,抬手捂住胸口。

    “没事就好,不然我这辈子岂不是都要愧疚,对了我要去一趟仙岛,族长陨落的时候,曾经说过,在仙岛上,我爹娘留下了一些遗泽,我想这里面绝对有些世上难寻的仙草灵药。”

    周泽揽住小白,刚刚一直在安慰樊星辰,忽略了这个丫头,估计她是最难受的,如若有可能她也会毫不犹豫的救自己。

    “傻丫头,这个不急,你们在外面等一下,我跟老徐去渐渐崔玉龙,有些话要说一下,至少要忘记今日所见。”

    小白点点头,拽着阿筝退后。

    “我去跟白煜说一声,他们这些人都跪在外院儿没走。”

    周泽点点头,小白去说更合适。

    见小白他们离去,老徐凑到周泽近前,盯着周泽看了好一阵,嘴巴没有动却传音给周泽道。

    “你似乎身上有了修为,可我却看不清,难道这修为是他给的?”

    周泽摇摇头,刚要开口,为了尝试学着老徐的样子,对着老徐用感知说了两个字。

    “不是。”

    周泽也愣住了,稳了稳心神。

    “经过就是这样,不是椒图给的,贺文青想要夺舍之前,先将自己的修为转嫁到我的身上,只是我虽空有这些,完全不会用。”

    老徐摇摇头。

    “不急,你既然要去京城,这一路我们也不用着急,正好让你熟悉一下各种功法,稍加练习,你就能够掌控,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不过你要如何处置崔玉龙?”

    说着老徐伸出手掌,做了一个砍的动作,周泽摇摇头。

    “椒图不可能回冥府,至于他,还有纵容贺文青的那个四殿仵官王吕岱,不是我改管的,不过这次能驰援,该给他一些希翼,进去再说。”

    说着,二人迈步进入房内,崔玉龙坐在左手,崔毅站在一侧,见到周泽进来,赶紧起身施礼。

    周泽摆摆手,直接坐在上首。

    “坐吧这里没有外人,此次多谢崔巡抚出手相助。”

    崔玉龙一脸紧张,虽然周泽让坐着,他也是搭了个椅子边儿。

    “公子言重了,此次能崔某没帮上什么忙,着实愧疚。”

    周泽瞥了一眼崔玉龙,没自己称为弟子,此人算是能懂些眼色,话锋一转,接着说道。

    “我的身份你也知晓了,不过我还会留在大唐,也不会去冥府,一切物是人非,我也不想争什么,你可明白?”

    崔玉龙起身,单膝跪地,竖起三根手指。

    “崔某在此立誓,今日来此地的人,回去后会抹去记忆,不会记着这里的一切,公子如若有需要,可以吩咐崔毅通知崔某,崔某即便是赴汤滔火在所不辞。”

    周泽将崔玉龙扶起来,这就话让他放心一些。

    “得了我的传承是你的机缘,也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崔巡抚就回吧。”

    崔玉龙起身,看了眼崔毅。

    “崔某遵命,就此别过公子,我这侄儿就留在公子身边也方便之后联络。”

    周泽点点头,崔玉龙退后几步,随后闪身消失了身影,至于他所带来的人,周泽也能感知到全都离开了。

    崔毅偷眼看看周泽。

    “公子白煜还在外面候着,您是否见一面?”

    周泽点点头,崔毅赶紧出去叫人,老徐忍不住笑了两声。

    “崔毅怕你,刚刚你落下的时候,他不确定你是否别贺文青夺舍,还担心了一阵,此人心思不坏,就是有些傻。”

    “我知道,留在我们身边吧,此次去京城你跟我去,这里让他跟老王守着,如若有变故,崔玉龙也能帮忙,有个侄子在手,我们也放心些。”

    正说着,崔毅将白煜带了过来,他则退了出去。

    白煜看了一眼周泽,拱手施礼。

    “白煜见过公子,不知女皇可还好?”

    “在那处空间中,已无性命之忧,不过神魂损伤还在,我稍后就赶去京城,找貔兽设法找到修复神魂的方法。”

    白煜松了一口气,双膝弯曲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砰砰砰磕了三个头。

    “多谢公子相救,白煜这就带人动身赶回西周,还望公子安排一下,白煜要去见鹿王,传达女皇的旨意。”

    周泽将人扶起来,拍拍他的肩膀。

    “你也知我和九儿的约定,告诉鹿王,看守好西周,我和九儿的孩儿,还要跟他的孩儿争一争储位。”

    白煜抬眼看向周泽,眼眶有些湿润,用力点点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白煜会如实转达,也会将这里的一切跟鹿王禀明,公子放心,西周会遵守女皇陛下的承诺,五十年通商止战。”

    周泽摆摆手,白煜转身离去,周泽看看外面渐渐亮起来的天色,微微叹息一声。

    “走吧,宁王也该到了,我们也该动身了。”

    京城宫中。

    陆久带着悲色,从亲殿内走出来,举着一个黄色卷轴。

    “宁王殿下接旨!”

    一众皇子中,宁王起身上前一步跪下,后面的所有皇子和妃嫔都擦着眼泪,竖起了耳朵,其实圣旨什么内容,所有人都知道,可这会儿还是要表现的悲切。

    “朕即位四十有六年矣,海内河清,天下太平。民有所安,万邦咸服。吏治清明,君臣善睦。德可比先圣,功更盼后人。

    皇三子人品贵重,甚肖朕躬,坚刚不可夺其志,巨惑不能动其心。朕欲传大位于皇三子李珏。诸皇子当戮力同心,共戴新君。重臣工当悉心辅弼,同扶社稷。”

    “儿臣接旨!”

    宁王伸出手,将圣旨接过来,站起身。

    与此同时,寝殿传来一声声通传的声音。

    “圣人薨了,圣人薨了!”

    国丧,一个月的时间,让京城一片素裹。

    同时朝臣也都胆战心惊,因为新帝登基一切从简,并未等待诸国来贺,一道道圣旨,如雪片般分发到各地。

    捉妖司甚为繁忙,之前清理的朝臣不过是贺文青掌控的人,此刻清理的多是不作为的一些官宦,甚至是一些空有头衔的皇族。

    一时间人人自危,周泽看了一眼面前堆积如山的卷宗,揉揉太阳穴,将一瓶药丸丢在张天师面前。

    张天师有些不解,拿起药瓶观看了一番。

    “尊者这是何物?”

    “吃了吧,这是用我的血炼制的一种丹药,能够修复你受损的修为,虽说不能达到全胜,多活个几十年还是没问题的。”

    张天师愣住了,看了一眼周泽身侧的皇帝李珏。

    李珏扶额忍着笑意,朝张天师摆摆手。

    “别多想,三元只是嫌麻烦,他不希望处理这些事务,早就命人给你炼制了丹药,这样他也能脱身。”

    张天师脸上的震惊依旧在,不过看着并肩站立的二人,叹息一声。

    “老臣多谢尊者,看来老臣是劳碌命,还要守着这捉妖司了。”

    周泽点点头。

    “还有个事儿,我要带陛下去见貔兽,稍后会带貔兽离开,至于捉妖司,就按照我制定的方式开始工作。”

    张天师站起身,犹豫了一下,还是拦在周泽面前。

    “尊者不再想想,真的要将貔兽带走,这是大唐的仰仗,只有貔兽在,龙脉才能无忧,大唐才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啊!”

    李珏摆摆手。

    “别拦着了,他心意已决,再说有三元在,比什么貔兽都有效,再者朕也不在意什么龙脉,如若那东西有效力,柳家岂会断了生机?

    一切就按照新政推行,捉妖司今后的指责更大,不过不是用作暗杀,随时掌控这些朝臣的动向,才是天师需要担心的,再者有老徐帮你,也无需多虑。”

    张天师叹息一声,让开阻挡的位置。

    “臣遵旨,不过为何不将捉妖司给徐徐掌控,老臣年事已高”

    周泽一瞪眼。

    “丹药不吃还我。”

    张天师抓着瓷瓶,直接打开将里面的丹药吞了下去。

    “老臣逾越了,恭送陛下,恭送尊者!”

    周泽笑了,没再多说,拽着李珏直接去了地宫。

    来到地宫门前,周泽将手放在金属镂空的球上,这次没有用血,拿到石门也应声开启。

    周泽看了一眼李珏,见他深吸一口气。

    “陛下可是准备好了?”

    李珏点点头。

    “确实有些紧张,不过想到他也是三元的一部分,我就不紧张了。”

    周泽笑了,李珏还是那个李珏,当着他的面,永远自称都是我,甚至在的到皇位的那一刻,将左右屏退,拽着自己坐在龙椅上。

    周泽知道,那不是试探,而是真的让自己体会一下,而周泽也没有推辞,就像之前周泽所说,那个位置或许有一定的吸引力,可对于他来说,只是新鲜而已。

    周泽收回目光,和李珏迈步进入地宫内,貔兽已经站起身,他盯着周泽,也盯着周泽身侧的李珏。

    “你终于来了!他怎么没来?”

    周泽盯着貔兽的眼睛,似乎上次雷劈之后,貔兽的光芒也比之前盛了许多,而且不是那种炙热,而是变得更加耀眼和内敛,或许是因为椒图的苏醒吧。

    “他不会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今天带大唐的新皇过来了,想问问你何去何从,如若你还是希望在这里镇守地宫,守护大唐龙脉,那就在这里。

    如若想跟我离开,就像我上次来所说的,我将你放在判官笔中,带你跟着我游历天下,我们要找到修复九儿魂魄的灵草,还要去小白父母的仙岛。”

    貔兽喷了几口气,火舌吐出来很远,李珏觉得燥热,退后两步站在周泽身后。

    周泽微微蹙眉。

    “有什么想法就说,喷什么火,跟你说了这是大唐新皇。”

    貔兽趴下身子,顿时光芒和热度都收敛了一些,目光看向李珏,微微歪着头。

    “他是李家人,岂能应允我离开地宫?再说这里有阵法,我也出不去。”

    李珏上前一步,此刻的他很兴奋,因为在他之前的多少代皇帝,别说是貔兽,就是地宫都从未接近过。

    而且一个个对龙脉还有貔兽,都是谈之色变,敬重、迷恋、惧怕,从未像他这样,能站在貔兽面前,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周泽。

    就像周泽所说,他不信龙脉,之前或许还有一丝忌惮,可柳家的龙脉让他明白,这一切在于帝王。

    “你随时可以离开,大唐有三元守护,就足够了。”

    貔兽晃了晃尾巴,希翼地看向周泽。

    “我跟你走,不过你还没说,你阳寿殆尽,要何去何从?难道你亡故之后,我就在这世间行走,岂不是被仙界忌惮,早晚有一天被雷罚劈了?”

    周泽叹息一声,这些他不是没想过,而是不由他去多想去选择。

    “不知道,我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不过一月之前,椒图可以将你我都融入他的魂魄,跟他合体,可他没这么做,到那时你愿意回来,地宫自然可以回来。”

    貔兽站起身子,朝着周泽走近了两步。

    “我给你走,地宫中住了数百年,我也想出去看看,没什么好留恋的,到那时我就跟你合体,你也延续了寿命。”

    周泽摆摆手,一脸的不在意。

    “长生不老我不稀罕,真有离开的一天,我倒是希望去别的世界继续轮回,过一番不一样的人生,不过这都是后话,我打开判官笔的禁制你进来吧,不过不要去九儿的空间吓她。”

    貔兽哼了一声,嘴巴里面嘟嘟囔囔,身子一晃缩小成一只中型犬的大小,别说看起来比之前的样子可爱许多。

    “你那女人会害怕,别说说笑了,我不被欺辱就已经是好的。”

    声音不大,周泽听得真切,没等周泽多说,貔兽一晃消失在原地。

    李珏长出一口气,看着空荡荡的地宫,他的心也跟着空荡荡的,盯着周泽挽留的话堵在嗓子说不出来,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你真的要走,什么都不要了?”

    周泽摇摇头,手放在李珏的肩头。

    “我当你是朋友,但是打天下我可以陪你,治理天下却不行,现在大唐和西周的契约已经签署,只要九儿没事,五十年内不会有大的干戈。

    如此一来,南境无需留下过多的镇南军,我离开最适合裁撤,柯旭东和安德明可以一个调去东夷,一个调去北境,如此一来所有兵将全都打乱原来的平衡。

    此时最重要的就是发展经济,九儿的陈家产业和合江商会,你可以让人接手,刘向忠此人也可堪大用,如此一来你手中就有了自己的皇商。

    至于南境,此时求的是昌盛平稳,我之前给你的名单里面,刘云山可以调来京城,或者派去北境,崔文斌掌控荆州就行,他为人圆滑适合搞经济建设。

    我跟你说的那个孟仲阳,此人可以留在泸州试试,泸州经此一事,死伤惨重,还需要去平衡,此人当年双眼受伤,口不能言,都能讨饭回去,还心存善念,是个坚毅之人。

    行了,别的就是你的家事,我不想多掺和,不过即便跟庆国公联姻,也要一切掌控在你的手中,不可给别人犯错的机会。

    英蕊这样,没有母族我觉得最为稳妥,别忘了她可是叫小白姑奶奶。”

    李珏朝着周泽肩头就是一拳,不过此刻的周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弱不禁风的少年郎,瞪眼看向李珏。

    “咋了?咱们各论各叫,我又没想当你大辈儿,怎么还急了。”

    李珏的拳头展开,一把拦住周泽的肩膀,抱住周泽眼泪流了下来。

    “你说了这么多,为我着想了这么多,可这里面,没有对自己的一丝安排,你让我于心何安?”

    周泽白了一眼,嫌弃地推开李珏。

    “别搞女人煽情那一套,我只是去游历,懂吗?是去各国游历,甚至我还想乘坐铁甲舰去海上转转,什么时候回来,不去你的皇宫里面,蹭吃蹭喝,还是我周泽?”

    李珏直接笑了起来,周泽所说的他都懂,甚至这份安排他也明白。

    “长安城以东百里,我已经命人开始设计筹建一座别院,有山有湖有景观,放心就是你所描述的那个世外桃源,你随时可以去住,因为那里就是周府。

    至于你我已经下旨,封为安国公,封地就是南境,所有南境的收益,也会单独建立账目,至于你的子女,如若回来,要先选我的儿女联姻。”

    周泽瞪圆了眼睛,赶紧摆手。

    “别介,我给你卖命这么久,你还要骗去我儿女,少来!行了我也该走了,都在外面等我呢!”

    周泽拽着李珏,不由分说出了地宫,来到捉妖司门前。

    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小白和阿筝从马车上下来,老徐和崔毅站在一侧,见到李珏,都没有跪地施礼,只是微微颔首。

    周泽扶着小白和阿筝上车,随后跟老徐一起翻身上马,崔毅站在张天师身侧,不断抹眼泪。

    “公子你真的不带我去?”

    周泽摆摆手。

    “你跟在陛下身边五年,好好保护他,少了一根汗毛我就让你叔父收拾你。”

    崔毅撇撇嘴,再没了动静,周泽朝李珏和张天师摆摆手,后面一众捉妖司的众人,全都单膝跪地。

    “拜别尊者!”

    “都起来吧,我走了李珏,好好做皇帝,我还会回来的!”

    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几匹马和两架马车,扬长而去,只留下一阵飞扬起来的尘土。

    李珏跑到路上,看着周泽消失的方向,使劲儿挥着手臂。

    “三元,五年后见!”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