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封遥睡不够

二百一十九章·“我亲爱的医生”

    “大哥,大哥?大哥你醒醒啊大哥,大哥你不要再睡了啊”

    一片混沌之中,他听见有人聒噪的呼喊。

    胸前似压了千斤铁秤,连呼吸都有些顺畅不过来。

    他想抬手,动身,身体却像和大脑彻底切断了联系,乌云般厚重的黑暗压在他的眼前,眼皮子恍若有金石之重。

    他想张嘴,吸气,气流猛地灌入他的肺部,从喉咙中刮过时,似乎还带着零碎的絮状触感。

    “咳咳咳……”

    他生生被自己咳醒。

    对身体的控制权一点一点恢复,从带着湿气的眼眶里投出视线时,他看见一片刺眼的,炽白的灯光。

    旁边,青年站在床旁,脸上满是忧虑。

    青年伸出双手,将他胸前的一抹白团挪走。

    “大哥,这白猫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好肥好重啊,我挪走它,它又能自个儿跳上来……”莫言像抱石块一样将那猫扔到地板上,发出重物落地的沉闷声响。而后那白影又迅速跳了上来,被苏明安一只手像打网球一样将其直接拍击了出去。

    “嘭!”

    白团子重重砸在墙面上,墙粉脱落,簌簌作响。

    苏明安坐起身,左上角的橙色数值,明确的一个50。

    好低。

    怪不得,他感觉看东西都不太正常了。

    他抬起眼皮,看向系统时间,此时是下午五点三十。

    ……睡得时间好长。

    “发生了什么事?”他问。

    “就上午吧……大哥你被那怪人看了一眼就晕过去了,不过他居然没有电击你,而是让一个女孩子送你回来……我们之后又背诵了白沙天堂发展史,然后还被逼迫着吃了午饭,大哥你就一直躺到现在了。”莫言说:“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其他玩家都在搜寻线索,我就来看看大哥你醒了没。”

    “女孩子。”苏明安准确找到了莫言话语中的关键点:“是玩家?”

    “应该不是玩家?”莫言想了想说:“她是二十九号,不知道是玩家还是np,但看起来不像玩家,她太淡定了。”

    “你知道她的名字吗?”

    莫言想了想,从回忆里掏出一个名字:

    “怪人喊她【冬雪】。”

    ……冬雪。

    苏明安愣了愣,而后听见了系统提示。

    【获得关键线索·冬雪】

    【(冬雪):“我遇上了,还活着的她。”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那么年轻。”

    “像我曾经那样。”】

    ……

    苏明安看着这行线索,突然感觉有些恍惚。

    面前的文字似乎扭曲到了一起,像交织在了破碎的漩涡中。

    他盯着这行开始在眼前转圈圈的字,伸出手去摸。

    五指弯曲,成抓握之势,他伸着手,试图将这行线索握在手里,好像这样就可以将其完全破解一般。

    “大哥?”

    莫言的话语打断了他的动作。

    他倏地收回手,看着莫言。

    ……莫言应该早就发现到了他的不对劲。

    无论是编过的一号数字,还是极为明显的亚尔曼之剑、白猫,这些种种迹象加在一起,他不信莫言看不出他的可疑。

    他的技能和第一玩家一模一样,就连那只白猫也在直播间里出现过。

    或许莫言心中有了猜测,知道他不是什么普通的榜前玩家,但之前的一切表现,都让莫言无法接受这个过于亲近,过于没有架子的“第一玩家”。

    所以,莫言宁愿选择相信,他依然是个极像的oser。

    那么,要不要直接杀了莫言呢?

    苏明安也不太明白他的思维怎么会跳转得如此之快。

    就像是上一秒还在想线索,下一秒就突然要动手杀人一般。

    他只觉得这个似乎看穿了他身份,又似乎没看穿的玩家是个不稳定因素,杀了的话,或许会有点意义……

    杀人,现在对他而言非常简单。尤其是在自身的力量完全凌驾于其他人之上,又没有法律和道德限制的世界里。

    突然伸出带着泯灭的手,或是突然拔剑,突然灌注全部法力值发动空间震动……任何一种方法,都能让他轻而易举地杀死眼前的人,不费半点力气。

    他甚至可以直接在白天出手,派出分身,去追杀其他的所有人,哪怕是二对十八,只要对方没有什么特别bug的技能,他也感觉不到什么压力。

    甚至,就算死了,他也能回档,而后,下一次,排除了所有意外因素,再将所有人全部杀死,排除一切不安定的因素……

    他伸出手,看向自己的手指。

    手指之上,黑光闪烁,像跳动着的火。

    “大哥,大哥?”

    旁边的莫言忍不住出声,声里带着点惊慌。他觉得这个刚刚醒过来的大哥,眼神突然有点不正常。

    ……那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眼神。

    冷淡,空洞,像是在平视一切,里面没有了半点柔和。

    在对上大哥的视线时,他似乎感觉有一只大手瞬间握住了他的心脏,身周的危机感越发强烈,像遇上洪水猛兽,像动物遇到天敌。

    ……那是稍不留意,就会被瞬间杀死的危机感。

    莫言从未想过,亲切的大哥,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眼神。

    “大哥,你是不是精神出了点问题?大哥,大哥你正常点啊!来大哥,来学我深呼吸,呼吸……呼吸……”

    莫言略微后退了几步,用出了他在被卷入游戏前学的放松小妙招。

    他看见大哥缓缓闭上了眼睛。

    三秒之后,大哥又睁开了眼睛。

    而后,他便感觉,那股随时可能将他吞噬殆尽的危机感,在一点点消退。

    “大哥。”莫言擦了擦冷汗:“大哥,你没事了吧……”

    苏明安沉默片刻,眨了眨眼睛:“没事。”

    他从床上下来,站起身:“接下来的几天,你离我远点。”

    “大哥,大哥你不能抛弃我啊,如果接下来我遇上什么危险的话……”

    苏明安看了他一眼,而后收回了目光。

    “我更危险。”他说。

    “……”

    莫言也陷入了沉默。

    经历了刚才的事情,他也不敢保证他亲爱的大哥,会不会在哪一天,突然就对他出手。

    这个副本里,玩家的精神状态似乎十分不稳定,保不齐上一刻还在讨论线索的队友,下一刻就会陷入疯狂。

    莫言看见大哥站在床边,低着头,不说话。

    蓝白的病号服套在他的身上,苍白皮肤上长长的伤疤格外狰狞刺眼。

    “大哥你多睡会觉吧。”莫言开口:“虽然不知道那个怪人对大哥做了什么,但大哥在那之后,好像就不太正常了……听说睡觉是让精神恢复的最好办法,大哥在晚上的时候,一定要保证睡眠。”

    “如果是游戏里,做一个花环套在头上,说不定对于恢复精神状态也会有效……”

    莫言听见大哥在喃喃自语。

    他愣了片刻,而后不由得笑了出来:“大哥你真会逗乐,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

    他笑着笑着,突然对上了苏明安死水一般的眼睛。

    像被那其中的黑骤然拉入,在看见对方的眼睛时,莫言感到了一阵心悸。

    漆黑的丝线缓缓闯入他的视野。

    扭动着的,骤然放大的暗角,在压缩他的视野范围。

    莫言凝在原地,呼吸渐浅。

    冰冷的气流从气管横冲直撞,灌入肺部,肠胃似有吞金沉腹之感,小腿发软,像有什么东西在拖着他下坠。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钉死的木桩,而那望过来的,平淡的视线,就像是一柄铁锤,一下下,一点点,在将他不断地锤进地板里去。

    ……大哥好像不在开玩笑。

    莫言的眼珠子凝在了眼眶之中,他试图移开视线,却无法将眼珠子挪动半点,眼白像是被挤压凝聚的空气,留不出半点活动的空间。

    而下一刻,苏明安转过了头。

    汇聚的视线交错而开。

    像是揪住心脏的大手骤然松开,莫言后退半步,差点一步没站稳。

    他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全身筛子般颤抖,眼中犹带惊慌。

    视野左上角,橙光熔岩般沸腾,像将近喷发的活火山。

    冷汗顺着莫言的面颊滑落,他喘着气,手指无意识地弯曲。

    ……仅仅是一个对视。

    简单的,和同为玩家的大哥的一个对视。

    他的san值,瞬间降低了五点。

    他的脚步一点一点外移,地板吱呀作响。

    他的手刮擦着墙面,洁白墙粉簌簌脱落。

    而后,他的脚步,终于停在了门口。

    “……大哥,那我先走了。”莫言有些艰难地开口。

    “走吧。”苏明安头也不抬。

    吱呀作响的地板声仍在继续,随着“嘭”地一声木门关闭声,走廊上的脚步声在渐渐远去。

    苏明安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试图稳定住自己不断摇晃的视野。

    他伸出手,拉开线索栏。

    里面上首一位,【27号·学员档案·洛克尔】的字样清晰可见。

    他将界面展开,一行行文字跳动而出。

    【27号学员·洛克尔】

    【罪名贫寒。】

    作为“医生”,他需要判定学员的好坏,这将影响他夜间的行动。

    这个洛克尔,应该就是玩家之一,他将获得这个人在翟星上的真实档案。

    他稳了稳神,继续看下去。

    ……

    【格兰国的洛克尔,真实年龄四十八岁,家境贫寒,有过犯罪经历,出狱后流落街头,沦为中央公园的流浪汉。】

    【以捡拾垃圾和乞讨为生,在成功获取了一位富家女性的善心后,他得到了自己的住所。】

    【住所是废弃的小车间,环境极差,没有水电。】

    【富家女性很快离开那座城市,洛克尔依然找不到工作,在被保安赶走后,他再度恢复流浪。】

    【洛克尔一直独来独往,身上满是不洗澡而带来的臭味,没有人靠近他,没有人挂念他,没有人资助他。】

    【他裹着捡来的羽绒被,饥寒交迫间,睡在了桥洞里。】

    【桥洞里很安静,没有别的流浪汉和他抢住所,也没有保安的棍棒会干扰他的睡眠。】

    【他睡得很香。】

    【摇摇晃晃的卡车穿过这片桥洞,卡车的前灯很亮,亮得晃眼。】

    【洛克尔有过一段经历。】

    【洛克尔曾在睡梦中被高亮手电筒直射过,睁开眼时短暂失明。他不希望再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是什么啊,太亮了。”】

    【他不情愿地裹着羽绒被,呢喃着,闭着眼,翻了个身,不想被人干扰睡眠。】

    【卡车的轮胎碾过他的身体,他从睡梦中惊醒。】

    【鲜血如烟花般炸开,陷入他身边的的泥土。】

    【暖和的羽绒被,此时也沉入泥里。】

    【他睁着眼,看着近乎要让他失明的大灯,像看着白日里的阳光。】

    【阳光很亮,也很暖。】

    【大灯很亮,却只让他感觉到寒。】

    【他的意识在脱离,疼痛像汹涌的海浪。】

    【“他很贫穷,也犯过罪,他是个流浪汉。”】

    【“而他人生中最大的罪恶,正是这份贫穷。”】

    【“他在贫穷中出生,也在贫穷中死去。”】

    【洛克尔将要闭上眼。】

    【世界游戏却在此时开始。】

    【濒死的洛克尔,几乎成了一滩泥的洛克尔,在这一刻,被修复了全部躯体。】

    【那漂浮在天空之中,亿万人群之上,滚烫岩浆一般的兔子,此时正在改变他的命运。】

    【它说:“恭喜你们。”】

    【洛克尔将手置于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他说:“恭喜我。”】

    【他抬起头,天光正亮。】

    【炽烈的,如同火焰一般的太阳,正向这座城市播撒阳光。】

    【“他很贫穷,也犯过罪,他是个流浪汉。”】

    【“他在濒死时睁开眼,看见了另一个世界馈赠予他的光辉。”】

    【“他要在游戏结束前获得死里逃生的机会,他绝对不要被那辆卡车夺走生命。”】

    【“他不要成为卑微的流浪汉,他要获得自己的尊严。”】

    【“这样的人,这样的洛克尔……”】

    字样在眼前停留了一刻,而后,血红的语句,一句一句显现出来。

    【“医生啊,我亲爱的医生。”】

    【“你认为,在白沙天堂,这样的孩子。”】

    【“是被判定为,可以被拯救的存在?”】

    【“还是……无法被治疗,注定要成为废弃物的社会垃圾?”】

    【“这个孩子所拥有的,究竟是不能被原谅的罪恶。”】

    【“……还是塑造了这样一个人,所无法被掩埋的过去呢?”】

    【“医生啊,我亲爱的医生。”】

    【“能治愈一个人灵魂,也能处决罪孽者的,公平、仁善,救死扶伤的白沙医生。”】

    那字迹越发鲜红,一点点蹦跳而出。

    像流淌着的血。

    ……

    【“请在今夜,做出你的决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