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第一玩家) 封遥睡不够

五百九十五章·“在你眼中。”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提到了公民的层级理论。

    公民依照天赋划分为“治国者”、“武士”、“劳动者”。它们分别代表智慧、勇敢、欲望。

    治国者,依靠自己的哲学智慧负责统治,武士用忠诚和勇敢负责保卫,劳动者则提供生产物质材料。

    其中,治国者最为聪慧而自由,他们不需要受到法律的束缚。而武士和劳动者,则在规则的限制下行动,他们不需要拥有奢华的私产,这是人类私欲的诱因。

    如同高等人格者、二型人格者,以及劣等人格者。

    这样一来,就能造就一个欣欣向荣的国度一个完美的,被分级的理想城邦。

    苏明安凝视着面前的黎明。

    它平淡地回望着他,阐述着“理想国”的三层理念。

    “……上述我所说的,只是最理想的情形。”黎明说:“然而,你也见到了,这座城邦根本没有那么理想化。

    因为害怕失去工作而大量服用玫血的人,因为身体崩坏而死。

    被排斥的,边缘区的劣等人格者,生活质量极其低下。

    部分团体沆瀣一气,有意钻情绪测量值的空子。

    高人格和低人格之间的阶级差距过大,已经到了当初十座上城和末日城的程度……”

    它朝着他靠近:“我们仍需要更多的数据,来进行对我的完善。”

    “呜呜……”身旁的男人摇晃着铁链,发出“叮铃铃”的响声,他的头撞在墙上,淌出了血,和墙面那恐怖的血印几乎黏在一起。

    那双黑洞洞的,失去瞳孔的眼眶,一直死死对着苏明安。

    苏明安搭上扶手,操控轮椅后退,面前是越靠越近的黎明。

    耳边阿独还在欢快地唱“听我说谢谢你”,唱得越发动情悦耳,就是一个根本不会看场合的人工智障。

    “送给你小心心,送你花一朵~”

    “你在我生命中,太多的感动”

    “咔哒。”苏明安一巴掌扇上去,它瞬间安静了。

    见此,黎明微微一笑,它淡色的眼中流转着轻微的电光。

    在思索片刻后,它开口:

    “数据是完善这座城邦的基石,博士。

    “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更多的实验方案更多的模拟路线更多的演算结果。

    “只有将每一个错误结果都演算出来,并将问题解决、修正,测量之城才能达成真正意义上的‘完美’。”

    黎明的手搭上了他轮椅的扶手,它的声音靠得极近。

    “由于人治可能会带来的偏差,会被我一点点测量、调整。让一切趋近于‘最好’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我能抹除一切失误。

    只有我的存在,才能在这样艰难的世界环境下,让大多数人生活得更好,得到各自的幸福。

    所以,我希望,您能继续帮助我……切除掉那些生根于城邦之上腐烂的血肉。”

    它似乎想碰触他,它的双手虚贴在他的双手上,透明的投影贴得极近。

    它模拟出的是一个类似研究员的形象,披着白色大褂,身上空明几净,一尘不染。

    “帮助你?”苏明安说。

    “比如,继续您的‘测量’事业。”黎明说:“无论是为他人安排死亡结局,或是去边缘区探视,或是会见鹰犬等组织的首领……您本来就在做这些事情。

    ‘测量’,意为,为城邦添加变量只要有了改变,就有更多推演的可能,这些反馈上来的数据,会为这座城邦的‘完美’而添砖加瓦。”

    “包括制造玫血?”苏明安说。

    “当然,亚撒博士,这是最好的‘测量’之一。”黎明提高了音量,它模拟出的温和笑容,在地下室的血色中分外柔和:“【名为玫血的成瘾性精神药物,在测量之城大规模流传】这是很好的一次案例观测。

    我们看到了许多丰富多彩的城邦居民心怀鬼胎者、投机取巧者、身居高位而从中取利者、宁愿身体衰败也要留住工作的居民、或是单纯寻求刺激的小青年……他们都是极好的‘测量’对象。如果不是玫血的诱导,我们观测不到他们会做出的特殊行为。”

    苏明安再度微微后退,哪怕对方是模拟出来的形象,他也不习惯和人贴得过近。

    “包括小眉那样的女孩子,也只是‘测量材料’?”他说。

    “当然。”黎明说:“应该说这座城邦的所有人,都是让‘测量’变得更完美的材料。

    只有在基于所有人展现出的浩瀚数据之上,我才能做出最完美的判定。”

    ……太理性了,太荒谬了。

    又理性,又荒谬,但偏偏必须承认这种城邦制度的合理性这就是苏明安此时的感受。

    用活生生的生命去作数据实验,拿玫血、军火、利益等罪恶变量掺入其中,故意诱导人们犯罪、死亡,以观测更多的人类情感数据、不同人格者的差别行动,来汇总数据,以此完善黎明系统。

    【资源完美调配、人尽其才】的局面才能形成,人类文明才能更久地存活下去

    这是人类在当前末世之下,一项奇迹般的创造性结果。

    若是这一历史写上史书,供后来活下来的后人阅读,那么它将被写为【人类在极端困难之下保存文明火种的奇迹手段】,亚撒·阿克托更是会被歌颂为人类文明的英雄。

    但现在直观地看来……这手段有些过于残忍。

    若是在副本开局,苏明安也会认为这很合理,这简直是天才般的理念,人类文明居然因为一个智脑而存续了下去。

    人类没有因为抢夺生存资源而杀个你死我活,也没有领导层彼此刺杀来内耗高智商人群,只凭借一个“测量”就划分出了合适的三个阶层,只牺牲最下面的劣等人格者就保证了整体种族的存活,只需要一个“情绪值”就能隔离犯罪者。

    排除他维的因素,只要再等一等,等到黎明最后完全完善,再遏止住反抗者,这套制度能用很久,甚至构建一个永不落幕的乌托邦。

    但在看到小眉的生活后,他稍微有些犹豫对于她这种人而言,被评判为劣等人格,注定无法翻身的一生,太残忍了。这种残忍是一种隐患。

    但不可避免,他有些被说服了。

    黎明系统的观点真的和他相当一致,亚撒·阿克托的这一城邦测量理念,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

    他凝视着黎明。

    “那我呢?”他说:“黎明,在你眼中,我算什么?”

    他看了一眼那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彘。

    这个人被生生剜去了眼睛,割掉了舌头,砍断了双腿,箍住了双手,被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

    这是亚撒·阿克托?

    那他是谁?

    难道他也是一个可以被变成这种人彘的“亚撒·阿克托”?

    “咔嚓”一声。

    苏明安的身形一歪,左后方轮椅的一角微微抬高,车轮似乎碾到了什么东西。

    细碎的“咔嚓”声不断从下方传来。

    苏明安盯了一眼暂时没有动作的黎明,迅速低头观察。

    下一刻,直观的恐慌,如同洪水一样淹没了他的大脑。

    他看见了一片惨白。

    轮椅之下,是被碾碎了的无数枯骨,碎裂的小腿骨、大腿骨、髌骨、手骨……甚至还有如同蛋壳般开了一半的人类颅骨。

    它们有的还呈现完整的形态,有的已经被车轮碾碎,像是细碎的,燃尽的骨灰。

    人类在直面同族凄惨的死相时,会有极强的共情心理,这种情绪会延伸到生理层面,让他们无法遏制地感到恐慌。

    这间地下室本就有些古怪,那墙面上的血纹,就透着一股歇斯底里的情绪感染力。

    苏明安一时间有些喘不上气。

    他盯着这堆人骨,下意识回想起了死亡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他而言非常沉重,他的死亡次数远比正常人类更多。

    “亚撒博士。”黎明注视着他:“你是‘治国者’,你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理想国》【治国者】。

    无需受到‘理想国’法律的束缚,理想之上的统治者。

    “你是我的改造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您是我的父亲。”黎明说:

    “【你的人格,即为我的名字。】”

    “那他是什么?”苏明安指着“呜呜”叫着的男人。

    “您问他吗?”黎明思索了一会,像在思考给这个男人什么定义。

    片刻后,它眼中电光闪过,似乎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它的双手垂在身侧,表情温和,模拟着一个乖巧而和善的服务者形象。

    “他是一个不合格的‘治国者’。或者说,是一位失去了公平性的,不配担当统治者的父亲。”黎明微微歪着头,声音平和而清润:

    “【在真正摆脱人类的身份前,任何人的‘高尚’都拥有保质期。】”

    苏明安倏地想起了,他在副本开局时,在口袋里看到的一张名牌。

    ……

    【“造梦”名词释义。

    寻找人生意义,追求灵魂自由的组织。主张提取人类的DNA,经过编码进行保存。】

    ……原来如此。

    这个男人似乎丧失了神智,只剩下野兽般的哀嚎和一具空壳般的身体。

    苏明安有些想闭上双眼他不知道他自己此时拥有的一对眼眸,是否来自于这个失去双眼的人?

    等等,这间地下室,除了这个男人,好像还有不少碎骨……

    “咔嚓”一声轻响,一股冰寒、阴冷的感觉瞬间上身。

    一枚白色的碎骨,从上方掉了下来,掉在他的双腿上。

    ……为什么碎骨会从上面掉过来?

    他似有所感,无视近在咫尺的黎明,缓缓,缓缓地回头。

    倏地,

    他望见了一座堆叠而起的白骨之山。

    它呈现金字塔的模样,堆在他的身后,几乎堆满了后侧的一大半地下室。由于几乎没有光,他到现在才看见它们。

    这其中全是人类的骨头,惨白和冰白的颜色交叠在一起,甚至夹杂着些没有褪去血肉筋络的深红,它们像血红的蜘蛛网横亘在白骨之上,将这红白相间的暗色场景塑造得瑰丽而静谧。

    “哗啦啦”

    后方的碎骨山被轮椅碾到,丧失了平衡,在苏明安回头的这一瞬,它们如沙塔倒塌般崩塌而下,细密的碎骨“唰唰”地如雨点般砸在他的身上,触感坚硬而冰冷。

    它们打在他的脊背上,细密地,用力地,紧紧地拥住了他的身体。

    他坐在由自己的碎骨堆积的小山之中,骨粉如白雪般散落。

    这些各种各样的,散落的骨头,能组合成一个又一个完整的人类。

    “这些骨头,它们都是‘我’?”

    他一字一句地说。

    他在刚刚看见被铁链锁住的男人时,以为这里只有一个阿克托。

    但没想到,原来他所见的一切,他的轮椅下,他的身上,他的头发和他的指间……它们全都是亚撒·阿克托。

    他们化为了无生命的冰冷骨骼和骨粉,渗透了他的衣服,洒遍了他的全身。

    像是无数个逝去的亚撒,死死地,紧紧地箍住了他。

    “是的。”黎明说。

    它伸出了透明的手,虚抚着他的眼眸,像是在‘测量’着什么。

    ……也像是随时可能剜去他的双眼,将他化为这些骨骼之中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