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一薅神 芊舟

第二百八十二章 来一决高下哟

    第二百八十二章 来一决高下哟              

    这马云腾究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施展起来威力竟然隐隐压过了他从小在栖霞派修炼的上等功法!最可怕的是气势越打越强,简直让他有些透不过起来。

    再这么下去不行,步子良一咬牙收起天罡子午锤,打算直接与马云腾真身搏斗,他自信自己从小吸收金身灵雾修炼,八品后更浸泡好几年的仙灵泉,身体的强韧程度远远超过马云腾,马云腾等几个人满打满算在仙灵泉里泡了不过一个月罢了,再天才也不能跟他比!

    马云腾见对方放弃动用灵器,气势汹汹直冲过来,心中好笑,干脆也召回冰龙,挥拳迎战。

    步子良没想到他竟然明知仙灵泉的厉害,还敢与他拼体质,登时大喜过望。

    两人双拳在空中一撞,步子良的神情迅速从惊喜变成了惊骇……

    汝一仙君看见这一幕,连连摇头道:“步子良必败无疑。”

    故晚、祝薄两位仙君不忿,正待反驳,却听砰、砰、砰连续三声巨响,衡止、衡二、步子良相继被撞飞出去跌落台下。

    而号称拥有接近八品仙君体魄的步子良是直接被马云腾一拳打飞出去的,马云腾站在台上稳如泰山,一点事儿没有,已经回身去与雪鸢合击刘欣欣了。

    “怎、怎会如此?”不但跌落台下狂吐鲜血的步子良不明白,故晚、祝薄仙君也不明白,莫非马云腾真的天才到泡一个月仙灵泉的效果便胜过了步子良泡几年的?

    纯粹肉搏,怎么最后输的竟然会是步子良?!

    素宝斋、仙灵宗四位八品祖师相视一笑,尽擅仙君道:“你们消息也太不灵通了,你知道衡止、马云腾当日八品经受过什么样的雷劫?”

    故晚、祝薄两人摇头表示不知,心里却暗暗浮起一个想法……不会是那个吧?他们两个竟然能活蹦舌眺挨过那样的雷劫?这也太可怕了!

    “无声惊雷!”际翔仙君公布出的答案,正是他们不敢相信的那一个。

    栖霞派的这两个仙君骇然惊叹,难怪当日衡止和马云腾,会挡得住赵坤六人的秘法合击而安然无事,这样的弟子无论对哪个宗门都是稀世奇珍!

    如果说栖霞派的这些八品仙君泡过仙灵泉,拥有的是接近九品仙君的体质,那马云腾则是经过洗髓易经的真正九品仙君法身了,所欠的只是体内修为火候而已。

    步子良输给他一点儿都不冤,冒牌货与原装正品怎么比?

    雪鸢那边多年积存下来的符箓不要钱一样向着刘欣欣狂轰乱炸,刘欣欣一边应付她,一边看见自己的人连连失利,又气又急,提醒了许林、陈展那头,步子良又被对方打飞出去。

    衡止与衡二虽然被打下台,困住许林、陈展的法阵也失去了效用,但是两人下半身十分不灵便,好不容易拔断了缠绕在腿上的大量藤蔓水草,挣扎了好一阵都没能站起来。

    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狗一样的队友!刘欣欣被这两个人气得七窍生烟,一边闪躲雪鸢铺天盖地的符箓,一边大叫道:“滚!滚过来!”

    他不是在骂人,而是让许林,陈展别浪费时间试图站起身了,以他们具有反弹一切外来攻击的特殊法身,只要在台上翻滚碾压马云腾与雪鸢,就能将他们逼得手忙脚乱,而刘欣欣自己也能腾出手来重整攻击了。

    可惜他的提醒还是晚了一些,或者说,许林、陈展两人的反应慢了一些,等他们克服心理障碍,打算不顾一流宗门八品长老的脸面,满地打滚的时候,刘欣欣已经被马云腾和雪鸢合力打成重伤,倒在地上只有吐血的份了。

    雪鸢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向他们滚过来的两个大巨人,揉了揉脸狠笑道:“这两只怎么办?打老娘的师弟师妹?!不敲破他们的乌龟壳,老娘不甘心!”

    “用衡止的办法吧,他们壳太硬了。”马云腾淡然道,眼看着自己的同伴重伤下台,他也很不好受。

    栖霞派的人认定马云腾早晚会认祖归宗成为马氏的人,但是马云腾自己看来,凌云派这些人才是他的手足至亲,马氏与之相比,连个屁都不是。

    雪鸢知道他说的有理,悻悻然道:“也罢,就用衡止的法子替他报仇!”

    那边许林、陈展眼见自己这方仅剩他们两个,也有些急起来,许林急中生智,勉强翻身坐起,双臂握住陈展的双腿,将他当兵器一样舞动起来。

    有体外的法身保护,陈展的耐摔打能力不是盖的,用力伸长双臂就想着雪鸢和马云腾方向抓来。

    他们现下的巨人法身对于马云腾、雪鸢而言近乎金刚不坏,而且又能反弹一切攻击,除非两人有绝对超越他们的修为,否则一切暴力攻击都只是徒劳。

    看着那一对蒲扇大掌向他们伸来,要躲过去并不是太难,但如果想抵挡那难度就大了,面对这一对不怕打不怕砸自带一身坚硬乌龟壳的对手,他们确实很被动。

    雪鸢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眼角瞄到躺在不远处奄奄一息的刘欣欣,灵机一动,甩出一条千丈藤索卷住他,就往陈展伸过来的大掌扔,陈展想过千百种对方还击或闪躲的方法,唯独没想到雪鸢会用这么损的一招,吓得马上收敛手上的力道,想把刘欣欣接住,结果扑了个空。

    雪鸢把藤索一抖,就将刘欣欣扯了回去,随手扔垃圾一样扔到台下。

    “卑鄙无耻!”许林、陈展气得咬牙切齿。

    雪鸢得瑟地大笑道:“那是你们笨!”

    许林、陈展能够成为八品仙君,自然不会真的是笨蛋,不过他们一直在宗门内闭门苦修,下山历练有师长照看也不曾经历过真正的凶险,与每日里专干黑吃黑勾当的雪鸢等自然没法比。

    在雪鸢他们面前,许林、陈展二人简直单纯得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

    许林一言不发松开了紧握陈展双脚的手,两人互相扶持着就想站起身。他们现在没有了需要支援的人,自身又足够皮粗肉厚不怕攻击偷袭,所以也就无所谓花这点时间了。

    雪鸢与马云腾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傻这么天真,真把他们当死人不成?!

    俩人对望一眼,一刻不停得绕场转了一圈,八个比雪鸢还高的大喇叭对准了擂台中央的许林、陈展二人。每个喇叭后是两张封印了希声术的符。

    放在雪鸢与马云腾身前的那一个喇叭没有放符,有雪鸢亲自上站,马云腾在他身后提供真元支持。

    观战的六位仙君见了这样的阵仗,不由得一阵苦笑,他们这分明是打算用音波攻击了!

    故晚、祝薄仙君气得连声大骂:“许林、陈展两个没见识的蠢蛋!怎么可以放任对手布置这些要命的东西,真以为自己金身不坏了不成?!”

    许林、陈展此时也醒悟对方想干什么了,他们长久在仙灵泉中修炼,肉身强悍是事实,但音波攻击主要针对的乃是神魂,他们就是真的有八品仙君的法身,也抵挡不住啊!

    他们急忙想散去行动迟缓的巨人法身,恢复本身躯体好尽快去破坏对方的必杀之局,可惜晚了……

    轰!轰!轰!轰……数不清的巨响自四面八方涌来,一波接着一波,震得两人天旋地转,法力凝成的巨人法身终于土崩瓦解!

    许林,陈展觉得自己满脑子只剩下回荡不休的轰声,连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了,摇摇晃晃一跤摔倒在地。

    马云腾收回按在雪鸢肩头上的双手,疾步走到场中左一脚右一脚把两人踢飞下台。

    雪鸢回过神来,娇喝道:“你好歹给我留一个啊!”

    马云腾懒得理她,转头望向裁判席上六位仙君的方向,该宣布结果了吧。

    偌大的擂台上,只剩下他与雪鸢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昂然直立,胜负已经很明显了。观众席上哀鸿遍野,只有极个别抱着投机心态买了凌云派赢的人狂喜不已。

    故晚仙君看了一圈其余几个人,干咳一声站起身宣布道:“今日的斗法比试,凌云派胜!”

    观众席上哀声更甚。

    自己宗门的子弟输给了西南边陲一个三流门派的人,故晚仙君脸上却看不出来半点不高兴,旁人只道他涵养好,有不少觉得马云腾很眼熟的人,隐约猜到了一些,大部分人都不明就里。

    马子默仰头看着裁判席上笑得从容的故晚、祝薄仙君,心中生出一股大势已去的不妙-感觉,今日他不知输了比试,还输掉了他好不容易才在宗门里建立起来的声名地位,他不甘心,非常非常不甘心!

    “我不甘心!”几个声音不约而同传入他耳中,马子默一愣,抬眼就见几个师弟灰头土脸满腔悲愤地站在他面前。

    刘欣欣不甘心,如果不是他有这些“猪一样的队友”,今日本该是他大放异彩为宗门建功长脸的好机会。

    许林、陈展也不甘心,不是他们太弱了,实在是对手太奸诈。

    反而往日叫得最凶的步子良沉默不语,他是被马云腾一个人凭着实力打下台去的,他宁可自己跟其余四个人一样是被人算计的,这样他还可以自欺欺人,他并不比马云腾弱。

    马子默慢慢站起身,看着站在台上被万人瞩目的马云腾,那个位置应该是他的!让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小子轻易夺去他的一切,他怎能甘心!

    他想过隐忍一时,徐图后计,但是看故晚、祝薄两位仙君的表现,他知道他不能忍,一旦马云腾得到老祖宗的看重,他会得到栖霞派能付出的一切最好的资源,包括那部功法,他会将他远远抛在身后!他必须阻止这一切发生!

    “马云腾,可敢与我光明正大一决高下?”马子默以满场观众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道。

    马子默的提议,令广场上的人再度沸腾,马云腾他们刚才大获全胜确实精彩,但总透着点取巧的意味,对于一大群花了仙晶进来看热闹的人来说,不算太尽兴。

    马子默这一方明明实力更强,但是到了擂台上,被对方算计着玩,虽然凌云派同样付出了三人重伤的代价,可稍微有点眼力的,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实战之中,往往是凌云派这样灵活机巧、应变迅速、配合默契的队伍,更能够取胜。

    观众和栖霞派的两位仙君,都心情复杂,他们也没想到马子默会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输了就是输了,继续纠缠,在他们看来,不是找回场子而是有失风度。

    但是话已经出口,他们也不好阻拦,而且,他们都想看马云腾跟一个修为高于自己的人比试。

    “死不要脸的!云腾你待会儿可别留手!”雪鸢大声娇呼道。

    马云腾取出橙子给的丹药服下,身体迅速恢复到最佳状态。台下橙子正抱着小狗坐在余庆等三人身边,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对他微微笑了笑,那柔和静谧的神情令他的心一下子宁定下来。

    马子默一跃跳到擂台上,盯着马云腾以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沉声道:“今日我们就全凭实力一战,如果你胜了,我便承认你是马氏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

    汝一仙君起身宣布道:“规矩与先前一样,比试开始!”

    马云腾与余庆、雪鸢等故意示弱闪从马云腾与步子良短暂对战那一幕,马子默已经可以肯定他的躯体强度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比他们这些浸泡过仙灵泉的人还要强韧,所以他一上来便用上了最拿手的灵器法宝,不肯与对方近身拼杀。

    马云腾双手结印三面冰盾先后迎向电光,在紫色雷电的轰击下片片碎裂,但是当第三面冰盾碎裂后,紫色雷电的威力也被消耗殆尽。

    台下雪鸢见了气得暴跳如雷:“仗着手上有上品仙器吗?按规定不能用啊!”

    橙子反而相对比较平静。

    马云腾从储物腰带中取出那个晶莹剔透的石蒲团,运转髓冰诀将法力灌注其中,石蒲团竟然变得柔软如面团,一分为二,变成两个透明手套裹着马云腾。

    他不再闪避那些紫色的雷电,挥动双拳向着马子默方向猛冲,无数电光在马云腾的拳下被震得彻底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