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一薅神 芊舟

第四百零二章 此生最后一次机会

    “没用的,既然是他设计的一切,怎么可能没有后手。想必现在在返回源晶城的途中早就布满杀手,不把我杀了他如何罢休,而且我们也未必不敌,从这开始破他的局,”跟他同为出一门多年,刘贤怎么可能不清楚这肖然性格如何,行事作风了如指掌,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和他师出同门,既然他执迷不悔,一意孤行,那就由我来清理门户,省得给师尊他老人家丢脸!”

    话毕,两人刀剑相交,生死决斗。

    两人都是炼药师且是同门,修行的都是火系功法且大类上非常相近,看着两人的对决恍惚有种看着自己跟自己的镜像对打一般,出招的类型,角度,方向相差不大,战斗技巧,经验方面也不见得对战斗有多大的影响,就算有也不过是一时的高潮迭起,无法做到压倒性的胜利,但两人在真气浑厚上的差异却决定性地影响了这场战斗的方向。

    毕竟现在是一个弄月境跟一个虚空境的在交战,就这天堑任肖然使出再多的诡计也无力弥补,战斗没过多久便已然倒向刘贤这一边。

    “师兄,就刚才交手来看你对我的恨意我清楚了解了,只是就你现在这模样要想杀我太可笑了,不入弄月境怎么知道天地浩渺。法天象地!”刘贤双手结印,从他体内升腾出一百丈虚影包裹全身,虚影凝实,变成实实在在的巨人,刘贤也置身于巨人胸口之中,操控巨人,如臂使指,两人动作同步,

    “忘了师兄你也曾经达到过这一境界,那你就应该了解这一招的威力,死在这一招下吧!”

    刘贤操纵着巨人一拳向肖然砸来,纵若你肖然再强在这毁天灭地的力量面前也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只要一拳砸中当即连飞灰都不剩。

    “法天象地?可恶的家伙!”正如刘贤说的,在这份压倒性的力量面前,肖然一个虚空境初期自然不可能抵挡得住,只能任其宰割,不过他的脸上一点恐惧的表情都没有,也不是一副绝望,束手就擒。

    就在刘贤一拳要把肖然轰爆之时,一只大手拦下他,肖然安然无恙。

    “小子,以为就只有你一人达到了弄月境?”关键时刻鬼面人也使出“法天象地”召唤出百丈巨人出来,一把抵挡住刘贤的一拳。

    “还真是无情无义之辈,对自己的师兄也能毫不留情!”

    “哪来的鬼人,敢来管我们的家事?就连你一块收拾了!”刘贤见已经无法一招了结了肖然便将攻击的目标改成了鬼面人。

    两个百丈巨人一颤便有地动山摇,日月失色之效,不用多做些什么,光是两人拳相对碰,发出的劲风便已削峰平谷,改换地貌,将附近的山峰捣鼓个遍。

    打斗没过多久,两人便从“法天象地”状态中解除出来,这倒不是两人大发善心不忍破坏这附近环境,影响当地居民,实在是这一招消耗太过惊人,仅仅催动这一会儿便将体内真气给消耗给七七八八,再维持下去就会自动消耗自己的真元了。

    刘贤原本想以这一招速战速决,没想到肖然竟能请来一弄月境强者,实力强悍程度比之自己也不遑多让,还真是小看了他。不过虽然不能再使用“法天象地”一招,可并不意味着战斗的结束。

    两人一边拿出真元石吸收恢复,一边发起攻击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鬼煞阎罗刀!”

    “星火燎原·焚绝大地!”

    刘贤打出一排火焰气浪扑打在鬼面人的真气刀刃之上,要将其给全部吞噬焚烧干净,周围躲避不及的其余鬼面人在这一招下也直接被牵扯其中活活烧死,一切发生的就是这般迅猛根本没给他们多少反应时间。

    “好厉害的火焰,怕是已经不弱与火灵了,虽还没有生命,却又很是接近。”肖然本就是名五级炼药师,除了灵草药材外,他最熟悉的莫过于火焰了。

    天下宝火众多,可若是能够孕育出火灵这种神奇生命来的火焰却是少之又少,但无一例外都是威力强大的种类,虽没有人给这些火焰一个排名,但这种火焰绝对能排在前列。

    而刘贤吞噬的这种类生命火焰虽不及已经具备生命体征,诞生出自己的灵识的火焰却也差得不远。细细观察刘贤的这火焰能够发现这火焰的强度竟还能随着使用者真气强弱发生改变,这就格外惊人了,也就是说他的这火焰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和成长性,能够随着刘贤的修为提升而不断晋级。一想到这,肖然的杀意就格外浓烈。

    “没想到师父竟连这都给了你!太偏心了!”趁着刘贤现在还没恢复过来,肖然想要出手偷袭,却被海晶长老给拦下。从刚才刘贤和鬼面人召唤出“法天象地”进行战斗他就没发挥出什么作用,现在可就不同,保留下绝大部分的力量意味着极大的优势。

    现在形势对刘贤这一边很是有利,至少势均力敌。

    就在刘贤想要一鼓作气反杀肖然和鬼面人之时,鬼面人也终于露出了凶恶的獠牙,手中太刀凭空抛起,一把抓在手上迅速朝下一挥,天空降下万丈光芒下来要将刘贤两人当场击杀,速度之快根本就不是海晶长老这种人能够抵挡得了的被光芒格杀倒地,而刘贤反应快些受了点轻伤倒无性命之忧。

    “星河剑阵!”

    “你们…”事发突然,看着丹阁长老就这样被贼人杀害,就当着自己的面,刘贤恨得咬牙切齿,“既然如此,那就看看你们如何挡下我这一招!”

    一声呐喊,一个虚影从刘贤体内浮现出来,高达百丈,不过这虚影模样倒跟刘贤模样不一,也没有跟之前一样有虚影变成实体。

    这不是法天象地!法天象地所使出来的巨人模样一定是其本人模样,而且刘贤现在所弄出来的这虚影无论是气势威压还是蕴含着的庞大力量都不是之前的法天象地所能够比拟得了的。

    “终于使出来了吗。天武境强者寄宿在你体内的神道虚影被激活了!”

    “受死吧!”神道虚影虽然跟法天象地有着诸多不同,但有一点几乎相同的,一次性使用的神道虚影可借由寄宿者操纵进行同步行动,刘贤操纵着神道虚影朝着肖然和鬼面人一指点杀下去。

    惊人威压铺天盖地而来,鬼面人连忙催动法天象地,召唤出半截手臂一拳轰击对其进行防御,可在这神道虚影面前,任你的法天象地如何强大也不过如同蝼蚁,寸寸破裂。

    “没用的,就凭你的法天象地就想抵挡住天武境强者的神道虚影,简直是痴心妄想!”虽然好奇这鬼面人如何这么快的恢复力量能够使出法天象地来,但刘贤也浑然无惧,一指点下,誓要将其灭杀。

    神道虚影虽然厉害,可毕竟不是自己的力量,只是天武境强者寄宿自己体内在危急存亡之际救自己一命的力量,一旦用了就没了需要补充回来才行,不然什么防御法宝不直接无用,就请天武境强者来为自己设下这神道虚影就行,反正对天武境强者来说设立一道神道虚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所以对于众多年轻子弟来说,这长辈种下的神道虚影就是他们最后一道保命符,轻易不能使用。

    鬼面人的法天象地被破,两人在自己的一指点杀之下最终还是死去,尸骨无存。

    就在刘贤收好准备离去之时,一个声音响起,让他寒毛竖起。

    “神道虚影的力量用完了?看你还有什么招?乖乖受死吧!”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鬼面人。他带着肖然再次出现在了刘贤面前。

    这怎么可能?他们不应该在神道虚影攻击下尸骨无存了吗?怎么还活着?

    “金蝉脱壳吗?”虽有不甘,但刘贤还是恢复神智,想清楚这一切,看向自己砸去的位置除了一个大坑就是两具替身傀儡。

    真是好手段啊!

    现在刘贤手段尽出也没能怎么着对方,情况对他是压倒性的不利。

    “你放心,你欠我的可别想一死了之,在你死之前我定要让你好好偿还!”说着肖然一脚朝着刘贤踢来,将他踢飞到半空之中双拳来回交替不间断锤打,发泄的怒火。现在刘贤体内真气根本没恢复过来,加上使用了神道虚影更是将最后一丝真气给消耗一空,体内哪还有多余的力量来对抗他,就算是想要点燃真元力量也没那个机会。

    一顿暴揍之后,肖然对这种无聊的把戏也彻底失去了兴趣,一剑刺破刘贤心脏。不愿死后自己尸身为肖然这小人利用侮辱,拼着最后一口气刘贤一掌拍出挣脱肖然的束缚,却被对方反过来一掌打落下断坡。

    “呸,死到临头竟还想着反咬一口,果真歹毒!”

    怒骂道,不过肖然倒没再对掉落下断坡的刘贤再加以确认,反正他的心脏都被自己刺破,再费那个功夫去找一具尸体做甚?

    “好了,带上这海晶长老的尸体回到丹阁去做你该做的事吧!”鬼面人也没对这刘贤穷追不舍,催促肖然道。现在自己已经按他的要求解决掉了刘贤,按照计划该让肖然恢复其丹阁阁主之位再替自己夺得雷帝头骨,事情完全按照自己的剧本发展,毫无意外。

    鬼面人和肖然走后不久,断坡之下,

    一大一小两人围在刘贤“死尸”旁。

    “师父,这人还有救吗?”

    大人没回答小的,一心给刘贤灌输生命力,吊住他最后一口气。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马云腾和童童。当刘贤和鬼面人召唤出法天象地进行神仙打架之时,马云腾正好带着童童在附近采摘灵草灵药,感知到有人打斗就赶紧隐藏起气息,有马云腾的保护自然不会受到他们战斗的波及。

    “救…救救我…”刘贤神志不清支吾说道。

    “先把他带回去再说!”确认这人没死,马云腾便一路输送生命力给他带回童童家,安置好之后从其空间戒指中找到不少上好的丹药,抹去上面的神魂印记取出一些疗伤药给他服下。

    虽然不知道这人身份,但看到他遭到血魔教那些鬼面人的追杀想必不会是什么坏人,让他呆在童童家休养,考虑到他的身份或许会遭到鬼面人的再次追杀,马云腾反复告诫童童和童童爸让他们千万不能泄露这人在他们家的秘密。

    “还是师父厉害,三两下子就把这人给救活了!”

    至于童童尊称自己为师,那是因为这段时间里马云腾教授他不少丹药知识还送给他一本丹药书籍,小家伙高兴的就硬是要拜自个儿为师,这让一向不喜收徒的马云腾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就默认他这样子称呼了。

    “哪有的事,不过是举手之劳,这还得多亏他自己备有不少上好的丹药,否则就是搁我手里头也救不了。而且你知道这人有多强大吗?他可是名弄月境强者,比我厉害多了。”

    “弄月境?那是什么。”

    小家伙出身低微,又一心只喜欢丹药,不习武道,对这些武道境界自然没什么概念。这这段时间,就让这人在童童家好生休养吧,至于他恢复过来想要干什么以后再说。

    …

    丹阁,

    肖然带着海晶长老和朱管事尸体回到了丹阁,声称在去追击朱管事途中遇到鬼面人截杀,与被追杀的刘贤阁主会合,不敌鬼面人,最终刘贤阁主舍生取义救出自己。

    现在刘贤身死,阁主之位出现空缺,肖然当然义不容辞自告奋勇坐了上去,哪怕有几个不长眼的家伙阻拦那就是杀人不过头点地的事,顺利夺回阁主之位。

    肖然夺回阁主之位第一件事就是废了静溸,废黜其一切职务,以私通王家出卖丹阁利益也借口将其压入地牢,而证据也理所应当的从她房间之中搜寻出来。

    丹阁地牢里,

    肖然带着唐婉来这儿好心探望静溸,也许会是此生最后一次机会了吧。

    “我愚蠢的徒儿啊,我不是告诫过你,我能给你的一切我自然也能够将其全部收回吗?我养你育你,你竟然还想着联合刘贤那个奸佞小人来陷害为师我,当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只怪我当初瞎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