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一薅神 芊舟

第四百零四章 富得流油

    “今天第一件拍品是天羽草,这是风属性体质的圣品灵草,能够极大帮助修炼者修行感悟,对破荒境下有如神助。起拍价为一百万中品真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中品真元石,竞拍开始!”

    “一百一十万!”

    “一百三十万!”

    …

    虽然此次拍卖不少人是奔着雷帝头骨而来,但也有不少人是为其他宝物而来,他们自知凭借自己家族的实力无法夺下这雷帝头骨,更别说保住它,所幸也就不去惦记什么,反正自己需要的是能够增强家族实力的东西,退而求其次不失为一良策,也是有自知之明了。

    灵草妙药,功法秘籍,拍品拍卖了一件又一件,其中也不见这王家有出手过。

    不过,终于轮到最后一件拍品,也是今天的压轴大戏雷帝头骨的拍卖。

    “这王家不会真的是为了这头骨而来的吧?”

    “不知道,不过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有好戏上演了。”说着那人示意大家便拍卖场上那些优等座位上的人看去,袁家少爷袁宏志,丹阁肖然阁主,新晋世家陈家以及龙家等,哪一方不是在源晶城根深蒂固,根基深厚的,又或者是如彗星冉冉升起,又岂是王家这种处在崩溃边缘的没落世家能比。

    原本只以为王家是想来拍卖些什么别的宝物来增强自己的实力以图东山再起,可这么多宝贝竞拍下来也不见他有什么举动,就连一次叫价都没有,很明显他王家就是直冲着雷帝头骨而来的。

    当然也不排除王家只是想观赏一二而不出手,只是以现在王家现在的财力还不节省每一颗真元石还要出来如此败家还真是匪夷所思,而且还得遭受各种白眼非议,傻子都不会这样做吧。

    “各位嘉宾,下面是我们本次拍卖的最后一件商品,也是大家翘首期盼以久的,由我白家白眉家主等人夺得的玉棺中的两颗疑是远古天庭四帝之一的雷帝的头骨,起拍价五百万中品真元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中品真元石。竞拍现在开始!”

    “六百万!”

    “七百五十万!”

    …

    “六千万中品真元石!”

    谁啊?这般直接就把拍卖价格涨到一个天价,莫不是白家找来的托?大家顺着声音的主人看去,不是坐在优等座上的任何一位,而是来自普通座位上的。

    还是王家!

    “这王家果真实力雄厚,没落至此也还能拿出大一笔巨款。”

    “我看这王家未必就只有这点财力,应该还能再加点。”

    王家这样一鸣惊人,虽说给自己长了不少脸面,却也引起众怒,尤其是坐在优等座上的那几大势力,大家都是几百万的加价,你王家倒好直接就把价格抬到六千万,无论最后这雷帝头骨为何人拍得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小,这让原本心中还有一丝幻想准备低价拍得头骨之人彻底死心,这一切都是王家害得,让自己白白浪费了那么多钱。如果说你王家还是以前那个风华正茂,一般无二的豪门世家王家,那大家没谁不服的,可现在你王家都已经落魄到什么地步了还不好好夹着尾巴做人?

    台上拍卖师小晓小姐大声高喊,“六千万一次,还有更高的吗?”,一锤敲下,她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有点颤抖了起来,这是六千万啊,那是多少人家生生世世都花不完的财富,自己担任白家拍卖师,是以分成来结算自己的工钱,虽然只是很小的一个比例,但现在六千万的这个基数,自己分得的也足够自己花上好几百年了,想着就连口中的话都开始想连弹珠般喷出来。

    正当她想要喊出“六千万第二次”之时,优等座位上有人站了起来,

    “慢着,我对竞标之人的财力有所怀疑,我怀疑有人想要恶意竞标,故想要先查验一下他是否真的能够拿得出这六千万中品真元石出来!”

    他张口闭口都不提王家字样,话里行间无不充斥着对王家的蔑视与挑衅。他是龙家家主龙奇水,以前不过是个一依附于王家的三流家族,以贩卖皮毛药草为生,处处要看王家的脸色,还得卖力讨好,现在王家没落了,他龙家强势崛起,成为他王家空缺出来的豪门世家的有力竞争人选之一,自然不会再顾忌王家什么,还要把以前所遭受到的耻辱加倍奉还。

    说得好听点就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时来运转,说得难听了就一副小人嘴角,尽情嘚瑟。

    “恶意竞标?不会吧,这王家还真敢这么做就不怕白家震怒?”之前听到王家报出六千万天价还在诧异的众人在龙家主的一语点拨下恍然大悟,的确有这个可能,可能性还非常之高,在惊讶的同时也对王家这种搅屎棍行为不齿,都沦落到何种地步了也不消停一会。

    什么是恶意竞标?你把拍卖品价格炒到了一个天价,无人能和你竞争,顺利多夺标,最后你又说你没钱,拍卖场不恨死你才怪。

    听到这话,白眉脸色直接阴沉了下来,若真如龙奇水所说,王家就是来闹事的,那自己怎会轻饶于他。小晓小姐也是尴尬得很,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

    “请白家主放心,我王家绝对不会故意破坏这场拍卖,以我王家信誉作保。”王天风连连解释,生怕白眉不信直接将自己轰走,报复王家,若是那对王家而言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以你王家信誉作保?你王家现在这名头还值几个钱?”龙奇水不依不饶,硬是要让人把王家往闹事那一块联想而去,心里巴不得白家家主白眉断定王家就是来闹事的一气之下把他们还赶了出去顺便再把王家余孽给铲除干净,又或者是这王天风忍不住当众发火,这样也省下了他一番磨嘴皮子的功夫,名正言顺就能让白眉出手,做实闹事之罪。

    “既然龙家主这么肯定我王家拿不出这笔钱来,不如你我打个赌,若我王家拿真拿不出这六千万来,我连人带滚爬出这拍卖场,否则你就给我赔礼道歉,就赔我个一千五中品真元石就好,你看如何?”王天风也不是个傻子,自然清楚这龙奇水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既然你出招了,那我怎么也得还以颜色才行。

    王天风这话一出本就让心里起疑的众人琢磨不透,难道这王家还真能拿出这六千万中品真元石出来?还是说他王天风故意使计离开现场?只不过若是他的缓兵之计,他王家现在已经以六千万喊了出去,虽然只是丢些脸面也能顺利离去,但这恶意竞标的罪名可就再也说不清,洗不掉了,接下来王家要承受的可就是白家的怒火,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的下场。

    只是现在是王天风先发制人,倒让龙奇水有些骑虎难下。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王家也配和我赌,和我平起平坐太看得起自己了,当真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王家?”龙奇水怒斥。

    这话在不久之前就是给他十万个狗胆也不敢说,只是现在,原本应该是“你一个小小的龙家也配和我王家这样说话”的剧本主客发生了颠倒。

    “既然没胆,就别在这耍什么威风,丢人现眼!”

    “你!”龙奇水暴怒而起,撸起袖子准备和他交手一番,可气势有了人的胆子却又瘪了下来,这王家是没落了,可还有个虚空境中后期的王天河坐镇,而自己不过才虚空境四重天修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毕竟龙家也只是个新晋世家,底蕴方面还有不足,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碾压王家,便找了个理由推脱掉,

    “算了,今天看在白眉家主举办拍卖会不忍打扰就大人有大量放你一马,改日必定有你好看。”

    “宵小蝼蚁,也妄想学雄鹰高飞?可笑!”这下子又变成王天风不依不饶了,一句话直接怼死他,要拼家族实力他王家今日是拼不过了,不过就个人力量他还是稳赢龙奇水,若是这样还让对方骑到自己头上撒泼,这口气还如何能忍。

    “好了两位,给白某人一个面子就不要再吵了,和气生财嘛。不过这钱财嘛还是得请王家主随我前去清点一下。”关键时刻还是白眉家主出来当了和事佬,两人若是到别的什么地方去吵去闹,打死打伤他都不在乎,只要别是在他的地盘就行,但现在不仅在他的地盘上起了冲突还是在这样一个场合,他就不得不管管了。不过白眉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不管怎么样,你王家还是先和我去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财力再说,很明显他心里也不太看好王家。这件事可别想着这么糊里糊涂就想糊弄过去,否则让他这白家的生意还如何做下去。

    他白眉是个生意人,不想得罪任何一个朋友,如果自己的鲁莽给王家带来什么不好印象,大不了就赔礼道歉什么的,可若是被王家这么糟蹋自己的信誉,他也不介意来点硬的,更何况是现在的王家。

    “好,我想和白家主私下检验一番。”

    “好。”白眉不担心这王天风敢耍什么花样,一个快到弄月境中期的强者还会怕他一个虚空境中后期的?

    白眉带着王天风到另一处地方去亲自检验,虽说有空间戒指这样的宝物,可毕竟是六千万真元石之多,怎么也得找个隐秘地方才行。

    不出一盏茶时间,白眉家主和王天风再次回到拍卖场中,还赔了个笑脸相迎,“我宣布,王家的竞标有效!”

    白眉这话一出,不少人脸色那叫一个难看,不过更多的是人们的热议。

    “这王家还真是不容小觑,竟还拿得出这么多的真元石。”

    想要竞拍雷帝头骨的人现在的心情也是不爽:原本以为王家遭受如此重创应该没有那份实力来和他们竞争,也就将王家从竞争人选中除名,现在突然说王家也能拿得出这实力来竞标,不就等于平白增加一个对手了吗,实在是一大错漏。尤其是以前王家还是三大豪门世家之一,谁知道到了今天还有多少的实力没发挥完,这不得不让人顾忌几分,当然有的人也浑然不觉得有什么,纯粹就当做看一场马戏,看猴子们有何表演,就比如说丹阁的肖然,在王家全盛之时他都能将之整得半死不活的,现在沦落至此还怕他掀起什么浪来?

    就在拍卖场为雷帝头骨竞争得热火朝天之际,

    源晶城拜火教分坛

    何墨长老的修炼室内开始有了一丝动静,光芒四射,周边的天地灵气不断汇聚到分坛上空,源源不断注入其中,看来已经到了何墨长老突破的关键时刻。

    为了不让何墨长老受到任何干扰,张沐雨让分坛内所有人都撤离了出来,并把守好其所在的修炼室,也帮不上什么别的忙了,只能在外面来回踱步,

    “师叔祖,你一定能够成功的!你可一定要快啊,不然这雷帝头骨可就没我们的份了!”

    而此时的拍卖场内,在王家喊出一个六千万的天价之后,雷帝头骨竞标价格却并未停下,

    “七千万!”

    这次投标的是袁家少爷袁宏志,一时压过其他人。没想到在阵法师协会海选之后这家伙沉寂这么久到现在才发威,让人都差点忽略其存在。只不过这袁宏志又干嘛要掺和进来他不是不擅长武道的吗而且本身也不适合雷系,对此坐在他不远处的袁家老祖特别不解,同时忍不住叹气,这孩子本来天赋是有但和别的天骄相比就差远了,没想到现在想要分心去学什么武道,内心庞杂,注定没什么大的成就,他的内心忍不住的失望。

    “七千五百万!”

    价格不断上涨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反正增加的速度不断加快。

    “一个亿!”当肖然喊出这个天价之时,震惊四座,还想要出手的袁宏志,王天风等人也纷纷止步,这个价位实在是太高,让人望而却步,无力再跟他竞争。

    “真是聒噪!”

    丹阁不愧是个十足的大财主,富得流油,让人发指。

    三锤落下,最终丹阁以一亿颗中品真元石成功将雷帝头骨给拍得。白眉将两颗头骨连同盛放头骨的容器一同交付给了丹阁,被肖然派人先将这两颗头骨运回丹阁,自己选择留下来再个白家主闲聊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