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起飞的大象

第二百零八章:源稚生的XP暴露了

    王将既然敢采取这种策略,就肯定有最后能完美收官的自信。

    那么蛇岐八家中他除了能控制源稚生外,肯定还能调动不少力量,这么分析的话,橘政宗的可疑性就大大增加了。

    只是他还有一点不太明白,就是王将每次是怎么“复活”的,如果说他和风间琉璃杀死的人,都是影舞者替身,那些影舞者的“演技”也未免太好了,就像是住着王将本人的灵魂。

    “陆兄下午准备去哪,要去见老爹吗?”

    源稚生问道。

    “不了,我下飞机后就联系了绘梨衣,说要去找她的。”

    陆晨摇了摇头,“和你们大家长的见面,就排在明天吧。”

    不是他行事嚣张不讲礼节,专门晾着蛇岐八家的大家长,而是因为绘梨衣刚刚又发了短信问他到哪了。

    况且他如今可是秘党的校董,斩杀了龙王的混血种第一人,就算他行事随心一些,蛇岐八家也只能陪着笑脸。

    “也行,老爹那边我会去说,明天再见吧,你会喜欢老爹的。”

    源稚生看出陆晨已经准备走人了,心说你还真是迫不及待。

    “走了,好好养伤,有情况再联系,重要但不紧急的事,用暴雪社区软件或是游戏里发给我,别用你的短信和line。”

    陆晨转身离开,背对着源稚生说道。

    源稚生看着陆晨离开的背影,低声自语道:“你对我们家族可真不放心啊。”

    陆晨这是怕他的社交软件和手机短信被监控了。

    “呼”

    源稚生吐出一口烟雾,感受着午后的阳光。

    爱情真是能改变一个人,陆兄这样的莽夫,现在做事都如此谨慎细致了。

    他打开手机,拨动了一个号码,不到五秒,病房的门就打开了,是樱进来了。

    “樱,扶我过去。”

    源稚生有些无奈,陆晨走得潇洒,把他忽悠到阳台上,这会儿他疼的走回去都难。

    这几天就安心养伤了,希望别出什么乱子,听说对神的寻找有突破性的进展,但大事要等他伤好了才行。

    ……

    和氏的屋子内,身穿巫女服的少女绕着桌子转圈,赤足踩在榻榻米上,有时点起脚尖,五颗粉润晶莹的脚趾发力时,玉足绷出优美的弧线。

    空气中回荡着少女悠扬的歌声,她并没有唱出声,只是在低声哼着某种乐曲,少女的音感很好,如果有人在的话,就能听出这是HelloKitty主题歌曲。

    大意是:

    尾巴摇摇摆摆,轻松的步伐。

    浴衣的样子也很有型喔。

    可爱地跳……

    有些幼稚的歌曲,但无关乎少女的心理年龄,大多数人在很开心时,都会哼唱一些童年印象深刻的歌曲,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绘梨衣今天的确很开心,因为她刚刚收到了Godzilla的信息,对方马上就要来找她玩了。

    而且上次Godzilla还说要带她去看更大的世界,带她离开这处囚笼。

    绘梨衣边跳边唱,素手划过巫女服腰间的大红色腰带,衣衫被熟练的褪去,拿起一只新的小黄鸭,顶在头上冲入了浴室。

    她原来的那只小黄鸭送给Godzilla了,所以哥哥又给她买了一只。

    今天的洗澡时间很短,因为Godzilla已经在路上了,她动作要快一些。

    出浴后的绘梨衣裹着浴巾,拉开自己宽大的衣柜,衣柜中相较以前又多了些新的衣服。

    她这段时间并没有出门,这些衣服是哥哥的助手樱小姐给她准备的。

    上次在一起打完副本后,她怯生生的向自己认识的唯一女性,樱小姐请教,女孩子在春天出门时,该穿些什么衣服。

    在隔了一天后,樱小姐上线时给出了建议,并说会帮自己买一套。

    后一天绘梨衣果然收到了礼物,看着新衣服她很开心,以后再也不会在游戏里嫌弃樱小姐技术菜了。

    至于樱推荐的衣物……樱哪里懂什么女孩子的穿搭,这又是段曲折的故事。

    当时樱下线后,和源稚生一起出了外勤,在路上问源稚生,“少主,男生会喜欢女孩子穿什么样的衣服?”

    源稚生当时也愣了下,看着樱的目光有些吃惊,这可是樱啊,平时对方就是一身西装,带着面瘫脸就像是一个战国时期的敬业女忍者,现在居然……在问自己穿搭!?

    不过源稚生想了想,还是给出了中肯的意见,然后不知为何……还有点小期待,但他最终也没等到。

    绘梨衣站在衣柜前,目光游走,犹豫了下还是没选择上次Godzilla买的那套,因为她听说女孩子不应该每次都穿一套衣服。

    决定了,就是你了!

    ……

    陆晨来到熟悉的源氏重工大厦,在门口负责接待他的是一个身穿和服的女人,大约三十多岁,皮肤保养的像少女一样好,既有青春残留的气息,又有成熟女人的风韵。

    “陆校董,请随我来。”

    樱井七海行了个和氏礼节,恭敬道。

    陆晨点点头,跟着对方走入电梯,绘梨衣的楼层权限卡只有蛇岐八家的家主拥有。

    电梯到站,依旧是那森冷的走廊和灯光,不过陆晨今天不太在意,毕竟他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七拐八拐后,推开那扇气密门,女医生和护士们的工作停下,见到跟在陆晨身后的樱井家主,纷纷行礼,然后恭敬的退了出去。

    “陆君,让我来开门。”

    以防万一,樱井七海率先道,要知道这扇金库门造价不低,被搞坏后修复也是要花钱的。

    陆晨心情不错,没有搞破坏的意思,退开一步,静待对方开门。

    门开了,借着门开带起的气流,一股带着栀子花香味湿润的风铺面而来。

    陆晨看着眼前的一幕呆愣了两秒。

    眼前的绘梨衣正侧身跪趴在地面,手伸入矮桌子下去够什么东西。

    今天的绘梨衣上身穿着做工精致的白色短袖衬衫,束在下面深蓝色的百褶短裙中,自下延伸而出的修长玉腿线条优雅,裹着质感丝滑的某种半透的黑色东西,在屋内橙黄的灯光照耀下透着一丝氤氲的光。

    脚心朝上,因为在奋力向前够的关系,有些曲张,五颗被包裹的脚趾似乎想弯下踩着地面借力,随后又停了下来,因为少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头间一头半湿的暗红色长发飘动,她看向那扇打开的大门。

    随后她立马直起身子,化为了乖巧的鸭子坐,左顾右盼,似乎刚刚无事发生。

    “绘梨衣在找什么?”

    陆晨岔开了话题,掩饰他方才一瞬的失态,走进屋子内问道。

    绘梨衣抓起桌面上的小本本,“耳坠掉了。”

    那是樱送她的银质落樱耳坠,以大师的工艺制成,带着飘逸优雅的美感,她很喜欢,可刚刚在吸带时,不小心掉到了桌子底下。

    陆晨仔细看了眼绘梨衣,发现对方确实只带了一只耳坠,于是他走到桌子旁,单手抓住一边,轻松的将其举起,捡起了地面上的耳坠。

    他蹲下身子,摊开手把耳坠递给绘梨衣,然而绘梨衣却没有伸手接,只是身体微微前倾,娇嫩的脸颊侧了下。

    这点默契还是有的,陆晨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伸手小心的给绘梨衣带上。

    顿时完整了,眼前的女孩儿集优雅、知性、活力于一身,浑身上下都像是在讴歌着女孩儿青春的美好,唔……还有一点点的……色气。

    谁教绘梨衣这么穿的!?

    蛇岐八家就拿这个考验S级校董!?

    这……

    S级校董好像还真顶不住。

    远在病房的源稚生忽然打了个喷嚏,有些奇怪,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在远方吐槽他的XP系统一样。

    他看了眼正在床边削平果的樱,心说上次你问我穿搭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还神秘兮兮的让我给绘梨衣送了礼物。

    一个小时后,千鸟之渊。

    陆晨从一辆黑色的罗尔斯.罗伊斯上走下来。

    他下车后一手抵在车门顶,一手伸出准备搀扶绘梨衣,让对方下车。

    千鸟之渊两侧的草坪上此时已经有不少闲情雅致的人铺好了毯子,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此赏樱花,他们看到陆晨都纷纷侧目。

    那个少年身穿一身昂贵的定制风衣,腰佩两柄长刀,身上带着无形的气势,像是东方大国古代上过战场的皇子,而他动作彬彬有礼,细致贴心,倒像是个管家该干的活。

    下车的女孩儿是什么身份?天皇家的公主吗!?

    紧接着他们看到了那双被黑丝裹着的,如神造般完美的修长玉腿,在明媚的春光照耀下,骨肉匀停,温如玉脂,神秘又高贵。

    绘梨衣抓住陆晨的手,一双白色的短跟凉鞋踩在地上,下了车。

    温暖的春风拂过,吹动着少女暗红色的长发,片片樱花如雪落般漂浮而下,落于少女的发梢前,黯然失色。

    赏花的人们顿时有些释然,如此美丽的女孩儿,配一个少年这般优秀的管家倒也不奇怪了。

    但好似也不像,因为少女下车后亲昵的挽住了少年的手臂,许多人恍然,这原来是一对情侣。

    随后众人看到车前门开启,自副驾驶的位置有一位穿着和服的女性下来,挽着云鬓,像是个传统的大和抚子,气质高雅而成熟,一看就知道是某位大家族中常年身居高位的人。

    令众人吃惊的是,这位夫人恭敬的向两位年轻人行礼,或者说是向那个少年行礼。

    “陆校董,已为您占好了位置,一切准备完善,请随我来。”

    樱井家主今天算是全职负责接待了,主要是犬山贺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其他家主们最近都因为寻找神的事忙得不可开交,接待如今的陆晨又不能太敷衍,本来应该是源稚生来做的,但源稚生现在住院了,所以就轮到了她。

    陆晨看了眼不远处的空地,已经铺好了华贵的毯子,一侧摆满了各种带着花纹的精致食盒,还有一些酒水,蛇岐八家确实很有心。

    不如说樱井家主安排这些事总是做的很细致,上次他们去对方安排的海滩浴场也玩得很开心,不像源稚生这种糙汉子推荐的地方。

    “樱井家主先回去吧,我来日本也不会闹事,你们不用这么紧张。”

    陆晨沿途见到了几支蛇岐八家执行部的精英,显然是不放心,但人不多,只算是表明下态度,蛇岐八家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知道不可能拦得住他。

    “那我便先回去了,明日家族会议,大家长恭候陆校董。”

    樱井家主再次行礼,知道陆晨不想要她这个电灯泡,识趣的返回车上。

    绘梨衣站在原地,抬头看向天空,澄澈的蓝天映照在她琉璃般的眸子中,飘荡的樱花自上而下,随风交错起伏,粉色的樱雪让整个世界都仿佛暖了起来。

    绘梨衣驻足良久,直到一片樱花落在她的琼鼻,她才微微回神,拿出小本本写道:“真的很美。”

    她在动漫中看过无数次樱花,但都不如自己亲身看到来的震撼,尤其是今年的赏樱还有着别样的意义,美丽的风景,配上粉色的心情,一切都变得瑰丽起来。

    “走,先到那边坐,我其实在飞机上没吃饱。”

    陆晨牵着绘梨衣的手笑道,在对方面前,他从没觉得作为一个吃货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大可以一起分享美食,一起高呼/写着“再来一碗”

    两人来到那张暖黄色的毯子上坐下,陆晨开始“检查”诸多食盒。

    绘梨衣新奇的看着四周的樱雪,伸出手,接住一片片飘落的樱花,当轻盈的樱花落入柔嫩的手心,是直击心灵的别样感动。

    她终于看到真正的樱花了,外面的人也没有像看怪兽那般看她,Godzilla说的是真的,世界有美好也有残酷,但还是是温柔的,而他们此时看的是最美的一面。

    “有寿司和鳗鱼饭,你要吃哪个?”

    陆晨摆出两个食盒,问道,算算时间,也正好是下午茶时间了。

    “Godzilla喜欢吃哪个?我吃另一个。”

    绘梨衣举起小本本,柔软的唇瓣勾起美好的弧度。

    陆晨笑了笑,道:“其实你们家的厨子手艺很好,我感觉都挺好吃的,那我们一人一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