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起航1992 千年静守

第620章 大家都心动了

    “你你你……”

    牛局长没想到自己的老战友居然会这么跟自己说话,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手指着周安明,心中颇有些恼火:好你个周安明,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对你没说的吧?可你这个家伙,竟然在关键时刻胳膊肘往外拐?!

    你特么的还是个人么?

    “我什么我? ”对于自己这个到现在还没看清形势的老战友,周安明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老牛我告诉你,小张和中航、建行的关系都不错,是在我的一力坚持下才给了你们邮电局这个机会,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好啊,那就让小张去找中行、建行他们去,我倒是很想看看,当你们邮电局的同志们得知你这个局长亲自把送上门来的钱往外推的时候,他们还认不认你这个局长。”

    嗯……嗯?!

    之前一直在跟张启航纠结于那点小利的牛局长这才猛然反应过来,随即脑门上隐隐见汗:卧槽!我竟然忘记了我们邮电局并不是华腾集团唯一的选择!

    邮电局的日子不好过,可除了邮电局之外,中行、建行、农行、工行乃至交行,这五家银行,他们的日子又好过到哪里去了?大家的日子都是过的紧巴巴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自家单位的干部职工们知道了自己这个局长,在面对这么一个可以迅速给本单位增收的、甚至是华腾集团主动送上门来的好业务的时候,非但没有赶紧抓住,反而还给推出了门外,导致这笔钱让其他五家银行给抢走了,他们回事什么样的反应?

    真到了那个份上,恐怕自己这个局长的位子都不安稳了。

    老战友哪里是胳膊肘往外拐,这分明是在提醒自己搞清楚形势。

    老运动员到底是能屈能伸,刚刚还跟张启航争的脸红脖子粗的他,脸上立刻堆满了灿烂的笑容:“张总啊,既然你们周书记都做出指示了,那我肯定没什么好说的……嗯,这样,不管客户是选择三年期贷款还是五年期贷款,我们这边统统按照一年期的利率跟你们结算,你觉得这么操作怎么样?”

    都是体制内的人,牛局长都做出这么大的让步了,张启航自然也不为己甚,他痛快的点头:“牛局您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不过我这边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嗯?什么要求,你说。”

    张启航说道:“国家的存贷款利率是不断调整的,当贷款利率出现波动的时候,我们从邮电局走的这些贷款能不能随行就市?”

    在张启航的记忆中,现在的贷款利率还不是最高的,不是在今年下半年就是在明年上半年,银行的3到5年期(含)贷款年利率超过了15%,达到了顶峰,之后就一路下跌,到了大约2000年的时候,三年期贷款的年利率已经降到了6%左右。

    但这一时期的银行贷款有个特点,就是你的利率是以你申请贷款时的利率来算的,比如你此刻申请了一笔三年期的贷款,年利率是13%,但如果到了明年,三年期贷款的利率降到了10%,银行是不会主动给你降低利率的,你仍然需要按照之前约定的13%的利率偿还本金和利息。

    对未来几年银行存贷款利率的发展趋势非常了解的张启航,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给贷款申请人的利率不会调整,但我可是有讨价还价的资格的,到时候利率跌了下去,这部分利润可得是我的。

    牛局长闻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说起来,身为市一级邮电局的一把手,牛局长在华夏的金融体系内也算是一名中层领导了,而身为一名华夏金融体系的中层领导,他看的到的、想到的东西自然比普通人多的多,很清楚别看现在的银行存贷款利率很高,但再往上走的空间已经极其有限,可以说基本上已经到头了。

    所谓盛极而衰,那么当现行存贷款利率走到顶点之后,配合国家的经济着陆政策,银行的存贷款利率必然会蹭蹭的往下落,说不定用不了2年,三年期的贷款利率就能跌到10%一下,而一年期的贷款利率甚至有可能低于8%……

    如果真到了那个情况,事情就变的搞笑了:银行辛辛苦苦的忙活了一番,只赚了8%的利率,而华腾工业集团这边单单靠利差就能拿到10个点?

    好一会儿,牛局长终于开了口:“张总觉得未来的银行利率会下降?”

    张启航也没藏着掖着,点头说道:“牛局长您应该更加清楚,咱们国家现行的存贷款利率非常不正常,也不是一个健康的经济体能够给出的利率,而伴随着国家的经济调整政策逐步落实到位、发挥出作用,作为国家经济最重要的调控手段的存贷款利率,必然会回到它应该在的位置上。”

    “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牛局长望着张启航,老实不客气的说道:“既然张总也看好贷款利率在未来会下降,那您总不能自己吃肉,连口汤都不给合作伙伴喝吧?”

    牛局长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张启航还真就不好没有表示:“那牛局长您的意思是?”

    “我也不占你的便宜,浮动的那部分大家对半分,这个不过分吧?”

    “好,”听牛局长这么说,张启航也笑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这才是合作的诚意嘛。

    “谢谢张总理解,”没想张启航居然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牛局长还真有些惊喜:“这样一来我对上对下都好交代了。”

    张启航说道:“我们华腾集团本身也是国企嘛。”

    “哈哈……”说到这,牛局长大拇指一挑:“张总您的觉悟是这个!”

    “牛局您太客气了。”

    “不是客气,咱们琅琊地区,让我佩服的人不多,张总你绝对算一个,”说到这,牛局长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不过张总,有些话我也得给你说在前面,你们这个项目毕竟比较特殊,全国范围内估计也没有类似的先例,所以我们邮电局这边能够拿出来的资金不会很多,我估计不会超过5000万。”

    张启航对于牛局长的这个回答并没有感到意外,他虽然是市邮电局的一把手,但这么大的资金调动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说了算的,必然要上会讨论、最终形成集体决议才成。这种没有先例的项目,市邮电局能够拿出5000万来探路已经算他们胆子大了。不过张启航对于牛局长说这番话的目的倒是有些好奇:“牛局长您的意思是?”

    “你们这个项目,资金太少了也不成,所以我建议你和咱们市的其他几家银行乃至信用社都谈谈,如果咱们这个项目的资金总额能够有个四五个亿,那就稳了,”牛局长说道:“在度过前期之后,单靠资金的滚动也足以撑起后面的业务了。”

    没等张启航说话,周安明就笑了:“老牛啊老牛,你觉得这些东西小张会想不到?”

    “嗯?”

    牛局长听的一愣,随即转头看向自己的老战友。

    “我给你说,在我给你打完电话之后,小张就跟我聊过这个,”虚点了老战友两下,周安明哈哈大笑:“距离这儿最近的就是市农行的办公楼,算算时间,农行的老谢这会儿也差不多应该到了。”

    周安明的话音刚落,秘书就敲门进来了:“书记,市农行的谢行长来了……”

    ————————————

    在自家巨大的经济压力之下,只用了半个月,华腾工业集团就与琅琊市的工行、农行、建行、中行、交行以及邮电局这六家银行达成了一个一揽子的合作协议……信用社倒是想要跟着参与进来的,但是个人都知道现在的信用社里面的情况有多糟糕,张启航实在是不敢让信用社参与进来……大家一起合作开展针对私人的大客车贷款业务。

    接下来,华腾工业集团、六家银行又与市交运公司、市保险公司进行了对接。

    对于这个送上门来的业务,市交运公司和市保险公司当真是又惊又喜:对于市交运公司来说,这意味着自己几乎不用花钱就拥有了一支豪华客运车队,这是什么?这是自己的门面啊,既然这些私人运营的客运车辆是挂靠在市交运公司的,那么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说这些私人购买的“公路之星”是属于市交运公司的也没有问题,在宣传的时候,市交运公司完全可以将这些“公路之星”当做是自己的政绩。

    所以在明白了华腾工业集团这边计划的运作方式之后,甚至不等张启航开口,市交运公司这边就主动提出了“加快淘汰和更换老旧客运车辆”的想法——其实就是以这个名义让那些挂靠经营的私营车老板们更换车辆;

    至于市里的保险公司们,自然也很开心,他们虽然要将一部分保险返还给华腾工业集团,但客运车辆的保险费用多高啊,即便是返还了一部分,但这部分业务等于是凭空所出来的,而对于保险公司的领导们来说,这也完全可以看做是自己的政绩。

    在这种情况下,只用了一个月,大家就签订了一个多方的合作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