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春回大明朝 木允锋

第一九三章 温柔陷阱

    就在杨丰改造镇江期间,各路大军开始形成对他的合围。

    浙江巡抚刘元霖亲自率领三万大军进抵丹阳,从镇江逃出的常镇兵备道彭国光也迅速纠集包括彭绍贤部在内的两万大军固守丹徒镇,加上董承祺部在高资镇,江北督师陈荐亲自坐镇京口,各路加起来总计十万大军,把镇江城完全包围起来。

    甚至操江水师都到了。

    然而……

    全是渣渣。

    杨丰自己都没亲自出手。

    李义带着一个协和一万民兵出击,董承祺在操江水师的支援下,总共坚守不到半个时辰就弃高资镇,然后南逃丹阳。

    他又不傻。

    杨丰在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作为一个久历边镇的老将他是深谙玩寇之道,这段时间江南士绅都快把他当祖宗伺候了,他一个过去的粗坯能有这样待遇,还不就是拜杨丰所赐,要不然江南这些世家名门哪个会正眼看他?

    这时候越败退越有价值。

    因为他的败退意味着周围士绅更加恐惧,他们越恐惧就越会给他送银子。

    所以一直跑到丹阳的他,只是被刘元霖略微责备了几句,他和他那支宝贵的骑兵却立刻成了宝贝,不但直接被甩了十万两犒军银,而且军饷还加到了每个月五两,连他自己都被丹阳士绅馈以美女。刘巡抚虽然带了三万大军,但其实多半都是在浙江雇佣的临时工,浙军的确战斗力还行,但问题是之前为弘光拼凑江北防线时候,能打仗的都被抽走了。

    吴惟忠,茅国器,陈烎这些都是浙江的。

    剩下本来就是些渣子了。

    这种情况下董承祺的这支北方骑兵,和他这样一个在北方熟悉军务的老将当然就很重要了。

    击退董承祺部之后,杨丰和南京的联系恢复。

    紧接着他亲自出击丹徒镇,彭绍贤手下的团练在杨丰部下那些原本团练引诱下兵变,彭绍贤以亲兵护卫着彭国光弃城而逃,一直逃到孟河城才停下,幸亏董承祺部骑兵出击,否则李义的前锋都能一直追杀到常州,不过这两战之后周围的这些敌军全都老实了。

    直接龟缩起来,任由杨丰在镇江外围清丈田产分地。

    这时候南京的防御圈也确立,陈烎部驻守句容,茅国器部驻守溧水,戚金部驻守采石矶,邓子龙部守卫南京城,江北朱文达部依然控制滁州,凤阳守备太监杜用率一万人从滁州南下,和水师一起控制江浦,后者和阅江楼的巨炮一起锁断长江……

    “可惜臣没在此目睹陛下杀敌风采!”

    杨丰站在巨炮后面适当的吹捧了一下皇帝陛下。

    “若非卿铸此炮,朕又如何能有与将士并肩杀敌之机会。”

    皇帝陛下赶紧吹捧他。

    然后两人很默契的哈哈一笑,一时间尽显我大明君臣一心。

    “陛下,臣此番赶回就怕这南京出事,如今一看有陛下坐镇,那就是铜墙铁壁一般了,原本想着臣与陛下到这南京,就能轻易解决逆党,却不想逆党竟然如此冥顽不化,但这兵连祸结,已失陛下本意。”

    杨丰说道。

    皇帝陛下疑惑地看着他。

    “开原伯,若阁下早明白这些,那又何至于闹到如今?”

    常胤绪怒道。

    “鄂国公说笑了,我只是奉旨行事,你这是指责陛下吗?”

    杨丰说道。

    “呃,鄂国公且勿多言!”

    皇帝陛下赶紧呵斥鄂国公。

    “陛下,臣觉得这仗打来打去也不好,如今陛下已经驾临南京,咱们南下之意至少已经完成一半,而潞王终究也是陛下亲弟,这兄弟之间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的?

    继续这样兄弟相残,圣母皇太后在京城也难过。

    不如陛下下一道弭兵之诏,暂时各军皆停止交战,然后请潞王派人到南京来好好谈谈。

    这也是成全陛下兄弟之情。”

    杨丰说道。

    “呃?”

    万历,常胤绪,李贽等人全都愕然的看着杨丰。

    这家伙吃错药了还是拿错剧本了,这种话居然能从他嘴里说出?

    “陛下,臣此乃真情实意。”

    杨丰笑着说道。

    他当然不可能是真情实意。

    其实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快要开始麦收了。

    接下来的这几个月是江南农业最重要的几个月,麦收,插秧,一直到秋收之后播种,可以说整个江南的农业全都集中在这几个月,这段时间他是不准备打仗的。而且不只是这一次,以后这个时间段他都要避免作战,另外他连下南京和镇江后,目前也感觉扩张过快,急需一个稳定的时间来整顿内部,所以要万历出面主动提出停战。

    “你要打就打,要停就停,他们难道就能听你的?”

    常胤绪怒道。

    “他们可以不听啊,可他们又打不过我,若是真打,再有半个月我就能进常州城,更何况长江控制在咱们手中,他们有资格拒绝吗?”

    杨丰说道。

    常胤绪立刻无言以对了。

    的确,虽然目前看似各路大军合围镇江,但实际没有一个敢进攻的。

    上次龙潭之战已经让各军清醒了,真正战场上他们打不过杨丰,甚至真正战场上他们最主要敌人都不是杨丰,而是自己部下的士兵,带着一群随时可能倒戈的士兵,迎战一个堪称万人敌的猛将,还有一支强悍的军团,这完全就是自寻死路。

    皇帝陛下和他过去的这些封疆大吏们,其实一直保持着秘密联系。

    只不过是通过常胤绪而已。

    所以常胤绪很清楚,以陈荐为首的下游督抚们,这时候其实也在害怕,杨丰展现出的破坏力太强大,他们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敌人,本身万人敌不说,那煽动之能简直让他们瞠目结舌。而且深谙挑拨绅民关系之能,最擅长打太祖牌,左手圣旨右手大诰,蛊惑愚民纷纷化身逆民,简直就像是有妖法般,那妖法使出瞬间刁民就疯狂如野兽。

    迎着骑兵不退啊!

    官老爷们其实也都有自知之明,他们很清楚自己手下军队是什么水平。

    能接敌而逃真已经是上勇了。

    更何况杨丰还有一个重要法宝,就像他说的,长江被他控制着,这段时间苏州已经出现粮荒,甚至连刁民抢粮都有了,苏松常一带种棉花种的粮食根本不能自给自足,全靠江西湖广的运输,没有上游的粮食供应,用不了多久这一带就得饥荒。

    然后就是内乱。

    而且这一带的棉花供应也开始紧张。

    苏松常不是光靠本地棉花,运河上从北方带来的棉花也很重要,尤其是鲁西南运河沿线都是棉花产区。

    然后走运河到苏松。

    同样上游的淮河沿线及支流也是棉花产区。

    杨丰锁断镇江,这些棉花也被堵住,虽然运河还有芒稻河和白塔河两条入江通道,南边也有多条入运河通道,但这些运力和京口没法比,甚至白塔河还是只有季节性通航的,这时候杨丰提出谈判,对于江南士绅来说真就是天上掉馅饼般的好事。

    他们可以在这期间继续赚钱,然后重新整顿他们的军队。

    “卿真是用心良苦,既然卿有此意,那朕就下这个弭兵之诏!”

    万历说道。

    “陛下圣明。”

    杨丰笑着说道。

    实际上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给北方运输粮食。

    虽然顺天府经过改造后,粮食产量已经大幅增加,但要说完全自给自足也是不够的,而且宣大这些地方也需要粮食,去年是因为北直隶山东河南三省为了祸水南引,所以尽量保证京城的粮食供应。毕竟如果京城粮食不足,那杨丰最简单的不是下江南,而是在北直隶和山东打土豪,把士绅囤积的粮食榨出来,这种情况下他们需要保证京城粮食供应。

    更何况还能赚钱。

    但今年就很难说会怎么样了。

    双方暂时和谈,然后他从南方向北方运粮。

    这一点和杜松等人利益上是一致的,他们会在这个问题上支持,而且这场战场拖的越久,对他们就越有好处。

    一个月三十万的好日子当然要拖久些。

    所以漕运会保持畅通,只不过原本的漕运变成商运,另外再加上海运一起向北方运粮。

    至于得不到税粮,这个真的不值一提,他在皇宫里屯着几千万两白银还怕没有上门送粮食的?敌对是敌对,生意是生意,英荷打出脑浆子,也没耽误荷兰商人在伦敦买英国人的战争债券是不是,为什么大明的商人就更有节操?

    “不说这个了,卿如今从镇江凯旋而归,正好也处理一些私事,朕看卿至今未能成家,虽说为卿择一良妻还需要慎重,但也不能使得卿身边至今连个伺候的没有,皇贵妃在这些天为卿挑选了些好人家的女子,卿可到宫中看看是否合心意。”

    皇帝陛下说道。

    “呃,臣何敢劳皇贵妃费心?”

    杨丰愕然道。

    “皇贵妃视你如兄弟般,这种事情理应替你想着,卿为朕在外出生入死,朕又岂能使卿继续孤身一人。”

    皇帝笑着说道。

    这个温柔陷阱才是对付杨丰的最好办法啊!

    男人嘛!

    皇帝陛下就不信一堆美少女还捆不住他那颗狂野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