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春回大明朝 木允锋

第三九零章 万历大帝的崛起

    皇帝陛下其实正在开心……

    真的。

    他真的很开心。

    圆嘟嘟这套鬼话就是哄过去的他都根本不可能,更别说是现在的他了。

    他的头脑本来就不是他孙子能比的,更何况是经过了杨丰的多年磨练之后。

    那可真是地狱式的磨练。

    从杨丰进京开始他在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经历了堪比台城之变的京城大混战,堪比白马之祸的承天门打靶,在堪比董卓,尔朱荣,澄澄之流的杨丰淫威下又默默忍受。期间被人在皇宫放过火,被人拿刀捅过,被弟弟造了反,被应天团练围攻在阅江楼,进了皇宫又被勋贵放火烧过,被自己的督抚们大军围攻,甚至不得不亲自开炮迎战。

    然后被御营炮轰追杀,在长江上差点喂鱼,又被被水师造反炮轰,差点被打成渣渣,被大臣事实上劫持流亡……

    这他玛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古代那些帝王有幸经历其中任何之一,就足以永载史册了。

    而他在短短几年里就像赶场子一样,经历了几乎所有亡国之君都经历的各种花式磨练。

    连他自己都感慨自己人生之丰富。

    这任何一项遭遇,都足以让人成长,连晋惠帝那种生理意义上的傻子都知道嵇侍中血了,更何况他一个本来就很聪明的。

    别说是圆嘟嘟这样的,估计那些阁老们在能力上都没法跟现在的他比。

    他一直在扮猪,就是在等着吃老虎的一刻。

    从到苏州开始他就一直在演戏,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军队,无论如何都斗不过士绅们,这时候无论做什么,结果都是失败,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依然会引起士绅们进一步防范。所以他就是在等,等着能够翻身的机会,沐昌祚的到来给了他机会,但他同样清楚沐昌祚本质与士绅没有区别,士绅要他是做傀儡,沐昌祚要他也是做傀儡。

    沐昌祚一直在劝他去四川,他却始终没答应,因为他很清楚其目的与曹操没什么区别,就是让他去自己控制区挟天子以令诸侯。

    沐昌祚是忠臣。

    但是,忠臣一样也是要挟天子以令诸侯的。

    并不是说忠臣就不这么干,甚至沐昌祚比杨丰更危险,毕竟杨丰看起来真不想做皇帝。

    但沐昌祚就很难保证了。

    大明皇帝为什么愿意让文官压制武将,难道不知道这样的后果?大送不就是这么亡了的?但皇帝们依然要这样做,就是因为这些世袭勋贵武将集团其实比文官对皇帝的威胁更大。

    文官最多也就发展到张居正。

    而武将是真有可能玩改朝换代的。

    然而……

    现在这些士子们居然把沐昌祚给杀了。

    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打着为沐昌祚伸冤的招牌,他可以立刻获得滇军这个最强集团的效忠,而滇军实际上是滇贵联军,至于广西狼兵依附这个集团,这样事实上就是十万勤王军效忠他。然后他利用这些勤王军,以最快速度控制广州并将这些士子背后家族抄家,一举打残士绅势力,而且还能在短时间聚敛大量财富然后确保军队的忠心。

    无论勤王军还是广东各军。

    后者听议事会的话,只是因为议事会给他们开军饷。

    皇帝又没钱。

    但皇帝有钱就不一样了。

    他们难道真喜欢被文臣压制?

    他们难道不喜欢在广东繁荣的工商业中发财?

    此刻皇帝陛下都想笑,扮猪的日子终于结束了,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他真正一展实力的时候到了。

    他能不开心吗?

    “陛下,这些逆党都已擒拿。”

    张举拖着奄奄一息的圆嘟嘟过来禀报。

    圆嘟嘟的确没有被打死,不过一条腿被打断,一个肩膀粉碎性骨折,另外还被踩的遍体鳞伤,这时候只能跟条被碾压过的狗一样哼哼着。

    “关闭宫门,防止他们同党狗急跳墙,将太极殿前的大炮拉过来,以防逆党动用大炮。”

    万历说道。

    太极殿前有十二门重炮。

    这是他要来当做镇压邪魅之物的。

    这时候民间的确已经开始用大炮镇妖,他到这里后,说自己老是做噩梦,甚至梦到刘岩,后者指责他压在自己身上,这个前布政使司其实就是建在南汉王宫的旧址上。话说他辣莫大一个大一统皇朝的皇帝,跑到这里的确对刘岩这种割据政权皇帝压力太大,这样为了彻底让刘岩在地下老实,皇帝陛下就把十二门大炮摆在太极殿前。

    再不老实大炮伺候。

    这十二门三千斤红夷大炮摆上,皇帝陛下立刻就睡的安稳了。

    绝对不是皇帝陛下暗戳戳计划造反,所以才以这种借口弄来准备必要时候使用的。

    “臣遵旨。”

    张举立刻带着部下去推大炮。

    “至于尔等……”

    皇帝看了看那些御营士兵。

    后者惶恐的看着他。

    “朕乃大明天子,尔等欲荣华富贵流芳千古,就听朕之号令。”

    皇帝说道。

    “万岁爷,这事都是这些中书和士子做的,据说定计的就是这个姓袁的,他家是藤县盐商,黔宁王带兵勤王,西江的盐运都被滇军占了,他们家的生意也做不下去了,就鼓动这些人杀害黔宁王。李举人家是佛山的,他家是做军械的,之前被黔宁王抢了大批军械,其他也都是与黔宁王有仇,故此勾结陈指挥公报私仇而已。

    小的们都只是听陈指挥命令。”

    一名御营军官小心翼翼地说道。

    “赦你们无罪,听从贺将军号令。”

    万历满意的说道。

    而就在此时,皇宫外面已经一片混乱。

    “快,进宫救驾!”

    广东议事会耆老,也是观政院观政之一的何维椅,站在轿子前面颤巍巍的挥舞着拐杖。

    他哥哥何维柏,是已故前吏部尚书。

    他是隆庆年进士,不过现在年纪大了,不想在朝廷为官,做个议事会耆老观政还是很喜欢的。

    在他身旁还有不少赶到的耆老。

    广东议事会距离这里本来就不远,皇宫枪声响起,这些正凑在一起喝茶的老家伙就被惊动,不过他们反应迟钝,毕竟年纪太大,等着派人了解情况,回来告诉他们皇宫交战,然后赶紧坐上轿子赶来,再调动民团,这时候皇宫大门已经被滇军控制在手。

    而此刻那些被他们驱使的民团正在向大门冲锋。

    然而……

    “圣旨到,陛下有旨!”

    在那些严阵以待的滇军后面,一个太监捧着圣旨边喊着边跑向这边。

    “停下!”

    何维椅喊道。

    那些民团赶紧停下,在滇军对面架起斑鸠铳。

    他们并没注意到,在这个太监后面的端门内,大批士兵正推着沉重的大炮转向西。

    皇宫正门也叫承天门,这个名字是标准称呼,只不过左右的高墙不是京城那种城墙而已,进去之后也是一条甬道,端门横断,再向里就是左右两道分别通往社稷坛和太庙的小门,向西就是社稷坛,虽然皇宫规模小,但该有都得有,太庙和社稷坛肯定就是必须有的。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内阁中书郭尚宾,解元黄士俊,举子袁崇焕等人以私怨杀害黔宁郡王沐昌祚,并欲危及圣驾,已被御营当场擒拿,宫外百姓无需惊扰,为免其党羽有隐藏宫外者趁机作乱,新军及民团谨守行在,无圣旨不得入承天门。”

    太监宣读圣旨。

    何维椅愣了一下,紧接着露出一丝喜色。

    “沐昌祚死了,这狗东西终于死了,不想黄家小子倒是个文武双全的。”

    他身旁一个耆老惊喜的说道。

    “倒是意外之喜。”

    另一个耆老捋着胡子满意的说道。

    其他耆老纷纷赞许。

    “民团,继续向前,打开承天门。”

    何维椅突然说道。

    “乔佐兄,几个小辈而已。”

    一名耆老说道。

    这意思就是,无非几个小辈而已,他们能给广东除掉沐昌祚这个祸害,已经可以说很有价值,那么也可以死得其所了,没有必要再救他们,既然这样何必再硬闯皇宫……

    “陛下如今在何人手中?这圣旨如何可知是陛下本意?我等拒滇军入广州又是为何?如今滇军已占据皇宫,勤王军前锋就在三水,明日上午大军到广州城外以圣旨入城之时,我等如何阻拦?若滇军大举入城,我等岂非任其鱼肉?这圣旨是假的,乃是滇军胁迫陛下所发,进攻,打开承天门,不见到陛下,什么圣旨也没用!”

    何维椅怒道。

    那些耆老们瞬间清醒过来。

    的确,这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皇帝正在脱离他们的控制。

    “进攻,打开承天门救驾!”

    “快上!”

    ……

    他们一片混乱的喊着。

    然后那些民团只好再次蜂拥向前。

    下一刻蓦然间一声炮响,耆老们惊愕的抬起头,看着社稷坛上升起的硝烟。

    而就在这同时,一枚炮弹准确落在民团中,巨大的威力瞬间打出一片血色,那炮弹带着飞溅的血肉撞出,在石板的街道上蹦跳。

    耆老们目瞪口呆。

    “擅闯承天门者,格杀勿论!”

    那个太监捧着圣旨笑容满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