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春回大明朝 木允锋

第五四零章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不得不说杨相国为大明的海商们成长也是操碎了心……

    不过效果明显。

    实际上大明第一批去美洲的商船简直可以说一路顺风。

    他们本来就是走完全成熟航线。

    带路的西班牙商船与他们在江户的那个租借地会和,直接乘着黑潮驶向北美西海岸,然后沿着海岸乘着加利福尼亚寒流南下,最终到达阿塔普尔科。三艘船上总共携带一千八百吨各类商品,其中最多的是各种纺织品尤其是麻布,再就是铁器,蔗糖之类的。

    布匹是大明向美洲的重要出口品。

    其次是铁器。

    主要就是些生活用品,比如铁锅钉子之类的。

    然后这三船货物换回了一百万枚比索银币。

    这些银币中的一部分,又在阿塔普尔科采购大量商品,随后乘北赤道暖流返回。

    不过没走吕宋。

    他们直接在西班牙人控制的关岛进行补给,避开吕宋直接乘黑潮返回琉球,然后回到始发港舟山,总计加起来用的时间还不到一年。

    关键就在于全程洋流。

    虽然航行距离达到数万里,但却不需要和去吕宋一样,需要等待必不可少的北风,去美洲全程就是无风也能在洋流推动下向前,黑潮犹如一条高速公路,让帆船可以一个月就能横跨太平洋。北赤道暖流和加利福尼亚寒冷虽然流速慢,但却可以让商船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也能维持每天不断向前。

    等风一来就加速前进。

    这个结果让北方几个海商集团简直惊喜,也就是说他们最担心的不但不是问题,反而比去吕宋还便捷。

    然后新的一批商船立刻整装待发。

    不过这个消息也引起南洋公司的警惕。

    毕竟他们也很清楚北方商船直达美洲贸易的后果。

    好在此时杨相国终于出面了。

    在经过了杨相国和皇帝陛下的多次沟通之后,皇帝陛下最终下旨,以圣旨明确了南北海商贸易范围,以吕宋岛为界,吕宋及向西包括向南归南洋公司,以东归北方海商。但是,所有出口商品必须有最低限价,另外互派随船押运员,避免降价竞争最后便宜了蛮夷,同样北方海商必须遵守皇帝陛下制定的法律。比如说严禁携带茶种,严禁透露瓷器,白糖等大明主要商品技术,违者一律诛三族,同样不到在大明以外建此类工厂,总之各类此前为南洋公司制定的规矩,北方海商一律必须遵守。

    这个是可以接受的。

    毕竟北方海商是抢生意而不是砸饭碗。

    总之大明南北海上贸易的冲突,随着美洲航线的开辟而结束。

    而此时吉大港的战争依然在继续。

    虽然损失惨重,但明军依然死守住了这座港口,而且水师也牢牢掌握制海权,莫卧尔帝国向吉大港增兵到了十万,明军也增兵到五万,双方围绕这座港口进行着持续血战,简直打成了尸山血海。

    就在同时,李成梁也打通了前往阿洪的通道……

    就是损失大些。

    从那些土司征调的土兵有两万葬身胡康河谷,而且不是打仗,阿洪是欢迎大明皇帝的,他们正在抵抗莫卧尔帝国的进攻。大明皇帝根本不可能是为了侵占他们土地,就是从他们那里进攻莫卧尔而已,这可以说是去拯救他们的。所以阿洪甚至派出大批向导为明军带路,但即便这样也死了两万土兵,主要就是环境恶劣,而且还得修一条真正的道路,至少也得能通过骑兵的道路。

    这种完全不拿土人当人的使用方式激起土人的愤怒。

    昭南爆发反明起义。

    好在新一批增援吉大港的南洋土兵到达沙廉,李成梁直接调动,这些以暹罗人为主的土兵,带着无比快乐为大明血腥镇压……

    他们终于可以报仇了。

    过去是缅人去他们那里烧杀抢掠,现在换成他们到缅人那里烧杀抢掠。

    被残酷镇压的土人,最终无可奈何地继续给李成梁修路,在付出两万多土兵生命后,一条简直可以用尸骨当路标的大路,终于从昭南通到了阿萨姆,然后从云贵征调的土司兵,沿着这条路涌入阿洪。

    大明与莫卧尔帝国的战争,就这样在南北两条线同时展开。

    这倒是帮了大元。

    原本叶尔羌人正在向莫卧尔帝国求救。

    坐拥全盛帝国的莫卧尔皇帝贾汗迪尔原本准备出兵救援,毕竟他们和叶尔羌关系密切,但大明的全面进攻让他迅速改变立场。叶尔羌与大明不是敌对,但大元与大明可是敌人,如果帮助叶尔羌,那大元失败就威胁不了大明,相反大元在西域做大,却可以直接威胁大明。出于这种心思,贾汗迪尔拒绝救援叶尔羌,反而派出使者到天兴府,既然他和大元皇帝都是察合台汗国后裔,那双方当然也就是兄弟了。

    信仰不是问题。

    莫卧尔帝国在这个问题上本来不是很在意,大家都是察合台汗国一脉才是最重要的。

    兄弟!

    绝对的兄弟。

    好兄弟有难同当,面对暴明,察合台汗国的血脉就是要齐心协力,所以大元尽管灭了叶尔羌,只要灭了叶尔羌然后反攻大明就行。

    战争就这样扩大化。

    而就在这时候,失踪的于可清居然在失踪三年多后出现了……

    他一直被追杀到马鲁古群岛。

    那里还有几个苏丹,一直在和葡萄牙人贸易,他过去之后受到这些以出口香料为主要业务的苏丹欢迎,然后在那里晃悠,最后遇上一艘偷偷过去收香料的葡萄牙归国船。

    而且船长还是熟人。

    后者告诉他南洋公司正在到处搜捕他。

    而且马鲁古群岛也不安全。

    葡萄牙人建议他去昭南找李成梁,把船扔在昭南,带着手下陆路回去就可以了,或者向东绕开南洋诸岛,贴着那些乱七八糟小岛补给,然后再返回琉球。但这种海商都是舍命不舍财的,这样绕路航行不敢携带太多货物,毕竟没有洋流不知道风向规律,完全就是在赌,必须尽可能携带足够多的补给。而去昭南找李成梁倒是没问题,毕竟李成梁和他们家是老交情,但船和货就只能便宜李成梁了,同样也是他无法忍受的。

    最终这家伙把心一横,跟着那艘葡萄牙商船,装着满满一船香料,而且他船上还有部分白糖和丝绸,然后他就直接去了欧洲。

    他老婆在家以泪洗面时候,他正在欧洲逍遥快活。

    很快活。

    一位来自大明的船长。

    而且还是一位大明公爵的女婿。

    西班牙和葡萄牙国王费利佩三世,伊丽莎白,法国的亨利四世,全都把他邀请为座上宾,就连他手下那些船员,在各处港口都受到狂热欢迎,一座座城市万人空巷,围观来自东方的神秘客人。

    然后他们就这样在欧洲游历近一年时间,才带着一堆国书,甚至包括使者,还有赚的银子和各国贵族赠送的礼物,跟随一支葡萄牙船队一起返回大明,可以说趾高气扬的出现在了马六甲城……

    应天。

    “你姓黎塞留?”

    杨丰很不确定地看着手中的圣旨和国书。

    在他面前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这是亨利四世的使者,而且已经觐见过皇帝陛下,皇帝陛下为了炫耀自己的万国来朝,特意命令这些使节再到应天见识一下大明的繁华。

    所以杨丰才对这个名字有些不确定。

    圣旨上是音译。

    肯定不是用这三个字,实际上译成四个字。

    亨利四世的国书上的确是法文的黎塞留,不过是他的全名,杨相国只知道黎塞留的姓,德是肯定有的,再往前他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不会错的,他这个姓是封地,他爹是黎塞留侯爵,而且他才第二代,所以要么是黎塞留,要么是他兄弟……

    “宰相阁下,正是。”

    年轻的使者带着一脸尊敬说道。

    “你是贵族还是教士?”

    杨丰问道。

    “教士,如果不是这趟出使,或许我此刻已经在某个教区做主教了。”

    后者说道。

    “吕松主教?”

    杨丰说道。

    “呃,宰相阁下也知道吕松?”

    后者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无所不知,我还知道你的父亲是亨利三世的宠臣,亨利三世被刺杀的时候,你父亲就在场,也是你父亲等旧臣拥戴亨利四世,他才得以继承亨利三世的王位。”

    杨丰说道。

    黎塞留他爹因为在家乡决斗杀人逃跑,流亡波兰时候亨利三世当时还在波兰当国王,就成了后者宠臣,亨利三在波兰当国王很无趣,毕竟波兰的国王也的确很无趣。他放弃波兰王位回法国当国王,然后就带着黎塞留他爹,所以这是真正佐命元勋,从龙之臣的后代,至于吕松本来就是他家领地上的。

    主教要么他要么他兄弟,肯定得是他家的。

    年轻的黎塞留用敬畏的目光看着这个大明帝国的宰相。

    据说这个宰相权力很大。

    甚至有传言很可能要篡夺皇位。

    但黎塞留看来,很显然是因为大明这边的人没见识,就宰相阁下这权力算个屁,不敢和国君开战的大臣算什么大臣?我们法国的大臣都一边在法国做大臣一边去英国做国王呢!而且做了很多代人。

    真是少见多怪!

    “我对你们一直很感兴趣,所以我会通过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甚至英国人,尽可能多的了解你们的事情!”

    杨丰站在那里逗着面前的蓝金刚鹦鹉。

    这是去美洲的海商带回的。

    而且这东西目前正在成为那些海商们最喜欢弄回的商品,毕竟他们在美洲也没什么可收购,某种特殊树叶是被严禁的,倒是可可被鼓励,毕竟可以制作糖果。这种情况下奇花异草珍禽异兽,就很容易成为赚大钱的商品,第一批运回的蓝金刚鹦鹉都能拍卖出天价,甚至还有海商试图万里迢迢把几只树懒运回来。不过半路上都死光了,就带回皮和骨架,然后被拼的奇形怪状,当做贡品送给公主,可怜的相国只好亲手去修正。

    “但我认为你们的国家构成都很有问题,你们目前最多相当于我们的春秋时代,有一个理论上是国家主宰的周王,但国家却是在无数诸侯统治下,每个诸侯都是自己封地的君主,然后诸侯再把自己的封地封给自己的封臣,国家就这样一块块分下去。”

    杨丰说道。

    “是的,宰相阁下,的确是这样。”

    黎塞留说道。

    他学了一路的汉语,而且是跟于可清学的官话。

    “可那是两千年前,我们在两千年前的国家构成,而在你们的耶稣诞生前两百年,我们就已经由一位皇帝建立起了真正的国家,那么为什么直到现在你们还这样?

    难道这一千八百年里,你们就没有向前走一步吗?”

    杨丰说道。

    “一千八百年?”

    黎塞留惊愕的说道。

    “是的,一千八百年,你们现在的国家构成,实际上相当于我们两千年前的,之后我们用两百年完成了真正的国家,而你们却直到现在依然搞这种分封制,简直太令人惊讶了。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声音,就是帝国皇帝的声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帝国的土地上只能尊奉皇帝的命令。

    可以有贵族。

    但贵族只有皇帝赏赐的土地,无权管辖土地上的人。

    整个帝国的人都必须遵从皇帝陛下的旨意,接受皇帝陛下的朝廷和官员们管辖,无论什么身份,哪怕是王公贵族,当皇帝要他们死的时候,他们也必须死。

    这才是帝国。

    而不是和你们一样。”

    杨丰说道。

    他的话简直就像振聋发聩,让黎塞留一下子就悟了。

    “尊敬的宰相阁下,您说的很对,我们比起大明落后太多。”

    他毕恭毕敬地说道。

    “你能认识我们的文字吗?”

    杨丰满意的说道。

    “宰相阁下,我只能认识很少几个。”

    黎塞留赶紧说道。

    “那不是问题,既然你是教士那肯定懂拉丁文,我会让传教士翻译几本书送给你和你们的国王,希望能对你们有用,我们虽然相距遥远,但我对亨利四世还是很欣赏,我送给他一句赠言。”

    杨丰说着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旁拿起笔,然后写了八个大字……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他说道。

    (春节快乐,等新书吧,发新书时候再发完结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