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罪恶战境 缘分0

第六章 风险

    回去之后,君临重新要了个手机,让林胖子给自己发来剧本,然后开始研究。

    林胖子的剧本写的其实是一个关于他遐想中的异界故事。

    这个故事并没有涉及到什么幻想生物,毕竟有版权问题。

    只不过他对次元战境做了一个比较细致的分类,甚至对整个能力体系都做了一些规划。

    而这一点是目前市面上没有的。

    也就是说,林胖子这个剧本的最大特点,就是把次元战境的生物,做成幻想生物了。

    这个就有意思了。

    根据这个剧本,君临又查了一下目前已经注册的剧本,果然发现一个和林胖子剧本差不多的剧本,基本设定一致,只不过正反派的名字和能力有所差别,剧情稍做调整。

    两边一对照,君临明白了。

    因为这个注册过的剧本里的某些生物,正是次元战境中某些真实存在的生物。

    那么如果尼古拉把这些战境本来就存在的生物幻化出来……

    比如钢之位面的白寡妇。

    那是不是就是说,次元战境会从此出现两个白寡妇?

    一个是土著白寡妇,一个是幻想生物白寡妇?

    能力体系一样,长的不同,根基不同,法则不同?

    我了个操!

    这乐子就大了。

    当然,人的重叠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幻想法则和次元法则因此就具有了高度重叠性。

    涉及到法则问题,君临就明白了。

    肯定是有人想趁这个机会搞事。

    假定你看中了某个法则能力,买不起法则碎片,又无法觉醒,击杀幻想生物还只能获得幻想能力,但这时候有某个幻想生物的能力和次元法则相匹配,这个时候再击杀……

    那就可以直接获得对应的法则能力。

    不过降生地址是个问题。

    随机投放,你很难找到目标。

    不过很快君临就发现剧本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因为剧本中直接就有相关位面的内容,也就是说,如果尼古拉根据这个来制作,那就意味着,很可能该幻想生物是出现在对应位面的。

    “干!果然很有想法。”君临也是啧啧赞叹。

    永远不要小看别人,一人智短,就连君临也没想到,还可以有这种操作。

    他正在思考,江破晓的电话打过来了。

    “是我。”君临道。

    江破晓道:“已经查明了,罗立立是个富二代,他父亲是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名气地位都很高,跟上层接触也很密切……”

    君临直接打断他:“如果是邀功你可以继续说他的背景,如果是劝我的话,我建议你就不要说下去了。”

    江破晓无奈:“有人过来说和,希望你能网开一面。”

    “我没有当时出手,就是最大的面子。”

    “我明白。我可以让他当面给你下跪道歉。”

    “那就让他永远跪着吧。”君临冷道。

    江破晓心中一颤,他明白了君临的意思:“是不是有点过了?”

    “他抢了我朋友的剧本,那本子很重要,我要拿回来,然后你组织一些人开拍,在那之前我会给你新的建议。至于罗家,永远不得介入影视圈和游戏圈。最后……我要他永远也站不起来。”

    “明白了。”江破晓没再说话。

    罗家。

    罗厚林脸色铁青的瞪着江破晓:“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就算是候选者,也不能连陆先生的面子都不给吧?”

    江破晓坐在罗厚林的真皮沙发上,身后还站了两名保镖,身前跪着罗立立。

    他面带微笑:“陆先生让我给你带个话,他已经仁至义尽,你就别把他也拖下水了。”

    罗厚林还不满意:“剧本是江狼他们要的,我也只是帮他们做事。”

    江破晓摇了摇头:“江狼那边,我们会处理,如果他不满意,总有会让他满意的人和他谈。我现在只是负责你这边,听我一句,做错事就得认命。”

    罗立立吓的整个人都傻了,抱着罗厚林:“爸爸,救我啊!”

    罗厚林从牙齿缝里蹦出几个字:“我愿意捐十个亿。”

    江破晓继续摇头:“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国家安危。老实说我一直就不喜欢你们商人介入这些事。世界在动荡,而你们却总觉得可以用钱来从中渔利。你们只想要属于自己的好处,不惜重金雇佣候选者,从来没想过国家安危的事。你们以为有钱就可以让强人为你们服务。但你们错了……能够为你们服务的强人,说白了是因为他不够强。真正的牛逼人物,怎么可能被你们用几个钱就收买?”

    一句话戳中罗厚林的肺管子,他怔怔连退几步。

    江破晓同情的看他:“世界变了,思维也要变。你们以为比别人更早的看清形势,但是旧的思维习惯,却让你们做出错误的选择。江狼那几个,别看是六级候选者,其实什么都不是。都不用君临出面,国家力量就能镇压他们。但是你们所遇到的人,那是国家都要借助他力量的存在……”

    他说着摇摇头:“富贵险中求……这话说的是没错,但是人们只看到富贵,却总是忽略了险。和候选者打交道,是非常非常危险的一件事,你们就是犯了这个错误,卷入了不该卷进的漩涡里。清醒点吧,也希望你们的教训,能让其他商人也明白一些,候选者不是他们的商品,不是他们以为有了钱就可以随意拿捏的。”

    说着他站了起来,挥挥手,身后两人已将罗立立架了起来。

    “是你来,还是我来?”江破晓问。

    “爸爸!爸爸!”罗立立大喊。

    罗厚林最后挣扎了一句:“只是一场小争执,没必要让他就这么没了两条腿。”

    “所以才只是打断,不是砍断。”江破晓笑道:“放心,还能长的。”

    十分钟后。

    江破晓从罗家出来。

    他给君临打电话:“腿打断了,粉碎性骨折,满意吗?”

    “别这么一脸不情愿的口气。”君临笑道:“对了,他还能长好吗?”

    江破晓叹气:“就算长好了,也多半没用了。”

    “那就行了,放心,我还是有底线的。”

    江破晓回了一个“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