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莫求仙缘 蒙面怪客

621 得宝

    从刑牢走出,风四娘面色惨白,眼神迷茫,整个人浑浑噩噩,就连何时回的住处都不清楚。

    妹妹眼中的畏惧、不甘,犹在眼前浮现。

    这两日,她已经想尽了所有能够想的办法,奈何刑罚已经下达,吕子同三人不日即将遭三灾之刑。

    作为圣宗黑水一脉的弟子,她自然清楚三灾之刑代表着什么。

    极致的酷刑!

    如若有可能的话,圣宗弟子宁愿身死,也绝不会愿意尝试这种刑罚。

    一想到妹妹即将受此刑罚……

    她的心,就如万刃在刮,生不如死。

    “妹妹。”

    风四娘垂首,声音喃喃,双眼陡然一凝,目泛狠厉之色:

    “这是你们逼我的!”

    深吸一口气,她挺身而起。

    距离行刑的时间已经不多,她必须抓紧时间动手,虽不知霍长老为何愿意帮助自己。

    但。

    这已是她唯一的选择。

    行出住处,风四娘双眼微眯,识海内浮现一副画卷,赫然是此处驻地的简略地势图。

    地图上,有着十几个红点。

    若有阵法高人在此,定能一眼看出,那些红点,每一个都直指驻地阵法转圜的节点。

    沿着路径前行,在一个红点附近停下。

    风四娘左右环视一圈,深吸一口气,从身上取出一枚黑乎乎的圆球,抛在通道角落。

    她不清楚这是什么,但‘霍长老’言道,此物一旦激发,近距离下足可让金丹宗师退避三舍。

    而这种东西。

    ‘霍长老’给了她十八枚!

    就算每一处红点都放一个,也绰绰有余。

    即已下定决心,她也不再多想,把几处无人看守的地方放置圆球,随即取出一物遮隐身形。

    为了此行,‘霍长老’可谓大手笔。

    隐身符、破禁之法、渡元术……

    一一传授。

    还有好几道保命逃遁的极品灵符,这让风四娘不得不怀疑,妹妹等人探寻宗门隐秘,是不是也与这位‘霍长老’有关。

    不然,为何如此舍得?

    “哒……”

    在最后一处红点附近放下圆球,风四娘深吸一口气,竟没有前往关押吕子同等人的地方。

    而是来到驻地最下层。

    行没有多远,严密的看守,就让她身上的护身符陡发警兆。

    不能在继续往前了!

    深吸一口气,看了眼远处被圣宗镇压的几头异兽、修士,她把身上所有的圆球放在附近。

    随即悄无声息遁向行刑点。

    …………

    “云梦水界,是个好地方啊!”

    山巅大殿内,陆文仲背负双手,朝着远方眺望:

    “数百、近千年开启一次,每一次开启,都能让云梦川的金丹宗师数量暴增一大截,真乃云梦川的福地。”

    “确实。”

    司空永南点头,又道:

    “不过,云梦川之大、之广,灵气之充沛,实则远远超过此界,却难以诞生诸多金丹。”

    “也真是可笑!”

    “人心,就是这般。”万道友笑道: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

    “云梦川虽好,人心却太乱,彼此你争我夺,竞相厮杀,反而难以造就更多金丹修士,此界经由千百年蕴养,也无人能做渔竭而枯之事。”

    “不错。”陆文仲点头:

    “所以说,这里是云梦川的宝地,以后更是所有高阶修士的圣地,此乃天大的好事!”

    这话,让两人不敢接口。

    “少主。”万道友想了想,道:

    “当年的阎罗宗,为何舍弃此界,偏偏要在云梦川打开两界通道,此非自陷绝境吗?”

    “嗯?”陆文仲眼神一沉:

    “你在怀疑宗主的决定?”

    “不敢!”万道友面色一白,急急垂首:

    “是万某多言了。”

    “哼!”陆文仲轻哼,也没了继续谈及此事的心情,道:

    “霍义又是怎么回事?回来也有几日了,一直不过来见面,难不成有什么见不得人?”

    “他似乎受了伤。”万道友回道:

    “待伤势稳定,定然会来……”

    “嗯?”

    “咦!”

    话音未落,场中三人的面色突然一变,修为最高的司空永南更是皱眉看向驻地某处。

    下一瞬。

    “不好!”

    “遭!”

    三人心头突兀一跳。

    “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自山腹响起,一道斜冲千丈的诡异蓝火,悍然撕裂驻地阵法的一角。

    百丈山岩,瞬间消融。

    这,只是开始。

    “轰!”

    “轰隆隆……”

    轰鸣声接二连三,自驻地各处响起。

    十余道张牙舞爪的烈焰,焚碎山石、轰破阵法,让这百里之地的天地气机一片混乱。

    狂暴的烈焰,更是有着恐怖之威。

    即使是道基修士,也是沾到即伤、触碰即死,一时间惨叫声、哀嚎声遍及整个驻地。

    “轰隆隆……”

    阵法的破损,山石的消融,让整座大山摇摇欲坠。

    就连天际雨水似乎也发生某种诡异变换,陡然大雨倾盆,肉眼可见之地,不足一丈。

    “九幽冥火!”

    陆文仲身形一晃,出现在半空,钢牙紧咬朝下怒瞪:

    “是谁?”

    这等火焰乃鬼物、阴魂之属的克星,而圣宗修士,几乎九成九与之沾边,恰被其克制。

    而且眼前席卷整个山头的火焰,不止遍布广,威能也不弱,定然出自一位金丹之手。

    “嘶昂!”

    “吼~!”

    咆哮声,自山底传来,万道友的面色再次一变:

    “不好,是镇压的异兽。”

    不止有异兽,还有一些修士,其中更有两位金丹宗师,因为需要拷问秘法并未夺其精魂。

    现如今……

    “我去!”

    司空永南声音沉闷,口中低哼一声,就已身化血光朝下方躁动最为厉害的地方扑了过去。

    金丹后期的威压,让躁动陡然一滞,更有许多烈焰,被一一压灭。

    “有人劫狱!”

    “快拦住他们!”

    “啊!”

    这时。

    山腰处响起一阵躁动,几道流光从烈焰中冲出,反手扔出一物把后方追兵给尽数堵死。

    陆文仲看的分明。

    流光冲出之际,四下焚烧九幽冥火不仅未做阻拦,甚至主动让开通道,供那几人同行。

    不必多说。

    此番躁动定然与这几人有关系!

    “呵……”

    眯眼,口仲心泛杀机,长袖轻挥,就已朝下扑去。

    劫狱逃脱的几人修为不高,但手段却极其诡异,不过几个闪烁竟然出现在远处山头。

    显然,他们身上有保命的好东西,看样子也是出自金丹之手。

    “万道友。”

    莫求这时也飞至半空,朝着万道友看去:

    “发生了什么?”

    “有人劫狱。”万道友面色阴沉,咬牙怒道:

    “看样子,这些人的背后有高人,不过没有关系,少宗主在这里,他们定然逃不了。”

    “是吗?”莫求扫眼周遭:

    “这里就道友一人?”

    “嗯。”万道友点头:

    “我去主阵,先把此地灵火压灭,劳烦道友……”

    “嗯?”

    他话音未落,心中陡起警兆,体内金丹急速旋转,整个人就已化作一滩黑水四下溅射。

    危险!

    “噗!”

    黑水溅射,百余道各奔不同方向,每一道的气息都一模一样,让人难辨真伪。

    奈何。

    他的手段虽然四方玄妙,但在得大罗法眼加持之后的灵官法眼视线内,却一览无遗。

    “唰!”

    一柄长刀如入无间,悄然刺破虚空,直斩其中一道黑水。

    黑水内,原本散做虚无的金丹被刀意逼迫,再次显现,刀光随即破开防御直斩其上。

    恐怖巨力,更是在那三尺之地爆发。

    “轰……”

    金丹陡然一暗。

    虚空,似乎也随之塌陷。

    黑水好似粘稠的液体,疯狂蠕动,却被这股巨力瞬间镇压,封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莫求收刀,看向身前虚空。

    空间就如抖动的水波,涟漪不断,且越来越大,显然距离对方从中挣脱用不了多长时间。

    “金丹后期!”

    他无奈轻叹。

    以他的手段,偷袭金丹中期修士,几乎是无有不中,但对付金丹后期,却有些勉强。

    即使重创、封印,也不过耽误一些时间罢了。

    一击击杀,绝无可能!

    念头转动,他折身朝下扑去,遁法全力施为,几个闪烁就出现在驻地藏宝处。

    “前辈!”

    “霍……”

    “轰!”

    看守还未回神,就觉一股巨力袭来,身躯一颤,浑身精气神瞬间散乱,重重掀飞出去。

    “火!”

    立于大门之前,莫求单手掐诀,屈指轻弹。

    “哗……”

    二十余种灵火凭空乍现,经由毕方控火妙法,化作一头展翅翱翔的灵鸟,朝前轻扑。

    “噗!”

    封禁,瞬间破开一个大洞。

    莫求闪身入内,双眼就是一亮。

    浓郁的灵气遍铺密室,让人身魂沉醉,一呼一吸间都能感觉到体内法力在逐渐壮大。

    金丹内的元胎,似乎也显得极其活跃。

    梦元灵石、天水晶、渊玉、软香奇膏……

    还有两枚幻梦神石!

    另有各种品阶的灵石,十几个明显是有着超大空间的乾坤袋,各种奇珍异宝乃至玉简。

    “呼……”

    深吸一口气,莫求双眼一凝,大袖展开,神通袖里乾坤席卷,眨眼间把此地一切尽数纳入袖中。

    有了这些东西,与他而言修至金丹中期毫无问题。

    甚至。

    金丹后期也不是不能想一想。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不能急着离开此界了,毕竟这些灵物一旦脱离云梦水界,效用就会大损。

    用不了几年,就成了凡物。

    “走!”

    念头一动,遁光直冲天际。

    下一刻。

    “好胆!”

    陆文仲的怒吼遥遥响起,先行一步的,是一柄闪烁着幽幽冷光的诡异飞剑。

    飞剑形似毒蛇,当空轻颤,嘶嘶作响,万千剑气汇成浪潮,瞬息间覆盖十余里之广。

    更有一股恐怖之威,在内里蠢蠢欲动。

    这位圣宗少宗主不仅手中法宝了得,御剑之法也极其不凡,当是元婴境界的顶尖传承。

    竟然回来的那么快?

    身边并无他人,这是放弃了风四娘他们?

    确实如此。

    陆文仲不傻,刚刚追出去不远,就意识到中了调虎离山之际,真正的幕后高手绝非他们。

    急急回返,就察觉到万道友被人封禁。

    再看到莫求,岂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莫求心中念头电闪而过,身上的动作却也不慢,身形一闪,化作一道弧光直冲远方。

    至于来袭的飞剑,他手中长刀轻颤,一朵朵花骨朵在身周绽放,把来袭剑光尽数震散。

    即使有漏网之鱼,落在他的身上也是不痛不痒。

    毕竟单凭肉身,他就能硬抗法宝。

    “难怪如此大胆!”

    陆文仲双眼一缩,登天步踏出,一步十余里紧追不舍:

    “阁下好手段!”

    “不过……”

    “你休想逃走!”

    音落,屈指一弹,飞剑铮然响起,一股好似来自蛮荒之地的恐怖气息自剑身蓬勃而出。

    莫求身形一滞,神魂、金丹,竟齐齐受到压制。

    ‘这是什么?’

    元婴威压?

    似是而非,但只是显露些许气息,就让莫求可以爆发的实力锐减三成有余,堪称恐怖。

    “轰!”

    陡然。

    一股幽暗之感自下方冲出,当空一卷,就已把陆文仲卷入其中。

    十方阎罗大阵!

    “莫求!”

    “主上!”

    王乔汐、重明火蟒急急冲来。

    “走!”

    莫求没有废话,双眼一亮,背后烈焰卷动,化作一对火红羽翼,裹住一人一妖直冲远方。

    临时布下的阵法,不可能困住对方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