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莫求仙缘 蒙面怪客

691 暗手

    “郡主!”

    一处宅院客房,东屏郡主在软塌上缓缓睁开双眼,垂首看向面前眼带焦虑的女子:

    “可是有动静了?”

    “是。”

    女子名叫孟雁,乃地盟盟主,也是此方洞天世界土生土长除叶全真之外,唯二的金丹宗师。

    一身法术,得幽冥、阴司两方真传,幽深难测,尤其是隐匿、遁逃之法,更是了得。

    能在全真道眼皮子底下,把地盟发扬壮大,才华自也非同一般。

    就是这等人,此即却面露慌张,道:

    “这两日,地盟已有数处隐藏驻地被全真道连根拔起,找到这里,估计只是时间问题。”

    东屏郡主不慌不忙起身,开口问道:

    “可有元婴真人出手?”

    “不曾。”孟雁摇头:

    “地盟少有高手,虽然有阴间鬼族潜藏其内,却也没有值得让元婴真人出手的人物。”

    地盟藏的很隐蔽。

    对于元婴真人来说,费时费力抓几个耗子,得不偿失,反而会让阴间鬼兵有了可乘之机。

    这也是地盟能坚持到现在的原因之一。

    “郡主。”

    屋内除了两女外,还有一位剑眉星目、相貌俊朗的男子,此即闻言,抱拳拱手,道:

    “此界危险,不宜久待,我等还是早走为妙。”

    男子乃修罗鬼族,本性弑杀,此番却能克制杀戮之心,可见其实力与心性已然不凡。

    至少,不受本性压制。

    在阴间,唯有鬼将方能做到这一点。

    “正是。”孟雁点头附和:

    “郡主万金之体,不可有失,现今我等已经寻到隐秘通道,有事不妨回到阴间再说。”

    “不急。”东屏郡主面色不变:

    “此界虽大,能拿住我等的却也寥寥无几,只要元婴真人不出手,想走随时都可以。”

    “倒是那莫求……”

    她美眸眯起,慢声道:

    “此人统帅百万全真道弟子,拦在通道之前,如若能解决的话,兄长也能轻松许多。”

    “郡主,此事怕是不易。”孟雁摇头:

    “莫道主这几年频频出手,有不少鬼将命丧其刀下,已被人评价为元婴之下无敌手。”

    “况且,这里是上清玄幽洞天,单凭我们几人,怕是难以成事。”

    “说的不错。”东屏郡主面泛笑意:

    “你这么想,其他人想来也会这么想,如此一来,岂不正是我等的机会。”

    “此外……”

    说到此处,她双眼一眯,面泛阴冷:

    “我越界而来,本十分隐秘,知晓者不过尔等几位而已,为何全真道却得到了消息?”

    “郡主!”孟雁娇躯一颤,急急跪地:

    “小人对您忠心耿耿,绝无二心,此心天地可鉴,孟雁若有违此心,愿意受天打雷劈。”

    “起来吧!”东屏郡主笑着摇头:

    “在这里的人、鬼,都是我信得过的,不过此事泄密,看来是兄长身边有着他人眼线。”

    声音,不由一沉。

    她来到上清玄幽洞天,除了在场几人知晓,就只通知了承天侯。

    这里不会有问题,出问题的自然是承天侯的身边人。

    对此,东屏郡主早有预料。

    前几个月,戮仙鬼仙惨败,就疑似有人泄露了鬼军动向,这才被人设伏,导致前锋军大溃。

    内线,定然是兄长身边几鬼之一!

    好在本就心有余虑,所以有些话她并未道名,且有意隐瞒。

    就如……

    承天侯得知的消息,是她身受重伤,从阳世逃窜而来,却不知此行早早就已有计划。

    “前辈。”

    突然,东屏郡主开口:

    “在这里,你能不能拿下莫求?”

    空无一人的虚空中,传来回音:

    “只要他还未进阶元婴,给我一些时间,拿下当无问题,不过此方洞天可是有着高人坐镇。”

    “依我之见,还是早早前去阴间为妙。”

    说话之人,对于莫求似不甚看中,反倒是对前去阴间,十分迫切。

    “没关系。”东屏郡主淡笑:

    “念奴那边已经得手,就算引来元婴真人,投鼠忌器之下,我等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莫求……”

    “无论再强,也不过是一介金丹而已。”

    …………

    全真道的功法,繁杂无数,统以北阴玄经为根。

    此法通玄,绝不亚于全真道其他六宫顶尖传承,乃是有望得证化神尊者的顶尖法门。

    辅以肉身修行之法,阎罗法体,层层递进。

    法术,则以幽冥册为主。

    幽冥册内藏三万多门法术,涉及秘法、神通、禁术等等……

    多涉神魂。

    搜魂、夺魄、御鬼、斩灵,乃必修之法。

    此番。

    地盟的一处隐秘驻地内,厮杀已经临近尾声,诸多全真道修士,开始对地盟中人搜魂。

    罪大恶极之人,更是摄取魂魄拿来炼成护法鬼物。

    摄魂铃、鬼葫芦、驱魔剑、镇魂钉……

    这些东西,都是全真道弟子人手一份的低阶法器。

    得益于阴间通道的存在,全真道并不缺乏阴属灵物,法器之多,人手一套都绰绰有余。

    只不过。

    一片鬼哭狼嚎之中,也让全真道弟子看上去个个面目狰狞,全无正道弟子道骨仙风之意。

    阴风肆虐,宛如鬼蜮。

    “这些年,为抵抗鬼族,宗门弟子有不少杀心入骨,有失正途,晚辈也是无能为力。”叶全真扫眼全场,唯有轻叹:

    “虽多有叮嘱,役鬼役魂之际,定要稳守本心,不然易受外魔入侵,奈何能做到者寥寥无几。”

    而不能做到,就无望道基。

    甚至,神魂被外魔侵袭,彻底化为幽冥册的奴仆,残忍嗜杀,化身厉鬼也不是不可能。

    “北阴玄经为道,幽冥册为术,重术轻道,虽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战力,却无益修为进展。”莫求缓缓点头:

    “无妨!”

    “过几年,我会在道场设下梵心幻境,助他们入内感悟。”

    “若能压住功法反噬,继续修行即可,如若不成……,修行之人,并非人人都可得道。”

    叶全真眼神闪动,无奈轻叹。

    “道主,师祖。”

    这时,一道遁光腾空而起,落在两人近前,显出一位眉清目秀的女子。

    此女也是下方诸多全真道弟子中,少有的几位气息纯粹,不受幽冥册影响的人之一。

    上清玄幽洞天,终究还是阴盛阳衰。

    男人不止体虚力弱,就连有修行天赋之人,也相对较少。

    “有线索了!”

    “哦!”叶全真双眼一亮:

    “在哪里?”

    “孟……孟雁那妖女藏身东陵郡,一直以富家女的身份做掩饰,现今应该还在那里。”女子回道:

    “至于前些日子冒出来的几人,从搜魂情况看,他们似乎去了至圣道场所在。”

    “至圣道场?”莫求皱眉,却不打算赶过去,只是道:

    “给那边去信,告诉他们可能有阴间鬼族潜入其中,让他们自查,我们的人守在附近就好。”

    “我们……”

    “去东陵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