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我只是鸽子呀

二六三 车轮在转动

    “快到发车的时间了,爸爸。”

    “嗯,卢娜,照顾好自己,我先下车了,”谢诺菲留斯仔细的为女儿正了正耳朵后边的魔杖,挥手告别,然后快速转到列车下方对应的窗户边,跳起来给女儿送上灿烂的笑脸。

    “十、”

    他站远了些,对着窗户内的卢娜比出口型来。

    “九、”

    ……

    “一!”

    他挥起手来,努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然而,霍格沃茨特快那虚假的汽笛并没有响起,火车也没有开。

    ‘我计算失误了?’

    谢诺菲留斯内心浮现出这样的想法来,但是很快就被自己否决了身为一份他自认为严谨的探索魔法界的奥秘的杂志,他的表非常准确,根本不会有延误,更别说昨晚为了送孩子他还特地对着广播调了时间。

    就在他诧异发生什么的时候,周围送别的家长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霍格沃茨特快从来都是十一点准时发车,今天为什么突然就慢了?

    一时间,整个车站陷入了一种相当尴尬的情形没控制住情绪的家长到处都有,忍不住流下泪水的,憋不住笑的,正大声喊着什么突然发现火车没开的…

    没等家长们开始质疑,车站的通道口突然涌入新的一批人。

    这些新来的人几乎完全违背了历年来送学生逐渐形成的规则他们穿着巫师袍,魔杖也放在了相当明显的地方,看起来根本没什么遮掩的意思。

    在一干家长怀疑的目光之中,这些新人在霍格沃茨特快前快速的集合成了队伍,然后在领头人发言之后就直接登上了火车。

    没等送行的家长把质疑发出来,随着他们一起前来的魔法部工作人员就勉强隔开了一小块空地,随后,一个长得矮矮胖胖,敦敦实实,有着一头乱糟糟的灰发的男子就走了进来。

    他用魔杖对着自己的喉咙点了下,随后他的声音就覆盖了全场。

    “各位家长、各位学生,我是魔法部长康奈利·福吉。

    请不要惊慌,现在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刚刚来的那些棒小伙是我们的打击手,他们被特地调过来,陪同学生们一起完成这段到学校的行程。

    虽然这段送孩子们去霍格沃茨的旅途是绝对安全的,但是我本人依旧有些不太放心,所以特意调来了这些棒小伙们,他们的到来让我们更加放心。

    霍格沃茨特快将在十分钟后正式启程嗯,我觉得那些孩子们会觉得现在的旅程和过去一样棒,只是他们的晚餐可能会吃晚点。

    不过不必担心,霍格沃茨的伙食相当棒,他们不会饿到的!”

    魔法部长亲自到场解释,加上那么一队看起来就很精锐的打击手,让家长们不再疑惑列车晚点的问题了。

    毕竟魔法部加强霍格沃茨特快的防护是好事,而且当年大家也是乘坐这辆火车上学的,对它的可靠性相当认可。

    就像福吉说的那样,霍格沃茨特快发车时间晚了些,但是开走的时候稳稳当当的,让一干送行的家长内心相当认可。

    “恭喜部长,这次演讲相当棒,我觉得您的支持率又得上涨了。”

    在福吉动身离开后,随行的部长秘书乐呵呵的朝着福吉说道。

    “还好,不过抓不到小天狼星的话,还是白忙…”福吉稍微矜持的摇摇头,“该死,布莱克那个家伙,为什么非得在我到了监狱后的第二天掏出来呢!那些混蛋现在还在以此为借口攻击我,说布莱克那个混蛋是因为我才掏出来的!”

    “更可气的是居然还有人信了,他们以为那张报纸是什么!门钥匙吗?”

    福吉越说越气,差点直接爆出粗口。

    好半天,他才平稳住了情绪,“霍格沃茨特快沿线的摄魂怪安排好了没有?”

    “安排妥当了,部长。”

    “那就好,最好在这次的行动中逮捕到布莱克,如果再让傲罗抓住的话,那鲁弗斯·斯克林杰就要高兴坏了,那个老狮子可一直不怀好意。”

    “还有克劳奇,哼哼…”

    福吉用鼻子发出了不屑的声音,然后在自己的车上向后一靠,开始思考起明天预言家日报头条的拍照姿势来今天的讲话整理下就可以当头条新闻发了。

    ‘可惜太匆忙了,不然带上摄影师一定是张相当棒的头版照片了…现在只能补工作照什么的了…’

    他不无遗憾的想着。

    “今天的车是不是晚点了?”

    “为什么妈妈还在那边?”

    “火车坏掉了吗?那我们今天是不是可以和去年的波特一样,乘坐会飞的汽车飞到霍格沃茨了?”

    “我想吃东西了,餐车怎么还不过来?”

    “级长们哪去了?”

    “拜托了,占卜课作业借我参考下!”

    霍格沃茨特快乱糟糟的,学生们很少有共情到焦急的,导致车内的气氛现在都异常欢乐。

    有些打算在旅途上创造奇迹的学生此刻已经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找同寝室的好兄弟寻求帮助。

    “弗雷德,乔治,看我弄到了什么!”

    赫奇帕奇的一个孩子高兴的跑过来,朝着双胞胎大声喊道,“塞德里克的假期作业!大家分工合作,在去学校之前搞定它们!”

    在今年的五年级学生中,塞德里克是公认的最强,因此,他的假期作业在学生们之中是公认的高质量范本。

    要不是双胞胎在霍格沃茨的捣蛋鬼中已经有了领头人的趋势,赫奇帕奇的孩子是绝对不会捧着好不容易弄来的作业来分享的。

    但很可惜,到目前为止,听过两人直接抱怨假期的不美好生活的人就一位李·乔丹。

    “哦,弗林,”弗雷德看着跑过来的男生,“谢谢你,但是没必要了。”

    “没必要了?”

    他看着双胞胎,眼神疑惑起来,他们是中了夺魂咒吗?

    “嗯,伙计,怎么说呢,我们完成了。”

    乔治拍了拍这位好心伙计的肩膀,“其实那并不是很难,当然只是比较耗时间。”

    “怎么说我们都是五年级的学生了,弗林,今年可是OWLs年。”

    弗雷德一脸认真,“考完OWLs,我们就快十七岁了,那会我们就是成年人了,所以,需要现在做出一点改变来。”

    两人如此认真的说话,把弗林吓了一跳,也把跟着过来蹭参考作业的学生吓了一跳。

    “你们是中了什么诅咒吗?”

    “金字塔内的离奇诅咒?”

    一干围观过来的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最终他们得出了结论‘韦斯莱兄弟又弄出了新的恶作剧,他们又在整人了!’

    “恶作剧?”

    弗雷德和乔治看着一帮人,对视了一眼,摇摇头,然后打开了自己的箱子,从里边抱出来厚厚的一叠羊皮纸。

    “不信就自己看看吧!”

    不相信的众人自然而然的围在了一起,开始观摩起来。

    “是他们的字迹,我熟悉!”

    “没错,字迹对上了!”

    “天,魔法史、变形术、魔咒课、神奇生物……”

    “全了!”

    “是他们的字迹,居然全完成了!”

    “不对啊,怎么多出来这么多?”

    “魔法史时间表…还是带着以前的笔记的?”

    “变形术笔记的整理…”

    “魔咒的系统划分…”

    ……

    “还有…”

    一干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看着熟悉的字和绝对不熟悉的笔记,开始陷入迷茫了…

    “你们…”

    “我们怎么了?我们都说过了,我们比珀西那个大脑袋好多了,认真起来了,这些功课也就是那样而已。”

    两人边说边用手指比划了一下,示意他们的努力就那么一点点。

    他们吹牛吹得相当不脸红,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他们在假期用血和泪换来的。

    随着手指比出一个小小的间隙,汽笛响起火车启动了。

    “在这好了,哈利,虽然这么说不大好,但是你不太适合去别的包厢。”

    威廉带着哈利直接来到了霍格沃茨特快尾部,并特意在上车前带着哈利绕了远路,确认大部分学生都明白他们去了列车的最后方。

    这是做最坏的打算如果小天狼星真的试图来列车上找哈利的话,其余学生受到的无妄之灾是最小的。

    ‘打击手来了不少…可惜还是没有傲罗…’

    在福吉发表讲话的时候,威廉观测了下窗外,摇了摇头。

    能调来这么多打击手也算是惊喜了,再要魔法部长也不可能同意了,加上级长的保护,普通学生应该没事了。

    至于打击手的指挥权,他是从来没想过的他一个纯粹的外行怎么可能想着指挥内行啊。

    ‘怎么布防就是他们的打算了,待会再通知级长们注意陌生人…还有,得警告他们不要靠近最后一节车厢…’

    威廉脑海中盘算着,魔杖一点都没有疑虑的对准了包厢门,稍微拉着哈利偏了下就用魔杖打开了包厢。

    在一瞬间,威廉直接快速的给自己施加了铁甲咒,并一脚踢到了哈利的膝盖后的腿窝上。

    在哈利痛的半跪下去的同时,威廉一边一脚踹他在地上,一边魔杖朝着包厢内显现的身影就是一发眼疾咒的变咒,期待着咒语生效,暂时控住对方的视野。

    “当!”

    绝大的碰撞声响起,威廉发出的咒语撞在了铁甲咒上,发出了沉闷的打击声。

    而屋内的身影也反应了过来,一道昏睡咒大声喊出,直接朝着威廉飞来。

    威廉稍微偏了身子,给倒地的哈利补上铁甲咒的同时,大声喊了出来,“卢平教授?”

    “是我!”

    里边的身影回答道,但是手中的魔杖却没有放松,牢牢指向门口的同时,还身体紧绷着,准备翻滚躲避接下来可能的袭击。

    “是我,威廉,我以为有人潜伏在这边。”威廉喊道,但是手中的魔杖也没放下来,“那天在酒吧,我们的教学分歧在哪?”

    “实战和重复练习对加深魔咒学习的效果哪个好。”

    卢平回答道,剑拔弩张的气息从他身上消失,他的魔杖放松下来。

    威廉也松了口气虽然那道昏睡咒就让他确信里边应该不是小天狼星,但是这时他才真正的放松下来。

    “卢平教授,你吓到我了,”威廉一脸轻松,“老实说,看到包厢里有身影,我差点用了恶咒…”

    “眼疾咒也不是什么太正统的咒语,威廉教授。”

    卢平笑呵呵的回应,但从他的表情看,他并不介意威廉这么警惕。

    “我越来越期待接下来共事的日子了,”威廉笑的很开心,“老实说,实践上我其实有挺多构想的,但是一直没什么体系,毕竟我一直研究的是魔药,前边的教授留下来的备课记录又不怎么充足。”

    “我也很期待,威廉教授。”

    卢平笑着和威廉握了握手,“全员通过OWLs考试,我想我们会有很多关于教学的交流的。”

    “现在也可以,我假期弄了不少卷子的,待会可以研究下…”威廉边说着边朝着门外走去,准备把自己的行李箱拿过来,掏出试卷给卢平看看。

    怎么说呢,反正大家都被诅咒了,谈论相关内容也不怕出事去年的洛哈特一开口就是冒险、故事、签售,大家实在聊不到一起去,亚当斯他们呢,教学上威廉也不敢多聊,生怕诅咒蔓延开把朋友拖下水。

    ‘刚刚一着急差点把箱子摔了…还好猫头鹰托付给珀西帮忙照看了,不然光是照顾它就…’

    威廉感谢起自己害怕把自己猫头鹰拖进来而交给珀西的事情,然后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教授,”哈利强忍着痛苦,一声疼不喊的看着威廉,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强行挤出来的微笑,“您干掉他了?”

    这句话的信任太过重了,让威廉一时间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孩子。

    “抱歉,我搞错了,哈利,”威廉蹲下来,一边用魔法治疗,一边从随身的口袋里翻找起魔药来,给哈利灌下去,“我以为是小天狼星在埋伏,结果是卢平教授也乘坐了霍格沃茨特快…”

    在威廉歉意的笑容之中,霍格沃茨特快的汽笛响起它开动了。

    ps:终于理顺了,所以明天白天更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