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我只是鸽子呀

四七八 燃烧!

    “天已经暗下来了,伏地魔大人。”

    伯莎收拾好店铺里的一切,最后一次点好货物,收拾好商品,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药剂随身携带好,走到了自家小店的门前。

    今天就是复活节了,伊法魔尼魔法学院已经进入了假期,校内的防护也全设立了起来,但是这对她来说已经近乎不设防了。

    “走吧,伯莎,今夜我们将开始一段全新的…”

    伏地魔几乎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了,如果不是他这段时间内心积累了不少的疑惑,他甚至会用一场杀戮或者别的什么来进行一次盛大的庆祝…

    伯莎娴熟却又紧张无比的进入了那个密道的入口处,魔杖点亮——她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

    脚步声在空旷的通道中响起,每一步都点在了她的心跳上,这让她的额头不知不觉就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她生怕下一步就会遇上来自伊法魔尼的教授或者学生,那意味着今夜的死者将再添加一位。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从密道到大厅,再从大厅到处在校园空旷处的蛇木。

    百岁高龄的蛇木此刻叶子油亮油亮的,巨大的树冠掩盖了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天空,月色从枝叶之中洒落下来,被切散了一地——伯莎可以保证,这地方一定是个非常适合约会的地方。

    “愣着做什么,伯莎…将我们的药剂拿出来,泼洒到树上。”

    “啊?”

    伯莎稍微愣了下,然后,那些沾满了鲜血和汗水的材料熬煮的药剂,被她像是泼水一样泼上了蛇木的躯干。

    那些药水没有任何腐蚀的效果,确切点,当药水泼上了树干后,它就被很快的吸收掉了,而蛇木本身也变得更加郁郁青青了。

    “然后,抱住它,伯莎…”

    伯莎没有任何迟疑的照做了,下一刻,她感觉到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一种极为难听的语言从她的后脑勺发出,嘶嘶的,如同蛇在吐息一般。

    但她几乎瞬间明白了那些话的意思,“醒来吧,斯莱特林,霍格沃茨四巨头中最伟大的一个——醒来!”

    虽然从未听过,但是她的脑海立刻浮现了这种语言的名字,蛇佬腔。

    在伊法魔尼的立校故事中,斯莱特林本人的魔杖就是被葛姆蕾·冈特使用蛇佬腔彻底封印住的,而现在,封印的锁遇上了真正的钥匙…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被她紧紧抱住的蛇木突然生长出来了无数蔓藤,将她牢牢包裹住,然后,在她眼角的余光之中,那些蔓藤开始疯狂的编织起来。

    一个全部由蔓藤编织成的人形在她身后迅速成型,然后一股股强大的比最好的迷情剂还要诱人力量拼命朝着那具人形之中灌注过去——那是蛇木百年累积的强大无比的生机,在量的堆积下完成了质的变化。

    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之下,伯莎感觉自己后脑勺缺失的那一块区域变得极其发痒,像是有无数的东西要涌现出来一样…

    ‘简直像是…传说中魔法石制造出来的长生不死的药水一样…’

    ‘这样强大的力量——黑魔王大人…’

    她努力扭转着头,身后那具由蔓藤编织出来的身体已然不见当初的粗糙,它仿佛整个都在呼吸一般,有规律的起伏着,随着它的每次起伏,一大片枯黄色的树叶就从树冠之上落下,铺在了地上,而那具身躯也变得更为精巧了些。

    随着地面的落叶铺满了厚厚的一层,那具身体终于停止了跳动。

    “伯莎…”

    一个比先前远了几倍的熟悉的声音响起,“你做的不错…非常不错…”

    伏地魔从纠缠着的蔓藤中伸出手来,语气满是赞赏——就在伯莎以为他要从那些蔓藤中迈出来的时候,他的手臂轻轻抚摸上了蔓藤,下一刻,火光迸发!

    贪婪的火焰顺着蔓藤迅速的蔓延开来,一缕火星溅射出来,落到了地上的落叶之中,火势瞬间冲天而起!

    “黑魔王大人!”

    顷刻陷入火海中的伯莎发出了悲鸣,然而,火焰在烧到她的时候自动避让了过去,形成了一个极漂亮的圆环,然后瞬间吞噬掉了后边那厚厚的蛇木树叶。

    不到半分钟,火焰已经燃烧到了蛇木之上,只在稍微的滞留之后就沿着蛇木巨大的躯干一路烧了上去。

    “醒来…”

    嘶嘶的蛇语响起,但伯莎这次再也听不懂了,不过她也无需听懂——火焰灼烧之中,一把古朴的魔杖悄然破开了火焰,飞了出来,轻巧的落在了伏地魔的手上,贴切的仿佛是他辛苦从制杖大师手中获得的一样。

    “黑魔王大人…”

    “安静,伯莎…”伏地魔通红的眼睛看着燃烧的蛇木,头都没抬,“我知道,它百年积蓄的力量我用了一半不到,但是没有这场大火的燃烧,没有这样强大的力量,我如何欺骗呢…”

    伏地魔低声解释着——他没法接受他缺乏大量记忆的事实,尤其是直到现在,那些记忆依旧没有复苏,所以,他决定从魔法意义上骗过那些能知道他生死的人或东西。

    这是个极度危险的方法,因为在这样做的时候,他甚至会短暂失去那些魂器的保护,但是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无论是忠诚的食死徒还是不忠诚的,都没法清楚的知道他已经回来的消息。

    更重要的是,那个可能存在的害他失去记忆的人——很可能就是他自己,也不会得知他的复活。

    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但是,如果有的话,他会亲手杀掉那个自己,因为他才是独一无二的伏地魔——即便他可能只是一抹被分出来的残魂也是如此。

    “走吧,伯莎…”

    伏地魔挥动了手臂,带走了自己唯一忠心的仆人——接下来,他要仔细审视记忆,组建自己的班底,然后去亲自验证自己那个危险想法。

    随着两人离去,冲天的火焰彻底失去了限制,疯狂的燃烧了起来。

    ——

    “痛…”

    哈利挣扎着给自己上了一个铁甲咒,但是来自身体的疼痛根本不是这样外界的咒语可以拦住的。

    他甚至还尝试着给自己施加了泡头咒,但是依旧没用——他学到的所有知识之中从未有过如果应付身体内部那股钻心的疼痛的!

    ‘头要…裂开了…’

    剧烈的痛拉扯的哈利甚至短暂的拥有了控制身体的能力,但是这无济于事。

    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

    哈利每一秒都感觉过去了一年似的,但在这样的剧痛之中,他依旧感觉到了有什么湿润的东西从他额头滑落,一股血腥味瞬间涌入了鼻子之中。

    “我的头要炸掉了嘛…”

    在这样的疑惑之中,哈利看到了一小片晶莹剔透的仿佛碎片一样的东西浮现了出来,轻轻松松穿越了他的泡头咒,在他身前漂浮了起来。

    下一刻,他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以比先前还要快几倍的速度朝着那块碎片涌入过去,它开始迅速的扩展扩展再扩展,变成了一团让哈利无比恶心甚至看都不想再看下去的产物。

    但,日复一日的训练让他得以还能牢牢握住自己的魔杖。

    “障碍重重!”

    “四分五裂!”

    “粉身碎骨!”

    他快速的使用着自己清楚的魔法,但是无济于事,那团恶心的东西疯狂的吸收着他的力量,他自以为威力强大的咒语根本无法对它造成哪怕一丁点的伤害。

    它甚至变得愈发贪婪起来,轻飘飘的就靠近了哈利,抓着他的手,试图更快的进食。

    然而,就在它那勉强算是触手的存在刚刚碰到哈利的时候,它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来。

    它试图放开哈利,但是哈利几乎瞬间知道了自己该做些什么——他集中起最后的力气,疯狂的抱住这只该死的家伙。

    哈利立刻感受到强烈的灼烧感,他手握住的地方甚至掉落了火星出来,但是他连一丁点放开的打算都没有,整个人熊抱了上去,脸上甚至带上了几分快意。

    他不知道这个怪物哪里来的——但没关系,他好像找到了同归于尽的法子了。

    ——

    “怎么会…”

    卡卡洛夫看着手臂上的黑魔印记,内心满是疑惑不安。

    他这些天愈发感觉到黑魔印记不对了,几乎每一分钟他都在担心自己突然接到来自黑魔王的死亡通告。

    但现在的标记已经不再像是先前那样发热且颜色深重了,它的色泽甚至在慢慢消散成先前的样子。

    就好像燃放一个烟花一样,火星一闪一闪了半天之后,不但见不到了那抹危险的红色,甚至连烟雾都砍不到了。

    ‘留下来…’

    ‘逃命?’

    卡卡洛夫艰难的做着抉择——人到中年,他已经没有勇气像是当年那样打入一个国家的魔法世界,然后奋斗成为一校之长来实践自己的才干了。

    他比谁都清楚,他只要一动身,那些好不容易被他压服的反对派们就会一拥而上,把他从校长的宝座上丢下去。

    但…不逃跑的话,赌这些天都是错觉嘛?

    他不敢,也没勇气用生命赌黑魔王复活被扼杀了。

    以前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之所以被穆迪称为最难对付的黑巫师不是没有原因的。

    “那就,跑路吧…”

    他下定了决心,从德姆斯特朗特有的渡船上下来,然后向着霍格沃茨的城堡大步迈去——虽然他是德姆斯特朗的校长不假,但在霍格沃茨读书的七年功夫之中,他对城堡内的密道了解不下于任何人。

    ——

    ‘不对劲…’

    卡卡洛夫的手伸向了魔杖。

    但是,一道缴械咒在他摸向魔杖之前就准确无误的击中了他,将他的魔杖直接打入了空中。

    ‘大意了…’

    卡卡洛夫内心泛起一股苦涩来,他触景生情,又感觉自己突兀的成为了丧家之犬,悲伤之余放松了警惕。

    ‘我居然觉得黑魔王不会第一时间潜入霍格沃茨来找邓布利多的麻烦…’

    ‘穆迪说的没错,我确实是…’

    就在他准备引颈就戳的时候,一个他从未想象能在这边听到的声音发了出来,“你大半夜的跑来学校密道做什么,卡卡洛夫校长?”

    ‘是那位威廉教授!’

    卡卡洛夫瞬间惊喜起来——就这位威廉教授对食死徒的手段来看,他一点不认为他会是食死徒。

    再说了,当年这位教授才多大?

    “我…”

    一瞬间,卡卡洛夫转过了无数念头,但是他太清楚这位自己欣赏的教授的习惯了——谎话是没法子欺骗过去的,稍微露出破绽来的话…

    ‘总不至于…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吧…没来由的让人看瘪了…’

    “我要逃命了,威廉教授。”

    卡卡洛夫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来,“丢下校长的职位,丢下我的学生,丢下责任和荣誉,因为你知道的那个人,他回来了。”

    “黑魔王?”

    威廉看向了卡卡洛夫。

    “是的,就在今夜——你应该清楚,他做过什么…”

    “今夜?”

    原本因为返回时间太晚不打算惊醒海格所以走了暗道的威廉愣了下,然后脸上浮现出奇怪的神色来。

    “就在今夜?”

    “是的——”卡卡洛夫干脆破罐子破摔的亮出了自己的黑魔标记,“它前段时间一直不对劲,但是今天晚上却正常的让人害怕…”

    无数念头在威廉脑海中浮现出来——如释重负、等到的通知、迟到的成绩…

    但是一个最重要的消息压过了其它。

    “哈利…”

    “抱歉,卡卡洛夫校长,我有急事!”

    他甚至连归还卡卡洛夫魔杖都没来得及就一路朝着密道另一侧狂奔起来——黑魔王复活了,那他这次有没有针对哈利?

    五分钟左右,他就跑到了密道的终点,随后,他直接掏出绳子来,把它黏在了天花板上,以一种极快的拉扯手段在走廊快速移动起来。

    路过的油画被他发出的响动惊醒,然后大吃一惊的看着一位教授以比格兰芬多还敢于扣分的姿势快速掠过走廊。

    被惊起的费尔奇甚至没来得及辨认到底是谁在违规,他只是看到了一个穿着普通巫师袍的巫师晃晃荡荡的从走廊冲了过去。

    “你别让我抓到,不然!!!”

    费尔奇的声音被威廉甩在了身后,威廉甚至顾不得致歉就快速跑到了格兰芬多休息室门前。

    但此刻的休息室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看守胖夫人已经将出入口开到了最大,还发出尖锐的警告声来。

    “着火了,着火了,休息室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