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复活帝国 火中物

第93章 獠牙重狙,余烬的燃烧

    于烬哭了很久。

    任重并没有安慰他。

    这没意义。

    许久后,于烬终于松开手,低垂着头重新站起来。

    “任先生,你说,这到底是谁的错?我心里有恨,我想报仇,但我找不到报仇的对象。”

    任重沉默着。

    于烬:“我认为这有问题,但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我好恨……我恨这……”

    任重扑上来一把捂住于烬的嘴。

    “别说,千万别说出来,在心里藏着。”

    任重缓缓说道。

    于烬试图挣扎。

    但如今任重体能指数高达一百四十多,力气很大,他挣脱不得。

    任重压低声音:“我理解你的愤怒,但现在不是时候。还不够,我们还不够强大。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带着你母亲的份继续活下去,不要再抹掉她牺牲的最后意义。”

    任重的语调很轻,他的眼神飘向小镇北门的方向。

    那台猎杀者必定依然在那边忙碌劳作着。

    任重也在努力的模仿方才陈菡语讲述老人们的归宿时的语气。

    他的语调也很平静,但同样的语调里,却多了些不同的东西。

    于烬如遭雷击,眼睛越瞪越大,里面既有挥之不去的悲伤,沸腾流火的愤怒,以及一丝丝难以言喻的恍然。

    许久后,任重松开手。

    “任先生,我懂了。”

    “懂了就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别担心,我已经没事了。”

    在任重即将踏出房门时,于烬在后面说道:“任先生,隔壁的房子我就不去住了。”

    任重回头。

    晨曦微光自窗棂处照进,在地上撕扯出个菱形。

    菱形的边缘往里蔓延。

    白与黑的交界处,于烬站在那里,小腿照耀在阳光下,上身被淹没进黑暗中。

    他虽然在对任重讲话,但眼睛却留恋地游离在别处,也不知是在打望着什么。

    任重点点头,“嗯。好。”

    “任先生。”

    “嗯?”

    “我不会让我母亲的死没有意义。我会尽快变得更强,直到我可以追随你的脚步。从明天开始,我们早上的狩猎也停了吧。我在拖累你。你的确需要休息。当我觉得自己可以时,我会再来找你。”

    于烬没有把话说穿,但意思却已足够明白。

    他觉醒了。

    任重想了想,“傍晚你来军火商城找我一趟,我给你一把枪。这里是2000点的启动资金,你拿着。现在我向你下达第一个命令!”

    “嗯。”

    “给我能变多强变多强。”

    于烬:“好的先生。”

    走出房门,任重稍许思考。

    接下来于烬的身上会有两种可能。

    要么在七天内早早夭折。

    如果活下来,他则必如流星绽放,参与到自己与林望不可避免的一战里。

    任重也在想,如果他本人在接下来不慎死亡,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还是该更注重细节一些,得保住于烬母亲的性命。

    哪怕他明知道母亲之死必然会进一步激发少年的潜力,提前加速他的觉醒。

    但任重并不想让他以这种方式得到觉悟。

    他要的不是一个靠仇恨成长的于烬。

    单纯的仇恨只能支撑一时,不能支撑一世。

    真正的觉醒应该建立在更大的信念上。

    但任重不可能只靠世界观的强行灌输,就把于烬给拔苗助长了。

    他本人的世界观,也是在21世纪用了23年的沉淀才逐渐形成,才能让他看懂别人看不懂的东西,建立其他人无法想象的理想。

    于烬要走的路,其实还很长。

    至于这一次,既然事已至此,就让少年试着尽情的燃烧一次,试试看吧。

    回到堵死巷子却没人有怨言的奔雷车里,陈菡语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任先生,其实我想知道你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任重回头看着她清澈的眼神,“等我帮你报了仇,我再告诉你。”

    “嗯,我等着。但其实……”

    “其实什么?”

    “我的想法和于烬一样。虽然不太明白你究竟想做什么,但我会一直跟着你。你和这世上的所有人都不……”

    任重再一次捂住陈菡语的嘴,“别说出来。心里想着就好。”

    骤然受袭之下,陈菡语蓦然睁大眼,只傻傻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以后也记住。”

    陈菡语:“嗯呢。”

    傍晚,军火商城,任重正与鞠清濛交流着。

    “你真要给小家伙买这把獠牙重狙?”

    任重点头,在寄卖货架旁举起獠牙重狙,试着掂了掂,份量非常沉。

    大狙枪身修长,通体呈暗灰色,枪身和握把上都有明显的划痕,略显陈旧。

    这是把八成新的三级重狙。

    枪托处刻着三个字母,“blh”。

    他答道:“是的。这枪保养得不错,性能没有衰减。是个好家伙。”

    “但太勉强了,虽然獠牙自身有缓冲设计,但威力还是太大了。一般要能穿戴三级生化作战服的枪械师,才能承受得住它的后坐力。那小家伙驾驭不住这把枪。”

    任重:“所以我要再给他买一件三级生化作战服,反正这两样东西都摆在一起。枪在全新价上打五折,4000。作战服打五折,2000。麻烦再给加个……”

    “别指望放大器,枪械师和机甲战士不一样,就只是需要生化服辅助抵消后坐力而已。生化服本身有一定非牛顿流体的特质,在受到冲击时会硬化。另外,生化服的电流刺激是在开枪的瞬间作用于枪械师的身体,使其肌肉与机理组织瞬间紧绷再放松,获得更好的缓冲能力。原理是这样的。你们机甲战士可以用牺牲延迟时间为代价来拉动更高的功率,但生化服不行。一级的枪械师穿三级的生化服,恐怕开不了几枪就会被电流活活烧死。”

    任重想了很久。

    他心想,反正以于烬的性格与二人的绑定状态,如果他本人死了,于烬的确也活不成。

    在战斗中燃烧至死,总比毫无反抗之力地被碾碎更有意义。

    “没事,还是买。就这样吧。”

    于烬骑摩托赶到,任重把枪和作战服都交到他的手中,“拿好,这两件都是三级装备。以后这些都是你的底牌。现在你也有正式腕表,在使用时有些注意事项,我就不与你细说了,你回去自行研究。”

    于烬一愣,“这……这一共花了多少钱。”

    任重:“不多,几千点。我有钱。”

    于烬沉默片刻,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行了,你先用布把这两样东西包起来,再去旁边的训练场找个私人中级区空瞄试试手感,注意别给其他人看见了。”

    “嗯!”

    等于烬离开,鞠清濛才说道:“其实三级枪械里还有别的缓冲力更小的型号,也不只这一种重狙型,哪怕是全新的,其实你也能买得起。你为什么非要选择二手的獠牙呢?”

    任重眯缝起眼睛,“两个原因。第一,因为它是贝立辉用过的枪。”

    “嗯?”

    “獠牙和贝立辉现在手里的蝎狮191是同样的作战风格。第二,这种一击必杀的特性,也符合于烬。我观察了他很久,他用速射型虽然表现不错,但却把他异于常人的弱点洞察能力浪费了。对了,虽然这两样东西都是贝立辉寄卖的,但你可以把他的钱压个几天再打过去么?”

    话说到这地步,鞠清濛已经完全明白了任重的盘算,“贝立辉这两样东西已经在商城里寄卖小半年了,星火镇里轻易没人买得起。当然,他也不怎么在乎这钱,不然他会去找云游商人王兆富。既然你说了,那我就压他个十七八天再打款,也无所谓。”

    “嗯。多谢。”

    “谢什么,一起去我的办公室吧。我这里有些不方便别人听的情报要透露给你。”

    任重点头。

    二人顿时心照不宣。

    林望的队伍全员四级职业者,他们的装备几乎都是四级配置,来源比普通队伍复杂很多、

    部分来自军火商城,部分从更高的行政单位采购,还有部分是找的长期合作的云游商人走黑市。

    鞠清濛认为,之前林望虽然看在二人的“情人关系”多有收敛,但如今局势又变了。

    任重已经良禽择木而栖,“背叛”林望。

    以林望的性子,将来终究说不得会有矛盾爆发的那天,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她当然会把自己这边的信息全部提供给任重。

    办公室里,二人并排而坐。

    鞠清濛打开销售清单,筛选出林望的账户购买的所有装备,开始逐个与任重分析解说其性能,并在任重模拟以下克上的作战方案时提供技术参考。

    二人一直这般研讨到夜里十点半。

    鞠清濛看看时间,正打算提议不然今晚都不回去了,继续再聊一阵,然后像上次那样同睡一室。

    不曾想任重的腕表突然响起微微震动。

    任重站起身来说道,“辛苦了。真不愧是四级队伍,就是财大气粗,没想到他们光在你这里买的特种装备就这么多。今晚我还有约,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找你。”

    鞠清濛心下略感失落,“嗯,我送你出门吧。”

    二人一起走出早已打烊的军火商城紧闭的大门。

    一辆大型摩托艇正停在门口。

    嘴里叼着根马尾巴草的马潇凌懒洋洋地坐在摩托艇上,面朝商城大门,双腿大开,左脚支地,右脚踩在后座上,右手肘枕着膝盖,手里拿着个小小平板,歪着脑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见外面候着的竟是马潇凌,鞠清濛微微一愣,旋即表情迅速恢复正常。

    察觉到大门打开,任重走出,马潇凌才收了脚,“搞什么,这么久才出来。”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任重先是用衣袖蹭了蹭给踩脏的后座,跨坐上去,再习惯成自然地前倾,左臂环抱住马潇凌的腰,又对鞠清濛挥了挥手,“鞠经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先走了。”

    “嗯。”

    ……

    “今晚你又要和我爸聊什么?”

    “无可奉告。”

    “信不信我把你甩下去?”

    “马队长,我虽然实力不如你,但我现在好歹也是正经二级机甲战士,我的手很稳。”

    “好烦。”

    “这正说明我守口如瓶值得信赖。你父亲需要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

    任重与马达福没聊多久就又离开镇府,坐着搬运卫队长马潇凌的车回了小院。

    今天是他主动联系的马达福。

    批准于烬母亲捐赠名额给儿子的,正是马达福。

    但老妈早已知晓了小镇普查没有希望。

    这让任重心中对马胖子的人设认知再度产生质疑。

    对方是他选定的重要合作伙伴,任重多多少少需要进行一次试探,以确定以后的行动方针。

    躺在自己的武装睡眠舱里,任重开始回想方才二人聊天时的一点一滴。

    马达福给了他解释。

    虽然知道结局,但现在出于维持小镇暂时稳定的目的,不能走漏风声,更不能表现出异常。

    小镇临时荒人的名额始终有限。

    但每年都有新生儿长大成人。

    年迈荒人们集中卖命给孟都集团并不是今年才开始,这已经有很多年,更是无数个小镇里常见的惯例。

    贸然改变惯例,难免惹人生疑。

    所以他如往常一样批准了所有申请。

    “这至少能给其他人留下一笔钱。这笔钱是小镇里年轻人重要的启动资金。你队伍里的郑甜,当初就是靠着这笔钱慢慢拉扯出一个半职业小队。”

    任重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随后便走了。

    马达福对待这些事的看法,与陈菡语别无二致,甚至更显冷血。

    任重找到了自己与老马不一样的地方。

    老马对弱者的同情,只是同情,或许还有一点微不可查的赎罪心理。

    他在乎的只是小镇荒人尽可能多的活下去,至于为了活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他并不在意。

    自己的同情却不只是同情。

    临睡着前,任重微微一叹。

    老马还是值得信任的。

    老马这般人,其实已经是这个世界的道德巅峰,但目前也注定了只能止步于此。

    如果没有我,这世界的确无可救药。

    距离林望回来只剩下七天,是时候提前完成更多的准备了。

    其实他已经有些感到厌烦。

    他很清晰地感知到,林望挡住了自己的脚步,是万里长征前的第一个坎。

    但他觉得合理,且并未气馁。

    假如他当初出现或者现在逃往别的地方,不在星火镇,没有林望,也会有林不望,还有森望。

    没有任何区别。

    革命从无捷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