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复活帝国 火中物

第325章 噩梦的开启

    任重给王定元比了个大拇指,“好胆识。”

    王定元寸步不让地也笑道:“任先生你单刀赴会,也不差。”

    任重:“彼此彼此。”

    ……

    进入会议室,王定元先介绍了一下场地,“这是亚尔逊酒店里难得的绝密会议室,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设备。我也没佩戴腕表,任先生你似乎也没戴,那我们大可以畅所欲言,有话直说。任先生你直接划下道来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任重眉毛一挑,“不是我想要什么,是你充义王家想要什么?就算我和你那崽种儿子有些小矛盾,但毕竟已经是过去时了。我并没招你惹你,你竟纵容他整个那大家伙来想要我老命,过火了吧?”

    王定元:“我……”

    任重又一摆手,打断王定元,“你不必狡辩,这一套搁我这没用。我不是傻子,没那么好糊弄。当郑大发拿到那把枪的瞬间,我就知道你王老头脱不开干系,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王定元心跳陡然加速。

    他不得不承认任重轻易就洞察了真相。

    但他又绝不能让任重知道自己之所以纵容王进守,真正在意的其实是任重自杨炳忠手里黑吃黑夺走的异矿。

    王定元只得摇了摇头,“对犬子疏于管教是我的问题,但所幸并未给任先生你造成什么困扰。唉,说来也是不幸,犬子先前突发疾病陷入疯癫,不然我就带他来与任先生你好好道歉了。他也算是遭了报应吧。”

    听着王定元这轻描淡写的语气,任重又想起曾经那条时间线里,这人为了保下宝贝儿子的性命而掏出一千亿的慷慨之举。

    当时任重并未仔细去推敲背后的原因。

    如今想来,在此过程中,王进守的母亲马雯馨一定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至于为何这次王进守又被放弃得如此干脆。

    十之八九是因为闯的祸太大,21吨异矿牵扯到的问题太严重,甚至会动摇到充义王氏的根基,阳升马氏也罩不住,麻烦大到压过了王定元和马雯馨夫妇所能承受的阈值。

    倘若任重真不知道异矿,王定元的这番表演的确能蒙混过关,那么大约只需要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便能把事儿摆平。

    可惜任重真正的目的是摧毁王氏,并吞下天渊军工。

    任重脸上浮现一抹颇为玩味的笑意。

    他轻轻敲了敲桌子,“王先生,我刚才说过,我不是傻子,你却还在糊弄我。”

    王定元拧眉问道:“任先生,明人不说暗话……”

    任重直接道:“我刚说过,你今天是壮士断腕。换句难听的话讲,你是壁虎断尾。我百分之百确定,你儿子疯掉这事是你亲手做的。所以,你究竟想掩盖些什么呢?”

    王定元沉默了几秒,缓缓说道:“我今天是来与你谈犬子的唐突之举。王家内部的事,与你无关。你只需要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你感受到诚意。”

    任重嘴角划起一抹弧度,“如果我要王进守死呢?”

    “嗯?”王定元眼神里闪过一道锐利的寒芒,但又迅速收敛。

    会议室里的气压骤然变低很多。

    良久的沉默过去,王定元才微笑着缓缓说道:“任先生,你确实没受到任何伤害。进守也已经疯了,又何必赶尽杀绝?”

    任重注视着王老头那稍微眯缝着的眼睛,“他想要我命的时候,老东西也这样劝过他么?”

    王定元被一再刺激,情绪终于不稳,怒而皱眉,“你……”

    不得不说,这久居高位的老头发怒时还颇有几分气势。

    倘若是天渊军工亦或是王氏家族内的人,被他一瞪,只怕腿都会发软。

    然而在任重看来,这只不过是个小泰迪在龇牙咧嘴罢了。

    前面两条时间线里,这人临死时可没半点大人物的气节风范,求饶时甚至比郑大发还不堪。

    任重继续微笑着:“如果不想让他死,也可以,赔钱即可。”

    闻言,王定元刚刚紧绷的肩膀顿时放松了下来。

    只要是钱能搞定的事,就不叫事。

    他大大咧咧说道:“任先生你只管说出你的心理价位。只要不……”

    任重:“两千亿。”

    嘭!

    王定元猛地一拍桌,悍然起身,怒指任重,“你疯了!”

    任重依然端坐在沙发上,稍微抬起脸,斜视对方,“你看我像是疯了的样子么?”

    王定元一摆手:“他的命不值这么多!”

    任重指了指自己的脸,“但我的命值。我的赔偿标准不是以你儿子的命来定,是以我自己的命来定。懂?”

    王定元斩钉截铁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随你便,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杀他。就凭那两条狗的视频么?别开玩笑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有力证据。进守好歹是四级公民,不可能被这种疑罪判死。”

    他非常自信。

    如果此时王进守依然清醒,再给高级念力师审上一审,说不得还真会被挖出心中的真实想法,那么的确有被判死刑的可能。

    但现在王进守已经失去记忆,成了真正的疯子,念力师什么也审不出来,反而性命无虞。

    王进守继续道:“既然你在和我开玩笑,那我就给你实实在在的报个价。一百亿,多了一分也不……”

    他的话再次被打断,因为任重突然从衣兜里掏出一张打印照片,摆到了桌上。

    王定元瞬间哑火。

    照片上,正是摆满了异矿匣子的集装箱。

    可惜似乎由于金属隔断造成信号不好,画面看着很模糊,不清晰,只勉强能分辨。

    下一秒,任重又拍出一张照片,是集装箱内部整整齐齐摆放在货架上的异矿匣子。

    照片的像素依然很低,这些匣子看着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棕色斑块,只有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的人才能分辨出来。

    任重:“我的机器人飞进了那个实验室,在大火焚烧之前,刚好发回来这样一段视频录像。我从里面节选了两个画面出来。我不太清楚这些小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但肯定不简单。王先生你知道吗?”

    任重这里当然在撒谎,真正拍摄录像的是提前进去搬东西的鞠清濛等人。

    录像也被模糊化处理过,弄成了马赛克画质。

    但此时此刻,任重这话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

    王定元虽然心头巨震,但不愧是老江湖。

    他迅速冷静下来,摇头道:“我怎么会知道。”

    任重:“那么,我就把我这发现上报给协会了?”

    王定元,“随你便。”

    算算时间,由充义县执法队和天渊军工的工程人员组成的联合发掘队应该已经推进到绝密实验室的最底层。

    不出意外的话,发掘人员很快就能找到异矿。

    到时候,他做主把东西交出去,又走动一些关系,多花点钱,协会高层自然会睁只眼闭只眼不再追究。

    任重这视频要挟不了他。

    毕竟,在王定元的认知里,任重压根不可能知道那些匣子里装的是什么。

    另外,早在任重离开南高镇前往充义县时,还声色俱厉地警告任重必须远离电梯口的南高镇长已经“畏罪自爆”,死得干干脆脆。

    就在此时,会议室的房门被人笃笃笃地敲响。

    王定元快步走去,打开门。

    门外正是他的保镖头子,“怎么了?是南高镇的神秘实验室发掘有成果了?”

    保镖头子点头,“是的。”

    王定元:“说说情况。”

    保镖头子看了眼里面,暗示任重还在旁边。

    王定元摆手道:“直接说。”

    保镖头子:“虽然高温烧融了绝大部分仪器和建筑结构,但工程人员从残骸中分析出,那似乎是一个专门研究特型冷冻仓的科研基地。”

    王定元点头,“嗯,然后呢?”

    保镖头子继续道:“别的就没什么了,其他的信息还要继续发掘。不过,应该不可能查出那实验室是谁建立的了。”

    王定元沉默了很久。

    他得到了一个很可怕的信息。

    如果异矿还在,在高温烧融集装箱与匣子后,辐射一定会释放出来,也一定会被监测到。

    既然现在什么都没发现,那便只有一个解释。

    那21吨异矿已经不翼而飞。

    王定元的心里瞬间凉了半截。

    心念电转之下,他迅速做出决定,先屏退保镖,然后返回任重的面前。

    “两千亿完全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不可能。任先生你给个实在价,谈妥之后,此事彻底揭过。你要签署谅解备忘录。往后,我们两家还有不少地方能多多合作。”

    他还坚定地认为任重不知道那是异矿。

    任重:“一千五百亿,一分不少。否则我就会公布我手里的全部资料。我不管它到底有用有没用,但我肯定不会让你儿子好过。”

    王定元:“好!成交!”

    闻言,任重笑眯眯地起身,伸出手来,“承蒙惠顾。”

    王定元:“……”

    在当初任重利用异矿进攻王氏的时间线里,任重只敲诈了王定元一千亿,卖了空气给他。

    这次任重死死地拿捏住了王定元的一切心理活动,利用死老头对异矿暴露风险的畏惧多榨出500亿现金来。

    全新的局面之下,不同的不足为外人道的交易理由促成了最终不同的成果。

    十分钟后,拿到任重亲自手写的谅解备忘录的王定元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长舒口气。

    他并不知道,噩梦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