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失恋99次,我激活了海王系统(我真不是海王啊) 打包就走

108、他今日必死

    应该是拖不住了。

    楚桓也深深知道,自己一旦开启这个状态,就等于是自绝活路,强行将实力提升数倍的后果,就是大约半小时后爆体而亡。

    但他别无选择。

    北野堂死了,自己没有了北野堂的灵力喂养,早晚也会死。

    区别仅仅是今天死,明天死或者后天死的区别。

    不管怎么样,就算是死,也得打压方越一次。

    方越,是楚桓今生最大的跟头。

    “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寺内寿一突然开口。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这货还在呢!

    只是他的伤为何好的那么快?

    那可是贯穿伤啊!

    原来,寺内寿一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方越和楚桓身上时,悄悄运气调息,封住穴道止血,然后用手中大夏龙雀的凝滞能力快速修复伤口。

    如此一来。

    等于又多了一个强敌。

    眼下唐老鸭受伤,卓染受伤,夏安晴不知道在神游什么,完全不在状态,剩下的人,除了方越,加起来也不够寺内寿一填牙缝的……

    但素来有句古话。

    团结就是力量。

    还有一句古话。

    蚂蚁啃大象。

    雷滚看了看四周,觉得需要有人出来振臂一呼,于是说道:“我们必须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否则怕是都不能活着下山了。”

    无人回话,但每个人都有了觉悟,脸上都是孤注一掷的绝然。

    “跟他们拼了!”

    “等收拾了这个疯子,再说灵脉的事!”

    寺内寿一嘴角上扬,赞许的说道:“想法很好。”

    “但……”

    话音落,一道道无形的气浪拔地而起,犹豫无数根无形的藤蔓,铺天盖地而来。

    动弹不得。

    寺内寿一收刀:“现在呢?”

    大夏龙雀的凝滞能力,直接封锁了众人的行动。

    “决斗本就应该公平。”

    寺内寿一的意思,楚桓和方越两个人决斗,其他人不应该添乱。

    方越不解:“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他决斗了?”

    寺内寿一没想到方越会说出这种等同于示弱的话。

    一个修行者,除了修行外,最重要的就是颜面了。

    方越却不以为然。

    能弄死你最好,弄不死,那就下次再弄。

    况且。

    “你就这么自信能保下他吗?”

    方越看向寺内寿一。

    一句道破。

    寺内寿一说着决斗要公平,实则是想保住楚桓。

    楚桓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让他意外。

    虽然是催化出来的,但实力就是实力。

    如果能把楚桓带回海岸国,以自己的实力和条件,一定能够研究出这套功法的奥妙,然后再造出一千,甚至一万个“楚桓”,到那时,海岸国将真正崛起!

    方越闭上眼睛,高手耳边拂过的微风。

    “来了。”

    话音落,一个身形出现在众人面前。

    消瘦的老者,须发斑白,脸颊犹如干枯的树根,一双眼睛却是精光摄人。

    将近两米的身材站在风中,就像一棵随时会被折断的竹竿,却又始终笔直的矗立着。

    刚刚出关的西眉掌门,李无极。

    李无极袍袖一挥,封锁众人行动的威压顿时不见。

    “寺内先生远道而来,李某有失远迎。”

    寺内寿一见到李无极,并没有错愕或是担心。

    同样是大成境,但李无极应该刚刚突破中期,寺内寿一大成巅峰,且有神器在手,自然没有惧怕的理由。

    “人到七十古来稀,李掌门不该来的。”

    寺内寿一好像是在劝谏。

    众人却都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

    你都这把年纪了,为何要出来送死?

    西眉弟子见掌门受侮,个个义愤填膺,却又惧怕寺内寿一的威慑力,不敢上前。

    只是瞪着眼睛。

    李无极淡然一笑:“李某忝为西眉掌门,又岂能眼见门派有难而不现身?”

    “纵然明知寺内先生天下无敌,我也必须来。”李无极表明决心。

    虽千万人吾往矣。

    “等一下!”

    方越指着寺内寿一问道:“他这个天下无敌是你给封的?”

    李无极看了一眼方越,略一尴尬。

    殊不知年长之人的世界里,本就是互相抬举的,看见科员叫科长,看见副局叫局长,互相吹捧,也能拉高自己的身位。

    但是这个方越,他的注意力怎会如此奇葩?

    对天下无敌四个人较起真来。

    李无极道:“这位小兄弟境界不低,果然英雄出少年。”

    也是恭维。

    方越却不客套:“说出你的计划,我听你的。”

    “果然性情中人,是李某迂腐了。”李无极汗颜:“寺内先生修为已睥睨天下,在场无人是其对手。”

    “所以呢?”

    “李某这把老骨头,拖住他一时片刻也不是不可能。”

    李无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唐先生尽快调息,这位小兄弟将眼前的敌人解决之后,我们三人联手,尚有胜算。”

    “这话我爱听。”

    方越冲李无极伸了个大拇指。

    因为李无极相信他能收拾楚桓。

    方越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方越不想这么做。

    因为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区区一个大成巅峰,当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你们上千人守在这里,都对付不了一个人?”

    “如今的修行界弱成这个样子了吗?”

    是夜的声音。

    “我来!”

    “先等一下。”方越径直走到姚舜禹身边,拿过他的手机,对十二金卫说道:“送师父下山。”

    姚舜禹不解。

    方越又拨出通话记录里的最近通话。

    “夏帅,我是方越。”

    “这里没事了,通知物流部队撤退吧。”

    电话那头的夏商周和姚舜禹一样,一脸懵逼。

    “这小子……”

    方越将手机塞回姚舜禹手里:“今日,寺内寿一必死。”

    众皆骇然。

    这小子是在装逼吗?

    敢说出这样的话,不怕激怒寺内寿一吗?

    一旁的楚桓最先跳了起来:“你有完没完,到底敢不敢跟我决斗?”

    “不想死就把嘴给我闭上!”方越瞪了楚桓一眼。

    楚桓看着方越的眼神,心中莫名升出一阵寒意。

    李无极也感受到方越突然的变化,宛如变了一个人。

    此时的方越,已经是夜。

    方越伸出右手,轻声说道:“安晴。”

    走神许久的夏安晴终于回过神来,青葱般的手指在眼前滑过,一柄长剑凭空出现。

    “这把剑……”

    李无极的眼神无比惊喜:“是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