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你为什么忧伤

第四十章

    或许是去年三年粮税收得太狠,冬天冻死不少人,县里那群老爷担心天怒人怨,今年开春以来,竟然没再派人来乡下闹腾。

    就连田福贤这种狗腿子,也消停了大半年,白鹿原上,没了这群狗腿子的身影,到也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但是白嘉轩知道,这才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对于那群畜生来说,去年一次性收了三年粮税,还兴了一个人头税,吃了一个满肚肥肠,今年想让他们吃点清淡的?

    想得美!

    去年冬天,白鹿原是撑了过来了,但是滋水县下面其他村庄,却是多了不少新坟。

    一开春,无数人没了春耕的种粮,不得卖田卖地,一些破落家庭,无奈低价卖儿卖女,只为求另外一种活法。

    这些农民,就如同他们播种下去的种子,随着春风刮起,开始发芽,努力成长,如同韭菜一般,再一次被人割了一轮罢了。

    去年冬天大雪,也的确有瑞雪丰年之兆,今年麦苗长势很喜人,到了抽穗的月份,看着麦粒渐渐丰满,大伙心头那股阴霾终于消散一些。

    但是这自家的粮食,除了农民惦记,县里那群大爷,也都惦记着。

    果然也如白嘉轩所料,这四月刚过,寒意刚散,田福贤的身影就出现在白鹿原上。

    田福贤骑着小马驹在原上溜达一圈后,见今年庄稼长势喜人,不由也是面露欣慰,看来今年的粮税又有盼头了。

    田福贤到了白鹿原后,原本是想白嘉轩的,但是逛了一圈没见到白嘉轩,到碰到了鹿子霖,田福贤一合计,鹿子霖这小官迷或许更好控制,于是拉着鹿子霖便返回了县里。

    这也就是白嘉轩不在家,要是在家,肯定知道这俩孙子没啥好事。

    果然,四月中旬,鹿子霖穿着黑色中山装,带着圆礼帽,笑呵呵地从县里回到原上,连同的,他还带回来一块牌匾。

    “第一保障所!”

    鹿子霖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在祠堂召集大伙,宣布县里对自己的任命书。

    县里已经决定,在县下面一级的乡级单位,设立一个新的衙门,命名为保障所,一个保障所管制十个村。

    同时也把管理保障所的官职称为乡约,而鹿子霖就是第一保障所的乡约,管辖十个村,白鹿原就是其中之一。

    鹿子霖兴高采烈抱着牌匾回到白鹿原,并且宣布将把第一保障所设立在白鹿原村,并且在一个星期后,将是第一保障所的开张之日,到时大宴宾客。

    鹿子霖这一手,到也迅速再一次把村里一群闲汉给拉拢到身边,有了那群闲汉的帮扶,鹿子霖这第一保障所的招牌还真给挂起来了。

    不过在白鹿原上,这第一保障所的设立,大伙的反应,并没有鹿子霖想象中那般热情。

    大伙对这事都挺冷淡的,除了那群闲汉在东奔西走,村里其他人,都有意无意冷眼看着这一切。

    鹿子霖也没享受到做乡约的乐趣,他自然知道这怎么回事,白鹿原现在管事的,并不是他鹿子霖,而是那个三天两头没在家,却威望不减的白嘉轩。

    白嘉轩这几个月也的确经常不在家,现在家里请了五个长工,除了鹿三外,剩下四个,整天在地里忙活。

    田地上不用他管,他这大半年来,带着鹿三一直在建设五指山基地。

    万事开头难,这大半年时间,五指山也稍微算有了一点规模,有了一点土匪窝的感觉了。

    目前基地有六十三预备成员,男女都有,年龄都在五岁到十五岁左右,另外还有四个随儿女上山的妇女负责伙食,这些人大多都是去年冬天上山的。

    去年县里那场征粮,造成县城里乞丐泛滥,全家老少挤在县里乞讨的人群黑压压的一群,下雪的那半个月里,每天早上县里的收尸队都能拉上一板车尸体去乱葬岗。

    郑芒也就是那段时间,拉了不少人上山,这还是对上山的小孩一一挑选之后,才做出的决定,要是随便拉人,去年冬天在附近几个县,招收三五千人都不成问题。

    周围几个县的县大爷,如一丘之貉,三年的粮税还有人头税,逼得不知多少家庭流离失所。

    民国时期为啥土匪军阀那么多,这么多优质兵源,稍微有点野心的,都能搞出一点动静。

    虽然拉了六十多人上山,但是现在五指山,能有战斗力的,也就三五人,郑芒的枪法已经百发百中,鹿三在白嘉轩的训练下,到也能三五人近不了身。

    还有几个十多岁的小鬼,训练几个月后,枪法到还马马虎虎,不过都还是未见血的萌新,还需慢慢成长。

    还是那句话,万事开头难,这半年时间,无数问题扑面而来,甚至还遇到两个小鬼训练意外摔死的意外事故,但是磕磕绊绊,总算是熬过了最艰难的那几个月。

    现在那些年长一点的孩子,已经有好些好苗子被郑芒挑选出来作为小队长,作为管理层培养了,山上的事,也渐渐开始理顺。

    白嘉轩并没有掩藏自己的身份,而是站到了前台,这半年来,里里外外,负责全权事物,甚至还担任这群小鬼的启蒙老师,在山上办了一个扫盲班。

    五指山现在虽然规模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白嘉轩也并不打算把这些孩子真教成土匪,而是把这些人当成精英来培养的。

    白嘉轩也不打算禁锢他们的思想,未来这些人,如果真有王侯志向,白嘉轩也不阻拦他们,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其实没有半点野心,甚至没有多少留恋。

    在那段黑暗时光,他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他需要走出黑暗,去见到自己真正的亲人,那个真实的自己,而不是白鹿原的世界。

    这个基地未来不会扩建,满员就是一百人,但是如果走出一人,未来还会重新招收一人,直到乱世结束,完成自己真正的使命。

    而这个基地存在的真正使命,其实只不过是守卫白鹿原罢了。

    五指山刚刚建立,事情太多,白嘉轩这段时间,一个月难得下山一趟,香草年初又怀孕了,估计今年年底第二胎便能出来。

    鹿三隔一两个星期回白鹿原看看,鹿子霖当乡约这事,他最近才知道,不过白嘉轩也没多管,麦子没成熟,田福贤那些狗腿子还收不到税,后面有机会收拾这群狗腿子。

    等秋收时节,五指山也是时候真正亮相了,先让郑芒带几个小鬼去世面,最后见见血。

    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一旦县里那群老爷在白鹿原收不上税,到时肯定会有剿匪队伍上山。

    到时,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