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诸天从情满四合院开始 你为什么忧伤

第六十七章: 该离开了!

    陈真消失了,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尽管他们早已经预先,猜出陈真极有可能会消失,但是当陈真的确消失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冒出一股复杂的情绪。

    小倭子的上层得知陈真消失后,都陷入疯狂和暴怒。

    这场袭击绑架中,小倭子方面,无疑是损失最惨重的一方。

    数十特工被杀,还有二十多军政人士被当众处死,最关键还有自己的亲王,被当众割出一只耳朵。

    德育亲王被释放后,整个人都萎蔫了,彷佛像是被受到惊吓,整个精神状态极差。

    不止德育亲王,包括远藤大将在内的数十人质,被释放过后,都陷入精神萎蔫的姿态,刚开始医生还对他们进行了检查,但是也几乎查不出什么。

    这些人质事后回忆,他们好像都被陈真拍过后背,现在仔细想想,细思极恐。

    在这种状态下,所有被释放的人质都陷入精神紧张中。

    各国的医生也迅速从世界各地汇聚上海滩,开始对那些人质进行检查。

    可检查结果却是,身体并无任何异常,所有医生都给出一个结论,大概是受到刺激,精神太过紧张了。

    医生的话,让一些人放下心来,但是小倭子始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小倭子自然不会那么简单放过陈真,不止小倭子,人质释放过后的第二天,整个魔都就进入了戒严中。

    所有出入的交通工具,全部被停止,开始进行最严格的搜查,一列列士兵,进入火车站,轮船上,开始仔仔细细搜查。

    他们主要目标是陈真,第二目标便是影子组织成员。

    这场戒严行动,持续了近半个月,陈真自然是了无音讯,但是也不是全无效果。

    这么严格的搜查下,他们抓捕了数百人。这些人中,的确有影子组织的成员,但是更多的却是,那天在魔都各大监狱中释放的人员。

    那些抓捕的影子成员中,基本都是小喽啰,高层几乎无一人被抓。

    持续半个月的大搜铺,让魔都陷入了无比混乱的状态,那些被释放的监狱成员,很多为了活命,不得不进行拼命,而各方势力,为了营救自己人,不得动用暴力对抗。

    一时之间,整个上海滩,枪声四起,血光冲天,无数人在这场混乱中丧命。

    整个魔都混乱了整整一个月,最终渐渐平息。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小倭子现在才刚刚占领魔都,现在急需保境安民,而现在却出现如此大的乱子,小倭子高层也因为这事,发生了分歧。

    为了一个陈真,造成这么大的混乱,可惜最终毛都没捞到一根,这才是他们最愤怒的真正原因。

    可惜他们万万没想到的事,真正的陈真,的确还在上海滩。

    白嘉轩离开远东大酒店后,也没直接离开魔都,而是每天吃吃喝喝住,在全魔都最豪华的酒店内,看看当日的新闻,喝喝小酒。

    至于这个酒店老板,便是黄老板,谁也不会想到,陈真会待在黄老板的地盘,黄老板的豪华酒店,自然不会进行大规模搜查。

    在远东大酒店内,白嘉轩放了黄老板一马,事后,直接找上他,让他给自己寻找一个安全场所。

    黄老板胆颤心惊答应下来了,把自己的酒店最豪华的包房给了白嘉轩。

    白嘉轩之所以暂时不离开魔都,自然也是想看看小倭子他们接下来的报复行动。

    好在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另外影子组织也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不少。

    虽然,这事过后,各国势力几乎统一了口径,那就是彻底清除影子组织。

    但是这些年,影子组织在各国势力中布下的探子,到了此刻,终于有了作用,对方高层开的会议,做出的决定,几乎在半天内,便能到张小鹏手上。

    张小鹏这次出狱后,随即便展开了一场内部行动,清除了内部一百多人,这些人几乎都是中高层,都是叛徒那条线的人员。

    这些人员,或许大部分是无辜的,但是张小鹏没有任何迟疑,以残酷的方式清除了这些人,包括他们的痕迹,一一清除。

    实际上,张小鹏也没离开魔都,影子组织在这座城市深耕二十多年,一时半会,很多人和事,不是一会半会能处理干净了。

    白嘉轩这一个月,便算是护了张小鹏一个月的周全,任何势力对他的反扑和搜查,都被白嘉轩在暗中化解。

    一个月时间,张小鹏也终于处理完影子组织的遗留问题,所有重要成员,都已经离开了魔都。

    而现在,影子组织,也终于要进行一个艰难的抉择。

    这个抉择,自然是关于影子组织未来的发展和方向。

    影子组织,尽管之前很隐秘,但是如今已经被所有势力盯上了,只能换皮重生了。

    另外影子组织之前的老路,也几乎走不通了,现在得重新选择一条道路了。

    影子这些年积累的钱财还有人脉,注定它不可能默默无闻,张小鹏的性格,也不可能让他过上平平澹澹的生活。

    如今的张小鹏,已经四十岁,身上那股不怒自威的霸气,注定就是一个干大事的主。

    白嘉轩思考一天后,最终给了张小鹏三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就是远遁白头鹰,在当地发展华人社区,未来在白头鹰利用唐人街的优势,还有未来大量移民的人力资源,成立自己的公司和社区,成为另外一个洪门。

    第二个选择便是跨过珠江,在香江潜伏下来,未来以香江为根基,控制整个香江,成为香江的地下皇帝。

    第三个选择便是,远遁东南亚,那里也有华人的基础,那边暂时远离世界中心,在第三世界,打下一块疆土,或许未来可以学习某人,建立另外一个薪加波。

    这三个选择,都是为了影子组织未来的额发展着想,不管是那一个选择,这都是一条坎坷崎区的道路,因为都得重新开始!

    白嘉轩其实心中的想法,还是觉得让张小鹏选择第二个,毕竟香江,未来发展前景远大,而且更好控制和发展。

    不过白嘉轩也没随便下命令,而是让张小鹏自己选择。

    现在的张小鹏,再也不是二十五年前,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了,而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枭雄,这样的人物,肯定有自己考量,再也不是白嘉轩手上的工具人了!

    当然,张小鹏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很尊重白嘉轩,不管他飞得再高,在白嘉轩面前,依旧是一个后辈的态度。

    这也是白嘉轩愿意扶持张小鹏的原因。

    最终,张小鹏选择了第三个选择。

    对于张小鹏选择第三个选择,白嘉轩有些意外,但是又在预料之中。

    张小鹏的野心,在他少年时,就不加掩饰,何况如今,还拥有一个早已今非昔比的影子组织。

    白嘉轩没有反对张小鹏的决定,最终在某天清晨,白嘉轩护送张小鹏等人登上了前往东南亚的轮船。

    张小鹏离开后,白嘉轩也随即离开了魔都,陈真的名声,也开始渐渐消退。

    但是两年后,陈真的名字,再一次进入众人视野,不过这一次,陈真并没有出现,而是因为当初那件绑架桉的后续。

    这两年时间内,当初被释放的人质中,陆陆续续有四十三人突然暴毙,几乎无任何征兆,都是口鼻突然出血,随即便死亡。

    后来一调查才发现,这些人,都是当年被陈真拍过后背的人质,这其中便有小倭子的德育亲王和远藤大将。

    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事,让陈真彻底成为小倭子最痛恨的一个人,甚至对陈真的通缉令,持续整整一百年。

    多年以后,陈真的影视人物中,和德育亲王还有远藤大将的恩怨被魔改成四十多个影视版本,远销海内外。

    当然,这一切都已经是后话。

    在随后的半年后,上千影子成员陆陆续续从大陆撤离,前往东南亚某个地区。

    张小鹏控制的代理人,在当地购买了大量种植园,并且暗中建立的自己的势力。

    如今的东南亚并不太平,在接下来几年里,会更加混乱,小倭子随即便会发动南太平洋战争,东南亚也会进入动乱。

    当然,这一切,白嘉轩已经告知了张小鹏,并且给了他一份未来的势力分部图,并且战乱区地图,都给张小鹏标记了。

    影子组织之所以这些年,能发展这么快,除了张小鹏的领导能力出众外,更有白嘉轩的提前布局。

    有时候,白嘉轩几句随意的话,在张小鹏耳中,却是金玉良缘,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

    在东南亚发展的张小鹏,带领影子组织换了皮后,继续走低调路线,先是培养代理人,再靠扶持和垄断,赚取大量财富。

    当地盛产橡胶,白糖,稻谷,还有香蕉和各种水果,这些在主流世界看不上的东西,实际上,却可以积累富可敌国的财富。

    另外还可以发展自己的码头,随着未来战争的结束,接下来的大型油轮运输生意,才是真正控制全世界的关键。

    因为远离世界中心,加上白嘉轩的提醒,在东南亚,影子组织正在低调,而迅速发展着自己的势力。

    而随着影子组织逐渐在当地扎根后,大陆内部的影子成员,也逐渐开始向东南亚转移。

    当然,张小鹏最后也下了一道命令,有些不想背井离乡的外围成员,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还有一些成员,在人生的经历中,选择了加入其他势力,张小鹏最终也放任他们离开了。

    当然,如此庞大的组织,不可能在一时半会撤离干净,一切都在悄悄进行。

    一些特殊的情报收集和行动,依旧在进行,打入敌人内部的探子,依旧在秘密发展。

    当然,军火和药粉生意,早已经全部停止。

    到了四零年前后,除了一些主要大城市外,还存在情报收集外,其他分部,几乎已经名存实亡了。

    药粉生意停止后,五指山也进入了休养生息的状态了,几乎也不再闹事,滋水县也彷佛把白鹿原一带忘记了一般,随着局势越来越混乱,滋水县也担心五指山再闹事,双方都已经几年未曾发生过战斗。

    这正是白嘉轩期待的那样,实际上,现在的五指山,已经快成为一个空壳子了。

    资料还有财富,在这几年中,陆陆续续全部运走了,从四零年后,也再没招新成员上山了,如今五指山上,只剩下最后五十个老成员了。

    这些还是张小鹏一再坚持,给白嘉轩留下来的。

    虽然白嘉轩不是一般人,但是很多事情,白嘉轩并不方便露面,只能用其他人去办。

    白嘉轩想了想白鹿原往后的计划,最终还是决定留下那五十人。

    有了那五十人的震慑,加上这些年留下来的余威,滋水县这几年,也不敢再打白鹿原的主意。

    白鹿原一带,在这乱世中,享受了难得三十年,成一片世外桃源。

    白嘉轩从魔都离开后,大部分时间都留在白鹿原享受天伦之乐,在他六十大寿那一年,田小娥又给他生了一个小儿子,取名白孝楠。

    由此,白嘉轩算是有了六个子嗣,儿孙满堂了!

    在这期间,白嘉轩也偶尔去远方一趟,虽然影子组织大部分已经撤离,但是一些人身边,依旧还有影子的成员在执行任务。

    比如,远在他乡的白灵和白孝文身上,都有影子的密探。

    这些人平时一般不联系白嘉轩,只有到了紧急的情况,他们才会通过电报和电话的方式,想办法先通知西安城的密探,最后再联系滋水县的密探,最后快马加急,把情报送到白嘉轩手上。

    在某年冬天,白嘉轩接到了一封电报,最终他离开家三月,快马加鞭来回折腾了数千里,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在白灵身边,救了她一命。

    那件事,也让白灵脱离了红面,最终连家都没回,被白嘉轩送上了东南亚的轮船。

    原着中,白灵也因为那件事,失去了生命,而这一世,白嘉轩改写了白灵的命运。

    也是因为那件事,让她彻底对戈命失去了信心,最终接受了父亲的安排,远遁它国。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人冤枉伤害,更让人绝望呢?

    白灵的离开,也算打消了白嘉轩一块心病,儿行千里母担忧,其实父亲也担忧呀!

    白灵离开后,最后也只有白孝文一人了,不过白孝文混得还不错,一路高升,在他四十岁的时候,已经是红面一方诸侯了。

    以白孝文的身份,白嘉轩预计未来肯定会身居高位,但是自己这个地主父亲,估计到时会给他带去不少麻烦。

    随着四九年的临近,白嘉轩也不得不为自己家人作打算了。

    乱世即将结束,他也算是完成了自己最初当初在祠堂许下诺言,守护了白鹿原整整四十年的乱世。

    原本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安安稳稳度过了。

    一九一三的时候,他二十八岁,如今一九四九,他已经六十四了。

    他原本想着自己这辈子也就活到七十岁了不起了,但是自己现在六十四了,小儿子都才四岁,自己能吃能跑,甚至一晚上折腾三次,都还金龙活虎,头发乌漆嘛黑,连一根白头发都没有。

    这样再活五十年,他都相信。

    最关键一点,都已经四九年了,他现在连一点要回归的预感都未察觉。

    这就难办了,他只能想办法安顿家人了。

    如今的白鹿原村,经过近四十年的和平发展,如今人数已经接近三千人了,四十年,人口从一千到三千,人口翻了三番。

    当然,白嘉轩依旧还是一族之长。

    虽然白鹿原在他手上,和平度过了近四十年,但是四十年实在太久了,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战乱是什么样子的了。

    当年经历乱世的老一辈,几乎都已经离开人世了,而年轻一辈的,对白嘉轩这位老族长,尊重的并不多。

    至于原因,很简单,白嘉轩这些年限制了大伙的发展,禁止全村人发展乱七八糟的副业,大家虽然有吃有喝,但是几乎没有富户。

    还有最关键一点,那就是贫富不均。

    像白嘉轩这样的族长,前些年,靠着种植药粉,每年几乎垄断了全村人的发财大计。

    而后来,药粉生意停止后,一些村民想着去罂粟发财,却被白嘉轩挂在祠堂抽了几十鞭子后,才镇住那些歪风邪气。

    后来,白嘉轩虽然也重新寻找了一些药材给大伙种植,这些药材成熟后,便直接拉到县城药房卖掉。

    这些药材虽然比种植麦子赚钱,但是远远没有当初神秘药粉值钱。

    这也造成很多人对白嘉轩的不满。

    白嘉轩四十多还娶十八岁的小妾,家里小日子过得美滋滋,这自然引起不少人不满。

    要不是还有一些老家伙给了白嘉轩撑腰,那些年轻一辈的,早已经想推翻了白嘉轩的族长位置。

    除了这些原因外,最关键一个原因便是。

    就在去年,鹿兆海秘密带着一批人潜入村里,这批人不但有着丰富的宣传经验,还有战斗经验。

    如今的鹿兆海,早已经今非昔比了,他现在的身份,早已经非同一般,算是荣归故里了。

    虽然,现在滋水县还控制在白党手上,但是实际上,早已经被红面参透成筛子了。

    白嘉轩自然也知道这批人的目的,加上现在白嘉轩管控能力的确不如从前,对这些人也不愿意再赶尽杀绝,所以这也造成对方很快便在白鹿原一带建立了支部。

    白嘉轩很清楚,斗米恩升米仇,自己就算护住了白鹿原四十年,最终该清算的,还得清算。

    白嘉轩最终还是做出一个决定,带着全家人跑路。

    自己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在跑路之前,白嘉轩还是选择召开了一次全族大会,怎么说,他也是一个族长,这样不明不白跑路了,也有些丢人。

    何况他也想给大家一个选择,愿意跟着他走的,他也愿意一起带走。

    另外就是,把族长之位,传给下一代。

    之所以最终选择跑路,除了大势所趋外,他也知道,民心所向,自己没必要和大势去抗衡,自己都是老古董了,该退,就退,没必要再去争一时之气了。

    继续待在白鹿原,在未来二三十年后,自己都一把老骨头了,还时不时被人吐口水,真心没必要,再说,自己还有这么大一家子,也没办法让他们吃苦不是。

    白鹿原最后一次全族大会,最终在四九年春召开,这天,白嘉轩穿着一件黑色马褂,搀扶着早已经有些老花眼的鹿子霖,走进祠堂。

    新建的祠堂,比之前宽阔不少,白嘉轩身坐主位,鹿子霖还有一群七老八十的老家伙坐在一旁,如今已经七十的鹿三,也坐在其中。

    祠堂里里外外此刻已经人山人海,鹿兆海带着一群年轻人站在最前方,那派头,就像当年站在那个位置的白嘉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