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书院看书十二年,我已经无敌了 新亭

206 一言为定

    陈牧身体不断往下沉,那个抓住他的手的人,也跟着一起进来了。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对方抓住他的手时,肌肤一接触,他就知道这是谁了。

    姜清河。

    自从进了神陨宫,她就一直不见踪影,下落不明。陈牧甚至怀疑过,她是不是已经被人给干掉了。

    毕竟,整个神陨宫里的人,修为最弱的,都是元神。她一个九境,在这里遍地是元神的地方,分分钟会没命。

    看来,还是小看她了。

    她不但活着,还突破到了元神境。

    只是,气息有些弱,看样子是受了伤。

    没想到,她会义无反顾地来救自己。

    陈牧又一次想起两年前,她手持那把黑伞,替自己挡下天谴雷霆时的场景,心情有些复杂。

    两年前,她舍命救自己,是因为被他用过天魔噬魂后,留下的心魔。

    可是,她现在既然已经突破到元神,说明她已经战胜了心魔,否则,绝无可能成就元神。

    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抓住了他的手,明知道这个禁制的可怕,连他都无法挣脱。

    陈牧反手握住她的手腕,握得很紧。

    他此时仿佛身陷泥潭,体内的法力也被封住了,所有神通都无法动用,就连身体也无法动弹,刚才那个握住姜清河的手的动作,都是无比吃力。

    他甚至无法将姜清河拉近一点距离。

    神陨宫的禁制,确实是强大无比。

    不过,陈牧并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神陨宫的禁制有很多种,有的一旦触发,就会引来致命的打击,哪怕是地仙,也照杀无误。

    他曾见过的那两具佛门地仙的尸体,都是一击毙命,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挣扎。可想而知这禁制的杀伤力之恐怖。

    可是,现在他触发的禁制,却不是杀伤性的,而是要把他困住。

    制造神陨宫的主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弄一个用来困人的禁制出来,那么,他一定有用意在里面。

    陈牧觉得,短时间内,应该没有性命之危。

    只要不死,就有机会。

    正想着,他感觉身体一轻,已经脱离了那种泥潭一般的状态,恢复了行动能力,一身法力也恢复了,他飞快地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个漆黑的空间,没有一丝光亮。

    陈牧早已经练就了虚室生白的能力,环顾一周,已经看清楚这里的情况。就是一个空荡荡的大厅,什么都没有,中间是一条楼梯。

    他手一用力,将姜清河拉到自己身边,并没有松开手。

    姜清河用很轻的声音说道,“这里应该是通天阁里面。”

    “嗯。”

    陈牧表示同意。

    两人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身处在陌生的环境,任何举动,都有可能引来不可预测的后果。

    陈牧说道,“你刚才太鲁莽了。”

    黑暗中,姜清河的声音平静,说道,“就算你要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手上。”

    陈牧不由失笑,眼睛看向她肩膀上的伤口,说,“你受伤了。”

    “我抢了凌云剑宗一件法宝,被刺了一剑。”

    陈牧伸出手放在伤口上面,感应着其中的剑意,法力一引,便将伤口里残存的剑意引了出来。

    这道剑意,是修练离火剑法的追光所留,乃是火属性。陈牧引动先天五行剑图的力量,轻易就将这道剑意吸走。

    剑意一去,那道伤口就开始愈合。

    到了元神境后,身肉的恢复能力也会变得极强,皮外伤很快就能痊愈。

    陈牧随手将她的伤治好,说道,“我曾进过一座大殿,里面并没有危险,这里看起来,似乎也是一样。”

    姜清河说,“问题是,要怎么离开这里?”

    两人同时看向中间那条楼梯。

    如果这里的层数对应的是他们进来的位置,属于中层,既可以往上走,也可以往下。

    姜清河说道,“还有一个问题,为何这里的禁制不是杀伤性的?在此之前,三大星域的人,有进来过吗?”

    “不好说。”陈牧摇头。

    按理说,三大星域的人来神陨宫这么多次,肯定将所有地方都摸索过。

    可是,他却见过有人在这座通天阁的大门口,似乎想要破解大门上的禁制。这样看来,应该是没有人进来过才对。

    当然,也有可能通过这种办法进来的人,都无法出去。

    陈牧说道,“要不然,问一下萧燃。”

    萧燃曾经来过神陨宫,又安然无恙地离开,说不定他有办法。

    姜清河沉默了片刻,用有些凝重的语气说道,“他有问题。”

    “什么问题?”

    姜清河的语气有些冷,“自从进入神陨宫后,我就忘记了他的存在,直到刚才你提起,我才想起关于他的事。”

    果然有问题。

    萧燃是一名武者,还精通兵法。应该没有屏蔽别人记忆的能力才对。

    更何况,姜清河此时已经是元神,想要无声无息抹去一名元神的一部分记忆,就连陈牧都做不到。

    萧燃一名武者,怎么有这样的能力?

    陈牧将雷刀拿了出来,紫金色的电光驱除了四周的黑暗,说道,“把他放出来。”

    雷刀的雷霆至刚至阳,有这把刀在,萧燃真的有什么古怪,只剩一个元神,也翻不起什么水花。

    姜清河手一抖,从手腕的链子里飞出一个人形的虚影,他有些畏惧地说道,“先生,请把它收了吧,小的可经不住它的气息。”

    陈牧淡淡地说道,“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萧燃啊。”

    “除了萧燃外,还有什么别的身份?”

    “……”那道虚影沉默了一会,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真是没想到,短短一个月,你就到了这样的境界。距离半圣,只剩下一步之遥了吧。”

    陈牧刚刚对他使用了儒家的神通,让他无法说慌。

    “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道虚影叹了口气,说道,“罢了,实话告诉你,老夫乃盗圣。”

    这句话,大出姜清河的意料,惊讶地说道,“什么,你是盗圣?”

    那道虚影傲然道,“老夫乃是盗门的创派祖师,萧燃不过是老夫其中一个身份。”

    姜清河冷冷地说道,“这么说,你说你跟盗圣仇深似海,也是骗我的?”

    “不,老夫确实跟这个逆徒不共戴天,当年,若非他的背叛,老夫何至于落得如此下场。”那道虚影咬牙切齿地说道。

    很显然,这是一个师徒相残的故事。

    姜清河听他一说,就明白过来,可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你既是人仙,怎么会被一个九境暗算?”

    “谁告诉你,那个逆徒是九境?”萧燃反问道。

    “盗圣,能称为圣者,至少也是元神境。那个逆徒,胆大包天,竟将主意打到书院的亚圣头上,失败之后,被追杀得上天入地,所有化身尽皆被杀。他最后以献祭一身修为为代价,假死才得以逃脱,修为也跌落凡境。”

    “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姜凌霄斩断天梯之后。几百年来,他费尽心思,想要重新登上仙境,每一次都被天谴所阻。原本,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耗尽寿命而亡。谁知,他破掉了绝天大阵。此时恐怕已经恢复了元神境界,想要杀他,难上加难。”

    原来如此。

    姜清河总算是明白了,她看向一旁的陈牧。

    陈牧对她点了点头,表示他说的都是真话。

    萧燃以前再怎么神通广大,如今也只是一个残破的元神,快要油尽灯枯了,如果撒谎的话,绝对瞒不过他。

    陈牧对他的恩怨情仇不感兴趣,问道,“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萧燃刚才早已经打量过了,说道,“没猜错的话,这里是通天阁。”

    他果然知道,很可能之前就来过。

    陈牧问,“要怎么才能离开?”

    “只要沿着这楼梯一直往上走,到顶后,就能离开这里了。不过,却不是去神陨宫。”

    “上面是什么地方?”

    “通天阁,自然是通往天上了,上面,就是碧海天。乃是诸天中,排名靠前的界域。红尘仙宗那位谪仙,便是来自碧海天的碧霄仙宫。”

    碧海天,碧霄仙宫……

    陈牧记下了这两个名字,说道,“你知道的还挺多的,你上去过?”

    萧燃有些得意地说道,“老夫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十大仙宗的秘密,老夫都尽数知晓,就连你们书院的文圣当年……”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

    陈牧怀疑,他是故意吊自己的胃口,没有接这个茬,说道,“除了上面的路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离开?”

    萧燃说道,“那只能破解底下的禁制了。不过,不是老夫瞧不起你,以你的境界,过个十年八年,也不一定能解开上面的禁制。当然,如果有老夫帮忙,就不一样了。最多半个月,就能出去。”

    陈牧没有跟他废话,直接问道,“你想要什么?”

    萧燃一字一句地说道,“帮我除掉那个逆徒。”

    陈牧道,“可以,只要你能找到他的行踪,我便可以出手。”

    “一言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