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第446章 张世泽很窝火(第2更)

    第446章 张世泽很窝火(第2更)              

    “平北侯,曲阜乃是圣人宅邸,还请您约束军队,在城外驻扎。”孔德才鼓起勇气道。

    在孔德才的认知中,这个时代的军队军纪皆差,若是让数千军队进入曲阜城,还不知道会把城中祸害成什么样子。也许士兵们不敢怎么样孔府孔庙,但其他人呢?能居住在曲阜城中的,皆是孔家直系子弟,若是被军队祸害了,自己如何向衍生公交代?

    “本侯乃是查案的钦差,这些士兵皆是本侯爷下属随从,怎么,孔县尊,你是想驱赶钦使吗?”张世泽瞪了孔德才一眼,怒斥道。

    不许大军进城?开什么玩笑!真当这曲阜城是孔家的了?

    “下官不敢,下官不敢。”孔德才冷汗一下子流了下来,连忙解释道,“这曲阜城乃是圣人陵寝之地,若是大军入城恐会惊扰圣人在天之灵。再说调查案件用不了这么多人,士兵们应该也不会查案,若是侯爷需要,我曲阜县衙所有差役皆听从侯爷调遣。”

    “惊扰圣人在天之灵?你说什么胡话?圣人为什么是圣人,那是神一般的人物,岂会因为几千士兵靠近陵寝便受到惊扰,孔县尊你可是孔圣后裔,就这么瞧不起孔圣人吗?”张世泽嘲讽道,“查案当然需要用到人手,但曲阜县衙的人本侯还真不敢用,岂有驱使孔家人查孔家的道理?”

    查孔家三字都从张世泽嘴里说了出来,孔德才的心彻底沉了下去,他意识到这次衍生公真的要遇到大麻烦了。瞧张世泽这架势,这是非要拿衍生公府治罪啊!可孔德才也没法再阻拦,他不过是个县令,地位差的太多,如何能拦得住有着钦使身份又坐拥数千大军的张世泽?

    当着孔德才的面,张世泽开始布置军务,分派军队控制城防、县库,甚至连县衙都派军队进驻。

    “孔县尊,走吧,带我去拜祭一下至圣先师,并顺便拜见拜见衍圣公。”张世泽笑道。

    这么久了,衍圣公孔胤植竟然还不露面,很好,你不露面我便找上门去!

    衍圣公府和孔庙皆在曲阜城中,衍圣公府在东,孔庙在西。

    不管后裔再混蛋,孔子在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地位根本无法动摇。作为皇帝的使者,进入曲阜城中第一件事便是去孔庙祭拜,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

    对衍圣公孔胤植,朱由检不喜欢,张世泽自然也不感冒。但对孔圣人,朱由检和张世泽皆十分尊敬,故跪拜祭拜时,张世泽还是非常心诚的,看着至圣先师的神像,张世泽甚至暗暗祈祷:孔圣人啊孔圣人,并非陛下和我要对付你的后裔,而是你的后裔太过操蛋太过不像话了,他们的行为完全背叛了圣人您的学说,残暴贪婪,不仁不义,简直不配做圣人之后。孔圣人啊孔圣人,我奉皇命替你清理门户,帮您整治一下您的不肖子孙,想来您定然不会怪我?

    祈祷之后,张世泽心方才定了下来,开始欣赏孔庙建筑。

    说实话,这还是张世泽第一次来孔庙,三四百亩的占地面积,九进院落,殿堂、坛阁和门坊数百间,红墙角楼,重岩叠嶂,简直就像第二个皇宫,让张世泽叹为观止。不过终归是圣人陵寝之地,规模宏大还是能够理解的,不如此不足以彰显圣人之地位。

    然而从孔庙向东进入衍生公府时,张世泽的心理彻底不平衡了。

    踏马的,圣人寝陵建造的富丽堂皇也就罢了,凭什么衍圣公府也造的这么繁华!也是九进院落,占地二三百亩,三堂六厅,重檐叠嶂、假山回廊,曲径通幽,论富丽堂皇,简直和孔庙不相上下。

    和衍圣公府相比,自家的英国公府简直就是乡下土财主家一样!

    踏马的,凭什么啊,我英国公府在靖难之役立下殊功,一代先祖张玉为救成祖爷战死沙场、靖难军功第一,二代先祖张辅随成祖爷南征北战,五伐蒙古,三定越南,立下了不世之功,受封世袭罔替英国公。而孔家只不过有一个两千年前的好祖宗,对大明并无尺寸之功,凭什么获得如此荣华富贵?

    说实话,看到孔府如此繁华,张世泽很嫉妒。

    “衍圣公府修的如此富丽堂皇,真有钱啊。”张世泽感叹道。

    “那个,”孔德才看了一下张世泽脸色,小心翼翼的道,“衍圣公府乃是朝廷所建,洪武十年,太祖爷下诏建的衍圣公府,弘治年间,孔庙发生火灾,烧掉大半建筑,衍圣公府也遭火灾,弘治爷下诏拨银十万两重修的衍圣公府。”

    孔德才的意思是孔府都是朝廷拨银所建,并非衍圣公府有钱。可停在张世泽耳中,却更加闹心了。

    衍圣公府至少有上百万亩田地,在兖州、济南等地店铺无数,如此大的产业,府邸着火烧毁了还要朝廷花银子整修,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这衍圣公府就是吸附在大明身上的蚂蟥,还是早些拍死为好。

    “衍圣公好大架子,钦差进城你都不迎接,还要本侯亲自登门拜访,真以为自己凌驾于朝廷之上了吗?”感觉闹心,张世泽便直接把火了出来,看到衍圣公孔胤植后,劈头盖脸呵斥道。

    孔胤植被骂的一头懵,衍圣公府地位尊崇,朝廷使者也好,封疆大吏也罢,都是主动登门拜访,这已经惯例了,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这位钦差”孔胤植拱了拱手,正要说话时,又被张世泽打断。

    “明知道本侯是钦差,却不跪下问候陛下圣体,衍圣公你如此跋扈,难怪做出勾结藩王侵占二十三万亩官田的事情!”

    “我没有”孔胤植吓了一跳,连忙说道,然而话却又被张世泽打断。

    “有没有不是衍圣公你说了算的,本侯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来人,请衍圣公一起回营,慢慢询问事情真相。对了,衍圣公府的三堂六厅主事,也一并带回,以衍圣公的身份,不可能亲自做这些事,必然有经手之人,严加审讯,问出真相!”张世泽根本不给孔胤植说话的机会,厉声吩咐道。

    话音刚落,两个禁卫冲了过去,抓住了孔胤植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