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第447章 杀人(第1更)

    “住手!”跟着的曲阜县令孔德才大惊,连忙叫道。

    “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孔胤植气得直哆嗦,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如此粗暴的对待自己。

    然而禁卫士兵根本不理他们,见张世泽没有动静,便半扶半拖带着孔胤植就走。

    “住手,来人啊!”勾管厅主事孔进元厉声叫道,随着他的呼喊,数十名孔府家奴冲了出来,拦住张世泽等人去路。

    “衍圣公,乃孔圣六十四世嫡孙,深受世人景仰,衍圣公府,天下文脉所在,尔是何人,敢在衍圣公府放肆,竟然敢抓捕衍圣公!”孔进元指着张世泽怒斥道。

    “还不放开衍圣公爷,并向孔府赔罪,否则衍圣公府便号召天下读书人共诛之!”孔府其他主事也纷纷叫道。

    一时间孔府众人围着张世泽等口诛笔伐,无数唾沫纷飞。

    张世泽冷笑了起来。他之所以一上来便抓捕孔胤植,就是知道论动嘴自己不是孔府这些读书人的对手,圣人的后裔,即便没什么真本事,吵架的功力却是深得圣人真传,打嘴仗自己如何打得过?

    自己此来曲阜就是为了对付孔家,凭打嘴仗如何能行?就要直接来硬的!

    “哼,孔家难道要造反吗?”张世泽冷笑了起来。

    随着张世泽的话,“镗啷啷”随行的禁卫官兵皆抽出刀剑,指向孔府众人,寒光出鞘,杀气顿时在孔府上空弥漫。

    这些禁卫士兵皆是参与过历次大战,久经沙场之下,自然而然带着强烈的煞气,被他们刀剑一指,孔府家奴们一个个脸色大变,手中棍棒不由自主的垂了下去。

    “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孔德才急的一头大汗,跑进圈子劝着。

    “大家先收起手中的家伙,对面的可是朝廷钦使,是平定蒙古的平北侯。”

    “平北侯,您也消消气,把衍圣公放了,大家有话好好说。”

    然而他虽是曲阜县令,在孔府内却没有职司,论地位连孔进元都不如,并没有家丁肯听他的。

    孔德才正要去劝孔进元时,张世泽突然冷笑了起来。

    “哈哈,今天我倒是真的见识了孔府的骨气,若是前宋时尔等有着骨气,何至于先投靠跶虏金国,后投靠蒙古人?

    六十四代家奴,二十四朝贰臣,孔家真的有骨气的很!”张世泽满是嘲讽的说道。

    “闭嘴!”

    “休得胡说!”

    孔进元等人气得火冒三丈,所谓打人不打脸,张世泽这话是对孔家赤裸裸的羞辱。

    张世泽并不理会他们,笑容收敛,冷冷道:“很好,今天我倒要看看,孔家人多么有骨气,传我将令领,十息之内敢再用刀棒对准我的一律格杀,敢阻挡我等去路的一律格杀,三堂六厅主事敢拘捕者,一律格杀!”

    三个杀字一出,场中气氛顿时无比紧张起来。

    数十个禁卫军火铳手端起火铳,把火绳点燃夹在火绳夹上,然后把铳口对准拿刀棒的孔府家奴。

    “十,九,八,”

    张世泽数数的声音响起,孔府家奴们一阵骚动,孔进元等管事们神色皆惊慌起来。他们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有人竟然敢在孔府内如此横行霸道。

    “平北侯,你如此蛮横,就不怕满朝官员弹劾吗?”孔进元色厉内荏道。

    “六,五,”张世泽根本不理他,继续数数。

    “平北侯,孔家若是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尽管说来,何必非要如此?”见张世泽一副不为所动的养子,孔进元语气不知不觉软了。

    “四,三,”张世泽继续数着。

    “你不敢在孔府杀人,否则朝廷绝饶不了你!”孔进元突然暴叫道,他不信张世泽真的敢在孔府杀人,那后果实在太大,所以他赌张世泽不敢下令开火!因为他知道一旦服了软,一旦任由衍圣公被抓走,孔家朝野、在山东便再无面子可言。

    “二,一!”最后两个字缓缓从张世泽口中说出。

    “砰砰砰”火铳陆续响起,硝烟弥漫空中。

    惨叫声接连响起,足足二十多个孔府家奴被当场射倒。

    “杀人了!”

    “轰”的一声,其他家奴们四散奔逃。

    “啊!”被士兵挟持的孔胤植凄声叫了起来,液体顺着双腿流淌。

    开始的时候孔胤植非常愤怒,因为从出生那日起便从未受过如此粗暴的对待,当孔进元等主事命家奴拦截张世泽等人时他并没阻止,因为他不相信张世泽真的敢乱来,他要给张世泽一点颜色看看,让张世泽知道这里是曲阜,并不是英国公府所在的北京城。然而他没想到张世泽真的敢下令杀人,看着倒下血泊中的孔府家丁,孔胤植一下子就崩溃了,养尊处优的他何曾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

    孔胤植如此,孔府其他人也差不多,孔进元长大了嘴久久无法合拢,他简直难以相信眼前的情形。他万万没有想到,对面的这个人真的敢在孔府大开杀戒。这可是孔府,这可是圣人门庭,历朝以来,哪怕是皇帝,也都对孔家恭恭敬敬,哪怕是举兵造反的反贼,也对孔家恭敬有加,并不敢随便过来骚扰。千百年来,孔府何尝受过如此对待?

    “完了,彻底完了。”孔德才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喃喃自语着。他一直从中转圜,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和坐进观天、盲目自大的孔进元等人不同,当知县的孔德才深知眼前的是什么人,眼前这些人都是在沙场和凶残的建奴厮杀的杀胚,是能把建奴打的差点灭国的存在!这样的军队,这样的将领,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我是钦差,奉皇命调查衍圣公府私纳德王二十三万亩田地之事,没想到衍圣公府竟然暴力抗拒,竟然聚众试图围殴钦使。围攻钦差便是造反,衍圣公,我看你是早有反意,是不是打算勾结德王在山东自立?”张世泽冷冷的道。

    孔胤植差点喷出血来,杀人了还要栽赃,这简直要把衍圣公府往死里弄啊!

    “平北侯,都是误会,误会啊,并不是我让人阻拦侯爷你。”孔胤植哪里还顾得上衍圣公的体统,大声哭叫哀求着。

    Ps:这两天很多读者兄弟打赏,等我更新完毕会单独开一章节一并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