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第537章 以百姓之心为我心

    华夏百姓从来都是最能忍受苦难的百姓,但凡有一点活路,就没有人愿意造反。而相对广大农村地区的佃户贫民,苏州城里的百姓日子过得还算不差,最起码吃饱饭没有问题。所以让他们去和跨刀拿枪的锦衣卫争斗,他们如何愿意?哪怕是士绅家的奴仆也不敢。

    张溥之流想煽动百姓攻击散发报纸的锦衣卫基本上不可能,只能另想其他办法,故才让人给陈子龙带话,请他去城外虎丘辩论。只要能在辩论中赢了陈子龙让其一败涂地,自然没人相信陈子龙。即便辩不过陈子龙,也可以想其他办法,比如设法让陈子龙回不了苏州城

    对张溥等人的打算,陈子龙也心知肚明,不过也并不在意。

    报纸的事情已经步入正规,除了抽空撰写几篇下一期的文章,其他事不需要陈子龙多过问。为了加快印制速度,陈子龙命人购买了一家印书坊,采用了活字印刷的方法,不需要雕版,出报纸速度很快,每五日出一刊报纸。

    现在报纸的事情交给了夏允彝负责,陈子龙把更多心思用来盘算现在的局势上面。巡抚梅葆华八千大军被一把火烧掉的消息传回了苏州以后,苏州城内百姓已经有些惶恐。而现在,湖匪攻下了五十里外的吴江县,更是让苏州城内外百姓惶恐不安,生怕那些湖匪杀来苏州。城外居住的富户纷纷躲进城中,寄希望于苏州高大城墙保住自己性命。然而城外的大量的工坊商铺却没法搬进城中,一旦湖匪杀来,这些产业必然保不住。

    而苏州大部分百姓都是普通人,或者靠在工坊做工赚钱养家,或者在店铺里当伙计。苏州城外的工坊至少有上千家,一些大的工坊比如织绸作坊,动辄雇佣工人数百上千人。苏州城内外的工人,数量至少几十万。还有那些卖菜卖饭的小商小贩,整个苏州城总人口早已超过了百万!

    这么多百姓,想进城中躲避根本不可能,城中也容纳不下那么多。而且对很多工人来说,不做工就没有收入,便会饿肚子,所以明知道湖匪就在数十里外,虽然心中惶恐无比,却也不得不去工坊做工。

    倒是工坊的主人,那些富商士绅,选择了逃离城外,或者躲在城中,或者远远的逃了出去。因为谁都知道,苏州的军队已经被打光,现在整个苏州城除了府衙县衙的差役,就再也没有其他武力!

    要想救苏州城,除非向镇江府的皇帝求援。然而士绅富商们对皇帝的害怕不亚于湖匪,担心皇帝一旦来了,会顺势进行均田释奴之事,说不定还会对富商士绅进行抄家,那样还不如让湖匪来抢

    真正知道湖匪底细的士绅很少,只有沈家主、张溥等少数人,普通士绅是不清楚湖匪轻易不会来苏州的。总而言之,上到普通士绅,下到工人伙计,绝大部分苏州百姓皆处在惶恐之中。

    而这种紧张恐慌的气氛,陈子龙自然能够感觉的出来。仔细想过以后,陈子龙发现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一个掌控苏州民心的极好机会!

    “彝仲兄你在这里看着点,我去趟府衙。”陈子龙道。

    “多带些人去,小心张天如那些人乱来。”夏允彝嘱咐道。对好友的想法,夏允彝自然清楚。

    “没事的,在虎丘辩论之前,张天如不会对我动手。”陈子龙不在意道。

    话虽如此,陈子龙还是在衣服下穿了软甲,在腰间挂了一柄宝剑,怀里还揣着一柄匕首,然后喊来两个禁卫士兵充当护卫,这才安步当车向宅外而去。

    “人中兄要出门?”黄宗羲和顾炎武正在院子里下棋,惊讶的问道。

    “在屋里呆的久了,出去透透气。”陈子龙笑道。

    黄宗羲张了张嘴,想告诉陈子龙小心些,又闭上了嘴巴,因为那不是明说张溥会派人对陈子龙不理吗,虽然对张溥最近的行为有些不满,黄宗羲却也不想在人前说张溥的不是。

    “正巧,我也呆的闷了,就和人中兄一起逛逛。”黄宗羲道,心想若是张溥派人刺杀陈子龙,自己还能替陈子龙挡一挡,毕竟也是朋友,总不能看着陈子龙去送死。

    “我也一起去。”顾炎武也笑道。

    陈子龙看了看二人,微微一笑:“那感情好。”

    陈子龙带着两个护卫,黄宗羲和顾炎武也各带两个下人,一行人走在大街上,看起来颇为人多势众,引得街上人目光。

    “陈人中,黄太冲,你们,你们怎么在一起了?”有士子迎面走来,看到众人惊问道。

    陈子龙微微一笑:“正巧和太冲兄偶遇,正要到处转转,这位仁兄若是有空不妨一起。”

    “不了,不了。”那士子忙不迭的道,转身迅速的离开了。

    “和我在一起恐怕会连累太冲兄、彝仲兄被人误解。”陈子龙歉意道。那士子之所以离开,定然是害怕和陈子龙在一起,担心会被复社中人误会和陈子龙一伙儿,对此陈子龙自然心知肚明。

    黄宗羲冷笑道:“误解了又如何,我黄宗羲不需要看任何人脸色!”

    顾炎武笑道:“人中兄,刚才那士子看起来面生的很,却不知是何方人士?”

    陈子龙摇摇头:“我也不认识”

    复社士子数量多达数千,便是这苏州城中也有好几百人,陈子龙三人是复社名士,复社中人自然都认识他,而他们却未必能认识所有复社中人,特别是一些名声不显的普通秀才,就比如刚刚那人。

    “是子龙先生?”街上突然有人问道,众人看去,却是一个身穿青衣短襟打扮的年轻人,从打扮来看应该是哪家店铺的跑堂或伙计。

    “正是在下。”陈子龙微微一笑。

    那伙计很激动,迅速来到陈子龙面前,举着手中的报纸:“子龙先生,您的文章写的真的太好了。都是娘生爹养,自然应该人人平等。可是子龙先生,人人平等真的能够实现吗?”

    陈子龙微笑道:“当然能够!只要天下人都认同人人平等思想,自然能够早日实现。”

    “可是怎么可能天下都认同啊!”那伙计叹道。贱民贫民普通百姓希望人人平等,可是那些富人士绅豪门官老爷们岂能愿意?都人人平等了,他们欺压奴役何人?

    “所以需要认同平等思想的人都联合起来,集结在一面旗帜之下,这样才能和那些不认同者对抗。”陈子龙微笑道。

    “联合起来?怎么联合啊,结社吗?”随着二人的谈话,街上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插嘴问道。

    “结社也未尝不可。”陈子龙点头道。张溥等人能组织复社把士子联合一起形成一股庞大力量,自己同样可以效仿,但需要得到皇帝的同意。

    “若是结社,我愿追随子龙先生身后!”第一个说话的伙计断然说道。

    “我等也愿附子龙先生尾翼!”其他人也纷纷说道。

    皇家百姓报已经卖遍了苏州城,对报纸中描写的人人平等社会,描写的陕北山东等地没有士绅官吏压迫的生活,很多底层百姓是非常的向往。

    底层百姓永远是最苦的百姓,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底层。在场的这些人也许能吃饱肚子,但平日里却也饱受欺辱,而人人平等的社会让他们非常的向往。

    “不是追随我,是追随皇帝陛下。我写的所有文章都是出自陛下授意,也是陛下派我来苏州办报纸。”陈子龙连忙说道。

    “皇帝陛下万岁!”那伙计高声喊道。

    “皇帝陛下万岁!”其他人也纷纷跟着喊。

    虽然从没见过皇帝,但报纸上把皇帝夸成了一朵花,简直是爱民如子的一代圣君,攻无不克的一代战神,所以对皇帝他们也心存敬畏。

    “子龙先生,陛下真的会释奴吗?”一个人问道,看他打扮分明是哪家的奴仆。

    “当然会。在陕北,在山东,已经没有奴仆了。陛下已经下令,要在江南进行释奴,整个大明都要取消奴籍,所有奴籍贱籍都要转为民户!”陈子龙断然说道。

    “那感情好,感情好。”那人激动的道。

    “陛下正在镇江释奴均田,等镇江的均田完成以后便会到其他府县,很快会来苏州,大家耐心等待便是。”陈子龙朗声道。

    围着的众百姓闻言皆兴高采烈。这些百姓,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奴籍,虽然靠着给主家做事也能混个衣食无忧,但对很多人来说,奴籍便意味着不自由,意味着子孙后代都是贱籍,再聪明读书再好也没法做官。自己是奴仆也就罢了,但谁想世世代代都给人当下人?

    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黄宗羲和顾炎武都被挤到了人群之外,看着这众多兴高采烈的百姓,黄宗羲和顾炎武相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震惊。

    对人人平等的思想,黄宗羲和顾炎武并不十分认同,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支持平等思想,支持陈子龙。短短时间,便围拢了上百人之多,这些人都是被陈子龙吸引而来,都满怀着对人人平等的向往。这些人都是最普通的工人,都是最普通的伙计,都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整个苏州城这样的人实在太多太多!

    复社号称数千士子,可和这无数的普通百姓相比,实在是少数

    “一张报纸,便能起到如此大的作用,真是匪夷所思。”顾炎武喃喃的道。之所以会有眼前的一切,自然是因为报纸宣传的作用。二人亲眼所见,数日时间,陈子龙带人印刷了数万份报纸,发遍了苏州城的大街小巷,人人平等思想搞得人尽皆知,自然引得无数底层百姓向往。

    “不仅是报纸,更重要的是陈子龙背后是皇帝”黄宗羲叹道。

    皇帝是天子,是大明的主人,是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这是所有百姓的看法。现在既然连皇帝都支持人人平等思想,宣布释奴均田,那便意味着事情能够做成,人人平等也许真的能够实现。而有皇帝支持,自然不用怕士绅富户镇压。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欺压他们的士绅富户都被皇帝收拾,就像报纸上宣传的陕北和山东的士绅地主那样。

    “彝仲贤弟,你说我们坚持的真的是对的吗?”黄宗羲突然说道。

    “太冲兄什么意思?”顾炎武愕然道。

    “我们认为尊卑有别、上下有序,不应该有绝对的平等。可是贤弟你看这街上百姓们的表情,可见他们真的希望人人平等啊。”黄宗羲叹道。

    顾炎武默然了。

    “我们推崇三皇五帝之时,认为哪个时候是最美好的时代。可是三皇五帝之时,不论是皇帝还是大臣,都亲历亲为带着百姓做事,所有行为都是为了百姓。哪像现在,士绅官员高高在上,做官称之为牧民,把天下百姓当作牛羊一般。”黄宗羲继续道。

    顾炎武叹了口气,尊卑有别上下有序,是所有上位者的想法。士绅岂能和贱民一样,官员岂能和百姓平等?

    “我等读书目的,是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自然应该以天下百姓之心为我心,以天下百姓所想为我想!”黄宗羲继续说着,眼睛越来越亮。

    “百姓愚昧,不知何为真理啊”顾炎武犹豫道。

    “不,不是百姓愚昧,而是我等读书人一直在行愚民之事!”黄宗羲断然道,“无论四书五经,还是历代先哲教诲,皆没有把人划分为三六九等,圣贤书中可没有贱民二字!是后学儒士,曲解圣人教诲,为了抬高儒士之地位,打压百家,贬低百姓!”

    “太冲兄你”顾炎武震惊道。

    “我的想法改变了,我觉得我应该和无数底层百姓站在一起!而不应该自恃举人身份,非要高人一等。”黄宗羲道,“彝仲贤弟,你想通了吗?”

    顾炎武闭上了眼睛,良久之后缓缓睁开,脸上露出了微笑。

    ps:这一章写出了我所想,但水平有限,没法做到引经据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