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第538章 御敌之策

    此时的顾炎武尚且年轻,刚过十八岁,去年刚刚乡试落第,还不是后来说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那个经历过家国巨变一辈子坚持抗清的大儒。此时的顾炎武虽然学识不错,但还没有达到一定高度,还是一个心性质朴的丑少年。是的,顾炎武容貌甚丑,有些自卑,平日里朋友也不多,只有归庄、黄宗羲寥寥数人。

    去年经人引荐加入复社后,顾炎武便离开了家乡昆山,长住苏州,整天和复社士子混在一起,深受张溥等人的影响。在顾炎武看来,朝中奸党当道,阉党余孽仍然遍布朝堂,清流正直之臣饱受排挤。而皇帝太过在意武功,重视武夫超过文官,以至于国内危机四伏、民乱四起,百姓过得苦不堪言。

    而皇帝不思选贤任能清刷吏治,反而耗费钱粮南下,名为祭祖,实际却肆意妄为,竟然随意罢黜地方官吏,查抄士绅之家。这样的行为让顾炎武深深不解,直把皇帝当作是和隋炀一样的暴君。

    最近一段时间来,镇江的消息不断传来,到处都是均田释奴的消息,镇江府士绅田地都被皇帝拿出分给百姓,士绅们苦不堪言,好多镇江士绅商贾选择携家逃到了苏州城。继而陈子龙来到了苏州,竟然成为了皇帝的使者,公然在苏州宣扬人人平等思想,鼓吹释奴均田为皇帝张目。

    对陈子龙的主张,顾炎武是不认同的,在他看来人人平等荒谬的很,均田释奴倒是有点意思,毕竟这个时代兼并太过严重,士绅家里奴仆太多。

    虽然不太认同陈子龙的主张,但对张溥煽动士子火烧报社的行为,顾炎武更不认同,所以才帮着黄宗羲藏匿陈子龙。

    然而短短数日,随着陈子龙编撰的报纸卖遍苏州,苏州城内的风气发生了陡变,陈子龙竟然得到了无数底层百姓的拥护,以至于有面前这种千百人围拢簇拥的情形。而这种情形让顾炎武不得不深思。

    固然可以把一切归于百姓愚昧,但却过不了心中这关。百姓真的愚昧吗,难道百姓就不知道谁对他们好?士子难道就一定应该凌驾于众人之上?

    很多时候,顿悟也就是一瞬间的事,看着眼前的情形,顾炎武悟了。

    “诸位,眼下白莲教匪徒攻占了吴江县,距离苏州只有数十里之遥,我要去府衙拜见府尊大人,商议防御苏州之策,诸位若是无事,咱们改日再聊。”陈子龙向四周拱手道。

    “子龙先生心念万民,我等佩服,大家都让让。”有人高声说道。顷刻间,众人纷纷闪开,让开了通往府衙的道路。

    “太冲兄,宁人贤弟,请吧。”陈子龙冲着人群边缘的黄宗羲顾炎武二人笑道。

    “人中兄,你先前说的成立会社是真的吗?”黄宗羲边走边问道。

    陈子龙点点头:“只是一个初步想法而已,即便要成立也得经过陛下同意。”

    “若是成立,算我一个!”黄宗羲当即说道。

    “还有我!”顾炎武也举起手来。

    “二位说的是真的吗?”陈子龙惊喜的道。顾炎武尚且稚嫩暂且不说,黄宗羲绝对是复社名士,学问扎实深厚,不亚于那张溥。

    “今日看无数百姓蜂拥围拢在子龙兄身边,我才知道底层百姓们心中所想,这些人多是奴仆、雇工、伙计,都是最底层的百姓,但他们也需要尊严,也不想被鄙视,不想子孙后辈连科举做官的资格都没有。人人平等理论固然缺陷多多,但却是百姓们所需要的。也许最终无法实现人人平等,但只要努力去做,最基本的平等却是可以达到的,比如取消奴籍贱籍,可以做到百姓至少在人格上平等!

    至于均田,虽然触动了士绅们的利益,但却也是无数百姓心中所想。这些年来,土地兼并越来越严重。士绅之家拥有的田地跨府连县,普通农户则无立锥之地只能靠卖身为奴或当佃农。

    我儒家一直向往三代之治、大同社会,可三代之时何尝有如此严重的土地兼并?三代之时,必然是耕者有其田,男耕女织,各司其职!均田固然使得士绅受损,却使得无数百姓从中受益。百姓安,则社稷安,天下自然可以大治。

    自古以来,凡是能控制兼并者皆为盛世强国,兼并严重者皆到了王朝末世。我大明从立国到现在两百六十有年,土地兼并、军制腐败、官场贪腐,犹如行将就木之老人,唯有下定决心壮士断腕,方能置之死地而后生,方能凤凰涅槃焕发生机!”黄宗羲侃侃而谈道。

    “太冲兄说的实在是太好了!若是陛下听到太冲兄此番言语,必然欣喜万分。”陈子龙欣喜道。

    自从来到苏州以后,陈子龙一直觉得势单力薄,遇到事情只有夏允彝可以商量,现在有了黄宗羲、顾炎武加入,简直是如虎添翼!

    “白莲教匪先是击破了梅巡抚八千大军,又攻下了吴江县城,苏州城也岌岌可危,而城中士子上千,唯有子龙兄心中想着苏州,想着无数百姓。”黄宗羲叹道。

    眼下的情形,白莲教匪很可能会攻打苏州,而张溥那些人还忙着在虎丘召开集会,试图攻击陈子龙,完全没有去想如何保护苏州城,让黄宗羲非常的失望。

    三人边走边说,身后则有数以百计的百姓相随,簇拥着三人前往苏州府衙

    “府尊不好了,无数百姓正向府衙而来!”

    苏州府衙后堂,知府利景胜正在借酒浇愁,忽然有衙役飞奔而来,大声叫道。利景胜吓了一哆嗦,酒杯一下子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快集结府衙差役,封闭府门!”利景胜连声吩咐道。

    白莲教作乱,吴江县已失守,现在城中又有百姓聚众闹事前来围堵府衙,让利景胜感到心焦万分。这吴中百姓实在是太过刁蛮,动不动就闹事,可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难道是白莲教已经向苏州城攻来,这些百姓是白莲教匪的内应?

    想到这里,利景胜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就要跑回后宅收拾银两跑路。

    “府尊,已经查清楚了,是举子陈子龙黄宗羲求见,后面跟着的百姓是自发跟来,并非闹事。”又一个衙役跑了过来,禀告道。

    “吓死我了。”利景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幸亏没从府衙后门逃出去,要不然传出去实在丢人。随即利景胜又皱起了眉头,那陈子龙怎么找到了府衙来了?

    对陈子龙,利景胜自然认识的,也清楚最近这段时日发生了什么事情。从被张溥等人逼得躲藏起来,到得到皇帝派人增援大肆散发报纸扰动民心,利景胜都看得一清二楚。

    就在前两日,张溥还亲自来到府衙,要求利景胜派出差役制止那些人乱发报纸,利景胜却根本不敢答应。那些发报纸的人皆是皇帝身边的锦衣卫,他一个小小的知府哪里惹得起?而且为何要冒着得罪皇帝的风险去帮苏州士绅?

    来苏州这等天下一等繁华之地当知府自然是极大的美差,随便伸伸手便能捞的盆满钵满,但这里的士绅实在难搞,动辄煽动百姓攻击官府,连织造衙门都敢多次围堵。而凡是政令,只要不合士绅们的意便无法推行,什么灭门府尹在这里根本就不好使。若是有人能治治这些士绅,利景胜是举双手赞成。

    可是士绅们虽然不是好东西,背后站着皇帝的陈子龙也不是善类啊!若是皇帝到了苏州,很可能以肃贪名义对官府动手,到时自己罢官都是轻的。自从皇帝过江以来,利景胜一直心惊胆战,生怕什么时候就被罢官抄家。所以无论是张溥还是陈子龙,利景胜一直都敬而远之,没想到陈子龙竟然找上门来了。

    “请他们进来吧。”躲是躲不过去了,利景胜只能命人带陈子龙进来。

    很快,陈子龙三人走进了后堂,行礼之后就座,利景胜命人送上茶水。

    “不知二位今日来我府衙有何贵事?”利景胜对着陈子龙黄宗羲笑问道,把只有秀才功名的顾炎武当作了小透明。

    “梅巡抚和仇兵道葬身太湖,白莲教匪攻下了吴江县城,距离苏州只有数十里之遥,眼下苏州城内人心晃晃,府尊您是苏州父母官,现在苏州城中以您官职最高,却不知道有何御敌之策?”陈子龙问道。

    利景胜叹了口气:“城中的兵力皆被梅巡抚带走,现在只剩下了几百差役可用,不过本官已经派人往镇江送信,请陛下迅速派军来援。”

    说实话,利景胜真的不想皇帝带大军过来,但是现在却没了办法。皇帝带大军过来,他也许会被罢官免职甚至抄家,但若是白莲教匪攻下了苏州,身为地方官他只能与城共存亡,便是逃了事后定然会被问罪处死。

    “陛下远在镇江,白莲教匪却距离苏州只有咫尺之遥,恐怕远水解不了近渴。在陛下派大军到来之前,不知府尊有何安排?”陈子龙问道。

    其实陈子龙心中清楚,现在这个时候,皇帝是不可能派兵过来的。因为皇帝身边就一万多人,若是派来苏州,一旦江西生变就无法应付。而且皇帝估计更想白莲教匪占领苏州,把事态扩大,到时必然有士绅和教匪勾结,以后便可以以这为借口把所有士绅连根拔起。虽然和皇帝相处没有多少时间,但陈子龙自认看清了皇帝的心思,要不然皇帝不会派人百余锦衣卫禁卫军过来辅助的。明为辅助,其实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安全,这说明皇帝不准备再派大军前来。

    “这个”利景胜张口结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形式如此,他哪里有什么办法?他倒是派人去求见沈家、黄家等士绅,希望吴中大族能够出人出钱帮着守城,然而却连这些家主的面都见不到。这些家族哪个都有几个进士,在苏州根深蒂固,根本就不怕他这个知府。而且以往苏州城有巡抚,有兵备道,根本用不着他这个知府管兵事,他也从来没有接触过。

    “白莲匪徒占了吴江,正在招兵买马,一旦其扩军完成,必然会攻打苏州。到时生灵涂炭,而一旦苏州城破,府尊您也没有好下场。府尊,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陈子龙沉声道。

    利景胜叹了口气,苦笑道:“本官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这苏州城中别看百姓百万,但大部分百姓都是依附于士绅大户,没有他们的首肯,本官这知府说话也不好使”

    “形势如此紧急,这些士绅大户却不愿帮着官府守城,难道不怕城破之后家业受到损失吗?还是说他们自知白莲匪徒不会洗劫他们产业?”陈子龙冷冷说道,就差直说那些士绅通匪。

    “这个”利景胜苦笑了下,不敢往下接了。

    “在下虽然不是苏州人,但也是江东士子,不久前更是通过陛下考试,被派来苏州负责皇家百姓报印制。既然在苏州,自然不能看到白莲匪破城,在下愿意协助府尊您守住苏州!”陈子龙断然说道。

    身在苏州,让陈子龙眼睁睁的看着苏州城破、生灵涂炭,他真的做不到,必须站出来带领百姓守住城池!

    若是以往,陈子龙根本没有信心,然而现在,随着报纸的发行,已经在无数百姓心中灌输了平等思想,无数奴仆无数工奴,希望能去掉脖子上的枷锁,取消自己的奴籍。而众多无地的百姓,也希望拥有自己的田地,对均田心存向往。

    所以陈子龙有信心能把这些百姓组织起来,带领他们守住城池。而在组织百姓守城的同时,更利于宣传人人平等思想。而只要守住城池赶走白莲匪徒,那么将会尽得城中百姓之心,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以后均田释奴将会轻而易举,也许不需要皇帝再派军队过来,凭借被唤醒被组织起来的底层百姓,便能完成均田释奴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