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第586章 噩耗

    农兵必须经过训练才能上战场,至少需要三四个月的训练,至少要交给这些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打仗的本事。

    训练数个月,带着他们去打仗至少又要打上数月,这么一算无论胜负至少需要持续半年以上时间。而现在的江东根本就支撑不了半年时间。一是闪过年便可能出现粮荒,再就是仗打下去的话,农兵无法回家种田,势必耽误来年春耕。

    而若是战事持续下去,其他省份的官员士绅很可能会效仿江西,背叛朝廷。

    分析了这么多,一句话就是朝廷这边根本耗不起。需要几个月内能解决战斗。

    那么只凭紧急征调这数万农兵是不行的,必须从其他地方征调军队。

    所以袁可立的办法很简单,便是从辽东或者干脆从河南调兵。

    “孙传庭带领三边禁卫军入河南剿匪,河南反贼情形虽然严重,但总归是一些活不下去的农民铤而走险,和江西反贼相比,危害较轻。不如让孙传庭暂缓剿匪,把军队调到南京。三万禁卫军,再加上这八万江东农兵,足以击溃江西反贼!”袁可立建议道。

    “可是据温体仁和孙传庭回报,目前河南剿匪形势大好,张世泽率兵攻下了陈县,东路红巾贼被赶到了豫南山区。而孙传庭率军收复了鲁阳叶县,西路红巾贼率残兵退往南阳南部。孙传庭正分兵围剿,很快就能把这些反贼一举消灭。若是这时撤兵,河南反贼很可能死灰复燃。”朱由检道。

    当袁崇焕率二十万大军顺江而下之时,朱由检都没有想过调在河南剿匪的禁卫军南下,因为在他看来,地处中原的河南更加重要。因为河南距离北京更近。

    中原若乱,江南和北方便会被中原反贼拦腰截断,中原反贼更会威胁到山东河北,威胁到北京。

    而若是河南平定,便是江南丢了,只要经营好北方,也可以从容调集禁卫军南下,收复江南!

    “形势不同以往了。”袁可立叹道,“若是陛下未曾在江东释奴均田,当然应以平定河南反贼为主。而现在,陛下在江东的举动吓坏了天下人,南方各省的官绅都担心陛下会把释奴均田之策推广整个天下。只要南京战事持续下去,臣恐其他省份都会有士绅选择背叛朝廷支持江西,臣恐用不了多久,南方各省皆乱。到时局势恐怕不可收拾。

    而现在最好的办法,便是以雷霆之势彻底平定江西反贼,把逆贼福王世子朱由崧捉拿问罪,把袁崇焕等一干乱臣贼子斩首示众以儆效尤,如此才能震慑天下官绅,让各省官绅不敢再起异心。”

    说这话时,袁可立的心非常沉重。他是河南人归德人,自然希望禁卫军能先平定河南反贼,使得河南恢复平静。相反若是禁卫军撤离河南,河南反贼必死灰复燃,到时必然会继续攻城略地,那么他的家乡睢州,恐怕将会遭到反贼肆虐。

    但他现在是朝廷大臣,是加兵部尚书衔的行军总管,自然要一心为国而不能只为一己之私。故不得不忍痛建议皇帝从河南撤兵。

    “陛下,与其从河南撤兵,不如调辽东禁卫军南下。”李定国突然说道。

    现在辽东禁卫军数量有六万余人,自从建奴退出辽东之后,除了偶尔的袭边以外,辽东基本上没有太多战事。与其这数万禁卫军闲着,倒不如调他们南下平叛。

    朱由检苦笑着摇摇头,对王承恩道:“大伴,把刚刚收到的卢象升奏疏给大家看看吧。”

    “是。”王承恩答应一声,从厚厚的奏疏堆里取出一份奏疏,递给了袁可立。

    袁可立看过后微叹一声,把奏疏传给了李定国。

    李定国接过看去,就见奏疏上写的竟然是建奴出兵进攻的消息。就在十一月末,奴酋黄台吉突然率蒙满骑兵五万,从漠北杀出,攻向科尔沁草原,洗劫了草原上数个蒙古部落以后,出现在辽北,越过尚未修缮完毕的边墙,攻入开原铁岭一带。卢象升正在调集大军于沈阳,准备和南下的蒙满骑兵大战。

    “陛下虽然遣禁卫军收复辽东,但建奴死而不僵,又借漠北蒙古还魂,若是继续抽调辽东禁卫军,恐怕建奴会趁机攻入辽东。非但不能抽调辽东禁卫军,还要防着建奴会声东击西攻打宣大甚至河套。”袁可立叹道。

    那黄台吉明知道辽东有六万禁卫军,实力非常强大,却偏偏攻入开原铁岭,行迹非常可疑。而和辽东相比,孙传庭抽调三万禁卫军南下以后,宣大和延绥镇的兵力相对空虚,黄台吉真正的目标很可能是宣大,或者河套

    “朕已命曹文诏前往坐镇宣大延绥。若是建奴真的进攻宣大的话,曹文诏会征召农兵协助守边墙,挡住建奴应该不成问题。”朱由检道。

    延绥镇早就进行了乡镇改制,大规模的编练农兵,所有青壮男子,农闲时候都会进行操练,发给武器便是士兵。而宣大进行改制虽然晚一些,但也已经有一两年时间。若是建奴攻打宣大延绥,紧急征调的话,征调十数万农兵不成问题。这些农兵打仗自然不如正规的禁卫军,但用以守边墙的话还是绰绰有余。就是这样一来,河套的蒙古部落恐怕没法顾忌,若是建奴进攻河套的话,已经归附的蒙古部落很可能大乱,不知道会有多少部落选择背叛大明投降建奴。

    不过这些眼下都顾不得了,蒙古人毕竟不是自己人,便是背叛的话顶多会麻烦一些,朱由检也不心疼。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如何平定外敌。

    平定内患虽然重要,但外敌也不容轻视,若是再让建奴夺了辽东,则大明形势恐怕又会回到以前。这种局面不仅朱由检,便是袁可立这样的有识之士都不愿看到。

    “这些年来,仗一场接着一场,天下事情太多,使得朕没有足够的时间编练新兵。若是能练禁卫军二十万,何愁无兵可用?”朱由检叹道。

    从登基到现在,四年多的时间,朱由检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练兵上,却仍然只编练了十来万禁卫军,不是他不想编练更多军队,而是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足够的钱粮。

    “唉!”袁可立也跟着叹息了一声,心中却腹诽着,不是没时间,是皇帝你心太急了!崇祯二年冬天到崇祯三年春天和建奴大战,收复了辽东,崇祯三年孙传庭又率师出兵蒙古,夺取了河套。而到了崇祯四年,也就是今年,皇帝你又选择南巡,要悍然推行变革,要掀翻天下士绅。但凡皇帝你做事缓一缓,用数年时间经营一下,哪里没有时间编练军队?

    “辽东的禁卫军无法抽调,那么只能抽调河南禁卫军了。河南反贼先放在一边,等到击败江西反贼再说。”袁可立再次提议道。

    “真是按起葫芦又起瓢啊,好吧,就依袁尚书,征调河南禁卫军南下!”朱由检叹道。

    “征调河南禁卫军须暗中进行,不可大张旗鼓,而我镇江农兵仍然应该大张旗鼓,做出随时增援南京的准备,以吸引反贼注意。”李定国建议道。李定国不懂政治,全部心思都用来打仗上,再加上年轻,表现欲很强。

    “李将军说的是。”袁可立道,“战略方面暂且不说,首先应该商定的是征调多少军队过来。是全部征调,还是在河南保留一部分军队?”

    “既然调兵前来,当然是多多益善。这样才能对江西反贼曾压倒之势。”李定国理所当然道。

    “既要抽到足够的兵力,河南局势也不能因此太过恶化。”袁可立解释道。

    “这世上的事哪有都能两全的?既然做出抽调河南禁卫军的决定,河南的防御交给地方军队便可。若是两头都要兼顾的话,可能两头都讨不了好。”李定国摇头道。

    “袁尚书所言老成谋国,”朱由检深深看了袁可立一眼,知道他心底还是不希望河南局势太过恶化,“不过李定国说的也不差,既然下了决定,就不能瞻前顾后。拟旨给孙传庭、温体仁、张世泽吧,让孙传庭和张世泽分别带兵出河南,分从庐州武昌进兵,会师于南京。河南,暂时由温体仁负责维持。”

    “是。”王承恩答应一声,坐在一旁的矮几后开始奋笔疾书,很快拟好几道圣旨。

    朱由检看过后吩咐道:“盖印发出吧。”

    接下来时间,众人又开始商议整编训练农兵之事。

    “以末将属下千余老兵为军官,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把架子搭起来。但是要想形成战斗力,必须得有一定时间磨合,必须得有一定时间操练,另外便是武器问题。农兵们虽然自带了武器,但都是一些藤牌竹枪,便是刀箭都没有多少,更不用说火铳火炮了。这样的武器装备,连反贼都不如,根本就没法拉到战场。”李定国道。

    “朕已经下令从北京军械司运送武器过来,数月前还吩咐海贸商行从广东定制一批武器,应该快到了吧?”朱由检道。

    “陛下,因为运河冰封,船只无法南下,军械司提供的武器只能走陆路,现在刚刚到徐州,恐怕还需要半个多月时间才能运到镇江。”锦衣卫指挥同知刘文炳恭声道。

    “怎么这么慢?”朱由检不满道。

    “其中有火铳一万支,火炮百余门,三千斤重红夷大炮便有二十门之多,光是抽调运送军队民夫便达三千人,走陆路实在是走不快。”刘文炳解释道。

    这几年来,因为朱由检手中有钱,北京军械司火力全开,全负荷的打造武器。每年能打造鲁密铳两万余支,各式火炮近千门,然而仍然无法满足越来越多的军队,以至于很多武器还需要从广东等省份购置。

    自从得知江西反贼会顺江东下攻打南京后,朱由检便做出了武装江东农兵的决定,然后便派人给北京军械司传旨,把库存的武器立刻运往江东。但北京距离江东两千里之遥,距离实在太远,再加上冬天运河封冻,运送速度实在太慢,到现在还都没能运到镇江。

    不过等到这批火器运到,至少能武装两万农兵,打败江西反贼便多了几分底气。

    “等到火器运到,至少还需要一个多月时间让士兵学会使用,而若是真正发挥火器威力,没三个月的操练根本不成。”李定国实话实说道。

    “能教会他们使用火器便行,射不射得准倒是无所谓。”袁可立笑道,“反正这些农兵也是疑兵,真正的大战用不着他们。”

    李定国摇摇头,没有再多说。朱由检把训练农兵的事情交给了他,按照李定国的心思,哪肯自己充当疑兵啊?当初在芜湖只有三千部下,他都敢和袁崇焕二十万大军硬战,现在手下有八万农兵,哪甘心只起到牵制作用?

    我一定要快速训练好这些农兵,然后带着他们上战场和反贼大战,为击败反贼立下功劳!李定国暗暗在心中发誓道。

    又过了半个月,军械司的武器终于到了镇江。而此时,李定国已经训练了农兵半月时间,农兵们本来就有一定基础,在他的严厉操练下,农兵们行进有序,俨然已经有了一丝强军的雏形。

    武器到了,朱由检便下令分发下去,但八万人的农兵,也就只能武装一万余人,其他人仍然使用着冷兵器。

    等到海贸商行从广东购买的武器到了就好了,李定国这样和自己部下说。按照计划,海贸商行会从广东购买火铳一万五千支,这样的话,便会编练两万五千火铳兵,火铳装备率已经非常的高。

    然而突然有海船来到镇江,带来了一个消息,却是广东的火铳指望不上了。

    半年前,海贸商行便给佛山的众多铁匠坊下了订单,订购火铳一万五千支。佛山冶铁非常发达,铁匠足有数千家之多,半年时间打造一万五千支火铳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消息从广东传来,就在上个月,广东突然有数千百姓造反,短短半个月时间便发展到了数万人,佛山已经被反贼攻占,本该交付海贸商行的武器都被反贼缴获,再也到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