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第587章 河南战局

    广东发生动乱,最先传递消息回来的竟然是海贸商行的海船,而地方官府却没任何消息传来,看似很是不可思议,但细想也有情可原。

    海上消息之所以传递比陆路要快,因为广东通往北方最佳陆路是从梅岭进入江西,再从江西北上,一路都有驿递系统。而现在,因为整个江西都被反贼占据。广东的消息要从陆路传递,只能经过福建浙江,福建皆是山岭地形,陆路交通本就不便,而且从广东到福建并没有完善的驿递系统。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广东地方官府有意隐瞒动乱的消息,或者甚至很多官员士绅参与到动乱之中。就如同先前分析的那样,江西朱由崧即位监国,袁崇焕统率大军顺江而下的消息刺激了广东士绅,为了防抗朱由检的暴政,广东士绅铤而走险做出暴乱行径。

    若是这样的原因的话,形势会非常麻烦,佛山的武器指望不上不说,整个两广将会脱离朝廷控制。广东本就和江西相邻,若是广东反贼和江西反贼合流,若是湖广也有士绅造反,恐怕用不了多少时间,江南大部分省份恐非朝廷所有。

    “你们锦衣卫就没有任何察觉吗?”朱由检看向了刘文炳。

    刘文炳为难道:“锦衣卫布局的重点是北方,现在也只是往江西湖广派出密探而已,根本来不及往梅岭以南布局,况且”

    况且负责锦衣卫工作是许显纯,后是田尔耕,刘文炳不过是外戚勋贵的身份当上锦衣卫指挥同知,最近才被崇祯重用,负责南巡护卫事宜而已。具体的锦衣卫布局,刘文炳并不清楚。

    “派人火速往北京传令,召田尔耕前来!”朱由检命道。许显纯在辽东负责敌情侦查,现在的锦衣卫大都督是田尔耕,不过为了在自己离京后稳定朝堂,控制北京局势,朱由检把田尔耕留在了北京,只令指挥同知刘文炳伴驾。然而南方各省接连发生叛乱,让朱由检意识到刘文炳能力的不足,这个时候,需要锦衣卫强力插手,在南方各省发挥作用。而这种事情,只有田尔耕能够胜任。

    广东发生动乱已经超过半月,身外皇帝,竟然到现在才知道,这是朱由检所不允许的!

    “看来江西反贼拥立福王世子朱由崧当监国的事情刺激到了各省士绅,让他们看到了翻身的机会。这样下去,恐怕福建、浙江、云贵等省份的士绅也会效仿。用不了多久,便会天下大乱!为今之计,必须以雷霆之势迅速击败进攻南京的反贼,平定江西之乱,如此才能震慑四方!”袁可立叹道。

    以士绅的立场来说,袁可立非常理解各省士绅们的谋逆选择。大家本来日子过的好好的,辛苦读书考取功名,获得官身,然后积攒下良田美宅,过着人上人的日子,而皇帝竟然无故要剥夺掉自己的一切,换谁能乐意?

    奴仆没了,田产没了,士绅的特权没了,反而让自己的佃户奴仆翻了身压在自己头上,换谁能够乐意?而最让士绅们绝望的是,崇祯皇帝去年便无故停了会试,现在又在山东、江东私自举行考试,选拔任用贫寒读书人甚至那些身份低贱的商贾为吏,这意味着彻底抛弃科举考试!

    这是要断了士绅极其家族后人的仕途,这是要彻底颠覆现在的士绅阶层,以商贾贫寒士子乃至普通贱民取而代之!

    若不是根植心中的儒家忠君思想,若不是跟随皇帝这些时日,看到了朱由检的举措真正能让大明变得强盛,能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袁可立都想效仿那些造反的士绅!

    “爱卿所言甚是。现在看来,江西反贼才是心腹之患!”朱由检点头赞同道。

    “孙督师温阁老他们当知陛下心意,必然会迅速调兵南下,只希望洪总督能再坚持一段时间,等到河南禁卫军到来。”袁可立道。

    “洪承畴应该能守住南京城。”朱由检道,语气中却有些不自信。毕竟反贼二十万大军,声势浩大,而洪承畴手中只有万余兵力。

    不过事到如今,只能选择相信洪承畴了,朱由检知道自己能做的已经不多。

    现在只希望洪承畴能坚持一段时间,坚持到孙传庭和张世泽统率河南禁卫军到来

    开封府,陈州,张世泽刚刚取得一场胜利,击败了红巾贼先锋大将李全,夺下了陈州城。

    自从温体仁带领数千禁卫军到达开封后,从张世泽手中接管了民政,使得张世泽能够拿出全部的精力用来剿贼。

    他手中的军队,再加上温体仁带来的禁卫军,加起来数量达八千之众,已经是一支非常庞大的力量。

    张世泽带兵连续进攻,先后打下了杞县、通许,太康等县。

    当时红巾贼大帅红娘子正带兵攻掠汝宁府,相继占领了汝阳、信阳、商城,因为打土豪劣绅分田分地的行为,很是得到百姓的拥护,兵力发展到了二十万之多。当然这二十万人都是刚刚放下锄头的农民,战斗力实在弱的可怜。

    所以往往数万农民军和禁卫军作战,却被数千禁卫军打的落花流水。

    眼看着禁卫军咄咄逼人,红娘子大怒,召集了八万大军,命师兄李全领兵,前往陈州和张世泽大战。

    当时红巾贼有陈州城,又有八万大军,实力看似比禁卫军强的太多。在红娘子看来,不说击败禁卫军,至少守住陈州没有问题。

    红娘子很聪明,知道手下军队和官军战斗力的差距,硬碰肯定无法取胜。便给李全下令,让李全固守陈州便可。让李全守住陈州,红娘子打算亲自带兵杀入相邻的南直隶,攻打大明中都凤阳府。

    凤阳府是大明皇室祖宗寝陵所在,只要做出进攻凤阳府的架势,那支禁卫军必然会撤离陈州前往凤阳封堵。如此刚刚占据的汝阳府便能获得安宁。

    红娘子是想把汝宁府当做自己地盘经营的,但她也知道想要彻底占据汝宁府,至少需要一定时间经营。不管是稳定民心,还是练出精兵,都需要一定时间。汝宁府的土豪劣绅都已经被杀光,所有田地都分给了贫困百姓,只要经过一段时间发展,将会成为最为稳固的地盘。

    而在此之前,要把官军的注意力从汝宁府转移。所以红娘子做出了北守东攻的打算。

    战略是好战略,但也得看对手是谁!

    张世泽手中虽然只有八千军队,但却是最精锐的禁卫军!

    李全八万大军,自然不可能全部部署在城内,而是五万人在城外扎下营盘,和陈州成掎角之势。若是官军进攻大营,则城内的军队迅速支援,攻打官军之后。而官军在没打下大营之前,自然没法攻城。

    在李全看来,自己的策略很完善。大营兵力充足,又挖有深沟,修筑有高墙,官军想打下来比登天还难!

    然而再好的策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都是白搭。

    张世泽带兵到达陈州后,根本没法休整,便立即发动了进攻。

    他分别派出了五百军队,用以封堵陈州四门,然后亲率六千禁卫军向红巾军城外大营展开了进攻。

    虽然没有红夷大炮,但张世泽手中的佛郎机、虎蹲炮等火炮数量却有二百门之多。

    两百门火炮就部署在红巾军营地二百步以外,对着营地展开了猛烈的炮击。

    炮声如同雷鸣,震慑着营地里的红巾军士兵的心。说是士兵,其实就是刚放下锄头没有几日的农民,很多人连武器都不会用,哪里懂得打仗?

    雷鸣声中,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炮弹落入营中,一座座营房被炮弹砸塌,很多红巾军尖叫着,从营帐中逃出,在营地中乱跑着。

    都是些轻型火炮,用的又是实心炮弹,威力其实并不大,除非被炮弹直接砸中,才会出现伤亡。

    在张世泽的命令下,二百门火炮足足轰了半个时辰,才给大营中的红巾军士兵造成了四五百人的伤亡,轰塌的营帐倒是有上千间之多。伤亡虽然不大,但红巾军士气已经面临崩溃。

    见此情形,大营中的主将李全不敢在任凭禁卫军炮击下去,知道若在持续下去,营中五万大军士气非崩溃不可。便果断的带兵出营,准备和官军决一死战。而同时,他又给陈州城守军传令,命守军出城袭击禁卫军侧后。

    眼看着红巾贼冲出营地,列阵,张世泽便下令停止炮击。事实上连续发射大半个时辰,大部分火炮早就烫的不行,再打下去非炸膛不可。携带的炮弹也几乎打尽,根本也坚持不了太久。而红巾贼的出营正和张世泽心意。

    五万红巾贼出营列阵,六千禁卫军同样严阵以待。光从数量来看,双方差距实在太过明显。

    “冲!”依仗人多势众,李全也不讲什么战术,一声令下,全军向对面的禁卫军冲杀过去。事实上也没法讲战术,这些刚刚拿起刀枪的农民根本就不懂得阵型变幻,若是强行调动只会混乱无比。而李全也不过是跑江湖卖艺的出身,本身也不懂打仗。

    数万人冲锋,铺天盖地,声势看起来非常骇人。

    面对数万人的冲锋,禁卫军士兵却只是静静的站着,毫无反应。相距二百步,对面的贼军便跑步进攻,在禁卫军士兵们看来,实在是太愚蠢。

    果然,只是跑了一半路程,距离还有百步,很多红巾军士兵已经累的气喘吁吁,阵型更加混乱。

    又坚持跑了五十余步,很多红巾军士兵已经累的叉腰喘息。这些红巾军士兵,平日里饭都吃不饱,便是加入红巾军以后也是如此。

    二十万大军,虽然抢了整个汝宁府的士绅地主,但要养活这么多人,粮食仍然是捉襟见肘。

    更何况不仅是军队,每个士兵背后都有一个家庭,红娘子手中的粮食非常的紧张。整个大军,除了将领高层,大部分人每天也只是吃一干一稀两顿饭而已。

    肚里本就空空,又跑了一百多步,很多红巾军士兵都撑不住了,在剧烈的喘息着。

    就在这时,禁卫军动了。在张世泽的命令下,六千禁卫军排着整齐的队列迎过去。最前面的是四排火铳兵。

    距离还有三十步的时候,禁卫军队列停了下来,火铳兵纷纷端起火铳,瞄向前方。

    “冲过去!”李全还在后阵大叫着,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一排火铳的射击。

    “砰砰砰”一排火铳射出,跑在最前面的红巾军士兵被直接射杀三四百人,很多仍在奔跑的红巾军士兵一下子停下来脚步,后面的却仍然往前奔着,数万人的队伍挤成了一团。

    “砰砰砰”第二排火铳手越过第一排,开始射击,又是数百红巾军士兵被射倒。眼看着前面的大量同伴被射杀,很多红巾军士兵心中生出恐惧,扔下武器就逃。

    “砰砰砰”当第三排火铳手开铳之后,大部分红巾军士兵哭嚎着转身就跑。

    还没接触,就有超过千人被射杀,实在是太过恐怖,已经让很多红巾军士兵胆寒。

    他们不过是农民,平日里顶多和邻村争夺水源发生过械斗,何曾见过战场上的惨状?

    一人逃跑,带动很多人效仿,很多人逃跑,整个队列一片混乱,再也不可收拾。

    “别跑,咱们比他们多得多!”李全还在声嘶力竭的喊着,却已经没人听他的了,便是他身边的亲卫,也加入了逃跑的队列。

    眼看败局已定,李全只能跟着逃跑,他只想逃回陈州。城中还有三万军队,凭借着高大的城墙,应该能挡住官军的进攻。

    然而当李全随着溃兵逃到陈州西城门外时,发现数百禁卫军就挡在前面,封住了进城的道路。

    而在这数百禁卫军和城门之间,倒伏着数百具尸体。却是城中守军闻令出城,想夹击禁卫军侧翼,却是被五百禁卫军直接击退,连城门都没法出。

    “砰砰砰”一排铳子飞来,李全身边的溃兵掉头就逃,李全也要跟着逃跑时,就觉得腿部一痛,一下子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