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陛下因何造反 任国成

第588章 私会红娘子

    主将受伤被俘,本就崩溃的红巾军士兵更是一败涂地,纷纷溃逃。

    眼看城外军队崩溃,陈州城内红巾守军惊恐无比。

    原本城中守军还想派出军队两面夹击官军,却没想到城外军队败的如此快。五万大军啊,竟然连半个时辰都没坚持得了,一个照面便被击溃,连主将李全都被俘虏了。

    闻听红巾贼主将李全被俘,张世泽大喜,命人押着李全前去叫城,命令城内贼军投降。

    而此时城内的红巾军早已失去了守城的信心,一部分军队开城投降,其他红巾军士兵弃城而逃,向汝宁府逃去。

    只用了一个上午时间,便击溃了红巾贼主力,拿下了陈州城,战事打的如此顺利,着实出乎很多人想象,但细想却十分合理。主要是双方战斗力相差实在太远。

    八万红巾军士兵,被杀掉的也就两三千人,被俘的却多达五万,剩下的逃得不知所踪。

    按照禁卫军的纪律,对这些投降的俘虏自然是要善待的,毕竟都是大明百姓,过不下去才铤而走险。随军的军医开始救治伤员,便是俘虏的红巾军伤员也都得到了医治。军中的监军宣抚官们则深入到俘虏之中,宣传禁卫军的政策。告诉这些俘虏,禁卫军不仅不会杀他们,会放他们回家园,等到安定之后,还会给他们分田分地。

    对监军宣抚官们的话,被俘的红巾军士兵将信将疑,官府的人从来都是如狼似虎,只知道奴役勒索压榨他们,何尝有这么好心?

    宣抚官们便以自家的经历告诉他们,禁卫军过往的许多举措,在陕北、在山东等地惩治贪官劣绅、分田给百姓们,并减免赋税的过往。

    这些宣抚官们都出自普通士兵,都出自普通农户家庭,他们中有河南本地的,是洛阳周围人,在洛阳加入的禁卫军。也有陕北人,京畿人,都是出自普通农户,以前过的日子和这些被俘的士兵没什么不同,自然能够引起这些被俘士兵的共鸣。

    “陛下已经下令停止征收辽饷,并永不加赋,其实朝廷的赋税并不高,大家交过赋税后足以一家温饱。但贪官污吏太多,瞒着朝廷瞒着皇帝私下加征税赋,豪绅地主们霸占了太多田地,逼得无数百姓只能佃租他们田地过活。陛下得知百姓生活之艰难后,悲痛万分,发誓一定要让百姓们过上好日子。陛下已经下令,要释奴均田,被迫给豪绅地主当奴隶的全部都恢复自由身,没收地主豪绅的田地,无偿分给所有百姓。并且会在每个村镇都开始社学,所有适龄孩童都可以免费读书,学得好的都能当官。”宣抚官们展开如簧之舌,卖力的说着皇帝的新政,听得被俘的红巾军士兵心向往之。

    “这,这不是和红帅做的一样吗?”有红巾军士兵说道。

    所谓的红帅便是红娘子,也是带着他们杀官吏士绅,分田分地给他们。

    “看似一样,其实不同。红娘子是带着你们造反,是要反对朝廷反对陛下,犯下的是杀头的罪名。你们即便暂时得到了田地,却恐没命去种。而跟着陛下,什么都不用做,不需要你们参军卖命,不需要你们上阵厮杀,便会把田地无偿分给你们。”宣抚官们道。

    “那感情好!”红巾军士兵们喜悦道。能不用打仗便能得到这一切,这是想都不想的事,事实上若不是活不下去,谁会愿意冒着杀头的危险造反!

    这些宣抚官是不是骗自己?有些被俘的红巾军士兵有些怀疑,但怀疑很快便消失了,他们不过是身份低贱的百姓,而且已经被俘虏,宣抚官们有什么必要欺骗他们?

    受伤的被及时医治,吃的热腾腾的饭食,这一切告诉他们,眼前的官军和以往官府的人完全不同,是可以相信的。

    宣抚官们深入俘虏中做思想工作,身为主帅的张世泽也没闲着,命人带来被俘的红巾贼主将李全。

    “要杀要刮请随意,想让我投降根本不可能!”一瘸一拐的李全梗着脖子道。

    “就你这样的无能之辈,便是投降了本侯也懒得理会,打仗打的一塌糊涂,养着也是浪费粮食。”张世泽不屑道。

    李全的脸顿时涨的通红,却无话可说。八万大军被人数只有十分之一的官军打的大败,连一天都没能坚持住,这让他真的无话可说。

    “你和那红娘子是师兄妹,素来以跑江湖卖解为生,因不忿士绅其他杀人造反,数月来造成无数杀虐,致使两府几十个县陷入动乱,上百万百姓流离失所,因尔等造反丧命者数以万计,实在是罪大恶极。但念尔等开始时也是被迫无奈,造反以来杀虐不算太重,对待百姓还算良善,本侯决定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归顺朝廷的机会!”张世泽淡淡道。

    “你要劝降我们?白日做梦!”李全不屑道,“我师兄妹从造反那一刻起,早将生死置之度外,绝不会投降尔等狗官!”

    “你们为何要造反?”张世泽冷冷问道。

    “当然是活不下去了!”李全冷哼道。

    “你们杀了欺辱你们的豪绅后,原本可以离去,官府根本抓不住你们,可为何又要煽动百姓造反?”张世泽逼问道。

    “朝廷无道,民不聊生,我们要给活不下去的百姓一条活路,带着他们杀官造反!”李全理所当然道。

    “可是你们带给他们的是一条死路!自从你们举起造反以来,有多少百姓因为你们而送命?虽然他们日子过的艰难,但暂时还能熬着,而陛下很快就会派人来赈济他们,会在整个河南进行释奴均田,让所有百姓过上好日子,就是你们的肆意妄为,让无数无辜百姓送了性命!”张世泽冷冷道。

    “放屁,皇帝能有这样的好心?均田释奴,别把老子当傻子!”李全不屑道。

    “在陕北,在宣大,在辽东,在山东,都已经完成了均田释奴,现在陛下正在江东进行均田,如何能做得了假?”张世泽淡淡道。

    “不可能!你在骗我!”李全叫道,他不相信皇帝会有这样的好心。

    “就你这样的值得我骗吗?”张世泽不屑道,“我不会杀你,会放你回去,你回去后告诉那红娘子,她造反若是真的为了救百姓,就尽快投降,因为我们正在做的均田救民的事,而且比你们做的好上无数倍。若是不是为了救民,而是为了称王称霸的野心,为了一己之私,那么就继续负隅顽抗。我会继续带领大军进攻,必然会把尔等斩尽杀绝,还河南等地以太平!

    不要以为有二十多万军队,虽然本侯手中只有八千人,也足以把尔等击溃。更何况在洛阳、南阳,还有和本侯麾下军队一样精锐的三万大军!”

    除了李全,张世泽还下令,释放所有被俘红巾军,只要愿意回去的一律释放。竟然有很多俘虏不愿回去,因为俘虏营的伙食比跟着当红巾军还要好。不过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愿意离开,因为他们在汝宁府还有家,还有牵挂。四万多俘虏,有两万多跟着李全离开,选择留下的俘虏还有近两万人。

    对不愿回去的俘虏,张世泽悉数接纳,派人对他们进行整编,这些都是青壮农民,只要让他们吃上几天饱饭,再加以训练,个个都是好兵。

    “侯爷,真的要放他离开吗,好不容易才抓到的。”站在城头,看着李全等一行被释放回去人的背影,有手下将领惋惜道。

    李全是红娘子的师兄,相当于红巾军的二当家,抓住他是不小的功劳,就这样放走实在有些可惜。

    “就他这样的,咱们能抓一次就能抓第二次,没什么可惜的。与其留下或者杀了他们,倒不如放归,这样的对红巾贼士气的打击更大!”张世泽笑道。

    随着这些俘虏的回去,陈州的战况,禁卫军的强大,以及禁卫军对俘虏们的政策,皇帝将要对整个河南进行均田的事情,必然会迅速传遍红巾贼控制的区域。而随着这些消息的传播,必然使得红巾军士兵们人心动摇。这些士兵都是普通百姓,之所以跟着红娘子造反,是过不下去被逼无奈。而若是皇帝真的派人来均田,真的赦免他们造反的罪过,他们还有什么必要继续造反?

    命只有一条,禁卫军那么强大,没人愿和这样强大的朝廷军队打仗,没人想平白松了性命。

    可以想象,等这些俘虏回归之日,便是整个红巾军士气动摇之时。到时不管那红娘子是否愿意投降,趁机出兵攻伐,必然能够大破贼军!

    然而就在张世泽盘算着,筹划着对红巾军展开下一波的攻势时,朱由检派出的使者到了开封。温体仁接了圣旨后,立刻派人护送使者来到陈州。

    “南京的形势真的很危急吗?”接过圣旨,张世泽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只需要再有一个月时间,必然平定汝宁府的红巾军,这个时候离开,恐怕会功亏一篑!

    “袁崇焕率二十万反贼已经攻入了南京外城,江南总督洪承畴正在死守南京内城,具体能守多长时间谁也不清楚。广东出现叛乱,湖广福建浙江等省局势也不妙”传旨的官员叹道,对张世泽解释着现在的局势。

    “原来如此。”张世泽终于明白了为何要在这个时候调自己。实在是南方各省局势恶化太过厉害,当此时,必须以雷霆之势击败南京的反贼,方能震慑各省!

    虽然心有不甘,张世泽还是决定立刻带兵南下。自己的想法不重要,身为勋贵武将,第一要做的便是听从皇帝调遣。手下八千大军,张世泽会留下三千人守在陈州,为开封挡住汝宁府的贼军。三千禁卫军,再加上投降的近两万俘虏,整编过后,足以守住陈州。毕竟红巾贼已经被杀的胆寒。

    然而就在张世泽即将率军离开陈州的时候,突然有反贼使者前来,带了红娘子的书信,红娘子邀请他见面。

    那红娘子要降了?张世泽大喜。

    “且宽容一日,若是能劝降红娘子,则汝宁府反贼彻底平定。”张世泽对皇帝使者道。

    “侯爷尽快吧。”使者苦笑道。

    约见的地点是陈州城南五十里处,双方只需各带十个随从。为了防止张世泽耍阴谋,红娘子派来的人一直留在张世泽身边。当然张世泽也派出骑兵一路哨探,探查到红巾军没有埋伏后,张世泽才带着随从前往会面地点。

    看着骑在马上英姿飒爽的红娘子,张世泽微微有些愣神。

    “你这狗官胆子倒是挺大,竟然真的敢单独见我。”红娘子啧啧道。在红娘子印象里,朝廷官员都只会躲在后面耍阴谋,没想到这个小白脸大官还真敢一个人见自己。

    “十万建奴军中,本侯都来去自如,岂能怕一妇人?”张世泽傲然道。

    “少吹嘘了!姑奶奶邀你见面,是想问你,狗皇帝真的要在河南进行均田?”红娘子问道。

    “你对陛下放尊重点,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张世泽怒斥道。

    “好吧,”红娘子撇了撇嘴,“陛下他真的要在河南进行均田?”

    “那是当然!陛下派我来开封为的就是此事,一是要进行宗藩改革,从周王府收回田地,再就是收回士绅地主们的田地,无偿分给所有百姓。你造反这些时日,应该听说了我在开封城内的作为,当知道我所言不虚。”张世泽道。

    “你们这些当官的从来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我怎知你是不是骗人?皇帝怎么会那么好心,把田地无偿分给百姓?”红娘子质疑道。

    “山东已经完成了均田,山东距离这里也就几百里,你应该听说过山东发生的事,若是还不信,派人去山东打探一番便是,然后便会知道我没有骗你。”张世泽耐心道。

    “山东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但我就是不知道,皇帝为何要分那些士绅地主们的田地?皇帝和士绅地主不是一伙儿的吗?”红娘子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