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世见 石闻

第一百九十八章‘ 怀璧其罪!’

    地方志记载了一个地方每年的大小事务,很多重大事务是要上报京城的,然后记录在史册上,可以将地方志看做是一个地方的史记。

    云景坐在茶楼中,一边喝茶一边用意念翻看凤阳县的地方志,着重翻看近二十年的,一些小事他匆匆一瞥就略过,当看到那伙匪徒出现在凤阳县的记录后,他是越看越心惊。

    十六年前,夏,那帮恶匪来到凤阳县,这个地方可谓从那个时候开始变了天。

    他们来的第一年,有记录的,人数只有五十多人,当年他们犯案第一起,就是劫掠县城外的一处庄园,庄园主人姓张,一家上下八十三口,被那伙恶匪屠杀殆尽,被劫掠金银粮油布匹无算,庄园被一把火烧成了白地。

    同年,他们还劫掠了两三个那样的有钱人家庄园,惨死他们刀下的亡魂多达三百多,具体不详。

    简直恶贯满盈罪恶滔天了!

    依旧是那年,他们把持官道,劫掠商队旅客,受难者众,从此,那条路没有三五百以上的队伍再无人敢走。

    如此行经,惹怒官府,出动捕快兵丁近五百人进行围剿,哪知那伙贼人太过狡猾且厉害,付出不到十个人的伤亡代价,灭杀官府一方近半人数,官府被杀得崩溃不得不退回,那一战,恶匪打出了威名,有心性歹毒之辈主动去投靠。

    从此他们结寨而居,扎根于县城以北六十多里外的卧虎山,号称猛虎寨!

    扎根之后,他们更加疯狂,县城往北的那条官道成为了他们的财源,四方村寨成了他们的粮食来源,还经常掳掠周边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上山作乐,一时天怒人怨整得民不聊生。

    他们无法无天,官府岂能坐视不管,第二年,凤阳县县令谋划近一年,从别处调集捕快兵丁,合计一千之众,亲自带人前去剿匪。

    那一次官府一方人多势众,恶匪不敢硬碰,弃寨而逃,远遁山林不知所踪,官府大怒,将猛虎寨焚之一炬。

    然而万万没想到,没隔多久,那帮恶匪又回来了,不但重建山寨,反而趁县令下乡体察民情之时将其暗杀!

    凤阳县县令被暗杀那年,京城派来了一位新科进士担当县令,有着先天武道修为,他来这里,主要目的就是消灭猛虎寨那帮恶匪。

    他谋划半年多,暗中调集一千多兵丁趁夜将猛虎寨围了,亲自上阵杀敌。

    那次杀得猛虎寨出其不意,斩杀恶匪近半,可是,猛虎寨居然早早挖了一条密道,自知不敌,大部分人都跑了,那位先天境界的县令和猛虎寨寨主交过手,居然不是对方对手,寨主居然也是先天高手,县令还被打伤了!

    按理说猛虎寨被杀近半,寨主和一半成员跑了,他们应该消停一段时间才对,结果他们疯狂报复来了,屠了两个村子,分别是小林村和二道梁子寨,合计屠杀村民六百余众,他们更是放话,若是官府再敢针对他们,他们将更加疯狂的报复在平民百姓身上。

    简直无法无天。

    因为两个村子被屠,那位先天进士县令上任不到一年,因为治下不力,被革职查办!

    这就是官场,治下出了这样的大乱子,是要单责任的。

    结果后面来了个软蛋县令,为了身家性命和乌纱帽,干脆不管那伙儿匪徒了,干了没一年就托关系调走,将烂摊子留给下一位……

    这些年来,凤阳县换了近十位县令,都没有能将那伙恶匪除掉,年年剿匪,年年无功而返,反倒是让一帮恶匪越来越壮大。

    虽然期间郡里州里都有出力,力求消灭恶匪,但那帮家伙势力越壮大后眼线无数,提前得到消息,官府前去,打得过就杀得官府屁滚尿流,打不过提前跑,然后报复在平民身上,尤其是近几年,边关战事发生,官府无暇顾及这里,猛虎寨已经成为不惧官府的一方霸主了。

    近些年来,猛虎寨已经看不上拦路抢劫那点收获了,凤阳县以北,有两个镇子十几个村子,人口近七万,猛虎寨‘代替’官府收税,他们居然比官府收得低一点,没有断绝人们生路……

    然后,他们主要劫掠的是县城方面运往京城的税银,以及上头发下来的兵饷俸禄,除此之外,他们还贩卖盐铁酒水获取暴利!

    而今,地方志最新记载,猛虎寨光是山寨之处就有匪徒两千之多,其与外围暗线耳目不详。

    寨主来历不详,有小道消息称是某个江湖大派的叛徒,官府是讲证据的地方,对于这种小道消息只是顺带一笔并未详细记载。

    那猛虎寨寨主名讳王天霸,十多年前就是先天境界,而今很少动手,具体实力不详,其手下高手众多。

    总之,猛虎寨已经真正成为凤阳县境内的一霸了,如今官府都拿他们没办法,他们不但在凤阳县境内作案,‘生意’还望周边县城辐射,人们谈虎色变。

    地方志上记载,自从猛虎寨出现后,这十多年来,境内民众走的走逃的逃,总人口都下降了两成,各方面萧条了很多,让曾经的一个上等县沦为了下等县……

    看完这些,云景有些头疼,这猛虎寨势力太大了,想要消灭,是个不小的难题。

    不说其他,单单是一个寨主,十多年前就是先天高手,想要解决王天霸他云景就没有多大的把握。

    先天高手,和师父生活了那么多年,云景对这个层次的武者了解还是相当清楚的,有真气护体,他飞剑隔空去杀都不一定能破防,那种层次警惕性太高,暗杀太难了,一个不好暴露了未知,几千米距离对方跑来反杀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王天霸十多年前就是先天境界,鬼知道如今什么层次,但真意境的可能性不大,毕竟那个层次可不是苦修就能达到的,更重要的是顿悟,有人轻轻松松就踏足真意境,有人蹉跎一辈子都迈不过那道坎。

    对付先天高手,下毒都不一定好使,世间绝大多数的毒,只要不是沾着就死那种,人家都可以用先天真气逼出来的。

    别说先天了,就是后天中期和后期,能运用血气和内力,都是可以逼毒疗伤的,下毒,除非是搞到那种无色无味见血封喉的剧毒,否则这条路大概率是行不通的。

    跑去正面刚的话,云景觉得以目前的自己还是洗洗睡吧,那根本就是去送人头。

    “猛虎寨人数众多,至少有一个先天高手,还有暗探眼线以及密道退路,大举进攻对方会提前得到消息跑路,最后受苦的是百姓,下毒暗杀之类的,虽然我有无与伦比的优势,但想要一下子全部消灭的机会不大,一旦让其跑了一部分,引发的后果不堪设想……”

    云景心头琢磨着对付猛虎寨的办法,思来想去,最稳妥的还是用计,而且还得是见效快的计谋,他没有多少时间耽搁。

    “要不搞个万把斤炸-药塞猛虎寨直接将他们崩上天算了……”

    这个念头在云景脑海闪过,也仅仅只是想想罢了,短时间他去哪儿搞那么多炸-药?

    “如今大离王朝在打仗,整个国家可谓都在为战事服务,想要动用官府力量消灭猛虎寨不现实,那么就只有想办法动用江湖势力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江湖中人最看重的是什么?名和利,消灭猛虎寨,行侠仗义为民除害,名是有了,但还不够,不足以让江湖中人尽全力灭掉猛虎寨,在名的基础上,得用点利诱才行,当无数江湖中人跟闻着腥味的饿狼一般扑上前的时候,猛虎寨岂有不灭的道理……”

    心念闪烁,云景脑海已经有了一个大体思路,但还得进一步完善。

    “我到底不是江湖中人,如果是江湖中人的做派,我估计会利用自己的念力和控物这些对于人们来说的诡异手段去消灭他们吧,,那并不是最稳妥的做法,最稳妥的,还是用计,在暗中搅动风云,玩弄人心,笑看风起云涌,最终还能独善其身,让敌人最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心,似乎有点脏了……”

    啧,这些想法出现在脑海,云景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个世界文化熏陶的缘故,深刻的认识到了那句话,读书人玩起狠来,比十个百个恶匪还让人可怕,而他自己,如今就准备搞那一套!

    那么,什么东西才能惹得江湖势力趋之若鹜甘愿饿狼般扑向猛虎寨呢?

    神兵利器?功法秘籍?天材地宝?高人遗迹?

    都行!

    “猛虎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谁让你们拥有了不该拥有的东西呢’!”

    夜幕降临,云景饮下最后一口冷茶,从茶楼结账离去。

    回到住处后,刘大壮他们已经回来了,避开云山等人,给云景汇报他们出去打听到的情况。

    首先是关于江小惜的,刘松打听到的情况和八里亭茶摊听到的差不多,而今江小惜受伤蛰伏,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养伤,刘松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倒是打听到如今江小惜的武道修为应该处于后天中期。

    万方打听猛虎寨的消息,还没云景了解的具体呢,不过他却是打听到一点道听途说的消息,说猛虎寨盘踞在卧虎山,似乎这些年是在寻找什么,否则也没必要一直跟着官府对着干而不肯离去,毕竟在哪儿立山头不是立,没必要和官府杠上不是。

    这一消息倒是让云景有些意外,心头有些古怪,暗道不会真那么巧吧?自己想让猛虎寨拥有不该拥有的东西,结果那里还真有名堂?

    当然,这个消息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在云景看来,假的也能让他变成真的,他正愁没借口理由呢,这不就来了嘛。

    刘大壮告诉云景,凤阳县境内原来有五个江湖门派,自从猛虎寨来了之后,他们的日子越发艰难,一山不容二虎啊,猛虎寨岂能让他们处于卧榻之侧。

    这些年来,那五个江湖门派,其中两个被猛虎寨摧枯拉朽的灭了,两个被迫加入了他们,还有一个,干脆背井离乡举派搬迁去了别处。

    而今整个凤阳县境内的江湖,可谓猛虎寨一家独大。

    人家猛虎寨现在已经不那么怕官府了,寨主王天霸甚至多次现身县城呢,人们看到他,哪个不得小心翼翼的叫一声虎爷?

    对此,官府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在县城乱来,就当他不存在,实在是怕了这个瘟神了。

    听到这些消息,云景心说本土江湖势力是靠不上了,还得从其他地方借势才行……

    夜深了,各自休息。

    而云景,却是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住处,一路往猛虎寨而去,他想要无声无息的离开太容易了,没人发现他的离去。

    关于了解到的猛虎寨信息,都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云景觉得有必要亲自去看一眼,才能进一步的完善计划。

    那里距离凤阳县六十多里地,云景的‘视力’不受黑夜影响,黑夜反倒成为了他的保护色,他全速赶路,花不了多少时间。

    趁着夜色,云景避开了所有人离开县城,快速奔赴猛虎寨。

    一个多小时后,他已经来到了卧虎山下。

    卧虎山,形如其名,宛如一尊盘踞的猛虎。

    它山高数百米,连绵数千米,山势险要,可谓易守难攻,猛虎寨盘踞在这个地方,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卧虎山周围多的是猛虎寨的暗哨,但云景远远的就发现了他们,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云景没动他们,提前避开,一路摸到了卧虎山上,来到这里,他才能进一步摸清这里的具体情况。

    夜幕下,卧虎山上可谓灯火通明,对于山上的猛虎寨匪徒来说,夜生活恐怕还没开始多久!

    念力一扫,云景心头一沉。

    这猛虎寨,居然有不止一个先天高手,有整整三个!

    先天高手啊,用云景师父李秋的说法,一个县城都不一定出一个,这里居然有三个,难怪而今官府都拿这里没办法,除非出动打量军队才能拿下这里,还不一定能留得住三个先天高手呢。

    三个先天高手,用匪徒们的说法,分别是大当家二当家和三当家。

    大当家王天霸,年约五十,身高近两米,体格魁梧,让人望而生畏,他身上那种气息,云景曾在公主府护卫‘梅姐’身上感受到过,也就是说,王天霸有着先天后期修为!

    到底不是真意境,云景多少松了口气,如果对方是真意境的话,自己的手段,根本对那个层次没用,除了暗中观察真意境的发现不了外,对这个层次的动手,无疑是找死。

    其余两个先天高手,都还只处于先天初期,但也是了不得的高手了,外出行走,只要不主动作死,可谓天下大可去得。

    其余猛虎寨还有后天后期二三十人,中期一两百人,一两千参差不齐的后天初期……

    这样一股势力,足以称得上可怕了。

    横行一方多年的猛虎寨,当真不是吹的。

    云景的念力不受地形障碍物影响,深入观察下来,他发现了卧虎山中居然有四条密道,分别通往不同的地方,除此之外,他们的钱粮存放地点自然也是逃不过云景的探查。

    其中一条密道引起了云景的注意,它不是通往山外各处的,而是朝着卧虎山山底而去的,不过还在挖掘之中,哪怕是这大晚上,依旧有上百人在猛虎寨成员刀子加鞭子的威逼下向下挖掘。

    山底全是坚硬的岩石,人工挖掘起来很困难,但这条密道不知道挖了多久,如今已经向下挖了一千多米了。

    想到当初师父李秋先天真气轻易撕碎岩石的手段,云景心说如果是那三个猛虎寨的先天高手来挖,恐怕早就不知道挖多深了。

    然而他们在挖什么?亦或者真如万方打听到的那样,猛虎寨的人盘踞在卧虎山是在寻找什么?

    “我来看看”

    云景的念力往地底深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