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人世见 石闻

第三百八十章 这也行?

    分配给云景他们三人的帐篷不大,长三米宽两米,三角形的,站在中间能站直身躯,边上一点就得弯腰了。

    里面大部分区域地面铺了一层干草,再上面是被褥,那就是床了,寒冬时节,湿气重,床铺很潮,而且哪怕是冬天,那味道都简直迷人。

    帐篷内的活动空间不足两个平方,陈设什么的基本没有。

    寒风中,这帐篷摇摇欲坠,外面帐篷周围地上的积雪两尺多厚,似乎随时都会把帐篷压垮,这帐篷的材料是棉麻制品,透风,内部阴冷,也就比站在外面好那么一点。

    哈出一口冷气,吕文成搓了搓手臂,稍稍打了个哆嗦纠结道:“我们这是被冷落了?好歹我们也是读书人啊,虽然是来历练,却也是要帮忙出谋划策的,此地就如此对待我们?”

    吕文成也才踏足后天中期没多久,虽然体质远超常人,之前行军途中还不觉得,这一停下,就有些受不了寒冷了。

    侯喜才微微皱眉道:“岂有此理,我们虽然不是来享福的,却也不是来故意找罪受的,不说给我们多好的条件,至少也要让我们和其他军士差不多吧,连个炭盆都没有,太过分了”

    看了看角落里的帐篷破洞,寒风灌进来呼呼作响,云景想了想说:“应该不是故意针对我们的,想来该有的都不会少,只是现在营地正在交接物资,没时间顾及我们罢了”

    “云兄弟说得有理,这样,你们在此等候,我去后勤处问问,把我们该有的东西都领来”,侯喜才想了想说道,三人中他最大,理应照顾一下云景他们这两个小老弟。

    说着他就要转身去后勤处。

    吕文成赶紧道:“候大哥,我们初来乍到,军中有令不得随意外出走动,这样贸然出去不好吧?”

    “应该没事儿,我们好歹是读书人,又不是故意破坏规矩,只是去询问领取生活物品而已,和巡逻士兵打声招呼应该问题不大”,说着,侯喜才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吕文成想了想,待在阴冷帐篷里实在难受,他一咬牙跟上说:“那我也和侯大哥你一起去”,然后嘱咐云景道:“云兄弟你在此稍等,我们去去就来,别乱走”

    云景也想去帮忙呢,想想要不了那么多人,于是作罢留了下来。

    他们之前登记过,领到了本地军营的腰牌,侯喜才他们外出走动,事出有因,想来遇到巡逻士兵也问题不大。

    而且他们前来历练,虽然受本地驻军高层节制,但一般士兵还真不敢太过分,当然了,没必要他们也不会闹得太过分,到时候每个人脸上都不好看。

    干等着也不是办法,云景在帐篷里找到一块木板,于是出去将帐篷周围的一圈积雪清理一下,省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压垮了,不出意外的话,他们这个帐篷是要住一段时间的。

    他们被安排到了军营的西北角,左右几米外是其他士兵的营帐,背后十几米外是两人高粗木搭建的围墙,墙内有一处瞭望塔,上方两个放哨的士兵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清理帐篷周围积雪的时候,云景留意到周围营地中除了巡逻士兵和哨塔眼线外,几乎没人外出走动,有些帐篷内隐有火光,士兵们都窝在帐篷内猫冬呢。

    这鬼天气,没事儿谁跑外面来啊,撒尿都冻鸟。

    而且也不是每个帐篷内都有火光,云景猜测这里的物资应该很匮乏了,炭火之类的不能顾及到每一个帐篷,干脆多人挤在一起取暖。

    “希望这次运送来的物资能让情况好转起来”,看了一眼热火朝天物资交接处云景心头暗道。

    “哟,居然还有人这么勤快,倒是少见,喂,那位兄弟,别忙活了,你现在把帐篷周围清理了,晚上下雪又得铺上,纯粹是白忙活”

    云景身后的哨塔上传来一个声音说道,说话都在打哆嗦,大冷天的,他们站那么高放哨,也是无聊,见云景忙活就多了句嘴。

    回头笑了笑,云景说:“没事儿,大不了明天再清理一下就是”

    “啧,穷讲究,何必费那个功夫,有这时间,窝被窝里不舒服么”,哨塔上有两人,另一人笑道。

    一边忙活,云景一边笑着回应道:“被窝里虽然舒服,但如果帐篷被压垮,那样一来连睡的地方都没有了”

    “说的也是,得,你自己忙活吧,冷死了,多久换岗啊,真是度日如年……”

    不久后云景将帐篷周围一圈清理好,掏开的积雪堆了一米高,如此一来稍微挡风,没了积雪压迫,帐篷总算不再摇摇欲坠了。

    回到帐篷,他看着床铺也是挠头不已,虽然没有严重洁癖吧,但那床铺真心让人纠结啊,潮湿不说还味儿大。

    “大冷天的,清洗晾晒是别想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心头嘀咕,云景趁还有时间,赶紧操作起来。

    床铺虽然是大通铺,但被褥还是有三床的,勉强能御寒了。

    一心多用,云景一边飞速把被子里的棉絮拆出,念力控制三床棉絮飞在跟前,左手伸出,内力沿着‘烈火拳’的经脉运转,拳头通红,帐篷内温度急剧升高,他直接用内力烘烤棉絮的湿气,还能散散味儿,虽然达不到阳光暴晒的效果,但聊胜于无了。

    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念力从外面悄悄摄取积雪进来,依旧是烈火拳将其烤化成雪水,然后将床单被面进行清洗,脏水无声无息丢出去,如此几遍大致清洗干净,最后进行烘干。

    做完这些,他干脆将铺地上的干草也烘烤了一遍祛除湿气。

    云景内力浑厚,做这些毫不费力,全部忙完重新把床铺铺好也就十来分钟搞定,他所处的地方偏僻,加之没弄出什么动静,倒也没引起什么人注意。

    看着‘焕然一新’的床铺,云景总算是顺眼了很多,即使睡上面也不会觉得心头膈应了。

    侯喜才他们还没回来,云景顺便无声无息的了解了一下这个营地的情况。

    整个营地建立在地势开阔的山头上,占地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周围一圈是粗木搭建的围墙,在这营地中,抛开刘方他们那些来的后勤运输人员,满打满算也就一千七百多人,其中有一个先天初期的存在,云景猜测那个人是这支军队的主将,此外后天后期的人,不算云景本身还有五个,具体职位不详,然后还有后天中期十多个,其他的士兵处在后天初期不好判断。

    “军队果然是卧虎藏龙之地,一支不到两千人的队伍里面就有一个先天高手和几个后天后期好手,这支军队想来应该不止这点人的,应该是之前各种原因导致死伤还剩下这么多”

    继续深入了解这里的军队结构。

    含队长在内六人一小队,五小队为一中队,三中队为一大队,一个大队的人数在百人左右,大队长差不多都是后天中期的人担任,然后四到六个大队为一伍,人数五百人左右,伍长后天后期修为,整个军营差不多有三个伍的编制。

    这些编制不一定都是满编,剩下的人有伙夫有后勤有工匠等等……

    没费多大功夫,云景差不多就把这支军队的情况摸清楚了。

    据云景之前了解,大离王朝的军队结构还是有迹可循的,基层的伍以下人数编制跟他在这里了解到的差不多。

    在这样的基础编制里,小队长是没有官衔的,也就一个小队长名义罢了,到中队长就有官衔了,就是中队长,但却是登记注册的从九品基础军官,福利要比最底层好一些,大队长正九品。

    伍长从八品或者正八品,具体什么品阶这要看个人的功绩。

    再往上就是中层编制了。

    三至五伍为一营,一营人数在两千左右,营长品阶在七至六品,跨步很大,主要看个人能力和功绩。

    营一级的军官,在没出任务之前,通常官职是尉官,校尉督蔚之类的,而一旦外出任务,独自领军在外,那时称谓临时可以往上提一级,所谓将在外嘛,通常那个时候都被称为‘将军’,别管这个‘将军’的水分多大,临时的也是将军,没有任何一个外出的主将会拒绝这样的称呼。

    营以上的军队编制就是军了,一军通常由五至十营的人数组成,大概一万五千人左右,具体人数的话,有的多有的少,视情况不定。

    编制到了军一级,若有良好战绩,将被赐予特殊番号,反正吧,同样是一军,战斗力差别还是很大的。

    一军的军官,自然是真正的将军了,五品起步,手下一万多人呢,不管调到什么地方都是一方大佬。

    当然了,将军也分很多种,牙将偏将都是将军,主将也是将军,其中的区别大了去了。

    军制和地方编制不一样,哪怕是从五品的牙将,影响力比之六品的地方郡守都不如,不能混为一谈。

    而且地方驻军和‘军区’军队也有区别,地方驻军和地方上牵扯很大,虽然依旧兵部管辖,但地方驻军的各种开销补给一部分来自于地方上,所以地方驻军的编制根据不同地方也是有区别的。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四通镇那个地方几百人的驻军将领就有资格当称为偏将了,一来是单独驻扎一方权利很大,二嘛,和地方上牵扯颇深,总之就是有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实际上四通镇驻军将领顶天了也就从七品的样子,军政体系不一样,从七品的他影响力估计还不如四通镇镇长,更别说县一级的官员了。

    反正军队体系这种东西,区域不同,任务不同,区别还是天差地别的,不能一概而论,若是较真那纯粹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别管什么称呼不称呼的,看品阶更容易直观分辨地位高低。

    然后嘛,军级以上的军事编制就是军团了。

    一个军团五军以上人数编制,总人数十万以上!

    每一个军团长都是真正的大佬,四品起步,厉害的能到正三品,这一级,同样是军团长,区别还是很大的。

    就拿云景的师父李秋来说,手下三十万大军,还是天子特别认命寄予厚望,所以是正三品军团长,军衔是‘大将军’,在‘将军’这个层次差不多快到顶了。

    而在军团长之上,就是大帅了,严格的算起来大帅也还是将军,但却凌驾于一片战区的所有人之上,不过临时的,战后就没这样的特权了,大帅是主导一方战场的首脑,每一个‘大帅’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这些都是云景曾经学习过程中了解到的军中编制,或许还不全面,但也大差不离了。

    军中编制尚且如此麻烦,更别说文职编制了,各种制衡绕来绕去让人眼花缭乱。

    当云景脑海中闪过这些的时候,离去了个把时辰的侯喜才和吕文成两人回来了,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云景留意道刘方他们的交接也进入了尾声。

    侯喜才他们带回来了一些东西,炭盆,木炭,小桌子,笔墨纸砚,还有碗筷等物品。

    “我有些怀疑他们克扣我们的东西,这就把我们打发了,炭火还好说,每个帐篷这种天气必备的东西,小桌子是看在我们读书人的份上,笔墨纸砚,军中能用到这些东西的人根本就不多,拿出来倒是干脆,碗筷是必备物品,可除了这些,真正需要的一样都没有,棉被,床铺,帐篷,那才是我们需要的啊……”

    回来的时候吕文成一脸郁闷的碎碎念。

    侯喜才安慰道:“知足吧,能给这些就不错了,实际上出征在外,他们本身就缺那些物资,我们是外来的临时人员,人家即使有也肯定照顾着自己人”

    “侯大哥虽然你说的在理,但我心头还是有些郁闷,接下来这可怎么过啊……额,云兄弟,我怎么感觉这里和我们之前离开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进入帐篷,吕文成看着里面愕然道,但又想不起什么地方不对,毕竟他们之前来这里站了一下就去后勤领东西了,没特别留意这里。

    也没解释,否则告诉他们自己消耗内力就为了干净点指不定他们会怎么看呢,云景转移话题说:“两位大哥回来啦,没想到还真被你们要了些东西回来”

    “别提了,和后勤处墨迹半天才给这点东西,快快快,把火升起来,都冷死我了”,吕文成也没过多纠结,而是把东西放下跺跺脚道。

    不一会儿,帐篷内炭火燃烧,倒是稍微带来了一丝暖意。

    然而侯喜才和吕文成两人还是有些纠结,帐篷有个破洞,漏风啊,炭火带来的热气儿一个劲往外跑,关键是帐篷不是油布,它还透风。

    “嘶,前面倒是烤热乎了,可背后还是冷的”,侯喜才纠结道。

    云景想了想说:“两位大哥,我们不如想办法烧些水,然后浇在帐篷上,帐篷淋湿后结冰,如此一来就不透风了,也保得住暖气儿,至于那个小破洞就别管了,角落里问题不大,用来通风,省得我们被闷死在里面”

    听云景这么一说,侯喜才和吕文成一愣。

    吕文成看向云景纠结道:“烧水浇帐篷结冰保暖?君莫欺我少读书,世上安能有此事?”

    我读书少,你别偏我,这个办法真的行?吕文成的意思大概是这样。

    云景笑道:“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想到之前的路上云景一连提出两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吕文成和侯喜才稍微纠结后觉得可以试一下。

    然后他们操作起来。

    去弄些冰雪来融化成水,然后浇在帐篷上,这大冷天的,浇上去的水很快结冰。

    别说,这么一来,帐篷真不透风了,炭火燃烧的暖气儿也能留住。

    “云兄弟大才,我们怎么就想不到这个办法呢,一言就解决了我们头疼的事情”,侯喜才叹服道。

    吕文成深吸口气说:“不止呢,其他帐篷也需要这么做,乃至全军,也就是说,这个办法推广出去,云兄弟又将是大功一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