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第0588章 多高?比天还高?

    酒店经理们擦着汗向回走,劳伦斯·斯通彻底气炸了,跳着脚对酒店方向大骂几声,他才从行李里抓出大哥大拨号,电话接通那一刻,劳伦斯语气前所未有的暴躁,“王,我是劳伦斯,该死,见鬼去吧,我就在你介绍的酒店里,被人羞辱了,不止被人打,现在还被人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赶了出来!”

    “王,这里还是弯弯么?你不是一直说在这里你可以搞定一切事,任何事?”

    “这件事,你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一定会追究到底,你明白我的!”

    ……

    在他愤怒的言辞下,对面姓王的那位都懵了几十秒,才开口,“劳伦斯,别冲动,我马上过去接你,而且保证给你查清楚……”

    劳伦斯·斯通暴怒咆哮,“查个狗屎,你不是说你们家在这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马上带一波人来,把那个该死的混蛋给我抓了,我要弄死他!”

    “我要弄死他!”

    姓王的人更慌了,“劳伦斯,你听我解释,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劳伦斯继续咆哮,“我要在十分钟内见到你!否则我们之间的友谊就完了!”

    ………………

    弯北某独立别墅。

    挂了电话那一刻,二十多岁的王乘虚慌乱的冲出卧室就开口道,“马上备车……不对,安排直升机,我要去万华区的三季酒店。”

    客厅里,此刻正有一个中年在泡茶,还有一个管家在中年身后,管家看了一眼王乘虚,又看向中年。

    中年皱眉道,“出了什么事?”

    王乘虚急忙道,“父亲,三季酒店不是吴家的产业么?姓吴的在父亲你面前,也算不得什么,我那个同学劳伦斯·斯通,不止在酒店内被人打,还被酒店方面的人,把他的行礼丢在了大街上。”

    “这件事若没办法处理妥当,会出大乱子的。”

    弯北王家,好吧,弯北不止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姓王,毕竟王是华夏一个大姓,但眼前的中年王继礼,绝对是弯北名流之一,上一辈儿的王老爷子发家于民国早年。

    虽然现在老爷子已经逝世,王继礼也没有继承老爷子在某方面的事业,但在商海,王家从航海运输起家,目前已经涉足地产、银行、制造业等等,盘子不是一般的大。

    王继礼的人脉网同样广博的很。

    赵博士昨晚游玩尽兴后,随意在路边找的五星级酒店三季、属于另一个酒店业大亨吴家的产业,对方在弯弯几乎所有主要城市都盖得有不止一家三季。

    可姓吴的在王继礼面前,也是要吹捧王总的。

    王乘虚明明记得自己在把劳伦斯安排进万华区三季时,亲自出面了,还不止在那里出现过一次,主动给酒店打过招呼的。

    这情况下,劳伦斯还在三季里被人打了?

    事发后,酒店相关人员,竟然是把劳伦斯扔了出来,赶了出来?王乘虚不只是有钱家的阔少小开,他也是靠自己真才实学,考上阿美家常绿藤名校之一的,和劳伦斯是同学。

    以他的脑子,很容易猜出来,打劳伦斯·斯通的,恐怕绝对不简单。

    他向酒店打过招呼啊,酒店还那样做……只能说明,打人的,可能比他老子王继礼还更猛。

    但劳伦斯·斯通本身也不简单啊。

    他是阿美家德州财团、斯通家族当代掌门的儿子,虽然是个纨绔,靠老斯通走关系,才进去常绿藤读书的……那依旧是全阿美家十大财团里,重要家族之一的嫡系血脉。

    这件事,他和劳伦斯一起回弯弯时,就已经告诉过父亲王继礼了。

    解释声里,王继礼站起身子,对管家摆下手,对方跑着离去时,王继礼才皱眉道,“德州财团,斯通家族?石油大亨和军火大亨啊……虽然是一个纨绔子弟,为了逃避老斯通先生的惩罚,才借你的渠道逃离阿美家。”

    “大概率,他能跟着你成功离开,也有那位老斯通的默许。”

    “这算是一次离家出走……”

    “你等着,我给老吴打个电话问问。”

    王乘虚急急道,“父亲,要不我先去见一下劳伦斯?你慢慢打电话,他的脾气可不好,说让我十分钟内赶到,我迟到几分钟可能没事,但去的太晚,肯定会连我也恨上。”

    王继礼无奈道,“你结交这样的人,本身就是个错误,算了……你去吧。”

    老王都知道劳伦斯脾气很差,是个人渣,和他交朋友借势不容易不说,还可能招来麻烦。

    但儿子都已经把人带回来了,他能怎么办?

    他为什么知道那些?那是因为劳伦斯在学校里,学校附近惹出了大事,被他爹震怒的要怼他,关他禁闭禁足什么的,才仓皇逃离阿美家的。

    劳伦斯闯的祸是……开派对狂欢吸粉玩冰一起来,怼死了好几个人,死掉的普通女学生或朋友没什么,可其中有一个是意呆利某超级富豪最疼爱的幼女。

    某小公主还是被她闺蜜校友撺掇着一起去,第一次碰那些,就遇到了喜欢玩MS,还很凶的劳伦斯。

    磕嗨了玩MS,结果一言难尽。

    对了,小公主的闺蜜校友也挂了。

    求爽得爽。

    那位超级富豪比不上斯通家族那么生猛劲爆,毕竟这年代玩石油和军火的,不是一般富豪敢惹的,就算那样,那位意呆利富豪也已经发话,要不惜一切代价,给劳伦斯一个教训。

    对方甚至愿意无偿支援帮助,斯通家族的主要竞争对手,各种抢生意,全方位打压斯通家族的生意。

    你卖石油、卖军火,都要找买家,也肯定有同行想抢你生意,好,不管谁想买石油相关产业物品、还是军火,我都愿意捐赠给买家一笔钱,让你用低廉价格,从斯通家对手那里进货,便宜……

    这真是痛失最疼爱的爱女后,不惜一切向外撒钱,去怼斯通。

    斯通掌门能怎么办?派杀手?这种冤大头,恐怕是所有军火石油买家,和斯通对手们最喜爱的存在了,你觉得那些人愿意看到冤大头被杀的局面么。

    至于斯通掌门能否利用那位意呆利超级富豪的仇恨心,挖坑布局请他跳坑……那就是后续其他商战了。

    那也不是一两天就能有结果的。

    所以,老斯通对于劳伦斯这个纨绔,也不是一般的肝疼,派保镖抓他回家准备狠狠收拾,手下还没到,劳伦斯打给一直巴结他的王乘虚,想逃离阿美家避难。

    这种渣滓,吸粉玩冰搞死一堆,惹祸精,王继礼最初就觉得儿子走了一步错棋臭棋,但他知情时,人已经到弯北了,他能怎么办?

    现在只能希望,能处理好这件事。

    ………………

    万华区三季酒店。

    总裁办公室,某位老吴正一脸开心的摆弄着风水鱼,就见秘书急急走来,捂着话筒道,“老板,是百仞集团王总的电话。”

    老吴一脸淡定的回应,“就说我不在,我移动电话拉在你这里了,你却找不到我。”

    换了以前,百仞集团的王继礼找他?老吴会第一时间跑去拜会的,今天真的不一样啊。

    王家小崽子的朋友,竟然和赵总起了那么大冲突,嘿嘿……他可以躲在一边先看看形势再说。

    秘书果断松开话筒,一脸灿笑的开口,“王总,吴总说他不在,要不你下次再打来?”

    话筒对面沉默几秒,才响起一声大骂,“娘希匹……”

    秘书愣了一下,急忙捂住话筒一脸委屈加幽怨的看向吴总,“吴总,他骂人……”

    吴总,“……”

    他都想骂娘了!

    我让你转告他我不在,先推了,你就这样转告的?!我怎么可能选了一个这样的秘书……我脑子进水了?

    深吸一口气努力压下爆炸感,吴总强忍着暴打秘书的冲动,深深看了对方伟岸的事业线一眼,超葫芦型身材,才抓来大哥大,陪笑道,“王哥,别怪罪,不是我想躲你,今天这事有点大,我扛不住啊。”

    “你们神仙打架,我一个凡人掺和进来很容易粉身碎骨的。”

    对面王继礼又吐槽了一句,才回道,“有多严重?如果对方来头很大,我可以出很高的条件,来摆平这件事。”

    吴总本能就想回,有多高?比天还高?

    自从昨晚侯局,以前的候秘书亲临三季酒店,告诉这里的总经理,某些话之后,吴总也是连夜从其他地方赶来坐镇的。

    后半夜才到。

    他的酒店业遍布全弯弯所有主要城市,如弯北足足在七个区开的有分店,现在还想着去港岛、或濠江继续开店呢。

    等他发动关系查了一些事,才确定赵博士是真神仙啊,隔壁港岛的新生代精神领袖。

    以前是他老吴金主之一的王继礼,面对赵博士那种真神仙,也会被轻松锤个稀巴烂。

    是,他的酒店集团一次次扩张扩建,有不少时候,都是从王家银行贷的钱。

    你儿子请来的人,还主动打招呼让我手下分店总经理对劳伦斯多关照,普通小事,他当然可以无限关照。

    但是怼赵博士……那真是厕所·点灯啊。

    现在你又蹦出来想平事儿?

    你比天还高么?!

    也不说天了,你特么能比举母汽车强么?王家涉足船运、金融、地产和一部分制造业,可体格规模比起举母汽车,依旧差得远,也就是在弯弯这地盘横一下。

    三联帮、福海盟、东湖帮之类混黑的人,一个搞不定你,一群加起来,怼死或怼残你绝对没商量。

    赵博士移步弯北,想出去转转,观赏下风景什么的,警察们就主动做事,先来一场直追戒严办法的行动,清场,生怕有混混骚扰赵总雅兴。

    你姓王的……

    脑海中闪过大量念头,吴总还是尬笑道,“王哥,听兄弟我一句劝啊,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我也不是想要隐瞒什么,而是众所周知,那位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慈善家,你让我说问题有多严重……我也没办法给你举例子啊,毕竟咱们不能诽谤别人。”

    他老吴可是一个机灵人,怎么可能诽谤赵博士?

    …………

    结束一番通话后,老吴挂了大哥大,抬头对葫芦型小秘书道,“你去看……算了,你先闪开,我懒得和你说话。”

    “还是我自己去吧,看一下赵总有什么额外吩咐没。”

    ………………

    同样是万华区,距离三季酒店不远处一家酒楼内,仇笑痴激动的浑身发抖,才抽了一口的烟直接被手指摁灭,仇大哥夸张的大笑几声,开口道,“三炮,有个老外竟然敢得罪延爷,而且还不止一次,干他?”

    曾经有一个替延爷做事的机会,他没有珍惜,竟然还想着谈条件,然后一连串后续遭遇,让仇大哥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看看人家周朝先、丧邦等人,再看看他?

    他在外面当大哥,混到今天都远没有几个囚犯的牌面好。

    但昨天得知延爷的车,入住了三季酒店,仇笑痴也是快速抵达,在附近包了家酒楼,带了十几个精锐小弟一直在等着的。

    这种等待,只是为了等着找机会帮延爷做事,他收买了几个三季酒店的经理,包括服务生,早说过,延爷那边若是要用人做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他,他会有厚报。

    结果没等到延爷要用人做事的消息,却得知……有个鬼佬,跳出来搞事?

    那个鬼佬,是被延爷亲手揍过,还让人把他丢出酒店的。

    现在对方还在街头叫骂叫嚣??

    伴随仇笑痴的话,三炮激动的一拍桌子,“干他,直接弄死?”

    仇笑痴缓缓摇头,“先抓起来,收拾一下后,在等着看情况,若是弄死了,也未免太便宜他了。”

    好不容易出来个搞事的,可以让他仇笑痴做点事,刷一下存在感,直接弄死太简单,也太便宜对方了啊。

    死亡很可怕,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这个世界,也有很多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方式。

    呼啦啦,一群东湖帮“很凶很凶的混混”,就跟着仇大哥一起出门做事了。

    ………………

    三季酒店。

    等一架直升机从远方盘旋而来,并没有降落在酒店楼顶,而是在附近找了个地面降落。

    王乘虚下机后,抓着大哥大看来看去,始终发现不了劳伦斯·斯通的行踪……打电话,打不通。

    王乘虚一脸恍惚和茫然,“人呢?!”

    难道,酒店里那位疑似很有权势,不比他父亲弱的人,不止派人把劳伦斯丢出酒店,还继续做事,把他整走了?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