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贫僧不想当影帝 陶安逸

第512章 社交牛叉症

    当天晚上,许臻没有再轮到自己的戏份。

    他就这么坐在场边的折迭椅上,偶尔观察一下周围其他演员的表演,其余时间则低着头,在膝盖上全神贯注地写着新一版的杨子容人物小传。

    晚上散场之后,回到酒店里,他索性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建了个文档,一边整理白天写的内容,一边重新分析起了杨子容这个人物。

    《智取威虎山》的故事,取自小说《林海雪原》。

    电影中的主要角色、人物关系、以及大体的故事脉络,基本跟小说区别不大,不过在人物性格方面,跟原著的侧重点还是略有不同。

    就比方说杨子容这个人物,在电影剧本中,就浓墨重彩地刻画出了他的一个特点:极强的人际交往能力。

    杨子容刚刚来到203小队,没过几天,就擀着面条唱着歌,跟小队里的成员们如老友一般,俨然比跟队长少剑波的关系还亲密;

    转头上了威虎山,杨子容化名“胡彪”,又跟山上的土匪们打成一片,真成了威虎寨第九大金刚。

    当许臻切换视角,把这人看做是身边朋友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幕场景:

    夜色已深,雪下得正紧。

    在深林中的一间土坯房里,自己身上裹着棉袄,蹲在炉边烤火。

    一个年轻的汉子坐在自己对面,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地讲着他在土匪窝里卧底时的惊险经历。

    他看不清那个汉子的脸,却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热忱、坦率与磊落。

    许臻蹲在炉火旁,小步往杨子容的方向挪了挪,满眼期待,心中带着些许兴奋,似乎想要将这些传奇故事听得更清楚些。

    在这一刻,他只觉原本紧绷的情绪迅速舒缓了下来,甚至长舒了一口气,下意识地翘起了嘴角。

    在感受到这股情绪的瞬间,许臻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敲键盘的动作。

    ——他忽然发现,别人眼中的杨子容,好像跟自己之前想象中的并不一样。

    许臻之前拿着杨子容的剧本,站在杨子容的角度去经历诸般事情,感觉敌后侦查是一件如履薄冰、危险至极的行为,在心理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然而,杨子容不是自己,他的开朗不是装出来的,他的自来熟也不是装出来的。

    他在威虎山上,伪装的只是自己的身份,而不包括性格。

    真正的杨子容,恐怕远比自己要放得开。

    许臻将笔记本电脑合上,微微蹙眉,闭目冥想起了刚才在脑海中想象的杨子容,以及自己今天白天在片场中的表演。

    两相对比之下,许臻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太端着了。

    假模假样,一看就是在演戏。

    许臻感觉,自己之前演的根本就不是杨子容,而是身处在杨子容这种境地的自己。

    这一发现,让许臻不由地渗出了汗来。

    演员和观众的视角是不一样的。

    观众往往能一针见血地看出一段表演的问题所在,而演员本人却发现不了。

    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

    这两年,许臻当过评委、当过演技指导、当过副导演,手把手教过很多朋友演戏,对于表演的审美和判断提高了不止一筹。

    但这种审美的提高却没能有效地反馈到自己身上。

    现在,许臻跳出了“杨子容”这个身份,站在看客的视角再去回看自己的表演,一瞬间就发现了无数的问题。

    这个发现既让他汗颜无比,又让他兴奋万分。

    ——跳出来!

    对,跳出来!

    跳出演员的身份、跳出“杨子容”这个角色,站在观众的视角去审视表演,自己教自己演戏!

    梁武哲老师的这条建议,简直堪称是神来之笔!

    在明悟了这一点后,许臻也不急着整理人物小传了,而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激动得在房间里直转圈子。

    这种找到问题所在,即将收获进步的快乐,简直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嗡嗡!”

    就在这时,手机忽然响了一下。

    许臻高高兴兴地拿起来一看,只见,宋彧刚刚给自己发来了一张图片,图片上是一个半人高的大雪人,戴着一顶毛线帽,还用小石子和树枝做了五官。

    宋彧在图片下面配文道:“哈哈哈哈哈京城连下了三天雪!一天比一天大!一脚踩进去没过脚面!”

    “这么大的雪要是人工造,得花多少钱啊?”

    许臻:“……”

    刚才心中兴奋的小火苗像是当头被泼了一盆冷雪,瞬间就灭了。

    他沉默了半晌,一脸木然地打字问道:“这是在哪儿啊?你搬家了?”

    片刻后,宋彧回复道:“卧槽你都不关心你兄弟的动态!”

    “我买房了,你都没看我朋友圈里发的照片?”

    许臻:“…………”

    啊!手欠如我!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

    宋彧这个短视的家伙!

    有这么多闲钱,你为什么不投资,为什么不入股一下公司的新剧!

    转头就能拿到至少五倍以上的分红好吗!!

    扎心两连击把许臻又重新扎回了沙发上,他有气无力地举着手机,唉声叹气地与宋彧闲聊起了《智取威虎山》片场这边的一些趣事。

    末了,他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问道:“宋师兄,你有没有觉得,我演戏的时候经常有种端着的感觉,放不太开?”

    他这个问题一问出口,宋彧立马给他甩过来了一长串的狂笑表情。

    “哈哈哈哈哈你今天才知道?”

    宋彧打字道:“你何止是演戏端着,你干嘛都端着!你就是个端人!”

    许臻:“……啥叫‘端人’……师兄我说正经的呢,你能不能好好回答?”

    半晌,宋彧回复道:“你跟我认识五年多了,演了三次兄弟,你直到现在还管我叫‘师兄’,你不觉得自己脑子有包吗?”

    许臻看着他这个回答,微微一怔。

    仔细思考了一下,似乎,好像,自己确实没有认真审视过自己的为人处世方式……

    这种细节处的疏离感,不仅跟杨子容的差异极大,而且在表演中、以及日常生活中,都造成了一定的障碍。

    那么,朋友之间正常的对话应该是怎样的呢?

    许臻思考了一瞬间,而后迅速在手机上打下了一行文字:“除了兄弟,我还演过你亲爱的父亲,克劳狄斯。”

    宋彧:“……”

    ……

    第二天,许臻在晨练之后,早早来到了集合地,跟着剧组的众人一道前往了真正的“林海雪原”。

    雪乡这边的雪季大概能一直持续到明年的四月份左右,但从3月份开始,积雪就不像之前那么漂亮了,因此剧组选择率先拍摄室外的镜头。

    山上车马难行,众人从大巴上下来之后,还要步行一段路,才能抵达正式的取景地。

    一行人头上带着帽子,身上穿着厚重的御寒衣物,排成长队,在当地向导的带领下,一步挨一步地在雪原上缓慢行进,倒真有种“穿林海、跨雪原”的超然意趣。

    许臻和林晓波等人还好,轻装上阵,踩着积雪还蛮有乐趣;最要命的是摄影组、道具组的那些工作人员们,手上拎着东西,还得在雪地上走,这就很难受了。

    一个不留神,剧组的一位摄影师脚下一滑,险些从一个土坡上溜下去。

    许臻和另一个他身边的人立马抢上,一人一边把他拽住,这才让这人躲过一劫。

    “赵哥,这个我拿着吧,”许臻从那个摄影师手里接过装器材的箱子,笑道,“我年轻力壮。”

    “哈哈哈……”

    他这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笑声。

    许臻年轻倒是真年轻,但“力壮”这个词可就完全谈不上了。

    他之前倒是问过徐导,演杨子容这个角色需不需要他去增肌健身,结果被徐导果断否定。

    根据留下的影像资料,真正的杨子容本来就是个瘦高个,压根不是个壮汉。

    不仅许臻被禁止了健身增肌,甚至连剧组的其他几位主要演员也被导演要求减肥。

    那个年代粮食严重短缺,又是从事剿匪这种劳心劳力的工作,战士们一天天吃不饱饭,哪有壮的。

    于是乎,林晓波就这样哭着吃了半个多月的减脂餐,进组的时候,整张脸肉眼可见地瘦了一圈。

    不过,全员减肥倒是有一宗好处,那就是:

    在剧组领盒饭的时候,明明是在恶劣环境下做出来的一言难尽的饭菜,演员们却没有一个人不乐意,一个个吃得贼香。

    徐·罪魁祸首·文光看着大家狼吞虎咽的就餐场面,欣慰地对剧务道:“回头跟后厨大师傅们说,油水还可以再少一点。”

    “饭太好吃了,他们吃这么多,可别吃胖了。”

    一道晴天霹雳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劈了下来。

    说回众人前往取景地的路途。

    许臻从摄影师那里接过了装器械的箱子,摄影师本来还有些犹豫,怕他把东西摔坏了,到时候说不清责任。

    结果看了一会儿,就见许臻拎着个大箱子,步伐稳健,保持了极好的平衡,简直和前面的向导走得一样稳,渐渐放下了心。

    “哈哈,我都忘了,小许可是‘习武之人’!”

    摄影师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搭着话,问道:“以前来过这么冷的地方吗?”

    许臻轻松地笑道:“我拍《闯关东》的时候来过雪乡这边。”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山头,道:“那座山就是《闯关东》里的二龙山。”

    旁边有其他人笑道:“哎呦,‘二龙山’离咱威虎寨不远呐,这位莫非就是‘许大马棒’?”

    “哈哈哈哈……”周围人一阵哄笑。

    “许大马棒”是《林海雪原》里的一个土匪头,跟座山雕齐名,杨子容上山时冒充的就是他的手下。

    刚巧许臻也姓许,戏里戏外莫名就联动起来了。

    众人一路走,一路聊,原本还有些生疏的关系很快就变得融洽了起来。

    许臻这几年风头正盛,是剧组里除了梁武哲老师以外“腕儿”最大的演员。工作人员们本来还感觉有些放不开,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好说话,越聊越是投机。

    聊到兴起,忽然有个大哥无意中提道:“哎,小许,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

    “我之前在短视频上看到有个人在金鸡奖影展唱《打虎上山》,那个真是你啊?”

    走在前面的一个中年人诧异地回过头来,道:“呦,小许你还会唱《打虎上山》?”

    “来一段儿呀!”

    “来一段!”

    “……”

    许臻愣了一下,听着周围人的起哄,看着众人期待的神情,他本以为自己会很尴尬。

    然而不知是这个梗被人嘲笑太多次、导致免疫了,还是因为自己正在努力代入杨子容这个角色,导致心态发生了变化……

    总而言之,这一刻,许臻不禁不觉得尴尬,反倒还稍微有一点点兴奋。

    ——表现欲。

    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表现欲。

    跟大家打成一片,与这些刚刚结识的老哥们交朋友,令他感受到了一种独特的快乐。

    “咳咳……”

    许臻咧嘴一笑,拎起箱子来做了个拱手的动作,对周围人道:“不好意思啊,那在下就献丑了,给大家来一段《打虎上山》。”

    “唔!!”

    他这话一出,人群中顿时想起了一阵热烈的起哄声。

    许臻清了清嗓子,双眉一挑,一股勃勃英气从胸腔中跃然而起,朗声唱道:“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

    林海间白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歪七扭八的脚印,一阵清朗悦耳的京剧唱腔,以及众人兴高采烈的叫好声。

    在这一刻,许臻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我就是杨子容。

    杨子容就应该是一个这样的人。

    ……

    不远处,徐文光导演和制片人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两人瞧着前面热热闹闹的场景,徐文光有些诧异地揣起了手来。

    “咦……”

    徐导低声道:“他这是昨天晚上做梦梦见自己变成杨子容了?”

    “怎么突然就开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