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月沧狼

第674章 被占便宜了

    Ps:请支持正版阅读!

    “你真的是夏国人!”端着美味的炒年糕,金珍妮还是不太相信。

    “对,要我再说一遍吗?”秦昱说。

    竟然是夏国来的欧巴,这样的话……

    对方很快就会离开,金珍妮眼睛突然一亮,道:“欧巴是来工作的吗?”

    “是。”秦昱说。

    “所以,会一直留在汉城?”金珍妮问。

    “我只是来谈生意,会短暂停留。”秦昱笑道。

    得知事实并不像自己所想的一样,金珍妮难言失望的“哦”了句。

    看她兴致不高,秦昱说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嗯。”金珍妮的语气听起来很不开心。

    重新带上头盔,坐在后排的金珍妮自然的伸手搂住他的腰。

    将上身和头贴在他的背上,就这么安静的靠着。

    感受到腰间双臂的力量,秦昱没有特意提醒她不用这么用力。

    扭转油门向着目的地驶去。

    金珍妮的寝室就在公司附近,距离弘大不是很远。

    这是公司为她们组合新找的寝室,以前的因为有太多人知道,已经退掉了。

    那里现在被狂热的粉丝,当做朝圣之地。

    曾经因为房东谎称,床上所有的用品都是组合成员留下的。

    还引发一场冲突和不小的闹剧!

    “既然你已经到了,先走了。”秦昱将头盔挂在侧边,盖上面罩就要离开。

    “欧巴。”金珍妮突然开口:“可以要你的联系方式吗?”

    因为有面罩的遮挡,金珍妮看不到他的表情。

    没有等到他回音的金珍妮,猛然鞠躬道:“请给我你的联系方式。”

    看她像是要跟人拼命地凶狠架势,秦昱抬起面罩好笑道:“手机!”

    ……

    ……

    办公室里,李真正在听下属的汇报。

    “所以,你们认为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李真问道。

    “是的,从秦会长表现的状态来看,他个人此前不像是进行过剧烈行为。”

    衣服没有褶皱,身上没有抓痕,头发没有湿,皮肤看起来也一样。

    这些都可以解释,但他的状态没法解释。

    正常发生那种事后,无论男女都会有明显的变幻。

    目光懒惰却炯炯有神,心情舒畅,自然反映在脸上,笑容会不自觉的多一些。

    浑身会散发慵懒疲惫的气息,这些特征在秦昱身上都未表现出来。

    还有,他身上并没有韩佳人的味道。

    就是那种肌肤与肌肤亲密接触,汗渍和体味交织混合的气味!

    “一点都没有吗?”李真看向李组长身旁带着墨镜的中年。

    对方没有开口,只是摇了摇头。

    并非他不想开口,而是没法开口。

    他天生就是又瞎又哑,这也造就他有一副好鼻子,能轻易分辨常人闻不到的味道。

    在秦昱离开后,他被带到主厅,没有闻到一丝李真想要的味道。

    “看来,他和外界所说的并不一样。”李真若有所思。

    “会长,要重新挑选礼物吗?”李组长问道。

    “他今天都去了哪里?”李真问。

    随后,李组长打开手中的档案,如数家珍的将秦昱的行程报上。

    时间精准到分钟,基本没有误差。

    在汉城,只要是三星想知道的,没什么消息是能瞒得过它的。

    在这座城市乃至这个国家,到处都是三芯的眼睛和耳朵。

    “金珍妮…”李真嘴里反复念着这个名字。

    “要重新准备礼物吗?”没有等来答案的李组长主动询问。

    金珍妮的话,只要一个电话,10分钟内对方就会出现在酒店。

    至于她个人的想法,那并不重要!

    “不。”李真徒然起身:“我亲自去。”

    “亲自?”无数问号在李组长脑中盘旋,亲自什么???

    是亲自和对方谈新的条件,还是亲自将自己当做礼物送上……

    这样的问题,李组长根本不敢多问,甚至连想都不敢多想。

    只有真正和这个女人一起共过事,才知道她的手腕是多么的可怕!

    李组长还不想在汉江中长眠,更不想有别的男人睡在他花了几百万买的大床上。

    悄然来到迎宾馆,李真挥退所有人,一个人独自坐在偏房内静思。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摩托的引擎声。

    嗡嗡~

    将机车停在门口草坪上,迎宾馆前的西装男立刻跑上前接过钥匙。

    “秦会长,李会长正在里面等您。”西装男鞠躬说道。

    “现在?”秦昱诧异,抬手看了眼时间,已经晚上10:46分。

    这个时候谈生意,是不是有些晚了?

    “车不错,明天我还要用。”留下一句吩咐,秦昱走入迎宾馆。

    不需要问,秦昱走到哪儿都有人率先开门,指引他来到李真所在的偏房。

    中间是一张矮桌,上面摆着几个小菜和一壶酒。

    靠里面墙放着张木床,前面的门廊挂着纱帘,为房间增添几分情趣。

    两侧是摆件和书架、古董架,上面摆着的无论是书,还是古董器物。

    全都一尘不染,被打扰的干干净净。

    侧边还各自有一条走廊,应该是通往卧室和盥洗室的。

    “秦会长。”看到他的刹那,跪坐在铺垫上的李真起身相应。

    秦昱微笑道:“李会长这么晚还不休息吗?”

    “我是个敏感的人,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前,总是难以入睡!”

    这是来逼宫了,正当秦昱要再次拒绝,让她回去等消息时。

    李真走到他的身后,一双手搭在他坚硬的肩头上,轻轻的按压着。

    “李会长看起来很辛苦,你的肌肉太紧张了。”李真语气平静的说道。

    秦昱同样保持冷静,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下一秒,当李真的手指顺着脖颈伸入他的衣领,感受他广阔的胸怀时。

    昱哥悟了!

    自己被占便宜了……

    “李会长,这样会不会太乱来了。”秦昱表情淡漠的说道。

    同时,让麒麟侵入网络查找房间内是否有接入的信号。

    得到的答案是:没有,一切正常。

    李真的动作并未停下,反而笑着说道:“我以为秦会长会喜欢。”

    “所以,你自己就是新的筹码?”秦昱似笑非笑的抬起头。

    后仰着看向李真,那张怎么看都写满冷漠的脸,依然如故。

    就算她此时已经趴在秦昱背上,手伸的足够长。

    情绪也没有出现任何波动!

    “秦会长既然不喜欢我送的礼物,连碰都不碰,我只能准备新的礼物。”

    李真能够发现端倪,秦昱并不觉得意外。

    在这个被戏称为三芯帝国的国家,只要涉及到三芯,再怎么离谱都属于正常。

    “难道我,也不能让秦会长感到满意吗?”李真说着绕到他的面前。

    双膝弯曲的跪坐在秦昱面前,表情中带着一丝浅淡的冷笑。

    真的很难想象,她究竟是有多久没有表现出自己真正的情感。

    这冰冷的外壳坚不可摧,让她强势,优雅,干练,获得成功。

    乃至成为国民女性心目中的偶像。

    但也将内心真正的自己,彻彻底底的冻结在冰壳之中。

    恐怕,就连她自己都要忘记,曾经的李真是什么样子。

    面具待久了,就成为她原本的样貌!

    就在她想要解开秦昱的腰带时,手腕被他抓住:“带你去个地方。”

    拉着茫然无措的李真,秦昱带着她离开偏房。

    “摩托钥匙。”

    得到会长点头首肯,西装男将钥匙交给他。

    接着,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之前。

    秦昱已经跨上车,载着李真离开迎宾馆……

    这突然发生的变故,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谁也没想到,他会就这么骑着机车带走李真。

    “啊不,会长,阿西,会长被带走了,快把车开过来,啊,西八,西八拉……”